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魏紫丹
·与魏紫丹教授遥相呼应
·三妹:推荐评魏紫丹教授自由文化奖
·毛泽东不是东西,民主才成为东西
·还原1957(1)
· 还原1957(2)
·紫丹:還原1957 (3)
·還原1957(4)
·还原“1957”(5)
·还原“1957”(6)
·还原1957 (7)
·还原1957(8)
·还原1957(9)
·人类史上最大的人权灾难
·还原1957(10)终篇:右派言论篇(一)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魏紫丹
   
   編者前言

   
   。。。。。。
   
   圍繞著迎接辛亥革命一百周年,我們的合刊還發表了魏紫丹教授的長篇大作“孫中山的民生史觀和馬克思唯物史觀之比較”,從根本上將孫先生的史觀和那個洋人馬先生的史觀,作出了究竟是“誰優、誰劣”的鮮明理論對比。這一对比委實是非同小可的。因為,我們的祖國,就是在那個劣等史觀的侵害下,才遭遇了从未有过的血腥痛苦,才淪落到今日這般危險的境地。
   
   。。。。。。
   
   我們要秉持一個什麼樣的治學態度來對“民生史
   觀”與“唯物史觀”二者,并進行比較研究呢?答曰:
   “實事求是”。但我們說的“實事求是”是古人原汁原
   味的“實事求是”,與毛澤東的“閹割版”大異其趣。
   他在《改造我們的學習》中,對“實事求是”作了一個
   “割頭”的手術(權術),他說:
   “‘實事’就是客觀存在著的一切事物,‘是’就
   是客觀事物的內部聯繫,即規律性,‘求’就是我們去
   研究。”
   這樣,毛澤東就在兩點上曲解了班固“修學好古,
   實事求是”的原意:第一,“實事求是”原本是講治學
   態度的,毛把它胡謅成哲學理論,既牽強附會,也全無
   必要,且不說他還別有用心;第二,“實事”的“實”
   原本是個動詞,是核實、證實、落實、求真的意思,就
   是“實其事”。毛舍此意,而曲解為天然地明擺著的、
   不分青紅皂白、真假善惡而唾手可得的“客觀存在著的
   一切事物”。這樣對“實事”的“實”進行了閹割,只
   留下了“事”,解做“事物”,就等於使人在“事物”
   面前不用做核實、證實、落實、求真的功夫了,可以無
   所作為了。可見,從我這一方面說,堅持要回歸本真,
   決不是一味地摳字眼,而是有其絕對的必要性的。因為
   “實其事”太重要了,是“求其是”不可或缺的大前
   提,無前者就無論如何也不能求到後者,此其一;再則,
   “實事”也並不是如毛澤東輕佻地解說的那樣,像禿子
   頭上的蝨子,明擺著的“事物”。相反,人類在撲朔迷
   離的世事面前,欲達“實其事”的目的,談何容易?全
   世界所有的科學家在實驗室裏,運用最先進的設備、使
   用最精密的科學儀器,終生含辛茹苦、嘔心瀝血,所求
   者何?是在求出事實的真相——宏觀或微觀的、比較準
   確的資料。從另一方面說,像對 “實其事”,這麼重
   大、艱巨而無可逾越的一步,如果故意加以玩忽,讓人
   視若無睹,而卻在下一步——“求是”上,裝腔作勢地
   大做文章,這樣“舍本”,怎麼能“求”到“是”呢?
   除非此人是毫無“求是”之意,全然一片玩權售奸之
   心。林副統帥在日記裏記載有,他的正統帥總是把不是
   他的意見強加給他,然後再來批判他;這算是信手拈來
   的供你思索、供你觸類旁通的一條線索吧!再如,鄧小
   平不僅封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核心是“實事求
   是”,而且宣稱自己是“實事求是派”:“國外有些人
   過去把我看作是改革派,把別人看作是保守派。我是改
   革派,不錯;如果要說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是保守派,我
   又是保守派。所以,比較正確地說,我是實事求是派。”
   (《鄧小平文選》第三卷,第209 頁)那麼,他究竟是
   怎樣“實事求是”的呢?他能求到“是”嗎?也讓我
   順舉一例:他對反右運動定性說,“反右是正確的,問
   題是擴大化”。試問99·9%以上都錯劃了,難道還能說
   “是正確的”嗎?怎麼會發生這種顯而易見的嚴重錯
   誤呢?就是因為他在“實事”上採取“宜粗不宜細”
   的打馬虎眼的態度,首先不能對反右運動認真地“實其
   事”,這當然就“求”不到什麼“是”了。有鑒於此,
   我們就決意要反其道而行之,再也不能走他們毛、鄧這
   一條通過假相求歪理的的認識路線,而是要本著不走樣
   37
   的“實事求是”的治學態度的本意,首先是嚴格地本著
   原著精神,在弄清、而不是歪曲兩個“史觀”真意的基
   礎上,再來比較它們的是非曲折,即先求出真相、再來
   求真理;只有兩個 “真” 合二而一,問題才能得到真
   正、正確解決。也就是做到了唐代顏師古所解說的那
   樣:“務得事實,每求真是也”。
   一、兩種相反的宇宙觀
   毛澤東在《新民主主義論》中說:“三民主義和共
   產主義兩個主義比較起來”,“……(三)宇宙觀的不
   同。共產主義的宇宙觀是辯證唯物論和歷史唯物論,三
   民主義的宇宙觀是所謂民生史觀,實質上是二元論或唯
   心論,二者是相反的。”
   有一篇文章,《對孫中山民生史觀的幾點認識》(作
   者:黃列),就是對毛的觀點作了充分的展開。我為了
   避諱斷章取義之嫌,就乾脆整段照抄,然後就窩下蛋,
   一抒己見(括号内):
   民生史觀又把人們要求吃飯、穿衣的物質需要,
   還原於一般的、抽象的“求生存"的欲望(不只說了
   “抽象的‘求生存’的欲望”,國父還說過:“古今人
   類的努力,都是求解決自己的生存問題;人類解決生
   存問題,才是社會進化的定律,才是歷史的重心。馬
   克思的唯物主義,沒有發明社會進化的定律,不是歷
   史的重心。”國父說的這個“人類的努力”,就是實際
   的求生存的活動:“人類要在競爭中求生存,便要奮
   鬥,所以奮鬥這一件事是自有人類以來天天不息的”
   (《孫中山選集》,第693 頁)。所以我認為,國父無論
   如何也總不至於“唯心”到讓人們只有“抽象地‘求
   生存’的欲望”吧!),並把“人類求生存"作為進化
   之原動力,這就陷入了二重性的矛盾。這裏的問題在
   於,“生存"這一含義是屬於物質性的生活要求,還
   是包含如同動物的一般“求生" 之本能,這是評價孫
   中山是屬於一元論唯物史觀還是二元論的歷史觀的關
   鍵。我認為,就算孫中山屬於前者,也不能證明他的
   歷史觀是一元論的唯物史觀。(正好與此相反。無論前
   者或後者,都是屬於客觀存在,都不是主觀臆造。用
   馬克思主義的哲學術語就是,都是“唯物”的。)因
   為,孫中山明確地說“民生"是 “經濟的中心和種種
   歷史活動的中心,好像天空以內的重心一樣。" [注
   5]這就離開了社會發展過程中各個歷史階段的特定生
   產方式而談 “民生"的一般問題。(這只能說明,評
   論者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中心”或“重心”?如
   果真的“離開了”生產、經濟等,那它就成了孤零零
   的光杆司令一個,還怎麼當“中心”或“重心”呢?
   當誰的“中心”或“重心”呢?)按照馬克思主義的
   理論,社會生產方式決定生活要求,在不同的歷史階
   段,各個不同階級、集團各有自己的物資要求,人們
   的所謂求生意志與動物單純為了個體“求生"而爭鬥
   的狀況有著本質的區別(此言差矣!待詳述於稍後)。
   孫中山的主觀願望是善良的(雖然“善良”,畢竟是
   唯心論。明揚而暗抑,作者用心可謂良苦也矣!),希
   望全國人民都能有飯吃、有衣穿,但是他離開了生產
   資料歸誰掌握的問題,離開了階級鬥爭與專政的問題
   去考察歷史發展的“原動力" 。(數百萬年的無階級
   社會,無階級鬥爭、無專政的問題,那時該怎樣考察
   歷史發展的原動力呢?階級社會滿打滿算也不過半萬
   年。即便在這半萬年的階級社會內,由於社會現象複
   雜紛紜,整個社會的利益結構就越來越錯綜複雜。看
   問題就要切忌讓“階級”一葉遮目。“階級”也只是
   社會分類學中的一種分法,另外還可以按區域、國家、
   民族、種族、家族、性別、年齡、職業……分類。在
   實際的現代社會中,一個人可以有多種身份、多種不
   同的利益取向。難道要一律簡單化,讓古今中外的人
   類都來執行最高指示:“以階級鬥爭為綱”嗎?何
   況,在同階級內,資本家與資本家、工人與工人也充
   滿鬥爭,甚至於更激烈,更你死我活;毛劉周朱陳林
   鄧同屬無產階級,而且據說還都是“先進分子”哩;
   難道世界上發生的階級鬥爭,還有比他們更烈的嗎?
   再激烈也不過你死我活。再者,階級鬥爭如果真像馬
   列毛所說,是歷史的原動力,那中國早在文化大革命
   時期就應該成為世界上科學文化最先進、工業農業最
   發達、社會景象最繁榮、人民生活最幸福……所有好
   事,在中國都是“最”才對;因為中國最講階級鬥爭,
   是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並且據說“階級鬥爭,
   38
   一抓就靈”。如果餓死幾千萬人,發生在美國,而不
   是中國;如果中國人住小洋樓、開小汽車,如果中國
   “總統”搞男女關係就被彈劾,而不是如今這般烏煙
   瘴氣,無官不貪、無官不養二奶……那才是最高指示
   英明:“階級鬥爭,一抓就靈”,一句頂一萬句;那
   才讓“歷史原動力”大顯神靈呢!意猶未盡,後面還
   要細說。),最終是同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背道而馳
   的。(孫先生當年“同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背道而
   馳”,放在今天看,社會主義或者“實亡”、或者“名
   存” , 倒是證明他老先生真是先知先覺者。)
   孫中山將人類求生存不可缺乏的衣、食、住、行等
   方面的物質生活資料,與“求生存"的欲望、要求看成
   是互為體用的“原動力",這正是他的“民生史觀"屬
   於二元論或唯心論的實質所在。他不懂得階級社會中的
   人,不僅是“群",而且是劃分為階級的;他不懂得社
   會基本矛盾。人與動物雖都有求生存的要求,但兩者不
   能混同。人是通過生產流動獲得生活資料的,這就有一
   個生產資料歸哪一個階級的掌握的問題。他不懂得(不
   是不懂得,而是不認同)生產決定生活(因為事實上正
   好相反,生產是由消費決定的!實業家不盯著消費而生
   產,就是盲目生產,就會虧本;農民不根據消費的需要
   來生產,就會應了那句諺語:“吃不窮,穿不窮 ,打
   算不到一世窮。” “消費是什麼問題呢?就是解決眾
   人的生存的問題,也就是民生問題”(《孫中山選集》,
   第825 頁)。如果不是為了生活,人類就會“決定”不
   生產了。因為人類對“生產” 並沒有特殊的嗜好。須
   知,生產只是為生活服務的手段,生活才是目的。目的
   與手段,哪個更具有基礎性呢?下面我引用的是恩格斯
   的話:“目的比用來達到目的的手段要具有大得多的
   ‘基礎性’(《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3 卷,第503
   頁)”。“手段”需要唯“目的”的馬首是瞻,手段的
   全部意義在於促成目的之實現。如果說生產決定生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