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巨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王巨文集]->[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王巨文集
·被梦魇追逐的人(短篇小说)
·被梦魇追逐的人(英文版)
·钻到镜子里去的人(小说)
·你知道那个世界有多冷吗
·那门是张老照片(小说)
·花殇
·《泪之谷》自序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一)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二)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三)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四)
·《泪之谷》(长篇小说节选之五)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一——救赎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二——一座雕像的诞生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三——血卡(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四——迷失的家园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五——惊 惧 的 瞳 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六——废墟里的呓语(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七——一次无法抵达的湿地之旅(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八——古蛇的后裔(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九——来自远古的回眸(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孩子,你去了哪里(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一——谁在叩响那扇门(小说)
·《我是中国人》系列小说之十二——捡拾那些凝固的血迹(小说)
·
·美丽的美利坚
·血迹斑斑 白骨累累 (时评)
·Blood Stains on Innumerable White Bones (血迹斑斑白骨累累)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时评)
·兽为刀俎, 人为鱼肉 The People are Fish on the Chopping Board under the Knife
·哭泣的绵羊(时评)
·哭泣的绵羊 Weeping Lambs
·中共是当今世界最无耻的政党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the Most Shameless Party in the World Today. (中共是当今世界上最无耻的政党)
·自由女神何时降临中国
·从“天灭中共”谈起
·Take it Up from “the Heaven will Ru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从“天灭中共” 说起)
·我为自已生长在红旗下而悲哀
·I Am Grieved for Myself to Have Grown Up under the Red Flag
·是政治白痴?还是中共特务? ——我对提倡真名签署《08宪章》的一些看法         
·一首葬送中共暴政的挽歌
·我的宣言:为自由而奋斗
·My Manifesto: Fighting for Freedom 我的宣言: 为自由而奋斗
·举起刺向中共狗官的利刃
·亚细亚的孤儿
·见证中共:天使面孔 魔鬼心肠
·我为什么要流亡海外
·祖国母亲,我为你哭泣
·中共已把人变成狼和羊
·为何恐惧如影相随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自由圣殿 精神家园
·民主与专制的对决
·诗与坦克的对决
·我也有一个中国梦
·来自一次撞车事故的灵感
·
·沁园春  登北岳恒山
·凤凰和鸣
·永恒的家园(歌词)
·自由之歌
·美国少女(诗二首)
·阿曼达的忧伤
·阿曼达的眼眸(诗歌)
·阿曼达的微笑(诗图)
·甜美的笑靥(诗图)
·香奈儿(诗图)
·我心狂野
·母亲*女人*少女(诗)
·来自拉美的女人们(组诗)
·无题(诗二首)
· 加 西 卡(诗歌)
·莲 * 月 * 樱 (诗三首)
·阿根廷姑娘(自由诗)
·围灯夜话
·真爱(歌词)
·也许只是一个传说(诗)
·行走在天地间的身影
·题文学沙龙三才女:野樱 醉醉 含嫣
·旧梦重温(歌词)
·写给一位女子(诗歌)
· 窗 口 (诗)
·凝 视(诗)
·寻找终极快乐(诗)
·人 类 之 母(诗)
·孩子,你要去哪里(诗)
·孩子 ,你想表达什么(诗)
· 卜 算 子
·为我而歌(歌词)
·此生难忘(歌词)
·恒 久 守 望(诗)
·如果能够……
·站在十字路口的姑娘(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未未的后行为艺术

   
   
     年月日,艺术家艾未未——我们的艾神,在那个举世刺目的红都机场,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神秘地蒸发了,消失了。这一场景,我们仿佛是在看一场大卫表演的精彩魔术。大卫的魔术可以让飞机消失,让火车消失,可以穿越长城,而我们可亲可爱的政府所变得魔术,远比大卫的魔术高超的多,不但可以让自己的某位公民随意失踪,而且还可以让全国十三亿人民失声、失明、失聪、失形;变牛、变羊、变狗、变兽……世界上哪一个国家能有如此大的神通?美国追捕拉登,费时十年,才将其击毙。在看看我们中国,想让你消失,你立马就得消失,你想在地球上多待一刻都不行;想消失你多少,就消失你多少,而且不留痕迹,多牛啊!我们又一次创造了世界奇迹,这堪称得上是我们伟大祖国的第五大发明了!
     艾神失踪前,他在上海的艺术工作室先失踪了。这可是艾神刚刚创作出来的大作,还未启用,就被强拆了。建这工作室,原是当地政府官员鼓励他去投资的,怎么又成了违章建筑?那么聪明的艾神,一时被搞糊涂了。
     “这当官的,怎么出尔反尔,说话不算数呢?”艾神嘀咕。

     “这当官的,说话最算数了。”我说。
     “何以见得?”艾神问。
     “你这工作室,说拆你,肯定拆。”
     果不其然,在一阵机器的轰鸣下,艾神在上海的工作室霎时夷为平地。虽然是真材实料的钢筋水泥建筑,但比中华大地上那些豆腐渣工程还倒得快。被拆前,艾神还在此设了一个告别宴会,在网上发贴邀请各方神圣、诸路仙人大啖了一通,这就是那次著名的螃蟹宴是也。
     艾神的神秘失踪,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一连数日,世人不知艾神的去向,议论纷纷。艾母不见了自己的艾子,亦不知其下落,盼子心切,为子担忧,便在全球贴出了寻人启示。世上最伟大的魔术家——我们的红色政府,又适时地上演了一出“大变活人”——让失踪多日的艾神又“冒”了出来。更为精彩的是,不是以他的原形出现,而是像变戏法似的被变异了:艾神不是艾神了,成了一个偷漏税的恶棍、一夫多妻的淫棍、散布淫秽照片的色棍!偷税人们不清楚,只知道艾神曾在上海他的新起而又被拆的工作室,不知节俭,大势炫富,大讲排场,大摆宴席,邀请全国人民去吃他的螃蠏宴;多妻人们不知道,只看见过他的自拍隐私照:一虎八奶图;这散布淫秽照片,可是铁证如山,有目共睹:草泥马挡中央不说了,那一虎八奶图可真正是不堪入目,有失体统,有伤风化。这回,艾神的小辫子被抓住了——不对,不是小辫子,而是命根子。艾神呀艾神,你的本事可真不小,这草泥马挡中央了,你还能跳得那么高?我让你再跳呀?你一个稗官野史之人,也配有一虎八奶?我们这殿堂之上、九五之尊也才有二奶三奶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我让你在人间蒸发!我让你无虎无奶!……那小弯刀磨得锃亮,那烙铁烧得通红……
     “艾神,不好了!你要被阉割了!”我大叫。
     我们无法看到却又无处不在的艾神裂着大嘴笑了。
     “别怕。这是我的后行为艺术——《童话》第二季。”
     “这也是艺术?”我惊奇地问。
     艾神曰:“不是艺术,才是真艺术。”
     我竖起了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全人类都在观赏着艾神的后行为艺术——《童话》第二季。只是,这次上演的不是从全国各地招募来的那1001人,而是艾神自己和那个撒旦似的红色政权(是否还有全球的观众?);不是去充满艺术氛围、春意昂然的德国卡塞尔,而是在一派萧瑟、聊无情趣的红色中国。
     艾神(极为幽默的语调):“演出开始了。”
     《童话》第二季。开头:
     北京。
     首都机场。
     艾神拖着旅行箱走来,准备登上飞往香港的飞机。
     一阵红色风暴吹来,艾神神秘地消失了……
     (提示:这一场景,类似电视剧《西游记》唐僧被妖魔捉走的镜头。)
     ……
     我来到德国泰特现代艺术馆,寻找艾神。我爬在那上亿颗景德镇陶艺工人手工制造的瓷葵花籽上,一粒粒翻寻着。
     马建说:“艾神是一粒被绑架的瓜子。”
     我在那上亿颗瓜子里,寻找那颗被绑架的瓜子。我发现,那所有的瓜子都有被捆绑的痕迹。
     吴祚来说:“每一粒葵花籽都是一颗子弹。”
     我又开始抚摸那一粒粒冰冷的葵花籽,感受那子弹般的杀伤力。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那上亿颗葵花籽仿佛都变成了闪着寒光的子弹。
     姜文说:“让子弹飞。”
     这时,只见有几颗子弹(葵花籽?)跳跃着,直立起来,嗖地一下飞了出去。接下来,更多的子弹(葵花籽)开始蠕动了,蹦跳着,一粒粒飞了起来。紧接着,所有的子弹(葵花籽)都像蟥虫一般飞了起来,从窗口门道飞了出去。
     我跑出泰特现代艺术馆,追踪着那些飞行的子弹(葵花籽),它们密密麻麻、遮天蔽日飞行着。我看着那些飞行的子弹。
     “它们要飞到哪里?”
     艾神说:“飞向靶子。”
     我问:“靶子在哪儿?”
     艾神摸了摸自己的裤裆,不再言语。
     这时,我看到艾神那张草泥马挡中央的照片悬在天边,变成了靶子。靶子的中心便是那草泥马。亿万粒子弹向草泥马飞去,刹时间,草泥马不见了,那地方骇然出现了一个大洞,那些子弹像成群的蝗虫,从那洞口飞过。
     艾神变戏法似的在空中一划手,手上变出一盘向日葵。那向日葵,既没有金色的花边,也没有黑色的籽实,只是一个空盘。艾神笑呵呵地把玩了一会后,将那空盘向日葵捂在了裆中央。
   那飞行着穿裆而过的子弹,又都落回到葵花盘里,还原成籽实了。艾神从空中徐徐而下,落到地上。大地荒芜,一片萧瑟景象。艾神仍光着身子,抱着那个结满籽实的向日葵,席地而坐,宛若中国传统年画上的那个可爱的胖娃娃。寒风阵阵吹来。他一边剥食着葵花籽,一边抬头看看天,自言自语道:
     “天凉了。”
     他剥食一粒葵花籽,将嘴里籽皮啐在地上。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寒风夹带着扬沙,一阵紧似一阵。
     艾神仍坐在那里,迎着风沙,用童音细声细气地宣布:
     “后行为艺术《童话》第二季到此结束。谢谢各位观众!再会!”
     ……
     一觉醒来,阳光已透进窗口。
     是晴日。
     
(2011/05/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