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梁福庆
[主页]->[百家争鸣]->[梁福庆]->[苏联解体是由于无政府状态使苏共亡党]
梁福庆
·《启蒙社》坚持时间长度争取行动的宽度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温家宝总理访美要栽在江泽民手上
·画龙点睛者胡锦涛
·告国内、国外民运人士和朋友书(释)
·普通逻辑表达式和一个实际
·看大陆"宪法"与台湾"公投法"
·宪法平台上谈和平
·中国正在公有化必须关注的几个现实问题
·球有三种物理形式
·『两会』窗口下的数字楼梯
·梁福庆:恶蒸发与讹聚变
·普京在布拉迪斯拉发高峰会上的两个经典论断
·梁福庆:政协、人大两会有些什么专营物品
·梁福庆:财神归来,监狱多了
·梁福庆历史小诗两首:八分邮票
·梁福庆:香港人由曾阴权始用“左撇子”政治
·梁福庆:胡温理念碰碰胡
·梁福庆:世界发现中国和中国发现
·梁福庆:中国大陆共产党会不会问信于民
·向第十九届杰出的民主人士获奖者致敬
·胡锦涛访美前瞻:“三个和尚的故事”模式
·告别林牧老先生
·机会来了,有气的出气,有粗放粗
·胡锦涛总书记的“八荣八耻”之“颜色”乎
·胡锦涛“孵蛋”,陈良宇要“踩蛋”
·工人阶级应把被颠倒的自己重新颠倒过来
·梁福庆:《大国崛起》影片不宜评论
·《贵阳文化论坛》演讲主题:“六·四”事件的一个胜利
·更新我们活的现实观念,重新肯定民主价值源流思想真理性
·“小社会”中国反腐会成功吗?
·2008北京奥运与中国船歌
·我的中国人权观“人民权”观念
·凌冻中的电线杆你能告诉世界说这是为什么吗?
·今年的“国是论”是“出轨论”
·时评:中国时局动荡
·中国改革30年“毒奶”裂变——党政干部的两极性
·看中国道德丑陋和暴力审判中的《杨佳袭警案》
·贵州人权研讨会演讲稿(1)
·梁福庆:诺委会授予刘晓波和平奖符合中国利益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苏联解体是由于无政府状态使苏共亡党
·“留言板”和他的中国史
·一则评论放回日记里的说明
·资本中心与离心颗粒
·晚上睡觉磨牙录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应该“脱靴放活”自己
·中国已经没有可信的东西,完蛋定局。
·拿什么来纪念辛亥革命
·病人艺术家
·学习从中年开始——新年祝词
·掉在地上的马克思
·新闻里的中国特色
· 薄熙来——又一次马克思主义的分权革命
·“胡温新政”换届之虞那么一点点
·“普通人”哲学东方不亮西方亮
·“普通人”怎么了?
·围绕《普通人哲学》主题交流寻求对话
·“普通人观点”看中国国土钓鱼岛
·把手指放在视频上来解读“中共十八大”
·梁福庆:和习近平谈规律
·中国梦开店的政治时代
·梁福庆:学者建议和中共瘦身及其深水谈
·捉一个,随便什么都成
·日上三竿不妨在那做一个标记
·在国际交往中我们的文化很失败
·时评:只读文化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中国企业家与狗
·中秋月下一双足
·梁福庆:国有国法,犯罪有王法
·警惕!!!新型类网络非法传销组织 “挺郭会”的传播与蔓延危害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苏联解体是由于无政府状态使苏共亡党

    本人认为,从资本的本性,从资本主义把人分成由高到低又从一般,人权平等的一般、人的价值观与上帝看齐,看作意识形态的与资本的有机调和,树立起了人类价值和特定财富的双重历史界碑,因而,“福山自信地宣称:20世纪社会主义制度实践的大规模失败,标志着西方自由民主制度是人类最后一种政治形式和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自由民主制度和自由市场经济在全世界取得了决定性胜利,这就是历史的终结”。
    苏共亡党,接着建立起新的联邦政体。苏共亡党说明意识形态在有机体上的消亡,并不是实物的消灭。如果把有机体同意识形态理解为同时性,那么,这两者就都不是,也都不是东西,就都不是有意义的。
    因为中国的政体并没有发生苏联解体而中共亡党的同时性。
    我国在议论和研究苏联解体,苏共亡党同为一体性研究,那是不全面的,自相矛盾的。福山看到了意识形态正面的不足和反面的不满足那种自相矛盾的不纯,也就强化了有机体——经济和政治资本——同其他相联系自信地得出结论:“自由民主制度是人类最后一种政治形式和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就是凡是意识形态都到此(这)终结命运。
    我们看到了王伟光:在“中国社会科学论坛——苏联解体2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致辞一文。也读到相关的文章,所述内容但都不是弗·恩格斯揭示的根本上的东西,而根本上的东西应该是——社会主义的无政府状态——这一历史内容。我认为,苏联解体、苏共亡党的一个根本原因,在于完成了也是社会主义历史地完成他的“意识形态的使命”而忘记了历史地“消灭”这一原因所应有的结果,即历史地长期处于等待、期望公平、人权要求不能同时转移等等,个体的有机体本性中也就不再相信他的结果。就是人们的历史意识实际处于“无政府”现实性状态。

    这是我读到弗·恩格斯《反杜林论》警觉到无政府状态这个概念:“现代社会主义,就其内容来说,首先是对统治于现代社会中的有产者和无产者之间、资本家和雇佣工人之间的阶级对立和统治于生产中的无政府状态这两个方面进行考察的结果”。(马恩全集第二十卷 弗·恩格斯《反杜林论——引论 一、概论》)实际方面,从我国建国之初到现在62年,我国的意识形态存在着“无政府”的问题,也就是上面已经说到的——在完成了也是社会主义历史地完成他的“意识形态的使命”而历史地忘记了“消灭”的认识。
    弗·恩格斯已经把现代社会主义内部的一个重要方面(无政府状态)同对立物相联系,揭示出意识与有机体不能没有有机体而单独存在,那样,他就是他自己的有机体。就意识形态和他的有机体而言,无论两者谁先谁后,两者的调和(革命)都基于“有机体”这个根本,是没有其他选择的。意识(自然或社会)依赖于有机体才能存在,社会主义同样依赖于自己的经济和政治资本这一有机体,至于同意识形态的次序,先后已经不是问题。但为什么从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来避免“无政府状态”这种存在的可能性,就是指意识革命夺得政权在先,建设在后,这一历史事实变成历史的任务所决定的,必须历史地“消灭”使之转移到他应该去的地方。
    很长一段时间以前,国内曾经有过类似的讨论,记忆中觉得即现即逝,因而直到今日也不曾有人提出,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信息的专著方面,社会主义无政府状态的问题无从涉及,人们的即个体的有机体内在的不满情绪好像不存在了,思来想去,觉得应该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历史就是一种责任,用唯物史观才能看到的现实,看到意识,就应该去面对,使之从一个问题转移到另一个方面来,实际地起到历史唯物主义应有的职能和作用。
   
    2011年5月6日
   
    注释:
    王伟光:在“中国社会科学论坛——苏联解体2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致辞 2011年05月06日08: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1/05/0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