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生存与超越
[主页]->[百家争鸣]->[生存与超越]->[[zt]中國成本優勢消退 美國製造業要回家﹖(2011/05)]
生存与超越
·[转贴]文革研究中的几个问题(2010/07)
·[zt]世纪大骗局之1998香港金融保卫战(2010/07)
·[zt]第聂伯帮:苏共官僚集团透视(2010/08)
·[zt]1889年日本谍报:全民腐败清国危矣!(2010/08)
·[zt]法国大革命前夕财政改革启示录(2010/09)
·[zt]后现代史学:姗姗来迟的不速之客(2010/09)
·[zt]南非“经济奇迹”的背后(2010/11)
·[zt]突尼斯总统外逃 军队维持秩序(2011/01)
·[zt]论国民党政府恶性通货膨胀的特征与成因(2011/01)
·[zt]雷颐谈晚清:改革与革命互相赛跑的悲剧(2011/04)
·[zt]不反思历史,早晚重蹈覆辙(2012/01)
·[zt]六四悲剧产生过程及人物素描
·[zt]伊斯蘭革命的反諷(201308)
·[zt]道出许多赵紫阳不为人知的秘密(2015 03)
·[zt]道路·理论·制度----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2015 08)
·[zt]日本房地产崩溃后,高位接盘的平民怎么活?
·[zt]社会控制如此严,苏联为何还解体(2016 04)
·[zt]一战前的德意志帝国——徐弃郁《德意志帝国史》观后感(2016 08)
·[zt]损失1500万亿的前一夜 日本人还在疯狂买房!(2016 10)
·[zt]百年经济危机脉络大梳理(201611)
·[zt]夷夏先后说——青铜时代世界体系中的中国
时评(中国)
·[转贴]灾难的启示(2008/02)
·[转贴]一个学教育的女留学生的回国杂感(2008/02)
·[转帖]《中国:奇迹的黄昏》(摘录)(2008/09)
·[转贴]开放与改革,请别放在一起说(2008/10)
·[转贴]奧巴馬新政與中國農民工的命運(2008/11)
·[转贴]“欧洲模式”与欧美关系(2008/12)
·[转贴]20世纪90年代社会民主主义复兴的原因及启示(2008/12)
·[转贴]从伯恩施坦到布莱尔(2008/12)
·[转贴]2009不轻松(2009/01)
·[转贴]2009:美国金融危机可能引起中国的工潮高发期(2009/01)
·[转贴]中国当前最大的危机是什么?(2009/01)
·[转贴]晒晒老工业基地下岗职工过年开销 (2009/02)
·[转贴]俄罗斯可能面对美中组成的“两国集团”(2009/02)
·[转贴]中国官商模式的演进(2009/02)
·[转贴]再谈忧患意识(2009/02)
·[转贴]经济危机下农民工生存考察(2009/02)
·[转贴]中国的问题可能比美国更糟(2009/03)
·[转贴]什么是农民工的"退路"?(2009/03)
·[转贴]温家宝演累了(2009/03)
·[转贴]我在加拿大的惊奇发现(2009/03)
·[转贴]从医改方案难产看中国的治理困境(2009/04)
·[转帖]浙大部分同学给杭州市委市政府的公开信(2009/05)
·[转帖]烈女邓玉娇掀开的社会危机(2009/05)
·[转帖]中国地方治理的重大转折(2009/06)
·[转帖]参与处理石首事件的一些感言(2009/06)
·[转帖]我们又一次站在历史的转折点上(2009/08)
·[转帖]秦晖:法兰克福研讨会风波(2009/09)
·[转帖]中国的政治僵局与改革僵局(2009/10)
·[转帖]农村见闻三则(2009/10)
·[转帖]归国一年多,对海外留学生的忠告(2009/10)
·[转帖]民工荒现象解读:农民工社会保障体系缺失(2009/10)
·[转帖]未曾被重视的都市群落—农民工生存现状调查(2009/11)
·[转贴]“三个中国”的死结与胡温的治理困境(2010/06)
·[转贴]人民币贬值并非天方夜谭(2010/06)
·[转贴]危险和“威力”远超过爱滋的未知新型病毒正在大面积的感染中国?(2010/06)
·[转贴]中国正被多种力量引导走一场“高科技”大跃进(2010/06)
·[转贴]细看公民社会的细节(2010/06)
·如何在危机面前力挽狂澜?[2009/12]
·未来若干年中国权力斗争的预测(2010/04)
·土豆能救中国吗?——浅议中国农业的根本出路[2010/06]
·[转贴]一位有才华的青年科学家,不该死在科学发展的时代(2010/07)
·[zt]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2010/07)
·[ZT]中国大围城:洗尽铅华 淘金的海归和归海的精英(2010/08)
·[ZT]网帖称穷二代不想生穷三代引热议(2010/08)
·[zt]我国四成国土面临水土流失 东北局部黑土层消失(2010/08)
·[zt]中国有1.6万个“舟曲” 700万人受灾害威胁(2010/08)
·[zt]中国军人夸大危机,牵制胡锦涛(2010/08)
·[zt]英国需要一场革命(2010/08)
·[zt]对列席第三次世界大战策划会议的一位英国告密者的访谈录(2010/08)
·李泽厚认为应该警惕民粹主义与民族主义合流(2010/09)
·[zt]北大饶毅和清华施一公联手撰文:炮轰科研基金分配体制(2010/09)
·[zt]关于上海世博的两篇文章(2010/09)
·[zt]政府的“GDP崇拜”与生态资源的竭泽而渔(2010/09)
·[zt]“中产”的未来在哪里(2010/09)
·[zt]恶毒的房地产彻底改变了中国(2010/09)
·[zt]没有选票的围观改变不了中国(2010/09)
·[zt]中国耕地质量之忧 18亿亩红线岌岌可危(2010/09)
·从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想到的(2010/10)
·[zt]农业部长谈解决农民工问题思路(2010/10)
·[zt]调整收入分配重在调节过高收入(2010/10)
·[zt]中国人,你现在的心情还好吗?(2010/11)
·[zt]美欧狂言:彻底解决中国(2010/12)
·[zt]新北约的任务 剑指中共(2010/12)
·[zt]回乡乱书:我见识的乡村直选(2010/12)
·[zt]贫富自我循环在抹杀中国社会希望(2010/120
·[zt]中美一揽子全球“大交易”出笼(2010/12)
·[zt]刘宾雁告诫:社会主义岂能一扔了之?(2010/12)
·[zt]政治幻想小说中的当代中国思想(2010/12)
·[zt]“生存还是毁灭”成为单项选择题(2011/01)
·[zt]中国晋升发达国家之列有多难?(2011/01)
·[zt]全球粮价疯狂上涨 联合国提醒国际社会保持警惕(2011/01)
·[zt]《让子弹飞》是否是影射当代中国左派的困境?(2011/01)
·[zt]公权力作伪证:无人追究,无法追究(2011/02)
·[zt]中国粮食焦虑型通胀根源——肉食饕餮(2011/02)
·[zt]农村危机--村委会连“维持会”都谈不上(2011/02)
·[zt]小升初竞争已日趋白热化 考验家长权力财力脑力(2011/02)
·[zt]从法裔越南难民到内地影子富姐(2011/02)
·[zt]日本地震触发中国“灾难反思”(2011/0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中國成本優勢消退 美國製造業要回家﹖(2011/05)

   中國成本優勢消退 美國製造業要回家﹖

   John Bussey ,华尔街日报 2011年 05月 05日 http://chinese.wsj.com/big5/20110505/bus113648.asp

   各家公司一直急切地將業務外包到中國、印度和墨西哥等低成本生產國。隨著生產業務一同流出美國的是製造業工作崗位。雖然偶爾可能會有某家公司將一些製造業務遷回美國﹐但這只是涓涓細流﹐這些例外事件似乎恰好證明業務外遷才是美國製造業的主流。目前將部分生產業務遷回美國的只有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和卡特彼勒(Caterpillar )等屈指可數的幾家公司。

   現在﹐這種局面可能要改變了。

   國外迅速上漲的勞動力價格﹐原材料和海運成本的提高﹐以及美國各州大幅度的稅收優惠﹐這些因素綜合在一起﹐正在使一些導致美國企業決定將生產業務遷到海外的理由開始變得不那麼充分﹐甚至還使一些企業打消了將業務遷離美國的想法。

   首先﹐請注意:雖然過去40年美國製造業的雇工人數可能一直在下降﹐但業內企業的勞動生產率卻有了很大提高﹐美國的製造業產出這些年實際上是增加的。製造業企業目前在美國賺的錢比40年前增加了一倍多。

   其次﹐美國公司肯定會繼續擴大在中國和印度等國的生產﹐以服務於那裡不斷增長的市場。目前受到質疑的是﹐美國公司是否還應該繼續把其海外工廠生產的產品拿回美國銷售。

   一些有效因素正在使這一模式變得不再可行。

   中國的工資水平正在大幅飆升﹐因為中國技術工人的供應出現緊張﹐以前悄無聲息的勞工運動也開始發出自己的聲音﹐並鼓動工人要求提高工資。這正在削弱美國製造商在中國享有的勞動力成本優勢。

   中國許多行業每年的工資漲幅都在15%以上。在那些附加值較高的行業﹐中國經理人的工資已達到其西方同行的水平。

   中國美國商會會長孟克文(Christian Murck)週二在華盛頓一個有企業高管和貿易官員出席的聚會上警告說﹐未來五年內中國的低工資優勢將會消失。他說﹐供應鏈已經在被打斷。

   還有來自其他方面的漲價因素:能源、原材料、房地產和海運成本都在提高﹐這在迅速增加美國製造商在海外的運營成本。

   與此同時﹐美國多個已經因就業崗位喪失和預算狀況惡化而恐慌不已的州開始掛出“開業”的牌子。很多半導體公司一直在向海外擴大生產﹐比如在美國和全球擁有龐大業務的英特爾(Intel)在越南和中國投資了新的芯片生產和組裝廠﹐而高級微設備公司(Advanced Micro Devices Inc., AMD, 又名:超威半導體)分拆後的公司Globalfoundries Inc.卻將在紐約州馬耳他開設一家新廠。

   紐約州推出了13億美元的撥款和減稅計劃來吸引這家半導體廠商。Globalfoundries Inc.首席執行長格羅斯(Doug Grose)說﹐這項計劃使美國的經營環境與其他國家一樣吸引人。

   波士頓咨詢公司(Boston Consulting Group)高級合伙人賽金(Harold Sirkin)說﹐其他公司也將很快做出決策。

   他說﹐中國一直是默認的生產國。三年前﹐我們開始聽到客戶抱怨難以用合適的成本招到合格的工人。如果目前的趨勢持續下去﹐2015年前後﹐就更有理由在美國而不是中國擴大生產了。

   為什麼不乾脆把生產轉移到越南、印度或其他低成本的地方?公司常常會發現很少有其他地方有中國這樣的供應基地、貨運基礎設施和熟練工人。

   所以﹐在全面考慮了各種因素(包括美國更加靈活的勞動人口以及人民幣的升值)後﹐賽金認為﹐電子等一些行業的公司會選擇在美國建廠。他說﹐服裝、鞋類等產品的生產則可能保留在國外。

   波士頓咨詢公司對趨勢的把握非常有信心﹐甚至在週四公佈的一項研究報告中預測﹐未來五年﹐隨著生產保留在國內或遷回國內﹐美國可能看到製造業的復興。

   孟克文尚未看到這一趨勢在北京形成氣候﹐不過他說﹐北京可能遲早也會出現這樣的趨勢。同樣的﹐中國美國商會的中國專家王傑(Jeremie Waterman)也對此不以為然。

   他說﹐這也不一定。如果中國實現了創造更高效經濟的計劃﹐你可能會看到生產率上升﹐進而拉低製造業成本。

   那麼各州的補貼又會如何呢?美國的州當然可以增強自己對製造商的吸引力。不過﹐他們必須和一個冠軍競爭:在大力推出刺激措施這一點上﹐歷史表明很少有人能有中國一樣雄厚的資金。

(2011/05/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