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刘逸明文集
·“小姐大阅兵”是一道什么样的风景?
·两陷“带走门”,柴静何以如此平静?
·女人在夏天该穿裙子还是该穿牛仔裤?
·为什么这么多中国人想移民?
·张国立何不向陈宝国推荐六味地黄丸?
·中国缘何成为“野鸡文凭”的最大市场?
·韩寒去香港为何最想见张柏芝?
·群杀知名人士博客传递重要信号
·汪精卫到底是不是“卖国贼”?
·小沈阳被称“最低俗的中国人”当之无愧
·局长想与“小三”结婚何必“向党保证”?
·殴打记者,霸王集团要称王称霸?
·记者成通缉犯,文章惹祸何时休?
·吴三桂冲冠一怒真是为红颜?
·郭德纲离臧天朔还有多远?
·农民工“愿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
·封杀郭德纲,北京电视台怎能孤军奋战?
·“打耳光发欠薪”羞辱的何止是民工?
·“小姐”该不该受《劳动法》保护?
·王侯将相真有种乎?
·局长死于异性家中是个天大的笑话
·卫生部的新闻发布会为何前后矛盾?
·李一道长真的犯了色戒?
·问题奶粉再现,中国离文明崛起还有多远?
·谁敢说李萌萌事件不是罗彩霞事件的翻版?
·《侵权责任法》会不会沦为贪官的保护伞?
·毛泽东与中国的神秘文化
·李银河为什么没有处女情结?
·市委副书记失踪,是跑了还是死了?
·女子举报官员强暴有多高的可信度?
·方舟子遇袭,幕后黑手难道是唐骏?
·政治改革才是根治中国社会乱象的良药
·从见死不救看中国社会的道德溃败
·夫妻协议不该如此雷人
·深陷诈捐门,成龙会不会因此而臭名昭著?
·甩掉二奶用得着去公证吗?
·警察进京抓记者再现公权力的嚣张
·陈光诚从小监狱走进了大监狱
·美女证、房奴证,“90后”为何喜欢这些玩意?
·何不公开审理宋山木涉嫌强奸案?
·“直通中南海”留言板注定是一场政治秀
·教师强奸女学生,真是为了激发学习兴趣?
·维护城市形象要以牺牲司法形象为代价?
·朝鲜应该更名为“朝鲜王国”
·毛泽东最爱看什么书?
·广西官员想催生新的太平天国?
·灭一灭官二代的嚣张气焰
·父亲逼女儿卖淫,又是金钱惹的祸?
·“骗子”受审,女贪官岂能逍遥法外?
·天底下有这样按摩的吗?
·李刚父子是一对难得的好演员
·剧协主席“以泪洗面”,是真情流露还是溜须拍马?
·警察该不该让卖淫女为自己行大礼?
·贪官李人志的《忏悔录》文不对题
·电视违法广告为何屡禁不止?
·女大学生为何沦为低智商动物?
·360已经逼得腾讯QQ走投无路了?
·关停小区内色情夜总会何须如此兴师动众?
·被人包养的女大学生能被人骂醒吗?
·《潇湘晨报》招谁惹谁了?
·打破“唯高考分数论”让人欢喜让人忧
·富二代飙车相撞纯属咎由自取
·芮成钢是怎样炼成的?
·应该让“整”死超女的整形医院见见阳光
·岳阳楼名街遭拆除意味着什么?
·老师该不该向学生下跪?
·清华博士,别人家的房子被拆时你在哪里?
·打人者为何谎称是公安局局长侄子?
·犯罪嫌疑人“盖被子死”一点也不离奇
·从王帅到王鹏,跨省追捕为何层出不穷?
·大学生上街发“情书”是谁的悲哀?
·离婚是宋丹丹为难以摆脱的宿命
·富豪征婚广告照出了“剩女”父母的拜金嘴脸
·男子因写嫖娼日记被抓冤不冤?
·张凯律师遇袭再现维权律师的危险处境
·方滨兴是封网“功臣”更是历史罪人
·宋山木被判强奸罪为何不服气?
·官员安排儿子担任公职还能算新闻吗?
·还有多少地方在搞激情艳舞表演?
·县委书记熊抱央视女主持只因风流成性?
·中国女子为何要到马来西亚去卖淫?
·漫话古今文字狱
·“书中自有颜如玉”该不该删除?
·外交部女发言人为什么能比男人更强硬?
·强奸犯宋山木上诉的真实原因
·关于方舟子造谣污蔑刘逸明的声明
·钱云会之死为其他维权人士敲响了警钟
·贪官妻儿大义灭亲背后的潜规则
·儿子未出来,母亲便进去,天理何在?
·为狗下跪,穷人难道连狗都不如?
·央视春晚的敲钟时间怎能一错再错?
·钱云会案真相大白还需要多久?
·女子为参加考试两次下跪是谁的悲哀?
·公安局微博为何只关注美女苍井空?
·男官员与女干部宾馆幽会能是正常关系吗?
·年轻夫妇抱儿女顶雪卖黄碟打动了谁?
·方舟子有选择性的打假令人悲哀
·春运期间为何总是一票难求?
·温家宝接见访民,又是一场“亲民秀”?
·该不该取缔丑闻、奇闻频出的彩票行业?
·“敲诈政府”罪何时可以休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5月15日,新华社记者就群众反映的土地违规流转问题前往河北省香河县采访,却遭遇一系列“怪事”。受访农民神情紧张,似乎受到不小的压力。整个采访过程中,记者一直受到乡政府工作人员的监视、跟踪。记者在村中采访的时候,甚至被几车不明身份的人围困。当记者打“110”报警时,则被接听警员质问:“这么晚了采访什么?在这里采访是要通过有关部门批准的”。
   
   新华社的前身是1931年11月7日创建于瑞金的“红色中华通讯社”,1937年在延安才正式更名为新华社。在中共建政之前,新华社可以说还是非常大胆敢言的,发布了不少揭露当时社会阴暗面以及宣扬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的文章。不过,非常遗憾的是,70多年后,当媒体人笑蜀将有关文章编入《历史的先声》一书时,此书迅速被中共当局封禁。可见,在新闻和出版自由程度上,今天的中国远不能和民国时期的中国相提并论。
   
   当今中国,中共三大喉舌新闻机构分别是新华社、人民日报社、中央电视台,中共当局的重要消息均会通过这三家新闻机构发布,在有争议的社会事件发生后,这三家新闻机构的立场和观点往往代表着官方的态度。因此,我们不难发现,全国各地的新闻机构总喜欢唯这三家新闻机构的马首是瞻,即使这三家所发布的是虚假和歪曲的报道,它们也照跟不误。

   
   事实上,新华社的地位比人民日报社和中央电视台更高,而记者的影响力也更大,报道也更容易被视为权威。中共将新华社称为“党和人民的耳目喉舌”,这在新华社创建初期还说得过去,在中共建政之后,新华社却彻底背离和抛弃了人民,成为了中共不折不扣的喉舌。从反右到文革,再从“六四”到“零八宪章运动”,新华社都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
   
   大多数专制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缺乏新闻自由。中共当局所统治的中国虽然新闻自由程度连民国时期的中国都不如,但是,新华社等新闻机构却和中共当局一样,从来都不会承认这一点。在面对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状况不断恶化的指责时,它们不仅道貌岸然地坚称中国的人权状况良好,而且还以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嘴脸对其它国家进行反指责。
   
   新华社在中国的官方新闻机构当中地位至高无上,所以,其记者走到哪里都会让地方官员刮目相看。在以前,新华社记者只要到地方上去,不管是准备做正面报道还是做负面报道,都会有地方官员请吃请喝,甚至是塞红包。如今,这种现象仍然非常普遍,但是,如果新华社记者是以做负面报道为目的而去的,不仅不会受到地方官员的接待,反而会有失去人身自由甚至是生命的危险。
   
   其实,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记者因为做负面采访报道而挨打的事情就时有发生,包括央视记者在内,都有被地方官员安排的打手殴打的经历。不过,相对于那些官方色彩不是太浓厚的商业媒体记者而言,新华社、人民日报社、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安全系数还是要高得多。从这几年的情况看,每一年都有记者因为采访而挨打,有的甚至因为报道负面消息被警方通缉。
   
   记者在中国算是比较光鲜的职业,要是记者不讲职业道德,不讲良心,唯利是图的话,不仅可以拿到较高的岗位工资,而且还可以获得不菲的灰色收入。倘若谁要想做一个敢客观报道,敢为民请命的记者,其危险性便可想而知。原新华社记者高勤荣、文汇报记者姜维平均因为大胆敢言,结果被冠以不同的罪名送进监狱。有诸如此类遭遇的记者不胜枚举,如果一一罗列,会让一般的人不寒而栗。
   
   这些年,各地的房价都在疯涨,而土地价格也在与日攀升,因为有强大的利益驱动,所以,各地强行征地和强行拆迁的事情层出不穷。5月15日,中国国土资源部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级国土资源部门要认真做好征地拆迁中矛盾纠纷化解工作。防止简单粗暴压制群众,引发恶性和群体性事件发生。坚决防范查处强征强拆等违法行为,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
   
   就在国土资源部发布上述紧急通知的同一天,新华社记者前往河北香河就当地的土地违规流转问题进行采访,这究竟是巧合还是配合?显然,配合的可能性更大。众所周知,新华社记者身上的官方色彩最为浓厚,所以,很多记者所做的采访和所发的稿件都是事先由领导授意的,完全进行自由报道的时候并不多。香河土地违规流转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在此前,想必新华社记者就已经知道,只是觉得这属于舆论禁区,所以干脆坐视不管。如今,为了配合国土资源部的行动,所以得前往香河做采访报道,以便揪出一个负面典型出来,以显示中共当局打击地方官员强行征地、拆迁的决心。
   
   曾几何时,地方官员对中共高层可谓唯命是从,然而,从这些年的情况看,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控制力明显在减弱,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已经成为了地方官员应付中央高层的常态,譬如说中央调控房价的政策,就一直受到地方政府的抵制,而且这种抵制非常有效,这促使中央不断采取新的措施,即使如此,仍然收效甚微。
   
   在强大的利益面前,地方官员已经完全无视中共的党纪以及国家的法律,甚至连基本的道德都不讲,只要有利可图,就敢于铤而走险,敢于与民为敌。强行征地、拆迁的现象在很多年前其实就已经非常普遍了,但是,在当时只有海外的自由媒体对这方面的消息进行报道,新华社等国内新闻机构则对此视而不见。直到这两年,这方面的话题才逐渐在中国媒体上开放。
   
   新华社作为国家级的通讯社,平时经常昧着良心说话,充当中共当局进行愚民统治的帮凶,此次该社记者在采访过程中遭到围堵非常具有讽刺意味。新华社这些年一直将中国社会用文字装饰得美轮美奂,没想到自己的记者出去采访却陷入被围困的窘境,报警的时候竟然被警方拒绝援助,这岂不是对中国新闻自由状况以及社会现实最好的诠释?这让笔者自然联想起了商鞅,商鞅因为在得势的时候推行弱民政策,想方设法地限制民众的自由,结果在他逃亡的时候,连旅馆都不敢住,因为住旅馆得有官方的证明,而他正是这种规矩的创立者。
   
   就连新华社的记者在采访时都会遭遇跟踪围堵,其它媒体的记者遭遇可能会更惨,碰到这类事情的机会也更多。在西方国家,记者是无冕之王,在中国,记者还算是比较强势的群体,记者尚且如此,普通老百姓的权益更遑论得到保障。但愿此事能让新华社领导乃至中共高层认识到,中国社会已经是问题重重且积重难返,仅仅只是靠头痛治头足痛治足的临时性措施难以解决根本问题。要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实现民众真正的幸福,必须尽早启动政治改革,没有宪政民主体制作保障,任何人都可能成为人权受侵害者。
   
   2011年5月19日
   
   转自《民主中国》
(2011/05/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