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刘逸明文集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5月15日,新华社记者就群众反映的土地违规流转问题前往河北省香河县采访,却遭遇一系列“怪事”。受访农民神情紧张,似乎受到不小的压力。整个采访过程中,记者一直受到乡政府工作人员的监视、跟踪。记者在村中采访的时候,甚至被几车不明身份的人围困。当记者打“110”报警时,则被接听警员质问:“这么晚了采访什么?在这里采访是要通过有关部门批准的”。
   
   新华社的前身是1931年11月7日创建于瑞金的“红色中华通讯社”,1937年在延安才正式更名为新华社。在中共建政之前,新华社可以说还是非常大胆敢言的,发布了不少揭露当时社会阴暗面以及宣扬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的文章。不过,非常遗憾的是,70多年后,当媒体人笑蜀将有关文章编入《历史的先声》一书时,此书迅速被中共当局封禁。可见,在新闻和出版自由程度上,今天的中国远不能和民国时期的中国相提并论。
   
   当今中国,中共三大喉舌新闻机构分别是新华社、人民日报社、中央电视台,中共当局的重要消息均会通过这三家新闻机构发布,在有争议的社会事件发生后,这三家新闻机构的立场和观点往往代表着官方的态度。因此,我们不难发现,全国各地的新闻机构总喜欢唯这三家新闻机构的马首是瞻,即使这三家所发布的是虚假和歪曲的报道,它们也照跟不误。

   
   事实上,新华社的地位比人民日报社和中央电视台更高,而记者的影响力也更大,报道也更容易被视为权威。中共将新华社称为“党和人民的耳目喉舌”,这在新华社创建初期还说得过去,在中共建政之后,新华社却彻底背离和抛弃了人民,成为了中共不折不扣的喉舌。从反右到文革,再从“六四”到“零八宪章运动”,新华社都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
   
   大多数专制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缺乏新闻自由。中共当局所统治的中国虽然新闻自由程度连民国时期的中国都不如,但是,新华社等新闻机构却和中共当局一样,从来都不会承认这一点。在面对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状况不断恶化的指责时,它们不仅道貌岸然地坚称中国的人权状况良好,而且还以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嘴脸对其它国家进行反指责。
   
   新华社在中国的官方新闻机构当中地位至高无上,所以,其记者走到哪里都会让地方官员刮目相看。在以前,新华社记者只要到地方上去,不管是准备做正面报道还是做负面报道,都会有地方官员请吃请喝,甚至是塞红包。如今,这种现象仍然非常普遍,但是,如果新华社记者是以做负面报道为目的而去的,不仅不会受到地方官员的接待,反而会有失去人身自由甚至是生命的危险。
   
   其实,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记者因为做负面采访报道而挨打的事情就时有发生,包括央视记者在内,都有被地方官员安排的打手殴打的经历。不过,相对于那些官方色彩不是太浓厚的商业媒体记者而言,新华社、人民日报社、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安全系数还是要高得多。从这几年的情况看,每一年都有记者因为采访而挨打,有的甚至因为报道负面消息被警方通缉。
   
   记者在中国算是比较光鲜的职业,要是记者不讲职业道德,不讲良心,唯利是图的话,不仅可以拿到较高的岗位工资,而且还可以获得不菲的灰色收入。倘若谁要想做一个敢客观报道,敢为民请命的记者,其危险性便可想而知。原新华社记者高勤荣、文汇报记者姜维平均因为大胆敢言,结果被冠以不同的罪名送进监狱。有诸如此类遭遇的记者不胜枚举,如果一一罗列,会让一般的人不寒而栗。
   
   这些年,各地的房价都在疯涨,而土地价格也在与日攀升,因为有强大的利益驱动,所以,各地强行征地和强行拆迁的事情层出不穷。5月15日,中国国土资源部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级国土资源部门要认真做好征地拆迁中矛盾纠纷化解工作。防止简单粗暴压制群众,引发恶性和群体性事件发生。坚决防范查处强征强拆等违法行为,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
   
   就在国土资源部发布上述紧急通知的同一天,新华社记者前往河北香河就当地的土地违规流转问题进行采访,这究竟是巧合还是配合?显然,配合的可能性更大。众所周知,新华社记者身上的官方色彩最为浓厚,所以,很多记者所做的采访和所发的稿件都是事先由领导授意的,完全进行自由报道的时候并不多。香河土地违规流转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在此前,想必新华社记者就已经知道,只是觉得这属于舆论禁区,所以干脆坐视不管。如今,为了配合国土资源部的行动,所以得前往香河做采访报道,以便揪出一个负面典型出来,以显示中共当局打击地方官员强行征地、拆迁的决心。
   
   曾几何时,地方官员对中共高层可谓唯命是从,然而,从这些年的情况看,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控制力明显在减弱,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已经成为了地方官员应付中央高层的常态,譬如说中央调控房价的政策,就一直受到地方政府的抵制,而且这种抵制非常有效,这促使中央不断采取新的措施,即使如此,仍然收效甚微。
   
   在强大的利益面前,地方官员已经完全无视中共的党纪以及国家的法律,甚至连基本的道德都不讲,只要有利可图,就敢于铤而走险,敢于与民为敌。强行征地、拆迁的现象在很多年前其实就已经非常普遍了,但是,在当时只有海外的自由媒体对这方面的消息进行报道,新华社等国内新闻机构则对此视而不见。直到这两年,这方面的话题才逐渐在中国媒体上开放。
   
   新华社作为国家级的通讯社,平时经常昧着良心说话,充当中共当局进行愚民统治的帮凶,此次该社记者在采访过程中遭到围堵非常具有讽刺意味。新华社这些年一直将中国社会用文字装饰得美轮美奂,没想到自己的记者出去采访却陷入被围困的窘境,报警的时候竟然被警方拒绝援助,这岂不是对中国新闻自由状况以及社会现实最好的诠释?这让笔者自然联想起了商鞅,商鞅因为在得势的时候推行弱民政策,想方设法地限制民众的自由,结果在他逃亡的时候,连旅馆都不敢住,因为住旅馆得有官方的证明,而他正是这种规矩的创立者。
   
   就连新华社的记者在采访时都会遭遇跟踪围堵,其它媒体的记者遭遇可能会更惨,碰到这类事情的机会也更多。在西方国家,记者是无冕之王,在中国,记者还算是比较强势的群体,记者尚且如此,普通老百姓的权益更遑论得到保障。但愿此事能让新华社领导乃至中共高层认识到,中国社会已经是问题重重且积重难返,仅仅只是靠头痛治头足痛治足的临时性措施难以解决根本问题。要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实现民众真正的幸福,必须尽早启动政治改革,没有宪政民主体制作保障,任何人都可能成为人权受侵害者。
   
   2011年5月19日
   
   转自《民主中国》
(2011/05/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