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维权律师失踪,谁来帮他们维权?]
刘逸明文集
·无奈的民工,无耻的媒体
·官权泛滥催生警民冲突
·中国作协-中共的文化附庸与装饰
·党魁更迭拒绝民主,权力斗争此起彼伏
·步出没有围墙的大监狱----抗议北京警方对任畹町先生的软禁
·判高智晟缓刑的险恶用心
·在文字中找回自己的尊严
·因言治罪的若干潜因素
·阳光下的血腥----强烈抗议山东沂南警察的野蛮暴行
·力虹的良知和勇气
·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
·上海警察的流氓特色
·文人,请挺起你的脊梁
·温家宝,你打算沉默到何时?
·独立中文笔会成中共眼中钉
·卫生部是阻挠高耀洁赴美的罪魁祸首
·丁亥年怎么成了“金猪”年?
·张德江引领广东官场走向黑社会化
·助纣为虐让雅虎臭名昭著
·中国社会的警民冲突难以遏止
·信访制度是最大的骗局
·文字狱继续招贤纳士
·谁还敢做严正学的律师?
·山雨欲来,泛蓝联盟何去何从?
·“围剿”中共的“走狗”马力
·极权统治下的信访制度保护不了民众的合法权益
·中国依然还是奴隶社会
·该死的何止郑筱萸一个?
·从贪财好色到杀人不眨眼
·是什么导致传销在中国阴魂不散?
·前赴后继的中国官场强奸犯
·以言治罪创造不了“和谐奥运”
·浙江已经成为侵犯人权重灾区
·不要脸的中央电视台
·这样的昏官早就该下台
·子弹阻挡不了缅甸的民主进程
·暴行扼杀不了维权律师的良知和勇气
·十七大与民主中国依然距离遥远
·草木皆兵下的中共十七大
·冬天似乎就要来了
·不轻弹的男儿泪
·别在伤口撒盐----从“六四”大屠杀到包遵信先生逝世
·一个人的日子
·中国官员为何这样好色?
·忘不了的一个人
·汪兆钧不是中国政治的风向标
·经济学者,你们该为谁说话?
·怀念不屈的勇士郭飞雄
·怀念牛
·中国的教师群体已经彻底堕落
·再谈中国教师群体的堕落
·爱情真的绝种了?
·以言治罪再现极权统治的虚弱
·看到的是美丽,想到的却是悲伤
·中国官员的八大丑态
·应该让“炮轰”成为时尚
·让人失望的“好总理”温家宝
·毛泽东孙子为“两会”争光
·奴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央视,你为何这样无耻?
·谁更喜欢将奥运政治化?
·一厢情愿的“爱国”热情
·汶川大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
·地震灾区的豆腐渣工程是一面镜子
·评李小鹏空降山西
·中共御用文人的无耻面孔
·“官逼民反”的真实原因在于现行政治制度
·成都市政府大拍卖
·华国锋的无能注定他只能选择沉默
·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应该被“问责”的不仅仅是孟学农
·深圳的歌舞厅大火没有烧到谁?
·恶毒的诅咒标语不应该引起公愤
·为什么落马的是于幼军?
·官权泛滥是官民冲突的罪魁祸首
·官商勾结拯救楼市
·杨佳是当之无愧的时代英雄
·洪山广场,让我多看你一眼
·为深圳的民主勇士叫好
·声援晓波先生 践行《零八宪章》
·签署《零八宪章》比加入“中国过渡政府”还危险?
·让《零八宪章》开创中国民主新时代
·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左翼知识分子也应该践行《零八宪章》
·圣诞节凸显很多中国人的矛盾心理
·我所认识的刘晓波先生
·我的泰国之行(1)--出行
·我的泰国之行(2)——初到清迈
·我的泰国之行(3)--不一样的生活
·我的泰国之行(4)--遇见国际友人
·我的泰国之行(5)--逛街
·我的泰国之行(6)--素铁山佛寺
·我的泰国之行(7)--温泉击水
·我的泰国之行(8)--篝火晚餐
·我的泰国之行(9)--离别
·我的泰国之行(10)--坎坷回家路
·悲伤的2008年
·封锁《零八宪章》无法阻挡中国迈向民主的脚步
·不要让“两会”成为权力盛宴
·武大,请告别狭隘的民族主义
·香港,你果真沦陷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权律师失踪,谁来帮他们维权?

   4月29日下午5点左右,北京维权律师李方平在益仁平办公地点楼下遭绑架,当时只来得及打电话告知妻子自己被绑架,此后连续4天沓无音信,警方接到报警后亦无任何线索,直到5月4日上午10点左右,李律师突然打电话给妻子报平安,并称“只能打一次电话”。4日晚上7点左右,李律师的妻子再次接到电话,之后赶往城东的太阳宫去接李律师,李律师大约于晚上9点左右回到家中,但称不方便对外透露被失踪期间的情形。
   
   律师在一般的人看来,都会觉得是比较光鲜的职业,但是,有一种律师却危险重重,那就是维权律师。维权律师是律师中的另类,也是执政当局的眼中钉,但是,他们却是弱势群体心目中的法律守护神,甚至是英雄人物。自从维权律师高智晟进入海内外公众的视野之后,维权律师便层出不穷,这其中便包括几天前失踪的李方平。
   
   近几年,李方平律师非常活跃,我们经常可以从海内外媒体上看到有关他的报道。李方平律师频繁参与“乙肝歧视”、“艾滋歧视”、“三鹿奶粉受害家庭志愿律师团”、“中石化违反《反垄断法》”、“上书高法建议统一城乡人身损害赔偿标准”等公益性事件,因此被北京律师同仁誉为知名“公益律师”。当然,在海外媒体看来,李方平最重要的还不是参与这些事件,而是为异议人士辩护,比如说为胡佳辩护。

   
   国内媒体在数落李方平律师的事迹时,绝口不提他为胡佳辩护的事情,显然,不是他们不想提,而是因为这个名字太敏感,他们无法承担提及的后果。李方平律师在失踪之后,需要翻墙才可造访的海外中文媒体首先对其进行了报道,自由亚洲电台、法广、德国之声等知名国际媒体随后进行了跟进报道,而中国国内媒体则在一开始保持沉默。
   
   在几年前,山东青岛维权律师李建强就写过一本书《律师—一个危险的职业》,该书对律师这个职业的危险性进行了全面客观的阐述。其实,就律师这个群体的总体而言,做律师并不见得比从事其它职业危险,但是,倘若你是一位有良知和有勇气的律师,那么,其危险性就不言而喻。当前,维权律师当属最危险的了,因为他们必须面对官方和黑社会的威胁。
   
   从2003年开始,中国的维权运动便风起云涌,在此过程中,维权律师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发挥出了不可替代作用。因为他们仗义执言,敢于向公权力叫板,所以,他们遭到了或抓捕、或殴打、或恐吓等各式各样的侵害。李方平律师在几年前,因为代理敏感案件,就曾遭到过不明身份者的袭击,虽然我们不知道这些袭击他的人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人的身上具有浓烈的官方色彩。
   
   因为代理胡佳案,李方平律师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敏感人物,所以,在他以前遭受暴力袭击的时候,我们看不到国内的媒体为他鸣不平,而海外的媒体即使呼声再大,中共当局也是置若罔闻,不会为这样一位敢怒敢言敢做的维权律师讨回公道。不过,因为李方平律师在此后又参与了很多不算太敏感的公益活动,所以,他身上的敏感色彩也在逐渐淡化,因而,我们可以看到不少国内媒体有关他的报道。
   
   李方平律师能够在失踪几天后就回家,和此前失踪数月后回家的江天勇、滕彪等律师相比,还算是比较幸运的。李方平律师回家后,因为受到了警方的压力,未能及时向外界通报他回家的消息。在5月4日下午,我们可以看到,天津网率先报道了他失踪的事情,随后,包括国内五大门户网站在内的几十家网络媒体对该消息进行了转载,在凯迪社区等网络论坛上,有关他失踪的帖子也是跟帖者无数。到5月4日晚上,《法制周报》也进一步对李方平失踪的事情进行了报道,让人感到欣慰。
   
   李方平律师现年37岁,江西人,目前定居北京,北京社科院法学硕士毕业后从事律师行业。他的同事黄女士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是一个有怜悯之心的律师,他经常会自掏腰包,为弱势群体打官司。”在律师事务所里,李方平是被后来者经常谈及的正义律师,尤其是他参与的那些经典案例,仅2006年就有两起轰动全国。这两起案例为,李方平代理的河北邢台输血感染艾滋病案,被评为“2006年河北省十大法治事件”:“天津乙肝歧视第一案”被评为“2006年中国十大影响性诉讼”之首。
   
   在维权律师李方平回到家中后的这一天傍晚,与亲友失去联系近一天的维权律师黎雄兵突然给家人打电话表示自己的行动受到限制,两天内不能回家,随后,他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中。显然,黎雄兵也被警方控制了,从维权律师滕彪、江天勇的经历看,他在两天后能否回家还是一个问题。
   
   今年发生在中东的“茉莉花革命”令世界为之震惊,中共当局面对此更是神经紧张。在网上出现了呼吁中国民众进行“茉莉花革命”的文章以后,为了避免类似的情况在中国发生,各地警方先后抓捕了数十位敏感人士,在这些人当中,有很多完全与“茉莉花革命”无关。虽然过去了几个月时间,但各类人失踪的消息仍然不断传来。
   
   近两个月以来,中共当局明显加大了对敏感人士的打压力度,尤其是针对维权律师的打压更是二十年来前所未有。虽然唐吉田、江天勇、刘晓原、金光鸿、刘正清、滕彪、李方平等律师在被绑架失踪后都陆续回家,但均以低调的面目出现,很显然,他们都受到了官方的强大压力。此外,仍有上海的李天天、广州的唐荆陵等律师仍处于失踪状态。而再次失踪已一年的高智晟律师尚无下落,去年9月9日刑满获释的赤脚律师陈光诚一直处于被严密的软禁之中,完全无法与外界联系。
   
   这些年,虽然中国的经济状况日新月异,但是人权状况却江河日下,别说是一般的民众,即使是具有深厚法律素养和严格遵守法律的律师,也难保自己的人权不受侵犯。北京维权律师李方平、黎雄兵先相继失踪让我们再一次看到一个在人权方面千疮百孔的中国。面对这些维权律师的不幸遭遇,我们理当为其大声疾呼,当然,要彻底改变当前的这种状况,仍然需要宪政民主制度来加以保障,所以,每一个热爱普世价值的人要走的路还很长。
   
   2011年5月4日
   
   转自《民主中国》
(2011/05/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