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克思571—B52
[主页]->[百家争鸣]->[刘克思571—B52]->[“红(小)卫兵”我的文革亲历(八):反思与结语 ]
刘克思571—B52
·今日无语,四语令我抨然心动
·20年祭
·[祝贺与思念]喻东岳,我们为你忏悔!
·拼“博”为自由-自我介绍
·罗京走了,薛飞仍那样“壮怀激烈”
·[狱中纪实]与喻东岳交往二三事——日记摘(一)
·[狱中纪实]与喻东岳交往二三事——日记摘(二)
·红 色 的 嬗 变(纪实小说)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二)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三)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四)
·也问秦刚:“你有没有孩子?”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五)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六)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七)
·“邓玉娇时代”正在进入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八)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九)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十)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十一)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十二)
·红色嬗变(纪实小说之终结篇与载后感)
·庆祝“中国人民武装抢尸队”伟大胜利
·不要人为制造“反华敌对势力”
·我们都犯了“颠覆罪”应被定罪
·中华红朝犹喜“性”
·和平演变,复兴中华
·和平衍变 统一中国
·送别六月的诗
·从麻城官场地震,看反腐之搞笑剧
·无赖再次耍无赖,别理它!
·接受电视专访:献丑
·192,进步否?
·伟大的中国阿Q精神万岁!
·毛和蒋家庭与家人之比较
·[新疆历史]八千湘女上天山
·论“真相”与“公信力”
·腐败的落势化与整体化
·主人乎贱民乎?----中英街游叹
·可悲可笑:地摊画前的一幕
·为国民党改革叫好!中共呢?
·鸟笼里会玩得怎样?
·“20年”之罪
·我被准确地打成了“老反老右”
·365天的念想
·美丽岛何日归大陆?
·无敬畏感羞耻感导致贪腐不绝
·为何心虚,到底怕什么?
·圣诞夜,观《肖申克的救赎》有感
·[新年献辞] 新年侃“新政”
·所亲睹亲历的暴力与血腥
·[重读鲁迅] 世博开幕骂鲁迅
·返童六一?满城尽戴青丝帽
·现代《三国》—电视“三国”观感
·李玉泉们为何要说《挟尸要价》是假?
·叫着要去打美帝的,去好了
·“红歌”中长大侃“红歌”
·“红小兵”我的文革亲历(一)
·“红小兵”我的文革亲历(二)
·“红小兵”我的文革亲历(三)
·“红小兵”我的文革亲历(四)
·“红卫兵”我的文革亲历(五)
·“红卫兵”我的文革亲历:9.13(六)
·“红卫兵”我的文革亲历:插队(七)
·“红(小)卫兵”我的文革亲历(八):反思与结语
·[1论“文革红歌”]语录歌诗词歌
·[2论“文革红歌”]—造反歌
·[论“文革红歌”]--(三)万岁歌
·[论“文革红歌”]--(四)批判歌
·[5论“文革红歌”]--“红色历史歌曲”的创造
·[6、论“文革黑歌”]--知青歌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小)卫兵”我的文革亲历(八):反思与结语

“红(小)卫兵”我的文革亲历(八):反思与结语
   经历了十年文革和层出不穷的“红色”运动,又经历了插队的苦难,特别是经过粉碎“四人帮”、结束文革后的反思,我感觉我们这“红小兵”、“红卫兵”整整一代的所谓“革命”理想主义好盲目好幼稚更好悲壮---被文革被“红色”被“革命”残酷而粗暴地蹂躏了。“红色”好可怕!它既是一场恐怖的噩梦,又似一场理想与激情的春梦,此时我的心情正如老电影《大浪淘沙》中那位大革命失败后的消沉者之台词:“革命,革命,我满腔的热血换来的却是一桶冰水!”十年岁月,十年“红色”,十年“革命”,十年激情,解放全人类的雄心壮志,共产主义的壮丽理想,终生奋斗追求的抱负与豪情,转眼间,在“红色”“革命”的火焰中灰飞烟灭,只留下迷惘、看破“红”尘、甚至是愤怒……
   
   回城上师范后,随着知识和学识的增加,在对“五人帮”(实则毛首)的批判中,又读了不少控诉文革的“伤痕文学”,再经“真理标准大讨论”与“二个凡是”大辩论的思想解放,引发了我对中国历史与现实的理性思考。我感觉,古往今来,象文革那样的“红色革命”,能使每个人都积极主动或消极被动地投入到关心政治和国家大事,投入到“红色风暴”中去的那种狂热,的确是“史无前例”的,说明“红色”“革命”二词的诱惑吸引欺骗力是极强的,因而人们特别是热血激情青少年(愤青)拼命想拼命地参与;同时,象文革那样“红色革命”,毁灭文化与文明毁灭良知与人性的祸国殃民之劣,更是“史无前例”的。经历这场“红色革命”,既是人生之大不幸,但也可说又是一大幸,因为它能使从产生了一种对所谓“红色”和“革命”的反思与再认识,同时对祖国对民族,对世界对人类,对历史与现状、政治与经济、文化与科学、民主与专制的思考、认识、再认识。所有这些,对历史对社会对未来,对经历过这段人生的每个人,又何尝不是一次难得的机遇?
   反思与批判的过程,使我从文革及“红色革命”的狂热性,又深入地触及至了病态的国民性及所谓“党性”“斗争性”。文革之所以发生在中国,除发动者、利用者的癫狂与野心外,病态的国民性也脱不了责任。许多人文革中说着假话,以求自保或迫害别人,后来却继续说着假话,以表白自己当初的冤屈与清白;许多人在文革挨批斗时不断认罪反复忏悔骂自己,后来却说着假话,说自己如何有骨气与四人帮勇敢斗争;许多人文革中曾是那般的拥护欢呼叫好,后来却表明当初自己如何早就看清了林彪四人帮。特别是作为人民所谓“三个代表”的“先锋队”的党内不少高级干部,以及那些应作为社会良知的知识分子,在文革和历次红色革命运动中的表现,更让人不可思议地恶心与愤怒,他们的表现更无异于为虎作伥、助纣为孽。从五十年代反胡风起(更早甚至可追朔到1942年延安整风时或更早的井冈山时期)直至如今,在历次“红色”运动中违背起码的文明和道德以及做人的准则,将同志好友间私下谈话或通信抖出来作“反动”罪证交给组织,并积极划清界线揭发批判,以表党性与斗争性强,当了可耻的告密出卖与落井下石的小人。作为社会良知的知识分子及“代表先进思想、文化”的“先锋队”的党及其干部尚且如此,何况普通百姓?文革中“牛鬼蛇神、狗崽子、狼糕子、放屁、滚蛋、”等粗痞话和对人性人格的辱骂和污辱,以及“砸烂、炮轰、镇压、火烧、油炸、枪毙”等恐怖语言,更有那些告秘出卖、落井下石、污陷迫害、整人害人、暴力血腥行为等。其实,红卫兵、造反派就是从历年的“红色”斗争历史中学到的,是从这些“红色”的干部、知识分子、父母或老师的道德、语言、行为教育中,发展成这“文革文风语调”和“造反派脾气”(文革常用语)的。正因此,毛才敢肆无忌惮的开展一场接一场对政治、道德、文化、文明、人性的“红色”毁灭,这就是所谓“红色革命”历史,更是中国的悲哀与灾难。

   
   我终于有了大彻大悟般的醒悟。从历史从现实,从中国到国际,所谓“红色“革命”,实是专制独裁的封建主义的彻底复辟,甚至还有过之无不及。此刻的我开始抛弃那曾一直坚信并追求的所谓“红色”理想,开始了痛苦的“红色”嬗变。
   在嬗变过程中,外公,可说也是我第一位真正的思想导师。外公正直公道、嫉恶如仇、特别反感并厌恶极左的“红色”。七十年代后期八十年代初我常回乡,与其交谈多了,思想上便受其不少影响。在外公的小屋里,我们祖孙俩曾多少次倾心,许多的问答释惑,我们无所不谈,更无所保留、顾虑和害怕,祖孙俩真正成了忘年知己。我们谈诗文书法谈教育教学,谈历史谈政治谈社会谈人生谈经历。从外公那,我了解并学得了许多书本上特别是红色正统宣传及其教科书上所学习了解不到的东西,诸如什么叫真正的革命其目的到底是什么?比较共与国及解放前后谁好谁歹?我特别还了解了许多有关解放前所谓“万恶旧社会”的事,诸如:所有的地主是否真的象电影小说和当局宣传的那么坏恶和残酷剥削,农民是否真的都那么非人的受苦受压?现在与过去农民生活劳作和自由状况以及新旧乡村干部好坏的对比,人的思想自由度以及学校教师的择业自由度、教学水平与方式的新旧对比等等,外公的回答令我“大开眼界”地惊诧,因大多在当时即使在现政当局眼里都是对现实严重不满和“反动”的,但我认为是真实的,因外公不会骗我。从外公那,我还懂得了怎么做一个“修齐治平”的真正读书人、好教师和真实正直的人。可以说是外公彻底动摇了我曾很红色很革命的思想和观点。
   师范读书期间,又赶上北京“西单墙事件”及所谓“清除精神污染”、“批判资产阶级人性论与社会主义异化论”等“红色”运动,让我更进一步看清了“红”的本质。但参加工作后,1983年全国整党,历来理想化和激情化的我,误以为此次文革后大规模的整党会有个组织与思想上的真正拨乱反正及整顿清理,于是再次满腔热情积极地参与,结果却大失所望,整来整去,党风官风是更加不正。1986年全国爆发大规模的民主学潮,又导致大规模的所谓“反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红色”运动。我算是真正看清了专制及所谓“红色”的本质,心也变得失望透了凉透了。1987年后,随着政治改革呼声的加大和意识形态方面的某些松动,加之又看了些“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书,我对所谓红色又有了更多更深层次的了解,因而彻底由“红”嬗变为“黑”,直到上世纪末震惊世界的“政治风波”的突然到来与血腥平息……
   
   ————————————————————————————————————-----——
   结 语:
   几十年过去了,作为曾经的“红小兵”“红卫兵”,“文革”的“红色革命”经历总是挥之不去:是激情燃烧抑或政治殉葬?是青春无悔抑或虚度年华?或是时代骄子抑或历史弃儿?这一切的一切,我都已无所谓,更不怨不悔。因为,它已续成中国的历史,续成了自己人生的一部分,有经历就有感悟,有苦难就有收获;因为,它是一段历史,一种经历,是人生的感悟与积累,更是思想和意志的一种升华!若说是无所选择的无奈话,那么,是历史是当时那个时代让你无奈,是“红色”“革命”的疯癫与激情让你无所选择;若要怨恨要诅咒的话,只能怨恨诅咒那个时代和主宰那个时代的人。
   回首反思“文革”及中国所谓“红色”、“革命”史,我想:一个不了解“富田事件”、“镇压AB团”、“延安抢救运动”、“胡风反革命事件”、“反右运动”、“大跃进”、“庐山会议”、“三年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九一三事件”、“四五运动”、“四人帮事件”、“民主墙事件”、“反精神污染和自由化”、“八六学潮”、“八九风波”的人,又怎能了解“红色”的本质及其“革命”之惨烈?又怎么知道中国为何要“红色”嬗变?怎么知道中国政治改革的重要性与必然性呢?
   回首国际共运阵营的“红色”嬗变:从五十年代赫鲁晓夫反斯大林的“秘密报告”、“匈牙利事件”和“南斯拉夫变革”,到六十年代的“布拉格之春”,再到八十年代的波兰“圆桌会议”、东欧整体的政体剧变,直到九十年代的苏联戈氏改革、“八一九事件”、苏联解体及南联盟解体,以及中国三十年改革开放、越南近年政治改革的迅猛发展,甚至包括古巴近期的启动改革等。对比朝鲜六十年至今“红色”恐怖世袭制下食不果腹穷兵黩武,人们终于了解了什么是“红色革命”及国际共运,因而也更感受到“红色”的恐惧以及专制的不得民心,更能感受到世界民主潮流的势不可挡。
   ----哦,“红色”的嬗变,不过是正本清源、拨乱反正,以恢复人类及人类社会本来应有应追求的面目罢了。我为自己的祖国以及世界的“红色”嬗变而感到由衷的欣喜与庆幸!更为不久将来的彻底嬗变而殷切呼唤与期盼!
   
   
   “红色”正在嬗变,整个中华民族,包括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艰难痛苦地嬗变……
   经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现在的中国与世界开始平静安宁得多了,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起点和本意——构建文明和谐社会。所谓“红色革命”,不但是人类和历史的悲哀,同时更是国家和民族的悲哀,因为中国和中华民族无疑是世界上灾难最深重最繁多的。
   可悲的是,改革开放否定文革三十年后的今天,文革以及这几十年所谓“红色”“革命”历史,在某些“红色”野心家及当年造反狂徒花言巧语的煸情欺骗下,蒙上了一层明亮的色彩。在他们以及部份无眼无脑无心的国人心中,竟被美化成了没有饥饿、没有动乱、没有血腥、只有欢乐、只有红歌的“人民当家作主”的“幸福天堂”和“激情燃烧的岁月”,对“红皇”及其血腥残暴的封建专制,他们至今还在山呼万岁的顶礼膜拜,这无疑是无知无识国民性的悲哀,更是中国与中华民族的悲哀。为此,开启并改善民智与民性,彻底深化政治改革,倡导民主自由与科学和谐的普世价值,应是当前及今后最重要的工作。
   
   所谓“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原本是人类梦想并追求的美好理想社会,所谓“红色革命理论”的马克思主义,原本只是一种学科和学说的研究,而并非政治权威及用以镇压异议的工具。但经“红色”野心家们天花乱堕一吹,吹得太玄太美且令人生畏,特别还爱强加于人血腥强制推行,同时过分片面夸大阶级斗争、暴力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随意以专政将国家权力集中于党国领导人之手,不断进行暴力革命、阶级斗争和独裁专制。臭名昭著的“斯大林主义”和毛泽东“继续革命”理论与实践的累累罪恶,其实就是极端反民主反人类的封建专制,从而导致了个近一个世纪的“红色”灾难,同时也宣告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和社会主义革命实践的加速死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