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拈花一周微]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拈花一周微

拈花时评 变态辣椒:来自新浪 @幽静迷途:我国有一套独特的话语体系,“恐怖分子”在我们这里叫“反美武装”,“城管打人”叫“肢体冲突”,美军撤退叫“溃败”,我军撤退叫“战略转移”,逃亡时更牛逼,叫“长征”。以前老看到“群体性事件”,我还以为是一群人在大街上做爱。
   
   拈花时评 广州市越秀区公安分局,贵分局以“煽动非法集会游行示威”的名义扣押了我的电脑调查,然后处我十五天行政拘留,为什么还拒绝还我电脑?既然贵分局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就意味着我的案件已经结束。那么贵分局就没有理由再扣押我的电脑了,按照法律是这样的,不对吗?难道警察的法律素质就应该比较差吗?
   
   拈花时评 祥林嫂丈夫: 【吴敬琏:中国出现1958年大跃进式严重问题】微点:我们已经进入了疯狂的年代,一切向钱看。 为了钱,不择一切手段,不惜生命代价。 过度开发资源。 环境日趋恶化。 政府权力过大。 乱花钱大建楼堂馆所。 大量占用耕地。 房地产开发彰显随意性。 太依赖土地财政。 腐败现象制约体制改革。

   
   拈花时评 韩雨亭:于建嵘先生所带领的观察团住在乐清乐成镇新世纪酒店,宾馆门前有数辆挂有“特警”标志的客车,原来在于先生入住的同时也入住了50位特警,一早,于建嵘先生用早餐时,餐厅除几位教授,全是特警,武器就摆放在身边。呵呵,这算不算是下马威呢~评:难怪于先生赶紧跑了,这阵势搞不好命都危险!
   
   拈花时评 韩雨亭:于建嵘先生所带领的观察团住在乐清乐成镇新世纪酒店,宾馆门前有数辆挂有“特警”标志的客车,原来在于先生入住的同时也入住了50位特警,一早,于建嵘先生用早餐时,餐厅除几位教授,全是特警,武器就摆放在身边。呵呵,这算不算是下马威呢~评:难怪于先生赶紧跑了,这阵势搞不好命都危险!
   
   拈花时评 林彪女儿林晓霖说:‘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策划、发动和领导的,他要负主要的责任,这是党中央历史决议明确了的。我父亲对‘文革’造成灾难,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对不起老战友、对不起老部下。我不是毛泽东的女儿,我是林彪的女儿,所以我义不容辞地对遭父亲迫害的人、受他牵连的人谢罪
   
   拈花时评 有个草原法又不保护。西乌的事是开矿方面贿赂了副盟长。因此这次的事情表面上是轧死了一个牧民。实际上是蒙古人不拼就没有活路了。席海明:我要跟内蒙的汉人说,我们不是要搞民族分裂,而是要搞民族团结。我们要按草原法来解决问题。内蒙是蒙古人和汉人两源主体。应当共存,互利,双赢。
   
   拈花时评 临沂市肿瘤医院赵丽萍开好房间后叫来院长马幼平。身着粉红色透明睡衣的赵丽萍送上一片她早就准备好的伟哥让他服下,一番大战后赵丽萍仍觉得不够尽兴,马幼平只好再服一片作战,20分钟后马幼平突然陷入昏迷,赵丽萍报警,马醒来见是警察,以为被双规,语无伦次承认受贿数百万元 http://url.ifeng.com/obqu…查看全文
   
   拈花时评 80年代末沙尘暴刮到北京了,又是内蒙草原来的,说是蒙古人放羊放多了。胡说八道。蒙古人放了几千年羊,没出过问题。敕勒歌上说,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现在羊也没了 狼也没了,啥都没了。在毛时期通过农业来吞并草原,现在邓新政以后通过开矿来吃掉蒙古草原。蒙古人现在没有生计了,没活路了
   
   拈花时评 现在是高干子弟拿着军队的批发权,以国家的名义在那儿挖。香港的、上海的有钱人弄到批文,他们也在内蒙挖。蒙古人不是没反映过。50年代蒙古人就说,不能开荒,不能破坏草原了,这样的话会破坏生态。当时说,你们这是民族分裂主义情绪,排汉,就把这些人打成右派,抓的抓,杀的杀。所以蒙古人不敢说话了
   
   拈花时评 主要是蒙古人遇到了生存危机。整个草原被破坏了。 原来是通过开荒,用农业文化吃掉牧业文化,让蒙古人活不下去。现在通过开矿。就像一万个老鼠捣洞那个感觉。前阶段有个稀土之战,世界百分之九十的稀土在中国,中国百分之九十九的稀土在内蒙-在白云鄂博。计划经济体制下国家还有点规划,现在什么都没了
   
   拈花时评 昨天在西乌旗发生了学生抗议,同警察发生冲突。十几名学生受伤,多是轻伤。有一个女孩子被轧断了双腿,被警车轧的。昨天东乌旗也发生了学生上街,镶黄旗也发生了学生上街。今天正蓝旗有四五百名牧民上街游行。已经有人被公安局拘留。住在德国的一个蒙族人的妹妹被公安局抓了。他们说30号整个蒙古人要动
   
   拈花时评 爆炸发生后大批网民在微博上转载现场冒烟的照片,并且进行现场报道,各大门户网站都将消息放在头条位置,四川电视台新闻频道更直播现场情况,但至下午直播被叫停,网站报道消息,网民的微博全部被删。“成都公交”更成了敏感词,只要搜寻这词都只会显示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拈花时评 人为造成 大批公安赶到现场后,拉起封锁线封锁现场进行调查。现场消息指出,死者是现年51岁的吴庆伟,他是车厂的副主任,两名伤者则分别是24岁的贺军,32岁的文刚,两人只是灼伤,玻璃割伤,经理治之后已经出院,未有大碍。
   
   拈花时评 急救员称,现场玻璃炸得粉碎,充满浓烈的火药味,整间办公室被炸塌,货架,办公室设备东歪西斜地倒在地上,没一张椅子完整,一名“被炸得漆黑”,浑身是血的中年男子躺在中央,为他急救时他已陷入昏迷,仍有生命迹象。救护员同时在现场救出两名伤者,全部送到华西医院抢救,身受重伤的男子经抢救后不治
   
   拈花时评 爆炸发生在昨晨10时,位于成都市东一环路成都公交集团保修公司一分厂,突然发生爆炸。一名住在对面的居民讲述事发经过时,依然犹有余悸他说:“爆炸时突然听到砰的一声,便走到平台上往外观看,看到对面车厂的窗门冒出大量浓烟之后走到车厂正门时,围观。的人说有三人受伤,当中包括一名领导。“
   
   拈花时评 大陆连续第三日发生爆炸事故。四川省成都市公交集团的一个巴士厂,昨晨突然爆炸,其爆炸威力强大,现场浓烟滚滚,还充满火药的味道。一名车厂副主任被当场炸死,另有两人受伤。公交集团否认事件是安全生产事故,爆炸的原因仍在调查中,但当局却禁止媒体报道,网民讨论,有封锁消息之嫌。
   
   拈花时评 9天内5起爆炸案——20/5•四川成都富士康厂房发生爆炸,3死15伤
   
   拈花时评 9天内5起爆炸案——25/5•黑龙江哈尔滨一辆石油气巴士发生爆炸,1人受伤
   
   拈花时评 9天内5起爆炸案——26/5•江西抚州民众不满拆迁问题未能解决,在市内五处地点引爆炸弹,造成3死9伤
   
   拈花时评 9天内5起爆炸案——27/5•陕西宝鸡氮肥厂发生爆炸,爆炸声、浓烟惊动全市,多名工人受伤
   
   拈花时评 9天内5起爆炸案——28/5•四川成都公交集团巴士厂爆炸,1死2伤
   
   拈花时评 没有必要再试图威胁我了,无论你们用什么手段对付我,我都只有四个字:“放马过来”。
   
   拈花时评 我不在弘扬西方价值,而是敞开一扇清新的窗子,让争议思想发生碰撞。中国盛世崛起,CCTV天天讲,大合唱不缺我。美国并不完美,但有一点值得深思,就是在白人根基的大地上,为什么马丁路德金、奥普拉、奥巴马三位黑人能从一介平民成为民权、媒体和政治的最伟大公民?这不正是人人期盼的“公平竞争”吗?
   
   拈花时评 有人威胁我说要关我四年劳教,我说无所谓。我以一个MBA、上市公司部门经理身份,五年前被失业并被失业五年。只要有任何公司有意聘请我就会收到某单位甚至某国领事电话阻止,包括一个上市公司全国物流总监和一家欧洲公司中国区副总裁。到现在数十万家财用尽,连温饱都成问题,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拈花时评 江苏无锡数万居民抗议当地政府在人口密集区建垃圾焚烧发电厂
   
   拈花时评 今年1月13日,发电厂开始试烧,点火试验传出强烈臭味,周围几个村的村民多次游行请愿抗议。
   
   拈花时评 据村民反映,2007年,黄土塘村原村委书记汤红星等人,谎称要建“太公庙”,取得77%村民签名同意书,之后偷偷改成同意建造发电厂的连署信上交有关部门,至08年底才开始环境评估。直至发电厂首期工程完成,村民才发现受骗。
   
   拈花时评 当地民众表示:“老百姓坚决与政府干到底,我们大陆的人已经不相信共产党了,不管你讲得如何好? 老百姓已经不相信政府的话,拿假东西来欺骗百姓。”据村民指称,4月11日,当局准备强行拆除村民自发搭建的木棚,更有消息指出,有几千个防爆警察在周边的镇上待命,后有一、二万民众陆续赶往电厂门口聚集
   
   拈花时评 当地去年建起了一个号称是全国最大的焚烧垃圾发电厂——无锡市锡东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然而该发电厂却因为会产生致癌物质遭到周边数万居民强烈反对,但抗议多年不果,多次发生群体事件。当地政府于2011年4月13日正式点火前后,江苏无锡市东港镇周边数万居民和当地政府展开了激烈抗争,民愤沸腾到极点
   
   拈花时评 江苏无锡市周五(27日)发生大规模警民冲突,周边居民聚集反对当地垃圾发电厂投入使用,连日在发电厂的入口封堵阻止垃圾运入厂内焚烧。当局出动大批特警到场镇压,双方爆发冲突。有在场警员用警棍殴打民众,多名村民被打伤,亦有部份村民被带走。
   
   拈花时评 在暴力强拆攻与守的背后,是地方政府、官员和利益团体的一场饕餮盛宴。
   
   拈花时评 随着事态的不断升温,矛盾和战火也愈燃愈烈。由强拆所产生的积怨正在酝酿成更大的社会矛盾,期间甚至还出现了某村村长在参圈附近视察时,被愤怒的群众当场砸车的事件,在此之前,几百名养殖户前往政府讨说法时曾与公安和特警多次对峙。
   
   拈花时评 战火悄然打响。经此之后,政府开始不断放风,和养殖户们玩起了遊击战,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狼来了”,养殖户们则是东奔西跑,苦不堪言。被逼之下,一些养殖户使用了非常手段,自制“汽油弹”,用空瓶灌满汽油,瓶口塞一根布条点火,用于抵抗强拆。
   
   拈花时评 甚至还遭到了殴打,她哭着挣扎求情,因为行李包里还放着她准备寄给孩子上大学的学费,所有的东西和现金被一洗而空,最后,身上只穿了单衣的她被半路扔下,冰天雪地里站了几个小时。然而让政府没有想到的是,强拆得到的效果恰得其反。在得知老陈参圈被强拆后,愤怒的养殖户自发的组织了起来准备反抗到底
   
   拈花时评 共出动挖土机八台、行政执法车、急救车、面包车等100馀辆,对陈忠法的9个海参圈進行了强拆。那些人野蛮的毁掉了参圈的進出口闸门,参圈上的地面建筑全部被推平,把我们的手机全部没收,不准我们报信。”回忆起当天的情况,参圈工人胡某仍然战战兢兢。在房屋和闸门被毁后,她被蒙上眼睛,强拉到面包车上
   
   拈花时评 养殖户只好拒绝签字。1月25日,刚刚下过一场大雪,陈忠法的三个位于不同位置的海参圈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据当时身在现场的几个参圈工人描述,当天上午约9点钟,共计二三百人在普湾新区管委会动迁办领导下几乎同时出现在现场,其中大部分为公安、武警等行政执法人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