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时评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作者:林辉  
   很多年前,听一个朋友的父亲说过,当年中共军队之所以攻下四平,靠的就是“驱迫大量无辜平民当炮灰的战术”,即让平民百姓走在队伍前面。国民党军人打到最后,再也不忍向百姓开枪,只有撤退。当时听的我如五雷轰顶,似信非信,难道一贯标榜自己“伟光正”的中共竟能干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若干年后,我来到了国外,抽空查阅了相关资料,才知道老人所言不虚。
   
   出生在东北后去台湾的立法院院长梁肃戎生前曾撰写了一本书《大是大非——梁肃戎回忆录》,书的第三章就提到了四平之战。他写道:“民国三十七年三月,共军三度进攻四平,计有五波攻势。这次共军发动人海战术,把老百姓组成队伍,一波波的往前赶,打得老百姓的尸体堆积如山。国军也不忍心再打下去,共军则踏着死尸,攻进四平。最后四平沦陷日有的说是三月十二日,有的则说是三月十五日,我则清楚的记得是黄历二月二日‘龙抬头’当天。”
   

   “共军为什么能发动人海战术?以我家乡为例,我家乡离四平五十华里,当时共产党到地方上,首先开群众大会,把地主、士绅公然处决,然后威胁这些老百姓说:‘你们把国民党的地主、士绅处决了,将来国民党回来,你们也没命了。’”是以,无知的老百姓不得不跟着共产党跑,也因而被共产党送到前线当炮灰。
   
   旅居加拿大的老作家马森在散文《我的三次‘解放’》(见台湾2005年1月的期刊《印刻》)中也如此描述道:“那时最令我心惊的是,听玉春表哥的描述,解放军攻城时走在军人前头的都是乌压压一片手无寸铁的老弱农民,以至使守城的伪军无法开枪,才让解放军轻易地爬上城来。”
   
   旅美学者辛灏年2005年澳洲巡回演讲中曾提到他从一名济南军区中共退役军官那里听来的故事,故事揭示的是中共为何在山东孟良崮战役中赢下了国民党王牌师七十四师。
   
   当时,中共军队向孟良崮的山坡发起了第一次冲锋,国民党士兵射出子弹后,才倏然一惊,最前面的居然是一群老头老太太(地主富农反革命)。国军遂停止了射击。随后中共发起了第二次冲锋,这次打头阵上来的竟然是一群孩子(地富子女),国军只好又把枪放下去了,中共军队藉机上冲,被国军打败。第三次冲在前面的是一片白被单,国军正要开枪时,白被单没有了,全是赤裸身体的青年妇女(地主富农的女儿媳妇们)。国军把枪一扔,这仗可怎么打啊?!此役,抗战英雄、师长张灵埔自杀殉国,在他面前,中共将领不感到羞愧吗?
   
   不过,这种把地主富农及其家属送上前线作为炮灰的方法并非是中共首创,列宁在1920年到1921年的“察里金战斗”中就是用的此法。由此看来,共产党的邪恶是一脉相承的。
   
   此外,国民党将军胡琏亦曾与朋友何家骅谈到过中共的“人海战术”。他说:“当年我在沂蒙山区与共军作战,亲眼看见他们驱使老百姓带两手榴弹来冲锋;我守军用机枪扫射,眼见死的都是老百姓,自然不忍打下去,这时共军正规军就上来了。”“我知道人海战术,但我们能用吗?我们宁可认输。”
   
   另有网上披露,淮海战役中中共同样使用了“驱迫大量无辜平民当炮灰的战术”。
   
   对于中共军队的恶行,1946年4月16日,上海《大公报》发表了《可耻的长春之战》的社评,作者是知名报人、大公报主编王云生。他在文章中痛斥中共军队:进攻的战术,常是用徒手的老百姓打先锋,以机枪迫炮在后面督战……徒手的先锋队成堆成群的倒了,消耗了对方的火力以后,才正式作战……实已到了最伤天害理的程度,驱市人为战,纵使胜了,又有什么面子?难道真要把全国同胞牺牲了二万万以争胜负吗?请快软软心肠放下屠刀吧!
   
   [49年前]《大公报》报导一向以公正据实著称,是当时批评国民政府最猛烈的报纸,也是唯一不称中共为“匪”的报纸,甚至还发表过赞扬中共的文章。然而,就是这样一份报纸,亦对中共的所为不耻,可见中共驱使百姓当炮灰之事并非空穴来风。
   
   将无辜平民视如草芥,这该是怎样一个丧尽天良的政治利益集团?!或许在中共看来,只要能取得胜利,牺牲多少平民百姓都是值得的。唯一让我有些纳罕的是,这样的命令究竟是谁下的呢?我也更想知道,中共一再吹嘘的那些指挥孟良崮战役和淮海战役的将军们,如粟裕、陈毅、刘伯承、邓小平、谭震林,他们的内心可曾为这样的命令、这样的战术而惴惴不安过?难道中共的军队只会运用如此卑鄙的战术?
   
   显而易见,中共既然能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其以后的残暴也就毫不奇怪了。是以,中国人想在中共的统治下获得人应有的尊严、自由,只能是痴人说梦。为了不让中共再戕害我们,我们只能同仇敌忾,将其彻底抛弃。
   
   拈花评论:昨天看完文章,我是不太相信的,因为实在太难相信了,难道真有那么下流无耻到极端的人吗?今天再看一遍,静心想想,想想他们对钱云会做的事情,想想他们对四川遇难孩子们和家长做的事情,再想想他们对结石宝宝和家长做的事情。
   
   再想想三年饿死的几千万冤魂,再想想反右、文革,怎么难以接受了?这不是他们一脉相承的做法和道德水准吗?难道在饿死三千万国民还能隐瞒三十年的做法背后,难道不是一个灭绝人性的邪教组织在操纵的黑手吗?于是,我选择相信了。

(2011/05/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