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拈花一周微]
拈花时评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蒋经国日记(6)
·蒋经国日记(7)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8)
·蒋经国日记(9)
·蒋经国日记(10)
·蒋经国日记(11)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12)
·蒋经国日记(13)
·蒋经国日记(14)
·蒋经国日记(15)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1)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2)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3)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4)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5)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6)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终)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
·灵山-高行健(2)
·灵山-高行健(3)
·灵山-高行健(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5)
·灵山-高行健(6)
·灵山-高行健(7)
·灵山-高行健(8)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9)
·灵山-高行健(10)
·灵山-高行健(11)
·灵山-高行健(12)
·灵山-高行健(13)
·灵山-高行健(14)
·灵山-高行健(15)
·灵山-高行健(16)
·灵山-高行健(17)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8)
·灵山-高行健(19)
·灵山-高行健(20)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1)
·灵山-高行健(22)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3)
·灵山-高行健(2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25)
·灵山-高行健(26)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终卷)
·中央党校专家解答周恩来之谜
·起底王立军(1)
·起底王立军(2)
·依稀大地湾(1)
·拈花一周微
·依稀大地湾(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2)
·强烈抗议广州公安机关的不法行为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4)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6)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8)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0)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1)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2)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3)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4)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5)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6)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终)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1)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拈花一周微

拈花时评 吴志和:按照三峡工程设计,三峡大坝蓄水175米,回水是平的,即到重庆下面的弹子坝(175米)。 2008年11月4日,三峡尝试蓄水到了172.3米,重庆主城区成为一片泽国,雄心勃勃的175米蓄水的计划被匆忙叫停。2009年8月6日,三峡大坝三斗坪蓄水到148.30米,重庆水位竟然高达183米,重庆主城区再度一片汪洋!
   
    拈花时评 记者:您估计三峡后续工作还要投入多少?有媒体报道说还要1700多亿。 卢耀如:难说,但这个数字不算多。今后的投入主要还在移民,当然,几部分都很重要,但如果不能控制移民,库区不得不建新城市,那防治地质灾害的监测和预防系统也是需要投入的,还得有几百个亿,生态保护也得有好几百亿。
   
    拈花时评 没钱你就没资格保卫国家!当兵入伍贿赂的市场价:男兵3~5万,女兵20~30万。建议各人武部对各军兵种明价标码,推动征兵工作产业化、腐败化向前发展。促进部队由“为人民服务”型向“为人民币服务”型转变!

   
    拈花时评 中国的国营企业享有超过75%的国家投资,拥有全国超过2/3的固定资产。在2008年至2010年的全球金融危机、经济危机期间,国企获得了国家刺激经济资金的九成。而中国80%的企业盈利来自120,000家私营中小企业,以及150家大型国企中的不到 12家。中石化等几家国企巨头,在近乎垄断的条件下才获得巨额利润。
   
    拈花时评 与此同时,国家供养的官员人数,从80年代不到2,000万人,暴增到今天的5,000万人至5,500万人。供官员们使用的公车达到250万辆。地方官员每年的出国、饮宴、旅游及其他娱乐开支达到800亿美元。
   
    拈花时评 据统计,15人以上的反症腐抗暴事件,即总共官方所谓的“群体事件”,1990年早期每年发生数千宗。到2009年达到124,000宗。香港和大陆的NGO认为,实际数字现在每年可能有300,000宗。其中有的事件涉及数万人,绝大多数发生在农村地区。
   
    拈花时评 一位李老板对记者表示,多位当天曾经被抓进派出所的人都说,他们不愿意接受采访,因为他们的手机都被监控了。商家温先生表示,当时有位女老板被几个警察强行拖出商店,看到她的手都被扯伤了。另外一位王先生则说:“场面很混乱,有位老伯被推到地下,很多人被强行拉出店铺,具体受伤人数不清”。
   
    拈花时评 该市场自09年以来生意不错。由于深圳福田国土局的强拆决定,将导致几千人的失业和商户大量租金的损失,17日上午,很多商户组织上街游行,约300人被当局拘留9个小时。19日上午,大批警察出现在批发商场,对周围实施交通管制,并马上对商场的四楼进行强拆,场面一度混乱,多人被警察驱赶出商店时受伤。
   
    拈花时评 5月19日上午8:30,深圳水围的福民玩具批发市场的四层楼共500多商户门前,突然出现城管、交警、公安和特警约300多人,并对市场进行强拆。当时即与商家发生冲突,有商人被打伤。据说深圳市福田区国土局在4月29日曾贴出该商场属违章建筑、商家必须在5月19日离开的“强制拆除通知”。
   
    拈花时评 舆论认为,涉及中国30万名结石宝宝的医疗赔偿基金,不论内容有多机密,都有责任对外公开。如果乳业协会、涉事企业有道德良心,还记得受害孩童及家属,就不会有营运不明、资金流向不明等问题。卫生部、中国保监会也曾发文要求:“中国人寿要切实加强医疗赔偿基金管理,保障医疗赔偿基金的安全和完整。”
   
    拈花时评 媒体再向基金受托管理方──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查询,同样不得要领。在追问中国人寿有否定期提交运作报告、能公布甚么基本讯息时,相关负责人更说:“这个不行!这是国家机密!” 报导称,至于当年曾出资的乳业,蒙牛乳业集团新闻发言人姚海涛回应说:“我们出的不多,具体出资标准我也不知道。”
   
    拈花时评 至于余下的2亿元,才由其它21家涉案企业出资,并成立了所谓的“医疗赔偿基金”。周刊发现,该基金的具体营运状况,从未被媒体曝光。媒体向赔偿基金的成立机构──乳制品工业协会理事长宋昆冈了解,对方只说基金在运作,国家有人管。但对于其它细节,宋称: “这是公众事件不错,但不该对外的不用说。”
   
    拈花时评 了望东方周刊报导,2008年爆出乳业广泛使用三聚氰胺后,共22家企业曾被当局点名。同年底,在政府相关部门主导、中国乳制品协会牵头的情况下,22家涉案企业集体出资11亿元,作为结石宝宝的医药费及赔偿。整笔11亿元的巨款中,约9亿元已于案发后用到急需救治的病童身上,全部来自遭法院清盘的三鹿集团。
   
    拈花时评 毒奶粉风波事发三年,当局曾承诺向30万名结石宝宝提供免费治疗,涉事的22家企业也曾出资成立“医疗赔偿基金”。但该基金根本是个“谜基金”,运作情况、资金流向从未曝光,相关单位日前被追问竟以国家机密不宜公布回应。结石宝宝之家发起人赵连海昨也爆粗大骂:“我们的孩子们好像连蟑螂都不如!”
   
    拈花时评 就在一个月前,死者的四哥因为反抗强拆,被打成植物人。“那是当时征地的,他们(政府)进行蛮干。因为当时他们征这个地他(死者)也没有签字,当时他的棚子拆迁,他上面有棚子、房屋拆迁的时候给他价位定很低。”:四哥什么时候被打成植物人的?陆:4月12号
   
    拈花时评 记者:你弟弟有说是被打死了以后再烧死的,有没有这方面的证据? 陆:当时我(拍的)照片你看到的,他一手拿着木片,一手抓着水泥块。他为什么要抓着这两样东西?肯定是(被)逼得没有办法,他附近刚好有一个木片,被一下又打懵,趴下去了。这是我的推测。 记者:身上有没有伤痕? 陆:身上伤痕我看有
   
    拈花时评 陆增益在质疑官方对他弟弟的死因说明时说,弟弟死后双手握有木片和水泥块,身上还有伤痕,是搏斗痕迹。此外,他也不满官方的付款方式。“协议上定的是次日到殡仪馆,先付20%,火化后付30%,下葬后和房屋拆迁拆掉(后)再付50%。我们要求一次给清,追究刑事责任。”
   
    拈花时评 死者的另一位哥哥陆增益(音)告诉记者,当局为了平息民愤,强迫家属接纳160万元的赔偿条件,弟媳妇的银行帐户,被强行存入首期30万元。他说:“他(政府)合同是委托三个人签字的,户头上也没有他妻子的名字。付款,他直接就付到他妻子的账户上去了,没有经过这三个人,强行把钱打进的。
   
    拈花时评 陆增罗的大哥接受记者查询时称,弟媳妇目前状况和上周五送医院前,判若两人。 记者:他的妻子现在听说是神智不清了,对吗? 回答:对,对,对。 记者:怀疑是不是被打针了还是怎么样? 回答:应该有这种怀疑,说话各方面都麻烦,具体情况还不知道。 记者:他媳妇现在怎么样了? 回答:什么也不清楚。
   
    拈花时评 不知道打什么针可以这样残废,我都看到了,她老公公都看到了。死的那个男的哥哥(上个月)被打得现在成植物人了,现在县医院。”灌云县政府发一条简讯称,5月13日乡工作人员准备拆除陆增罗借住的二层违建楼房,正清点屋内物品时,陆增罗点燃屋内汽油,致其当场死亡,其妻受轻微伤,正在治疗,无危险
   
    拈花时评 一位村民刘先生周三告诉记者,死者妻子回家后,神智不清,像植物人,村民认为情况可疑。“我去他家是昨天上午,尸体拉走了。他老婆本来待在医院的,被拿药灌了,等于残废人了,什么都不知道。现在送(到)他家(里),(除了)知道吃饭(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连大小便都不知道了。
   
    拈花时评 灌云县侍庄乡上周五发生的村民陆增罗“被焚”命案,死者遗体本周二送往当地殡仪馆,尚未火化。 此事引发村民愤慨。当局派出大批警力在该村各路口站岗,防止村民串联和集体上访。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公安局的人都是便衣看守,县政府的路周围都是看着,不许老百姓靠近,全村都封死了现在。”
   
    拈花时评 连云港灌云县上周发生暴力拆迁导致村民“被焚”惨剧,死者家属本周三告诉本台,死者妻子回家后神智不清,而在一个月多内,陆家已有两人成为植物人,当局强行将160万赔偿款中的30万元存入其帐户,试图用钱了事,家属则要求追究刑事责任。
   
    拈花时评 这是一组来自某论坛的照片。一群志愿者给山里的学校送去衣服和文具。看完很震撼。我查了一下,照片中提到的马觉村应该在四川的凉山。感谢互联网,让我们在新闻联播描绘的莺歌燕舞中能感受到生活的真实。 (http://url.ifeng.com/mIYd
   
    拈花时评 世界水准已进步到原子弹的时代,我们还在驱市人 为战,纵使胜了,又有什么面子?难道真要把全国同胞牺牲了二万万以争胜负吗?请快软软心肠放下屠刀吧! ----左翼报纸《大公报》1946年4月16日社评(当时唯一不称共匪的国占区报纸)
   
    拈花时评 说起来真是令人伤心。我 们的所谓军事冲突,实已到了最伤天害理的程度。进攻的战术,常是用徒手的老百姓打先锋,以机枪迫炮在后面督战。徒手的 先锋队成堆成群的倒了,消耗了对方的火力以后,才正式作战。请问这是什么战术?残忍到极点,也可耻到极点。--左翼报纸《大公报》1946年4月16日社评
   
    拈花时评 尤其可耻的,是长春之战!这两天,东北方面的军报雪片飞来。初报苏军于十四日午前撤离长春,嗣报长春防守司令就职,紧接着就报告共军三万众分路进攻长春。 我们坐在关内深夜编报的报人,读着这络绎而来的电报,手在颤,心在跳,眼前闪烁,伊若看见凶杀的血光,鼻腔酸楚,一似嗅到枪炮的硝烟。
   
    拈花时评 可耻的长春之战! 1946年4月16日上海《大公报》社评 复杂的东北问题,半在外交,半在内政。现在苏军已保证于本月按以前撤尽了,且正在撤退之中。外交一面,可谓业已顺绪。但在苏军纷纷撤退之际,在东北的内战 形势却在加剧的进展,且已在许多地方纷纷的打起来了。内外消长,令人心情起落不宁。
   
    拈花时评 当时我军几乎连打扫战场都来不及,就下令撤出。在这样宝贵的时间里,粟裕却特别下令安葬张灵甫。老人家回忆说:用的是一口全木棺材(指制作棺材的木料很大),张灵甫手上的表都没有取下来。安葬完毕后,在场的国军官兵先是向张灵甫将军的坟墓下跪叩头,然而向在场的共军官兵下跪叩头。
   
    拈花时评 老人家所在的机枪班后来也不开枪了,大家都眼睁睁地望着共军士兵一步步接近。老人家说,74师军纪极严,督战队对不开枪的士兵可以就地枪毙,但督战队也没有开枪。老人家说,后来共军也不开枪,只是一个劲地朝上爬。整个战场就这样突然沉寂下来。   老人家说这就是粟裕厚葬张灵甫的原因。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