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一位朋友在我微博上留言:那些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即便他们不贪,那钱也进不了你我的钱报,与我等何干?
   
   这个问题还相当不小,足够写一篇万字长文的。咱们就来掰扯掰扯这个问题。
   
   首先经济学对这个问题其实是有定论的,就是政府腐败会造成社会福利的净损失。我可以用数学图表标示出来,也可以用数学公式表达出来。但是要理解这些图表和公式需要一定的经济学基础,这篇文章主要不是讲述经济学的,所以就不这么做了。不过我可以告诉朋友们,这是一个经济学的定论,不存在争议的定论。

   
   其次,假定朋友说的完全正确,那些钱完全就是国家的,那么跟我们就没有关系了吗?这个国家是谁的?谁是这个国家的拥有者?难道不是我们吗?这个国家不是共产党的,也不是政府的,这个国家的“名义拥有者”是我们,所有的中国人。即便中共本身也不敢明确否认这个说法,因为这才是他们的政权的“合理性合法性”所在。
   
   中国的全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还不够明确吗?中国共产党声称自己是中国人民的先进代表,从来都标榜自己是人民的党。政府自我标榜为人民政府,法院标榜为人民法院,警察标榜为人民警察,检查院标榜为人民检察院。他们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标榜自己是代表人民管理这个国家,因为这才是他们政权存在、执政的合理性合法性所在,如同皇朝时期天子标榜“代天巡狩是一样的道理。
   
   至于王震的著名论调:共产党的江山是用两千万任命换来的,要夺共产党的江山,就要拿两千万个人头来换。这其实跟”你是站在党的立场说话还是站在人民的立场说话“是一样的,一不小心把真心话给透露出来了,忘记了政治欺骗。当然,象王震这样一个武夫、莽夫兼大毒枭,又能说出什么有水平的话来呢?所以,至少在名义上,这个国家的合法拥有者是我们,那么国家的钱难道不就是我们的钱吗?
   
   假如说这些钱是国家的钱,而国家拥有的钱应该实际上是我们拥有的钱,那么国家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国家不是一个经济实体,理论上他本身是不能产生财富的。国家的钱就来自你我的纳税,是从纳税人的钱包里面掏出来的。表面上,向政府交纳税款的是商家、企业,但商家、企业纳税的成本一定会算入产品成本中,打入最终售价里,转嫁到消费者头上。没有任何一个企业会愚蠢到不把纳税算进产品成本里面的,因为这是法律允许的,是企业的权力。所以赋税的实际承担者一定是最终消费者,也就是你我全体国民。
   
   即便是商家向官员们行贿的钱,真的算起来,还是用的我们每一个人的钱。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商家会傻到用自己的钱来行贿的,他们必然会将行贿的钱打如产品的成本中,算进最终售价里,结果还是我们在购买产品的同时承担了这部分成本。现在高企的楼价主要不就是拜这个原因所赐吗?行贿成本抬高了产品成本,推高了产品售价,我们就花了更多不必要的钱来购买最终产品。官员受贿的钱固然不可能流入你我的钱包,却确确实实是从你我的钱包里面掏出来的。
   
   从用途来看腐败行为,三公消费绝对是中共独有的腐败现象,国家的钱都被这些败家子们吃尽荡光了。从三公消费这一点来看,全中国所有的公务员都是腐败分子,无一例外,他们吃的饭坐的车发的奖金去开会旅游的钱全部都可以看作是三公消费的一部分。去年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一万六千亿,怎么理解这个数字?卫生部长说全体中国都实行免费医疗需要一年一千六百亿,所以社会的发展程度不足以实现。而“公仆”们吃喝玩乐洗桑拿叫小姐的钱却能够以十倍超出。只要完全杜绝三公消费一年,就足够全体中国人享受免费医疗十年。难道这些钱不是从你我钱包里掏出来的?想想,即便你现在的工资收入完全不变,只要实现了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你的经济能宽松多少倍?
   
   再看看那些大山里的苦孩子,竟然有坐在棺材上读书的,竟然有跪着读书的,连起码的基本温饱问题都无法保证,而执政党的成员却每年花费过万亿吃喝享受。如此不堪的执政党居然还有脸面指责社会道德败坏,人伦不存,这个政党毫无疑问是全世界有史以来最无耻下流的政治组织。他们每年浪费的公帑足以让全中国的孩子们吃上饱饭,让所有国民享受免费的医疗和教育还绰绰有余。难道我们还傻到说他们的腐败糜烂与我们无关吗?
   
   权力是罪恶的,因此必须将权力锁进兽笼里,再在上面打上一柱大灯,只有这样才能杜绝解决腐败现象。共产党拥有丝毫不受监督制约的权力,它就必定作恶多端。就是这个政党,六十年间把国家多次拖到了崩溃的边缘,大跃进、人民公社、三年人祸、反右、文革,还有近三十年的极度贪污腐败糜烂不堪。
   
   这样的政党,又怎么有可能指望他们的自觉性?他们的道德观念和操守呢?所以,反腐甚至反共,都不是为了什么国家,不是为了什么集体,而仅仅是为了你自己。
(2011/05/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