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时评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八)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九)
·文摘并评论:中国网民突破三亿 新一轮网络博弈将开始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落成仅七年的津晋高速道桥坍塌致六死亡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
·何清涟:新疆维汉冲突的祸根何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
·文摘并评论:周永康政法系40位高官公共情妇—王菲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
·文摘并评论:中国反核污染环保人士孙小弟遭劳教处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
·文摘并评论:爷爷说玉娇在武汉精神病院 医院否认 网友担心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6)
·文摘并评论:3万中国钢铁工人抗议 总经理被打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7)
·ZT-关于抗日战争和中共起家的真相
·文摘并评论:美国加州就早期排华政策作出道歉
·胡主席带领我们奔“钱方”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8)
·铁证如山-受审胡斌是假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9)
·现实中国
·ZT——让人沉重的数字中国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0)
·美国关于媒体诽谤的诉讼和判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1)
·共产党政府的首要职责是抢钱。文摘并评论:国富民穷 中国政府收入知多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2)
·执政党公信力还不如婊子-《求实》杂志的民意调查结果
·法院公然贿赂举告人,居然出了书面文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3)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4)
·祸在萧墙之内也,文摘并评论:中国官方媒体提出网络颠覆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5)
·选举法:美国的选举团制度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6)
·改良派与颠覆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7)
·金融创新与乱政创新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8)
·文摘并评论:政府支配川震捐款八成 公众质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陆房市 揭秘最大的庄家和炒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1)
·新闻并评论:马英九首度前往小林村探视 鞠躬致歉长达15秒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2)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3)
·美国公司甘冒损失诬陷中国机构?抑或反腐败不过是政治斗争的手段?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4)
·温家宝的表现比马英九好?荒谬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5)
·楼市开发商自曝商业贿赂已成行业真规则
·关于五毛言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6)
·中华新乱政-司法恐吓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7)
·中华新乱政2——选择性失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中华新乱政3——只宣传成绩,不负责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9)
·zt-那一天,妈妈被黑社会匪徒杀害了......(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0)
·“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1)
·中华新乱政4-武装警察与黑社会的混合使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2)
·中华新乱政5-在国内抢钱,再到国外派钱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3)
·美国公布美国公司向中国国有企业行贿细节,相关公司拒绝承认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4)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5)
·zt-新疆乌鲁木齐数万民众游行要求区委书记下台,发生冲突至数人死亡
·姬鹏飞自杀真相披露,姬胜德保外就医
·文摘并评论:重庆高官涉黑多人落马 薄熙来或有政治图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6)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7)
·陈水扁是一座历史丰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8)
·你所不知的蒋介石(ZT)
·zt-李鵬家族新傳:父女信教,長子昇官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08年央企利润6961.8亿 上交石油暴利税1077亿
·《延安日记》
·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感谢法轮功
·也谈小中共六十年功绩
·国庆阅兵式的另类解读
·关于国庆“阿里郎”式庆典的讨论
·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
·ZT-邪恶的毛泽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一位朋友在我微博上留言:那些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即便他们不贪,那钱也进不了你我的钱报,与我等何干?
   
   这个问题还相当不小,足够写一篇万字长文的。咱们就来掰扯掰扯这个问题。
   
   首先经济学对这个问题其实是有定论的,就是政府腐败会造成社会福利的净损失。我可以用数学图表标示出来,也可以用数学公式表达出来。但是要理解这些图表和公式需要一定的经济学基础,这篇文章主要不是讲述经济学的,所以就不这么做了。不过我可以告诉朋友们,这是一个经济学的定论,不存在争议的定论。

   
   其次,假定朋友说的完全正确,那些钱完全就是国家的,那么跟我们就没有关系了吗?这个国家是谁的?谁是这个国家的拥有者?难道不是我们吗?这个国家不是共产党的,也不是政府的,这个国家的“名义拥有者”是我们,所有的中国人。即便中共本身也不敢明确否认这个说法,因为这才是他们的政权的“合理性合法性”所在。
   
   中国的全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还不够明确吗?中国共产党声称自己是中国人民的先进代表,从来都标榜自己是人民的党。政府自我标榜为人民政府,法院标榜为人民法院,警察标榜为人民警察,检查院标榜为人民检察院。他们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标榜自己是代表人民管理这个国家,因为这才是他们政权存在、执政的合理性合法性所在,如同皇朝时期天子标榜“代天巡狩是一样的道理。
   
   至于王震的著名论调:共产党的江山是用两千万任命换来的,要夺共产党的江山,就要拿两千万个人头来换。这其实跟”你是站在党的立场说话还是站在人民的立场说话“是一样的,一不小心把真心话给透露出来了,忘记了政治欺骗。当然,象王震这样一个武夫、莽夫兼大毒枭,又能说出什么有水平的话来呢?所以,至少在名义上,这个国家的合法拥有者是我们,那么国家的钱难道不就是我们的钱吗?
   
   假如说这些钱是国家的钱,而国家拥有的钱应该实际上是我们拥有的钱,那么国家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呢?国家不是一个经济实体,理论上他本身是不能产生财富的。国家的钱就来自你我的纳税,是从纳税人的钱包里面掏出来的。表面上,向政府交纳税款的是商家、企业,但商家、企业纳税的成本一定会算入产品成本中,打入最终售价里,转嫁到消费者头上。没有任何一个企业会愚蠢到不把纳税算进产品成本里面的,因为这是法律允许的,是企业的权力。所以赋税的实际承担者一定是最终消费者,也就是你我全体国民。
   
   即便是商家向官员们行贿的钱,真的算起来,还是用的我们每一个人的钱。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商家会傻到用自己的钱来行贿的,他们必然会将行贿的钱打如产品的成本中,算进最终售价里,结果还是我们在购买产品的同时承担了这部分成本。现在高企的楼价主要不就是拜这个原因所赐吗?行贿成本抬高了产品成本,推高了产品售价,我们就花了更多不必要的钱来购买最终产品。官员受贿的钱固然不可能流入你我的钱包,却确确实实是从你我的钱包里面掏出来的。
   
   从用途来看腐败行为,三公消费绝对是中共独有的腐败现象,国家的钱都被这些败家子们吃尽荡光了。从三公消费这一点来看,全中国所有的公务员都是腐败分子,无一例外,他们吃的饭坐的车发的奖金去开会旅游的钱全部都可以看作是三公消费的一部分。去年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一万六千亿,怎么理解这个数字?卫生部长说全体中国都实行免费医疗需要一年一千六百亿,所以社会的发展程度不足以实现。而“公仆”们吃喝玩乐洗桑拿叫小姐的钱却能够以十倍超出。只要完全杜绝三公消费一年,就足够全体中国人享受免费医疗十年。难道这些钱不是从你我钱包里掏出来的?想想,即便你现在的工资收入完全不变,只要实现了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你的经济能宽松多少倍?
   
   再看看那些大山里的苦孩子,竟然有坐在棺材上读书的,竟然有跪着读书的,连起码的基本温饱问题都无法保证,而执政党的成员却每年花费过万亿吃喝享受。如此不堪的执政党居然还有脸面指责社会道德败坏,人伦不存,这个政党毫无疑问是全世界有史以来最无耻下流的政治组织。他们每年浪费的公帑足以让全中国的孩子们吃上饱饭,让所有国民享受免费的医疗和教育还绰绰有余。难道我们还傻到说他们的腐败糜烂与我们无关吗?
   
   权力是罪恶的,因此必须将权力锁进兽笼里,再在上面打上一柱大灯,只有这样才能杜绝解决腐败现象。共产党拥有丝毫不受监督制约的权力,它就必定作恶多端。就是这个政党,六十年间把国家多次拖到了崩溃的边缘,大跃进、人民公社、三年人祸、反右、文革,还有近三十年的极度贪污腐败糜烂不堪。
   
   这样的政党,又怎么有可能指望他们的自觉性?他们的道德观念和操守呢?所以,反腐甚至反共,都不是为了什么国家,不是为了什么集体,而仅仅是为了你自己。
(2011/05/1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