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中国的母亲节]
姜维平文集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周永康家人判刑不上诉的原因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唐福珍绊倒了周永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张越的赌局骗局与结局
·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從王健民到林榮基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由《炎黃春秋》想到
·大外宣與中央專案組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劉曉波獄中種菜
·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岐山玩了
·性变态杀人案告破的启示
·辽宁省人大代表禁出境
·基辛格明知故问,李克强故作高深
·李剑铭为黄奇帆两肋插刀
·精心设计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李鸿忠高升,李铁映乐了
·嘲讽薄熙来的重庆方洪死因成谜
·诚实,川普打败希拉里的武器
·支持程凯,应当批评吴弘达
·川普骚扰女人的指控不可信
·“习核心”的中国能发生军事政变吗?
·黄奇帆坐牢前的哀鸣
·从朴瑾惠到希拉里,都是“闺蜜”闯得祸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党羽
·重庆回头看,黄奇帆傻眼
·老兵包围习核心,各地诸侯设得局
·特朗普骂媒体,骂到疼处
·中纪委回头看,黄奇帆玩完
·辽宁最短命的落马市长姜周
·重庆巡回法庭将审理薄熙来治下的冤案
·请特朗普关注美国公民王健民案
·雷洋案:警察国家怕警察
·黄奇帆调离,重庆变局在即
·钱锋力阻冤案平反,习近平下令调离
·陈雍空降重庆,来者不善
·张铁生:“白卷先生”要走人
·检察官空降重庆,能平反冤假错案吗?
·薄熙来乐了:彭治民案26日再审宣判
·请向街头艺术家伸出援助之手
·川普的誓言与邓小平的承诺
·习近平参加达沃斯,周强何以亮剑
·彭治民案再审宣判,令重庆冤民失望
·特朗普同意恪守“一中政策”,意义深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母亲节

   照片:姜维平与女儿,90年代中期摄于大连
   中国的母亲节

   
   5月8日是母亲节,我想起了过世的妈妈,也想起了高瑛,想起了艾未未,想起了中国所有的母亲,那些久远而淡忘了的岁月,又清晰了起来,为什麽我们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为什麽我们的妈妈不能有一个安全的生存环境,为什麽我们一代代地无语而又无望?这不是因为我们生不逢时,而是生不逢“地”,是的,我们没有赶上一个好的社会制度,而可悲的是,我们是如此地无奈,眼看着制度如长城,无穷地蜿蜒,许多妈妈在受苦,在倒下,我们软弱,自私,小气,只能说:妈妈别哭,以后会好的。
   

   这就是可怜的中国人,也包括我自己。1980年,我大学二年的时候,一场重病之后,因为贫困而绝望,妈妈自杀了,留下一封遗书,她不会写字,只歪歪扭扭地画了一张草图,我终于读懂了:没钱治疗,她显示着病情发生和发展的过程,与其无望地等待着给孩子们留下负担,还不如一走了之。。。。。。时过三十多年,一切恍然如昨,如果她是在加拿大,既便是最贫穷的人,也不会因为看不起病而等死,是什麽东西使中国的官员成了最冷血的家伙,他们可以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外国去读书,自己的父母常年住在高干病房里,一分钱也不花,但他统治下的人民却是如此地卑贱,如此地贫困,如此地悲凉!让我说,是一党专制的制度,它是吃人的恶魔,它把官员的良心掏空,放进了冷漠的石头。
   
   妈妈走远了,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她的悲凉而渺小的身影变得模糊了,我大学毕业后当了记者,我的太太和女儿因为我而深感自豪,有了房子,有了私家车,有了医疗保险,我们想,妈妈那一代人的不幸再也别想回来了!但是,2000年12月4日,也就是在妈妈死去的二十多年后,我因言获罪,被捕入狱了,薄熙来为了彻底地摧毁我的家庭,在2002年3月忽然拘捕了我的太太,逼她检举揭发我的罪行,一夜间,我十二岁的女儿没有了妈妈,如同今天的艾未未和高瑛,没有人能回答她在那里,没有人能安抚我的女儿,告诉她妈妈能否回家。。。。。。就是这样地在一个没有法治的国家里,她失踪了!后来,她回忆说,她被蒙上了眼睛,安全局的特务们用车把她拉到一个神秘的地方,二十八天之后,她又被蒙上眼睛,送回了家。。。。。。口口声声“依法办事”的薄熙来及其死党,就是这样恐怖地对待一个母亲,而她与我的文字狱根本无关,他们之所以如此地专横和疯狂,是因为中国没有制衡政府权力的制度,中国人既使吃饱了肚子也是羔羊!
   
   海外媒体的报道说,今年的母亲节,大陆维权人士艾未未的母亲却在忧心中度过。高锳表示,虽有其他儿女相伴过节,但一家人仍闷闷不乐。“没有人可代替艾未未,我一闭起眼睛就会想到他”。另一名维权人士黄琦的母亲蒲文清更是在孤独中过节,病了也没有人照顾,只是等候儿子下月能够出狱。与这些妈妈相比,我个人的遭遇似乎不算什麽,问题是中国所有的不幸母亲的经历组合起来,就是一幅完整的悲惨的历史画卷。
   
   我们的母亲为何一代代地如此得过且过?原因还得从制度里寻找吗?我们不妨想一想,毛泽东的太太杨开慧是怎麽死的?她作为妈妈也曾倍受侮辱和蹂躏,但毛泽东掌权后,下令枪毙了刽子手何健了事,从此,他自己却成了比何健更凶狠,更残忍的人,通过一次次的政治运动,不仅杀死了革命的战友和开国的元勋,而且杀死了无数个母亲和孩子,至今许多人还没有平反昭雪,毛泽东被钉死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而薄熙来呢?他和他的爸爸薄一波,在文革中不仅受到“四人帮”的迫害,都坐了大牢,而且,他的妈妈也不堪凌辱,悬梁自尽,按理说,他应当接受教训,利用手中的权力去推进民主和法制,但事实恰恰相反,他在辽宁和重庆都制造了无数起冤假错案,又把许多母亲丢在悲愤的无望中,李庄案就是最新的典型的一例;而胡锦涛呢,其父亲也受到历次政治运动的迫害,本应大权在握,奋力开拓,改变中国,不应当再抓捕良心犯,不应当再搞文字狱,但是,正是他领导下的中南海领导层,下令判刑了刘晓波,使《零八宪章》成了纸片上的梦;又拘捕了艾未未,使一个热心公益事业的艺术家,失去了自由。。。。。。这到底是怎麽了?难道一个人当了官,就遗忘了苦难的过去,忘记了养育自己的母亲?就变得是非不清,黑白颠倒?难道只有抓人和杀人才能使社会稳定,难道中国的良心母亲就永远不得安宁?
   
   在我看来,不完全是制度,还在于人心,第一,中国人太自私而短视,历代的统治者都认为自己的母亲是圣母,谁也动不得,别人的妈妈都是蝼蚁,死了也白死;第二,中国人太健忘,好了伤疤忘了疼,今天我有权,我就抓紧时间整死你,反之亦然,没有华盛顿式的大智大勇者,在人生事业顶峰之时,功成身退,致力于游戏规则的建设,用制度保护后代子孙。所以,六十年代,没有拘捕文书,不明不白地害死了国家主席刘少奇,四十年后,中共遗忘了过去,又在没有判决书的情况下,软禁了总书记赵紫阳十三年,使其郁郁而终,死前才悟出蒋经国的伟大,但悔之晚矣!而如今的胡锦涛,温家宝等人呢,又在健忘症中昏昏然,悻悻然,将成为下一个牺牲品;第三,中国人太重视仇杀,太远离宽容,你死我活,怨怨相报是不停流动的血水,周而复始地涌不完,淌不尽,仿佛坐下来讨论,没有必要,仿佛不同的意见,就是死咒,仿佛治世的良药,就是镇压。“六四”时,白发苍苍的耄耋之年的老头子杀了黑发的孩子和学生,还把自己的骨灰埋进了八宝山革命公墓呢;九九年,年轻的警察杀死了练功的学员母亲,却还沾沾自喜呢,自认为立了大功;去年,四川成都的官员逼死了动迁户唐福珍,还诬陷她的家人是暴力抗法呢;现在,北京警方抓捕了艾未未,还冷眼蔑视中国的诗坛泰斗艾青的遗孀呢!
   
   无疑地,这是一个冷酷的没有诗意的时代,这是一群健忘而没有责任感的人,妈妈们被践踏后生下和长大了的孩子,成了共产党的官员之后,就只会骑在别人的肩膀上耀武扬威,好像杨开慧的故事,胡明的故事,林昭的故事,张志新的故事,唐福珍的故事,等等,全部没有留下一点痕迹;而他们一旦成了弱者就继续被他人侮辱,忍气吞声,自认倒霉,只是说,妈妈,以后会好的!可是,以后在哪里呢?如同漫漫的无尽的长夜,只是听到了哭泣和呐喊,却看不到星光和月圆!总之,不论是谁,都无法走出政治制度的怪圈,一代代地自相残杀,一代代地跌宕起伏,一代代地渐次凋零,何年何月才是个尽头?
   
   因此,发生了这样的令人落泪的一幕:“母亲节,我都忘掉了,”高锳在电话中对《明报》记者说,艾未未从4月3日被带走后,她一直都在郁闷中度过,“孩子们都围在我身边,但是没有人可以代替艾未未,我闭上眼睛就想儿子,我很想门铃一响,就是艾未未回来了,但是这不太可能。”是啊,只要不变革中国的制度,就不能约束官员的专制行为,而变革社会制度,就刺痛了统治者敏感的神经,一切都会在令人窒息的高压之中颤栗,我们还得靠中国母亲养育的孩子,而正是当了官的孩子泯灭了母亲节!这就是中国的现实。
   
   2011年5月7日于多伦多。
(2011/05/1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