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姜维平文集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毫无疑问,今年的“六四”二十二周年是尤为敏感的日子,从近期李方平,黎雄兵等维权律师先后被约谈和恐吓等动向看,中共政权的紧张程度如同紧绷的琴弦,不亚于以往任何时期,但意味深长的是,刘晓波还在狱中望断天涯呢,“六四”四君子之一的侯德健却忽然亮相,不论是偶然的巧合,还是国务院属下的文化部有意所为,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歌声唤醒了国人“六四”的记忆,或许开启了中国政改的新契机。
   
   据海外媒体报道,“六四”当年,天安门广场学生“绝食四君子”之一的侯德健,“六四”之后被驱逐出境,二十年后的今天,侯德健再度在北京登台献唱。有人为侯德健解禁高兴,甚至认为是传奇式的政治事件,不过有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是中共当局粉饰太平的作法。五月一日,侯德健在北京鸟巢参加了“滚石唱片三十周年演唱会”,与《龙的传人》原唱者李建复压轴登场。
   
   我想,分析人士可能是对的,但我们必须承认,他的再次露面本身就是重大的历史事件,因为假如有人公开站出来,对“六四”事件稍微表达一点与官方不同的看法,都立即得遭到封杀,更不用说国内媒体的公开报道,而侯德健以歌唱家的身份出现,则成功而巧妙地绕开了敏感神经,却向心灰意冷的民众,提出了严峻的问题:拒绝遗忘,平反“六四”!

   
   多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了,老百姓的生活水平较之过去,有大幅提高,于是,拜金主义瘟疫般地流行起来,人们渐渐地淡忘了“六四”,不,说是“尘封”可能更准确,因为八九“六四”事件,以血与火的惨痛教训,使小民百姓懂得了一个真理,要从中共手里夺回民主权利,绝非易事,吃点喝点玩点无所谓,如果想搞“三权分立,多党轮替”,必得叫你出血,所以,大部分人的民主热情之洪水被官方逼进了“金钱至上,物质享受”的渠道,一发而不可收拾,这正是眼下社会道德沦丧,对弱势群体冷漠,毒食品,毒奶粉等泛滥成灾,群体性事件频发的根源所在。
   
   实际上,中国人并不缺乏政治热情,不缺少同情心,也都向往自由和民主,但我们不得不承认,由于民族的劣根性,我们太自私,太狭隘,太小气了,太热衷于内斗,也就太不幸了,总是不走运,如果我们的领导人当年刚看到学生们跪在人民大会堂的台阶上“陈情表”时,就赶忙走出来扶起孩子们,接受他们关于“反腐败,反官倒”的建议,该有多麽好啊!不用说国库的钱可以更多地留下来,用在刀刃上,就是中共官员自身吧,多少人和家庭可以免于坐牢,掉脑袋和妻离子散;同样地,假如“六四”前夜,群情激昂的孩子们,能够听取赵紫阳的含泪奉劝,见好就收,回校复课,中国肯定也会发生一定的变化吧,至少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海外的报道说,香港《明报》表示,演出主办方“在最后一刻拿到文化部的批文”,允许他在九万观众面前上台演唱。现场不少观众惊叫“他居然解禁了”,“简直就是传奇式的政治事件”。现年五十五岁的侯德健,因创作歌曲《龙的传人》而闻名两岸,他于一九八三年赴大陆发展。一九八九年五月,他在天安门广场为声援民主运动与另外三人发起绝食,被合称为“四君子”,其他三人为刘晓波、高新、周舵。一九八九年“六四”凌晨,在戒严部队大军“压境”就要“清场”的千钧一发时刻,侯德健和周舵等人挺身而出,和解放军谈判,从而避免了更大的流血牺牲。可是,在官方封锁和洗脑下,中国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对于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所知甚少。
   
   我想,最后一刻拿到批文,这说明上面有分歧意见,而文化部的部长恐怕也不能定夺,应当是国务院的主要领导点头吧!因此,把它与《人民日报》的有关言论自由的社评,温家宝关于政治改革的呼吁,朱镕基赠送《中国农民调查》一书,李克强四月五日回北大谈及民主,等等,联系起来看,我们已经清楚地悟出了一个道理:民间有什麽想法和诉求,党内就有什麽观点和希望,既使是“六四”这一敏感的话题,依然有一些中南海的领导人,倾向于拨乱反正,重新评价“六四”。
   
   侯德健此时此刻的复出,通过他的歌曲《龙的传人》不仅使年轻人重温这段历史,而且探寻它失败的原因,记忆可能是苦涩和悲愤的,但理性和宽容必须占据我们的心灵,现在,中国经济形势比较好,正是愈合历史伤口的最佳时机,不妨先成立一个“六四”真相调查委员会,尽快公布事实真相,对死难者家属予以经济补偿,在政治上恢复名誉,对罪行直接参与者予以训诫和赦免,然后,以“六四事件”的教训为锁钥,开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大门,化解各种社会矛盾,建立一个民主与法制的国家。
   
   然而,之所以用文艺演出的委婉方式释放善意,正说明党内改革派不是中南海的主流,也就是说,温家宝等人处于弱势,也更急需民众的支持。尽管侯德健的歌声非常感人,但无法打动更强硬的权势者的心灵,而他们本身也是中华民族“龙的传人”,只不过继承了糟粕和垃圾而已,“龙的传人”有世代勤奋的优良传统,也有你死我活,争斗不已的秉性,胡锦涛等中共领导人对这一套权术轻车熟路,对毛泽东的“斗争哲学”坚信不移。
   
   打开浩如烟海的《二十五史》,我们看到的帝王将相,都在宫廷里尔虞我诈,既使近现代的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华国锋,邓小平,江泽民,等等,都莫不如此,直到如今,领导人还是这样地缺乏包容心,也就没有和谐,以致连用艺术方式嘲讽中共极权专制的艾未未也面临着监禁。
   
   这就是说,经过“六四”血与火的考验,中国的统治阶级没有多少长进,他们沿用斗争哲学,当出现不同声音之时,不是用选票和讨论,而是用刀枪和监禁,非要斗个你死我活不可;同时,更为可悲的是,一些民运人士也由失望转为悲情,主张以暴力对抗社会,他们不接受历史的教训,不回应党内改革派的善意,不顾及普通老百姓的忧虑和利益,只是空喊吓人的革命口号,和自负浅薄的蛮干,因此,在社会裂变,民主转型的新时期,再次与良机失之交臂。
   
   海外媒体的报道说,“六四”后,侯德健被大陆驱逐出境,改为潜心研究《易经》,并在九二年移民新西兰,淡出了“民运圈”。后来,他在台湾电视台讲风水、命理、占卜,彻底告别音乐、歌坛还有“民运”。尽管如此,侯德健的“北京登台”还是引起了揣测:这一“六四”代表性人物重新被大陆官方容许,走入公众视野,是否带有政治信号?
   
   让我明确地告诉读者我的想法:侯德健果真没有白读《周易》,他深知“变”的哲理惯穿于这部古老典籍的始终,中国的民主转型不是哪个政治人物的灵感使然,它是人类社会潮流的指向,因此,我相信,这一事件正如去年温总理公开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纪念胡耀邦一样,都是中共党内改革派的勇敢的博弈信号,它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唤醒社会良知,而且在于推动中国进步,并启发民众的思考,接受历史性巨变的教训,该出手时则出手,该妥协时则妥协,更不要因为我们处于最黑暗的夜晚,就失去了对星空和明月的渴望,每一个新旧时代的交叉点上,都会有血和泪,但愿我们不要辜负了侯德健的歌声,更不要误判了形势,只做了可怜的旁观者,我们应当把自己的声音汇进《龙的传人》歌曲的海洋,让海洋托起太阳!
   
   2011年5月6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5月6日首发
(2011/05/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