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姜维平文集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毫无疑问,今年的“六四”二十二周年是尤为敏感的日子,从近期李方平,黎雄兵等维权律师先后被约谈和恐吓等动向看,中共政权的紧张程度如同紧绷的琴弦,不亚于以往任何时期,但意味深长的是,刘晓波还在狱中望断天涯呢,“六四”四君子之一的侯德健却忽然亮相,不论是偶然的巧合,还是国务院属下的文化部有意所为,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歌声唤醒了国人“六四”的记忆,或许开启了中国政改的新契机。
   
   据海外媒体报道,“六四”当年,天安门广场学生“绝食四君子”之一的侯德健,“六四”之后被驱逐出境,二十年后的今天,侯德健再度在北京登台献唱。有人为侯德健解禁高兴,甚至认为是传奇式的政治事件,不过有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是中共当局粉饰太平的作法。五月一日,侯德健在北京鸟巢参加了“滚石唱片三十周年演唱会”,与《龙的传人》原唱者李建复压轴登场。
   
   我想,分析人士可能是对的,但我们必须承认,他的再次露面本身就是重大的历史事件,因为假如有人公开站出来,对“六四”事件稍微表达一点与官方不同的看法,都立即得遭到封杀,更不用说国内媒体的公开报道,而侯德健以歌唱家的身份出现,则成功而巧妙地绕开了敏感神经,却向心灰意冷的民众,提出了严峻的问题:拒绝遗忘,平反“六四”!

   
   多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了,老百姓的生活水平较之过去,有大幅提高,于是,拜金主义瘟疫般地流行起来,人们渐渐地淡忘了“六四”,不,说是“尘封”可能更准确,因为八九“六四”事件,以血与火的惨痛教训,使小民百姓懂得了一个真理,要从中共手里夺回民主权利,绝非易事,吃点喝点玩点无所谓,如果想搞“三权分立,多党轮替”,必得叫你出血,所以,大部分人的民主热情之洪水被官方逼进了“金钱至上,物质享受”的渠道,一发而不可收拾,这正是眼下社会道德沦丧,对弱势群体冷漠,毒食品,毒奶粉等泛滥成灾,群体性事件频发的根源所在。
   
   实际上,中国人并不缺乏政治热情,不缺少同情心,也都向往自由和民主,但我们不得不承认,由于民族的劣根性,我们太自私,太狭隘,太小气了,太热衷于内斗,也就太不幸了,总是不走运,如果我们的领导人当年刚看到学生们跪在人民大会堂的台阶上“陈情表”时,就赶忙走出来扶起孩子们,接受他们关于“反腐败,反官倒”的建议,该有多麽好啊!不用说国库的钱可以更多地留下来,用在刀刃上,就是中共官员自身吧,多少人和家庭可以免于坐牢,掉脑袋和妻离子散;同样地,假如“六四”前夜,群情激昂的孩子们,能够听取赵紫阳的含泪奉劝,见好就收,回校复课,中国肯定也会发生一定的变化吧,至少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海外的报道说,香港《明报》表示,演出主办方“在最后一刻拿到文化部的批文”,允许他在九万观众面前上台演唱。现场不少观众惊叫“他居然解禁了”,“简直就是传奇式的政治事件”。现年五十五岁的侯德健,因创作歌曲《龙的传人》而闻名两岸,他于一九八三年赴大陆发展。一九八九年五月,他在天安门广场为声援民主运动与另外三人发起绝食,被合称为“四君子”,其他三人为刘晓波、高新、周舵。一九八九年“六四”凌晨,在戒严部队大军“压境”就要“清场”的千钧一发时刻,侯德健和周舵等人挺身而出,和解放军谈判,从而避免了更大的流血牺牲。可是,在官方封锁和洗脑下,中国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对于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所知甚少。
   
   我想,最后一刻拿到批文,这说明上面有分歧意见,而文化部的部长恐怕也不能定夺,应当是国务院的主要领导点头吧!因此,把它与《人民日报》的有关言论自由的社评,温家宝关于政治改革的呼吁,朱镕基赠送《中国农民调查》一书,李克强四月五日回北大谈及民主,等等,联系起来看,我们已经清楚地悟出了一个道理:民间有什麽想法和诉求,党内就有什麽观点和希望,既使是“六四”这一敏感的话题,依然有一些中南海的领导人,倾向于拨乱反正,重新评价“六四”。
   
   侯德健此时此刻的复出,通过他的歌曲《龙的传人》不仅使年轻人重温这段历史,而且探寻它失败的原因,记忆可能是苦涩和悲愤的,但理性和宽容必须占据我们的心灵,现在,中国经济形势比较好,正是愈合历史伤口的最佳时机,不妨先成立一个“六四”真相调查委员会,尽快公布事实真相,对死难者家属予以经济补偿,在政治上恢复名誉,对罪行直接参与者予以训诫和赦免,然后,以“六四事件”的教训为锁钥,开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大门,化解各种社会矛盾,建立一个民主与法制的国家。
   
   然而,之所以用文艺演出的委婉方式释放善意,正说明党内改革派不是中南海的主流,也就是说,温家宝等人处于弱势,也更急需民众的支持。尽管侯德健的歌声非常感人,但无法打动更强硬的权势者的心灵,而他们本身也是中华民族“龙的传人”,只不过继承了糟粕和垃圾而已,“龙的传人”有世代勤奋的优良传统,也有你死我活,争斗不已的秉性,胡锦涛等中共领导人对这一套权术轻车熟路,对毛泽东的“斗争哲学”坚信不移。
   
   打开浩如烟海的《二十五史》,我们看到的帝王将相,都在宫廷里尔虞我诈,既使近现代的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华国锋,邓小平,江泽民,等等,都莫不如此,直到如今,领导人还是这样地缺乏包容心,也就没有和谐,以致连用艺术方式嘲讽中共极权专制的艾未未也面临着监禁。
   
   这就是说,经过“六四”血与火的考验,中国的统治阶级没有多少长进,他们沿用斗争哲学,当出现不同声音之时,不是用选票和讨论,而是用刀枪和监禁,非要斗个你死我活不可;同时,更为可悲的是,一些民运人士也由失望转为悲情,主张以暴力对抗社会,他们不接受历史的教训,不回应党内改革派的善意,不顾及普通老百姓的忧虑和利益,只是空喊吓人的革命口号,和自负浅薄的蛮干,因此,在社会裂变,民主转型的新时期,再次与良机失之交臂。
   
   海外媒体的报道说,“六四”后,侯德健被大陆驱逐出境,改为潜心研究《易经》,并在九二年移民新西兰,淡出了“民运圈”。后来,他在台湾电视台讲风水、命理、占卜,彻底告别音乐、歌坛还有“民运”。尽管如此,侯德健的“北京登台”还是引起了揣测:这一“六四”代表性人物重新被大陆官方容许,走入公众视野,是否带有政治信号?
   
   让我明确地告诉读者我的想法:侯德健果真没有白读《周易》,他深知“变”的哲理惯穿于这部古老典籍的始终,中国的民主转型不是哪个政治人物的灵感使然,它是人类社会潮流的指向,因此,我相信,这一事件正如去年温总理公开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纪念胡耀邦一样,都是中共党内改革派的勇敢的博弈信号,它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唤醒社会良知,而且在于推动中国进步,并启发民众的思考,接受历史性巨变的教训,该出手时则出手,该妥协时则妥协,更不要因为我们处于最黑暗的夜晚,就失去了对星空和明月的渴望,每一个新旧时代的交叉点上,都会有血和泪,但愿我们不要辜负了侯德健的歌声,更不要误判了形势,只做了可怜的旁观者,我们应当把自己的声音汇进《龙的传人》歌曲的海洋,让海洋托起太阳!
   
   2011年5月6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5月6日首发
(2011/05/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