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范止安印象]
姜维平文集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范止安印象


   这一段时间,我在多伦多北约克的“两馆”之间来来往往,自得其乐,所谓“两馆”,一是游泳馆,二是图书馆,平时读书,闲暇游泳,心情平和了许多,特别是后者,其收藏的中文图书,虽比不上国内的市级图书馆,但也数千册,洋洋大观矣,本以为旧书可以使我遗忘过去,淡定情感,不料昨日书架浏览所及,竟找到一本由范止安先生盖章的赠书孙中山诗传《中山颂》,其由鞠盛著,由新亚洲文化基金会编印,翻开扉页,竟有“范止安敬赠”字样,时间是2002年4月23日,立即心底波澜,涌满眼眶,万千往事,不堪回首。
   
   经太太介绍,认识范老
   

   大约是90年代中期,在大连国旅工作的太太告诉我,她带一个旅行团到黑龙江省的呼兰县萧红纪念馆访问,认识了一个办出版社的老板叫范止安,那时互联网还没有普及,查询一个名人的情况还不太方便,我对范老一无所知,由于国内对出版业的严控和管理,使我对香港的新闻出版业有一种强烈的向往和神秘感,我很想知道范先生是如何经营出版社的,而且,我在国内的大连出版社和天津的百花文艺出版社,先后出版过两本诗集,也想寻求在港出版的新途径,于是,我请太太写了一封信,并买了一件工艺品,就借香港开会之机,抽时间给范老打了电话,就这样,我们认识了,此后常来常往,竟成了好朋友,只要我在香港逗留,他不论多麽忙,都会抽空约见我,那怕一两个小时,二十几分钟,从不婉拒我。
   
   如今,我浏览了网上有关范先生的许多报道,大都是溢美之词,也有几篇以李瑞为名,揭露他曾是汉奸的文字,两者之间形同水火,不能相容。我不是历史学家,无法判定是非,但那几年,我在与范先生的交往过程中,亲身的感受是,他是一个视金钱如粪土的好人,这一点不是众多香港富翁所能做到的。由于工作的关系,我也结识了香港许多亿万富豪,不想讲他们过多的生活细节,总之,像范止安这样的能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慷慨地捐给慈善公益事业的人,的确不多。他的出版社规模不大,才五六个人,主要是靠出版小学生课本赚钱,其盈利的数额相当大,但远远比不上香港那些名利双收的大老板,但他捐资助教的气势和力度,不亚于任何人,笔者有机会与其私下交谈,他多次说过,我赚的钱来自教育,也应当回馈于教育。
   
   1965 年,他创办了新亚洲出版社, 二十年后,其成立新亚洲文化基金会,积极参与两岸三地的文化交流活动。 1997 年,他以私蓄资金设立了“景范教育基金会”,专门赞助内地贫困偏远山区和少数民族地区,先后在全国各地创办景范学校、图书馆、范公苑,医疗保健,及多所大学奖学金委员会等六十余处,单是希望小学就多达48所。为了激励品学兼优而家境清寒的大学生,“景范教育基金会”于2004年,设立了“中国人民大学范止安奖助学金”。至今已捐资100万元,共奖励了中国人民大学200名优秀大学生、资助了190名家庭经济困难的大学生。 此外,范老还编印出版了《范仲淹研究文集》 1 — 3 卷,《范学论文集》 1 — 4 卷,等等,全部免费赠阅世界五大洲的图书馆。
   
     
   
   有一次,我应邀在他的办公室做客,他坦率地告诉我,你看我身体还不错,但毕竟上了年纪,来日无多了!人生总有一死的,死了钱有何用?用好了,对社会还有点意义,我这样做,是想让后人想着我啊!
   
   大约是在1998年,我写了一篇表扬范先生的文章,以彩色整版的篇幅,刊登在香港《文汇报》上,老先生读了,非常高兴,他请我在香港一家上海菜馆吃饭,席间我几次鼓足勇气,试图向他提出出版诗集的事,我想,只要我张口,依他的财力和为人,一定能答应赞助我出版第三本诗集,但念及先生的高风亮节,想到那些乡下的简陋校舍,话梗在喉,却不能吐出。。。。。。此前,我在他的办公室里,看到许多出版的书籍样品,每本的选题都是严肃的,质量都是非常高的,印制也很精美,想到自己的浅薄和自私,深感汗颜,只有打消主意。
   
   后来,我在监狱里回想,幸亏我没有公开出版那本充满着溢美之词的诗集,那些言不由衷的歌颂纯属无病呻吟,没有任何意义,只能浪费他的资源,而给范老省下的钱,可以多帮助一些农家失学的孩子啊!
   
   喝酒吃豆腐,是长寿的秘诀
   
   人们常说酒伤身体,但范老并不这样认为,我认识他时,他已是古稀之年,从外表看,他个子矮小,单薄瘦弱,但却酒量惊人,逢宴必喝,逢喝必醉,每次在那家常去的餐馆与其重逢,他总是精神矍铄,我问他人生长寿的秘诀是什麽?他的回答令我惊愕:喝酒吃豆腐,能活一百岁!
   
   凡是接触过范老的人都有体验,每次与朋友聚餐,他都有几个特点,一是他要付账,尽管在座的有各种身份的人,有记者,有公务员,有教授,也有大商人,但总是他出手大方;二是喝洋酒,或白酒,从不碰啤酒,没喝完的,就在酒瓶上写上名字,暂存酒店,下次再接着喝,绝对不浪费一点一滴,他说,喝进肚子里福,丢掉了是罪!三是,不论点什麽菜,全看客人的喜好,但有一样菜是不能少的:豆腐。我发现他最爱吃的就是豆腐,他吃得津津有味,百吃不厌,一边吃,一边大讲豆腐的妙处。我想,他能活到90多岁高龄,或许真的与酒和豆腐有关,如果把酒和豆腐掺在一起研究,大概就能发现一种新的营养物质,它叫什麽可能目前不被人知,它可能有助于身体健康。
   
   范老有很多的酒友,创办《新闻天地》的台湾老报人卜少夫是其中的一个,此外还有他的儿子卜凡,中国时报驻香港的记者郑汉良,中央社驻香港的记者刘坤原,做有色金属生意的周先生,等等,但只要入酒席,他就喜欢我挨着他,道理非常简单:我不喜欢豆腐,但酷爱喝酒,喝酒时我从来不耍滑,每次他喝多了,喝醉了,就嘴唇发颤,但讲话不走板,而且,脸色不红,我呢,正好相反,饮酒过量,就言多有失,语无伦次,而且,面如猪肝。。。。。。我想,这可能与我不吃豆腐有关吧!
   
   认真做小事,以诚待人
   
   想来也真是缘分,90年代中期,大陆的游客要去台湾,办理手续相当困难,太太所在的国旅试图冲破阻力,但不得要领,我大胆地给范老写了一封信,请他帮忙玉成此事,但依当时的体制和政策,不论台湾,还是大陆,都设限较多,一时难以如愿,我等待了一个月也没消息,或许是范老忙于编务,无暇顾及吧,正在焦虑之中,收到他的信,原来,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非常着急,就给台湾名人卜少夫写了信,但他虽交友众多,也不能办理,可见两岸当时互动的壁垒坚如磐石,于是,范老把他和卜少夫往来的信件转给了我,使我深受感动,我想,他是要表明自己的诚意。
   
   后来,我读了很多关于回忆他的文章,才知道,不仅是对我这样熟悉的晚辈,他对所有的人都是这麽热情和真诚,特别是对一些素昧平生的人,只要向他求助,他都一律善意回应,这方面的情况,可能他的秘书孔女士比别人要知道得多吧。那几年,他给我介绍了很多朋友,我也把国内一些想结识他的人引见给他,有的人也得到了他的无私帮助,现在,事过境迁,往事如烟,我亦不细提及,但有一件事不能忘怀,也使我意外,他婉拒了我提出的资助《前哨》的美意。
   
   记得认识刘达文社长之后,有一次闲聊谈及范老,他说,香港艺术发展局设了一个奖项,是由范老出资搞的,刘说,能否与他谈谈资助的事,我答应试试,但后来却碰了钉子,范老很为难地说,不是钱的问题,我不好办啊!。。。。。。我很为自己的多嘴而后悔,因为那几年,我明明知道范老与北京的高层人士来往频繁,还受到了江泽民的接见,并以此为荣,他怎麽会资助反对派的杂志《前哨》呢?可见我的书生气有多重!
   
   但由这件小事,我还是感受到了范老的真诚,他没有掩饰自身的软弱,每个人都有做人的底线,原则和政治观点,不必强人所难,却可求同存异,可能,他不喜欢杂志《前哨》持有的那种批评的观点,但他一句也没有评价,只坦率地承认“不好办”。
   
   尽力帮助家人,慷慨解囊
   
   上个世纪末,我忽然因言获罪,失去了自由,太太一时手足无措,不知找谁捞人,曾按照以前的人脉关系,求助香港很多名人大款,但真正肝胆相照,予以帮助的人少之甚少,令其心寒,在仅有的两个人之中,范老是其中的一个。
   
   据她后来告诉我,她2001年曾亲自急匆匆地赶到香港,求见范先生,把我的遭遇如实告诉了他,并请他与北京的上层官员联系,疏通我获释的途径,他一方面坦言,依据自身的处境和能力,他实在爱莫能助,因为虽然江泽民等中南海领导人与其有过会面,但不过都是出于客套,并无深交,而且,在所谓的这些原则问题上,不论薄熙来,李铁映,江泽民,还是国安部的官员,都不会心慈手软。
   
   另一方面,范老也尽力安慰我的太太,他说,这几年姜先生在香港与内地之间走动,成了社会活动家,认识的人太多太杂,难免会有误会。。。。。。虽然,我帮不了他,但能帮助你,如你同意,来香港工作如何,换个环境,或许心情会好些?我可以代你办理所有的手续,并给你较高的待遇,你一边适应新工作,一边再为先生想办法,如何?。。。。。。我太太说,孩子才12岁,不想使她委屈,故此,婉拒了范老的盛情厚意。
   
   在港期间,范老摆脱杂务,陪同太太,不仅多次请太太吃饭,好言相劝,尽力安慰,还给了她3000港币,略表心情,相比之下,香港《文汇报》的副社长刘某却在太太的求助电话中说:你知道姜维平干了什麽事吗?。。。。。。仿佛我真的像大连国安局特务们编造的那样,是台湾间谍!每每念及此事,更觉范老的道德品质,堪称做人的典范。
   
   我与范老最后一次通电话
   
   2006年初,历时五年多,我终于熬出了监狱,但依然处于软禁之中,有一次,我好不容易摆脱了特务的盯梢,在一家比较偏僻的公用电话亭,播通了香港新亚洲出版社的办公电话,这是一个陈旧的号码,是范老给我的,没想到时隔多年,我又听到了他熟悉的声音。
   
   我兴奋地告诉他说,我是谁。他答应了几声,但声音粗哑而生涩,好像他的喉管里有炎症和浓痰,他的听力也出现了障碍,以前,那个耳聪目明的范老走远了,他成了一个很难沟通的人,我大声喊着:我是你的老朋友,原先的《文汇报》记者姜维平,我从监狱出来了!
   
   什麽?啊?啊?。。。。。他听了半天,终于听明白了,沉默了片刻,他唔唔嗯嗯了几声,喉音很重,可能想起了与我喝酒吃豆腐的往事,他哽咽了。。。。。。我知道,他老了,已经受不起精神上的刺激,我必须抓紧时间表达我的心情,我说,谢谢你啊!我太太跟我讲了,你想请她去香港工作,你还给了3000港币。。。。。。我连说了三声“谢谢”,竟也哽咽起来,泪眼模糊了,我想哭又想喊,但电话听筒却从手里脱落了,我有了一种不祥之感,我的岳父临病逝前也有类似的声音和举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