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姜维平文集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周永康家人判刑不上诉的原因
·张越倒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骨牌效应”
·唐福珍绊倒了周永康
·乌坎,民主孤岛的沦陷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七岁女孩蹬三轮,碾碎黄奇帆的谎言
·张越的赌局骗局与结局
·张越被抓,打开通向曾庆红的大门
·從王健民到林榮基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重慶“黑社會”變成房地產開發“領頭羊”
·由《炎黃春秋》想到
·大外宣與中央專案組
·令计划该判多少年?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曲婉婷母親一案可能存有隱情和冤情
·劉曉波獄中種菜
·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岐山玩了
·性变态杀人案告破的启示
·辽宁省人大代表禁出境
·基辛格明知故问,李克强故作高深
·李剑铭为黄奇帆两肋插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左,《文汇报》社长张云枫,右,姜维平,90年代中期摄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我把手机放在茶几上
   

   《文汇报》的员工分成两部份,一部份在香港,大约有四五百人,主要是各个编辑部和管理人员,有香港人,也有“表叔”{中共内派干部},我们戏称他们是“皇军”;另一部份呢,在国内,主要是驻内地的办事处和记者站人员,大约100人左右,表面上看,“办”比“站”大,但实际上两者没有太大的区别,由于它以承揽广告为主,新闻报道为辅,所以,谁的业绩好,谁就是老大,我们自称“伪军”。我是东北“伪军”的军头。
   
   1994年初,东北办刚开业的时候,我深知创业的艰难和吸引人才的不易,《文汇报》最初对我能否承担这付重任似乎有所疑虑,应当讲刘永碧是一个看人很准的人,她敢于用我必得经受一点风险,我不是党员,却是资深媒体人,写稿没问题,但能否拉来广告,自负盈亏,是一个新的考验,她顶住压力大胆地起用我,使我产生一种紧迫感和使命感,我也自知感恩,所以,在头几个月里,我干得很努力,不仅有几十万的广告收入,还有数十篇的新闻稿发出。我的想法很单纯:我得让信不过自己的人闭嘴,也让刘副社长脸上有光。
   
   东北办主任不能总是“光杆司令”,我得有几个得力助手和同事,我告诫自己,应当像刘永碧对待我那样无私地选人,于是,《文汇报》在《大连日报》刊登了《招聘启事》,接到了一百多封应聘信,我重点初选了十几个人面试,其中不乏品学兼优的年轻人,媒体编采人员居多,但我告诉他们《文汇报》的特点,它是香港的报纸,首先要生存,目前,它需要的不是会写作的记者,而是会做生意的广告业务员,立即,很多人都望而却步,他们认为,做广告业务是低三下四,求人的事,类似企业的推销员;而做记者走南闯北,“只唱颂歌,有吃有喝”,受人欢迎,但《文汇报》不需要,他们很失望,所以,一下子我海选的范围变窄了,最终,我物色了一个中学语文教师出身的年轻人C某,仔细查看了她的应聘信,发现了三个错别字,心里很不安,但从经历看,她曾做过文秘和营销员,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的父母都已退休下岗,家里的经济状况很不好,她急于改变,我想,或许手把手地引导她,说不定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广告员呢。问题是,如何能够吸引更多类似这样的年轻人?
   
   我和她通了电话,约定了见面的时间,正好,她供职的某公司在大连东方宾馆租房办公,那家国企宾馆的老板是我的老朋友,在见她之前,我通过他初步了解了她的情况,我的朋友说,如果你们选记者,她肯定不成,如果找能交际和拉广告的业务员,她最合适,我很高兴,这正和《文汇报》的要求,我想,必得向她显示出报社的实力,潜力和吸引力,才能打动她,于是,我在宾馆的大厅和她第一次见面时,故意把新买的手机放在茶几上。
   
   现在,手机不算什麽贵重物品,那时可非同寻常,大连第一批拍卖手机时,一个吉利号是8万多元啊,记得是被一个私企老板杨某买走的,《文汇报》第一次公款给我报销的手机费是7千多元,所以,当时持有手机是主管身份和公司财力的象征,大概就是这个可笑的派头吧,我找到了第一个同事,她一直努力工作到2001年底,我被捕后,她被留用了不长时间才离职。
   
   鸡蛋里面挑骨头
   
   有了一两个广告业务员和专职司机之后,我原以为自己的精力,可以全部专注于新闻报道,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文汇报》把我们当成了赚钱的机器,名义上,它是报纸,实际上,它是一家总部设在香港的,跨国的大型广告公司,而办事处和记者站,则是它枝杈般的内地分支机构,既然,它给了我很响的招牌和丰厚的物质条件,特别是办事处“首席代表”和“高级记者”的头衔,那麽,就等于卖身投靠了中共外宣的营垒,我像一个齿轮和螺丝钉般,身不由己地拧进了共产党的战车,白天黑夜,不停地旋转。我不仅要出席各种名目的新闻发布会,不断发出稿件,而且,还必须亲自处理广告事宜,讨价还价,签订合同,商定版面,催款结账,忙得不亦乐乎。
   
   报社在大连设立了一个人民币的账户,发票是内部印制的,一切财权都在我的手里,领导信任我,让我兼出纳,我可不想学习前任关齐云,出经济问题,也不想受嫌疑,所以,我推荐大连市委办公厅的Z某做兼职会计,这对他是第二职业,对报社是个“定心丸”,两全其美。总之,我挑起了三副担子:新闻,广告,财务,而且,我们是白天上班,港馆的编辑部人员却是夜里九点上班,特别是外联部的主要领导,也大都在夜里通过电话,发号施令,所以,我深感压力。
   
   不过,对我来说,压力最大的是管人,这是我的弱点,至今我也是喜欢一个人独往独来:散步,写作,思考,不喜欢热闹,但那时必得管理办事处的业务员,司机,临时工,等等,显然,他们各有想法,比如,报社给的薪水太低,又不能解决住房问题,司机和送报员都怨声载道,广告员因为有提成奖励,工作比较安心,但没有社会保险和养老保险,也时有怨言,所以,我必得做好思想工作,我仿照了过去父亲的办法,经常走访他们的家庭,也尽力满足他们的要求,几年下来,我可能是十几个办站里,最深入生活的领导之一,我走访过所有的员工家庭,熟悉他们每个成员,也无私地帮助他们,以致他们的父母生病,我都到病房探望,但有些事涉及到财务,香港不同意,我不得不违反财会纪律,私下变通地给他们报销一些费用,包括交通费,书报费等,时间久了,也招来总社财会部的指责,但我把委屈深深地咽在肚子里,对其不予理睬,这样一来,办事处的人心稳定了下来,工作走上了正轨。
   
   然而,90年代后期,《文汇报》从天而降了一位财务部主任王某,据称是浙江人,由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张浚生推荐的,他与以前的负责人陈洁美不同,陈的先生是《文汇报》副总编王伯遥,他们两口子都是心胸宽阔的老好人,对我很信任,也很宽容,但王某不同,他像是故意找茬,经常鸡蛋里面挑骨头,与办公室的主任林某某,刘某某结成联盟,以查账为名搞内斗,矛头表面对准我,实际上是攻打刘永碧,而刘永碧又与总编辑刘再明争吵不休,隔阂很深,社长张云枫是老滑头,态度暧昧,两头不得罪。所以,我夹在中间,心情很不顺。
   
   后来,我索性裁减了员工,取消了发行业务,自己考取了驾照,也减少了司机费用,但办公室的主任刘伟昌依然排挤我,后来终于抓住了我的把柄:给《前哨》投稿。2000年6月,他是奉命赶到大连辞退我的主管领导之一,从此,《文汇报》在大连的业务一蹶不振。
   
   司机把汽车停在桑拿浴门前
   
   我的助手,办事处的司机姓Q,是大连市委副书记某秘书推荐的,他父亲是著名的外科医生,外称“Q一刀”,可见技艺高超,但儿子实在不太争气,他喜欢玩,经常光临酒吧,饭店,桑拿浴,歌房,舞厅等,而我呢,只要没有工作上的应酬,一般不去休闲娱乐场所,这样,下班后他就把车开走了。当时,我们的经济条件有限,租不起车库,白天就停放在外面,夜里只有交给他,我想,他应当严以自律,但实事上并非如此,有时,晚上有突发事件,我有采访任务,必须立即出发,我打电话给他,竟没人接听,第二天早晨上班,我批评他,也当成耳旁风,屡教不改,我为此很烦恼。
   
   有一次,竟发生这样一件事,我夜里接到香港总部电话,急需立即回到办公室处理公务,但找不到司机了,只好打的士应急,不巧在路过一家桑拿浴时,看到了办事处的汽车停在那里,我气得要死。。。。。。第二天,我把司机辞退了,但行前我和他讲明了道理,为了安抚他,给了他一点经济补偿,但《文汇报》财务帐上不便列支,我只好把自己当月的薪水给了他,我记得,那时,我接过汽车钥匙,把他送到楼梯口,正巧一个女同事从电梯出来,我讲了Q师傅离职的事,以前他们相处很好,有说有笑的,但现在,那位女子异常冷淡,我很生气,说,人之将离,其言亦善,他要离职了,以后不知再何时见面,你为何这样冷淡?她答,《文汇报》的人,不都是这样吗?
   
   是啊,我想到关齐云失踪之后,我问过许多领导,同事,他究竟出了什麽事,他们大都闭口不谈;广告部的经理梁某被辞退了,也是类似;还有一个副经理伍某与我很合得来,她一度离开了《文汇报》,另谋高就,我深感可惜,便向一个同事打听她的新工作地点,想去拜访她,但那人说,你别自作多情了。。。。。。而此人,以前是与她合作最好的同事。
   
   于是,司机走后,我悲哀与失落了很久,我想,别看他们现在对我毕恭毕敬的,我如果有一天被上级解雇了,他们也会像对待师傅这样冷漠吧。。。。。。后来,我入狱了,一切都像复制似的,应验如此。在长达五年零一个月时间里,没有一个《文汇报》的员工去看过我或者我的家人,而我在《大连日报》上,却看到了《文汇报》领导到访大连的消息,我想明白了,这是一张共产党办得报纸,既然我拿了它的薪水,又批评了中共的官员,他们就认为我是叛徒,是“吃里扒外”,中共对叛徒向来是不讲情面的,另一部份对我略有同情感的人,也必须装聋作哑,与我划清界线,因为要保住饭碗啊!
   
   诚实的错误
   
   建站之初,我写的最多的文字,不是报道,而是报告,《文汇报》设立了外联部,由副总编兼副社长刘永碧担任负责人,只有两个部下:萧选诗和陈桂雄,别看人少,管理却很严,东北办事处既远在东北,鞭长莫及,又新近成立,白手起家,所以,领导最不放心。因此,大事小事都要打报告申请,批示,汇报,为此,消耗了我很多时间和精力。
   
   那时,我对上级真是忠心耿耿,正因为愚忠,有时不但没受到表扬,反倒自找苦吃。记得有一次外出旅顺采访,路上共三人同行,我,司机,业务员C某,只有我一个人没有驾照,他们都自称驾龄超过五年,所以,我对他们很羡慕,很信任,途中,C某说她能很熟练地驾驶,经常在高速公路奔波,能否让她开一会儿,因为是新买的高档奥迪车,司机不太放心,我说,可以叫她试试嘛,为了显示我的认真和宽容,我又亲自查看了她的驾照,于是,他坐到了方向盘前,一路向前奔驰,但很快发生了交通事故,汽车在右转弯时,与前面会车的一辆大巴相撞,损失惨重。。。。。。当然,责任在C某,维修费支付了29800元,好在我们参加了全额保险,理赔没有任何问题。
   
   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三人知道,我用自己的钱预付了修车费,等理赔结束后,我的钱就如数回来了,按说,我可以向总部隐瞒,但我认为是我犯了错误,应主动申报,并接受上级的批评。于是,我给外联部打了报告,刘永碧看了非常生气,报社花了33万元,给东北办事处买了豪华汽车,时间不出一年,就交通肇事了,她很心疼,专门打来电话,气冲冲的训斥了我,当然,我只字未提自己预先付款的事,只有诚恳地认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