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姜维平文集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滕彪获释之后,李方平又失踪了,据近日媒体的消息,失踪了四天的大陆维权律师李方平,昨天早上打电话告诉妻子,他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回家。李方平的妻子郑女士表示,她的感觉是李方平目前状态还好,希望他能早日回家。不过毒奶粉维权者赵连海认为,李方平的被捕“或多或少是与我(赵连海)有关”。这使我们思考一个问题,中共抓人的底线究竟在哪里?他们是依据什麽法律条文监控和处置这些社会良心人士的?
   
   显然,政府有法不依,执法犯法是产生这种随时强制公民失踪的主要原因,在目前的政治体制下,生活在国内的人们,既使是社会名气很高的律师,记者,都同样有一种强烈的无奈感,连公检法部门具体办案的人员,也不知道他们奉命所做的事最终的后果是什麽。对李方平大概也是这样吧?因此,不论是他最密切的朋友,还是海外媒体的记者,都不太清楚和难以预测下一步会怎样。
   
   李方平是怎样一个人?如果仅凭它承揽的业务和打得一些官司,我们得出的结论可能还不够全面,非常巧合,也算有缘分,我在2009年5月30日,借法广电台邀请制作节目之余,参加一次枫丹白露之游,与李方平不期而遇,竟有一面之交,他说,他是应法国司法部的邀请,来出席一个有关法律理论研究会的,由于旅途时间较长,我们多有交流,在许多有关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上,他与我的温和的观点比较接近,即我们都希望体制内外的互动,通过改良的循序渐进的方式,慢慢地推进民主转型,尽可能地避免社会的大的动荡,总之,我为他的良知和实干精神所感动,真难以想象,他那麽瘦小和孱弱的身躯,能承受那麽沉重和敏感的案件,如果不亲眼所见,你不会相信,其貌不扬的他,就是震惊海内外的赵连海案子的辩护律师。

   
   也许这件事的细节可以悟出他的做人底线:那天旅游结束的晚上,移居巴黎的魏京生弟弟魏晓涛要在家中请客,也邀请了李方平,但他临时改变主意,以某种理由爽约了,当我到达魏晓涛的居室时,才知道这个消息,心中有所遗憾,我想,他是担心回国后有些事情讲不清楚吧,也就是说,他自认为守住了底线,只要不和官方认定的敏感人士接触,不触及那条红线,就既可以坚守原则,又不激怒警方。现在的问题就在这里:谁能说清这条红线?请问,它在哪里?
   
   据著名记者郑汉良报道,李方平的妻子郑女士在丈夫失踪后一天,向地方派出所报案,她说李方平早上的电话,最起码证明他不是被什么黑社会组织绑架了。郑女士只希望丈夫能早日回家。但是要我说,现在的中国政府动辄抓捕律师,记者,艺术家的行为,因为没有什麽固定的标准和底线,近似于黑社会的绑架活动,使整个社会陷入一种文革式的红色恐怖之中。
   
   那麽,官方为什麽要让李方平也和滕彪一样,失踪几天呢?这里的原因可能有几点:一是中共感到了社会危机的存在,又不想失去手中的权力,而恰恰是官员公权力的滥用导致各种官司,进而引起社会不稳,比如,赵连海代表结石宝宝维权上访,而李方平是他的代理律师,中共不会认为律师是恪尽职守,而只能认为李律师是为虎作伥。毫无疑问,下一次大规模社会民主运动一旦到来,揭竿而起的领军人物,很可能是李方平这样的知名度高的律师,而不会是写写小稿的读书人,这正是中共最为恐慌而急于扼杀他们的主要原因;二是许多律师应各国政府或团体之邀,频繁地出席各种名目的研讨会,李方平也是如此,尽管他十分小心,依然不能改变中共多年形成的敌对思维,可能有的国家搞得某些冠冕堂皇的活动,的确另有企图,但李方平不知道,总之,情况非常复杂,他已经站在了中国社会矛盾的敏感的交叉点上,官方必得怀疑他,必得对他们认为的疑点一一进行排查;第三,由于中南海高层的权斗,党内的对立两派,都希望抓住其与海内外敌对势力勾结的所谓证据,把社会不稳,特别是茉莉花革命发生的原因,嫁祸于政敌身上,以便在明年的十八大上篡党夺权,而交际广泛和社会影响力较大的律师,极有可能与上层官员有这样或那样的私交,这正是他们要细心寻找的软肋。
   
   因此,我认为,官方对李方平的施压,其目的就在这里,正因为它是当权者们拍脑门随意决策的,所以,根本就没有什麽底线而言,他的“抓”与“放”都是上面官员的一句话。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李方平等律师还是没有看透无法无天的中共的本质,与其说,我们的悲哀在于命运的不能自我把握,不如说,那条原本就没有的底线,不过是愚忠在中国知识份子心中的投影。
   
   既使李方平过几天后回到了家中,他也会像滕彪等人一样,必得保持沉默,还会有更多的人,分别以不同程度的压力方式,被失踪,被教育,被告诫,或被拘禁,总之,都是让他们闭嘴。我预料,官方这种恐怖的行动会持续到明年十八大之后,如果中国近期不发生大的事件,待“习李配”的接班格局最终确立起来,或许才能有所改善。但是,只要不变革制度,就永远没有底线。
   
   2011年4月5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4月5日首发
(2011/05/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