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和“瑜伽女”]
姜维平文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和“瑜伽女”

   香港的《凤凰网》在2011年4月9日刊出两张图片,报道了重庆大街上出现的一幕奇异的生活场景:在杨家坪闹市区,竟有一个年轻的女子,把自家轿车停靠于马路中央,她爬上了汽车的顶棚,把上衣脱光,半裸着身子练起了瑜伽功,围观的现场民众不少,自然也议论纷纷,成了网友们推出的一大“亮点”新闻,轰动一时,不过,重庆的官方媒体没有转载,可能感到不雅或有伤风化吧,但我认为,这件事很值得玩味:近日,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为了吸引他人眼球,不是也在这样赤裸裸地表演吗?
   
   现在,离中共十八大越来越近了,薄熙来已经在山城工作了近四年,按照官场的考核规矩和他的履历特点,估计年底前会有所变动,他当然急于爬进政治局常委的行列,因为“不进则退,退了即险”:他在大连的贪腐与在重庆的枉法都被他的政敌盯在眼里,记录在案,成为下一个陈希同或陈良宇可能性较大,所以,他像动物园里开屏的孔雀一样,正在变着花样展示所谓政绩,又如同上述爬到车顶上的女子般拙劣地表演,闹得山城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这是中国政治舞台的不正常的情景:中南海的主角们没有制度创新思维,整天忙忙碌碌,无所作为,而偏于西南一隅的薄熙来却使出十八般武艺,搅得昏天黑地,时光倒流,“唱红”,唱回了文革;反贪,扫除了政敌;“打黑”,毁掉了程序;宣传,捧出了“薄泽东”。仿佛一个红色的革命根据地,被敌占区所紧紧地包围,而敌占区的领导也姓“共”,不承认“党内有派”,不允许“党外有党”的中共,陷入了明显的裂变和空前的危机。

   
   其实,所有对重庆居民有新鲜感的“亮点”,都曾在上个世纪的大连表演过,回顾过去,比对现在,我的结论是:他搞出的一套所谓“重庆模式”,都类似上述半裸的女子,华而不实,欺世盗名,哗众取宠,吸引眼球,并伴着疯狂,却另有意图。
   
   概括这些表演,不外乎有几个“亮点”:首先是廉租房。整个中国各地都在大搞“向贫困百姓倾斜的租赁房”建设,李克强早在2007年的辽宁省阜新市就动手了,但哪个城市也没像重庆那样大张旗鼓地宣传造势。薄熙来一面承诺老百姓六年半买房,一面声称大举建设廉租房,他说,2009年至2011年,要建20,4万套,1020万平方米,解决747万户,这是多麽诱人的前景啊!难道靠媒体的吹牛和“画饼”,就能“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以前,薄熙来在大连搞了锦绣小区,也是打着为穷人造房的旗号,无偿地划拨了许多土地,第一批建成后,用几户下岗工人装潢门面,先在电视上亮相,博得了一片掌声,但时间久了,人们发现,拿到“廉价房”的,都是薄熙来及其死党,老百姓没有享受到“双轨制”的好处,更有他的哥们-----大连民营的新型企业集团老板孙某发了大财。
   
   同样,薄熙来在重庆大搞“廉租房”,其目的是无偿地多占国家的土地,然后再把工程承包给北京的中南海高层的亲友,为自己的上位铺路奠基。试问:不搞政治体制改革,权力就没有制约,建设那麽多的廉租房,有公正无私的管理,分配的部门和官员吗?这些部门都是薄熙来一支笔说了算,如何满足穷人的急需呢?原来,薄熙来只想造势,猎取功名,暗渡陈仓,他任期届满以后的事,才不管呢!
   
   其次是建设“五个重庆”,这不过是大连建设“北方香港”的翻版而已,1993年,薄熙来刚当大连市长时,前任的魏富海靠实干已经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但以后的成绩全部归功于薄熙来,为什麽?他像上述的“瑜伽女”一样,会控制媒体,会打压记者,会造势“忽悠”,他提出了所谓的“北方香港”,也是一个花架子。其实,大连能和香港比肩吗?我在香港发表评论文章还被判了刑呢,大连有香港那样的言论自由吗?再拿服装城来讲吧,大连也是有名无实,不用说香港,连深圳都不如,深圳是天天搞服装节,大连是一年搞一次,香港有很多服装名牌,大连只有“大杨”,它还是新金县一个老太婆李桂莲搞的呢!总之,大连和香港不可同日而语!
   
   如同过去一样,薄熙来的响亮口号都是徒有虚名,什麽“宜居重庆”,“平安重庆”,“森林重庆”,“畅通重庆”,“健康重庆”,通通是渲染和鼓噪,骗局和谎言。去年10月24日的《重庆时报》说,昨日召开的“反袭警理论与实践研讨会议”通报,今年前9个月共发生暴力抗法袭击警察案件137起,多达168名警察受伤。试问:这是“平安”和“宜居”城市吗?另据某律师披露,由于2007年12月,薄熙来到达重庆履新之后,抓人太多,当地律师行情看涨,有很多犯罪嫌疑人的家人,赶到北京或外地聘请律师,而律师到了山城,首先要把电话卡取下来,才敢与他们交谈,否则重庆警方会通过卫星定位的办法,全天监控和跟踪律师,很容易把他们都变成李庄。而王立军呢,一再声称他经常假冒记者和出租车司机四处活动,寻找猎物,试问:这哪有一点点的“平安”和“宜居”可言?
   
   再说,他鼓吹的“健康重庆”吧!成千上万的人,云集公共场所,拿着政府的“误餐补贴,”高唱革命歌曲,高举红色旗帜,不仅用红色浪潮淹没了重庆,而且,一度还指向北京,占据了长城,又是重温入党宣誓,又是“唱支山歌给党听”,试问:这是重庆人的健康之举吗?不!这是倒退,是疯子,是狂妄,是愚昧,是在历史的车棚顶上,赤裸着肉体练瑜伽功啊!
   
   我想,或许只有实现“森林重庆”才大有希望吧!但是,以前,薄熙来在大连搞了“熙来草”,草坪至今还在困惑大连,因为大连是一个严重缺水的海滨城市,市民们叫苦连天,而重庆是山城,想必原本各种花草树木就不少,不过,据重庆的朋友透露,薄熙来把马路两侧原有的树木一律砍光,移栽了大片的银杏树,这可是造价不菲啊!为什麽?是为了“森林重庆”吗?不,他可以把这笔生意承包给亲朋好友,很赚一笔,如同大连市政府楼前的槐花灯一样。此外,更为重要的是,为了用绿色的舞台,烘托气氛,大造声势,把“薄泽东”鲜亮地托出,因为“红花还得绿叶扶”嘛!
   
   在我看来,上述裸露着上身的“瑜伽女”,可能心理上有些问题,她是一例个案,但是,也不能排除官员示范作用,和潜移默化诱导的作用,2007年12月以来,一个善于表演的政治骗子,在山城隆重地推出一个个精彩的节目,一会“唱红歌”,“发红信”,“读红书”,还没发完呢,张春江就进去了;一会儿“反腐”,一会儿“打黑”,龚钢模还没判呢,给他当辩护人的律师李庄却入狱了;法院副院长张韬还没坐上被告席,厅长乌小青就吊死了;文强案的争议还没完呢,办案的年仅39岁的检察官龚勇就积劳成疾,被“以身殉职”了。。。。。。这些荒唐可笑的小儿科的骗局,愚弄了老百姓,破坏了法律,挑战了中央,践踏了人权,使人们终于看懂了,阳光,幸福,尊严,公正,已离我们远去。试问:生活在重庆的“瑜伽女”精神上怎能不受刺激?
   
   据报道,上述“瑜伽女”傻傻地练了不一会儿,就被警察带走了,热心的市民,赶忙给她披上衣服,虽然她的体型很美,但闹市毕竟不是桑那浴,也不是王家姊妹的“亮点茶楼”啊,但是,民警批评她,她还不服呢,乳房长在我身上,凭什麽不能露?是啊,如果我是她,我会说,薄熙来都那麽无耻地表演,我凭什麽不能当他的徒弟?!
   
   2011年4月14日于多伦多
(2011/05/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