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和“瑜伽女”]
姜维平文集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李鴻忠玩得烟幕弹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追责不到位,冤案继续有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迟到的判决,归咎于官员不作为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在甘肃书记王三运保护记者的背后
·两会在即,抓捕黄奇帆正当时
·薄熙来大秘的人生轨迹
·王阳被抓,韩玉臣乐了
·张鑫跳车身亡,薄熙来该当何罪?
·王健民案成了烫手的山芋
·杨华自杀,撕开辽宁官场贪腐的口子
·草民控告,揭穿黄奇帆老底
·赵明远辞职,抖落一身鸡毛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三)
·文革50年,从李秉瑶到薄熙来
·雷洋案有可能引发一场新的“六四”事件
·应当给中国民企法制的“定心丸”
·周永康家人判刑不上诉的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和“瑜伽女”

   香港的《凤凰网》在2011年4月9日刊出两张图片,报道了重庆大街上出现的一幕奇异的生活场景:在杨家坪闹市区,竟有一个年轻的女子,把自家轿车停靠于马路中央,她爬上了汽车的顶棚,把上衣脱光,半裸着身子练起了瑜伽功,围观的现场民众不少,自然也议论纷纷,成了网友们推出的一大“亮点”新闻,轰动一时,不过,重庆的官方媒体没有转载,可能感到不雅或有伤风化吧,但我认为,这件事很值得玩味:近日,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为了吸引他人眼球,不是也在这样赤裸裸地表演吗?
   
   现在,离中共十八大越来越近了,薄熙来已经在山城工作了近四年,按照官场的考核规矩和他的履历特点,估计年底前会有所变动,他当然急于爬进政治局常委的行列,因为“不进则退,退了即险”:他在大连的贪腐与在重庆的枉法都被他的政敌盯在眼里,记录在案,成为下一个陈希同或陈良宇可能性较大,所以,他像动物园里开屏的孔雀一样,正在变着花样展示所谓政绩,又如同上述爬到车顶上的女子般拙劣地表演,闹得山城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这是中国政治舞台的不正常的情景:中南海的主角们没有制度创新思维,整天忙忙碌碌,无所作为,而偏于西南一隅的薄熙来却使出十八般武艺,搅得昏天黑地,时光倒流,“唱红”,唱回了文革;反贪,扫除了政敌;“打黑”,毁掉了程序;宣传,捧出了“薄泽东”。仿佛一个红色的革命根据地,被敌占区所紧紧地包围,而敌占区的领导也姓“共”,不承认“党内有派”,不允许“党外有党”的中共,陷入了明显的裂变和空前的危机。

   
   其实,所有对重庆居民有新鲜感的“亮点”,都曾在上个世纪的大连表演过,回顾过去,比对现在,我的结论是:他搞出的一套所谓“重庆模式”,都类似上述半裸的女子,华而不实,欺世盗名,哗众取宠,吸引眼球,并伴着疯狂,却另有意图。
   
   概括这些表演,不外乎有几个“亮点”:首先是廉租房。整个中国各地都在大搞“向贫困百姓倾斜的租赁房”建设,李克强早在2007年的辽宁省阜新市就动手了,但哪个城市也没像重庆那样大张旗鼓地宣传造势。薄熙来一面承诺老百姓六年半买房,一面声称大举建设廉租房,他说,2009年至2011年,要建20,4万套,1020万平方米,解决747万户,这是多麽诱人的前景啊!难道靠媒体的吹牛和“画饼”,就能“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以前,薄熙来在大连搞了锦绣小区,也是打着为穷人造房的旗号,无偿地划拨了许多土地,第一批建成后,用几户下岗工人装潢门面,先在电视上亮相,博得了一片掌声,但时间久了,人们发现,拿到“廉价房”的,都是薄熙来及其死党,老百姓没有享受到“双轨制”的好处,更有他的哥们-----大连民营的新型企业集团老板孙某发了大财。
   
   同样,薄熙来在重庆大搞“廉租房”,其目的是无偿地多占国家的土地,然后再把工程承包给北京的中南海高层的亲友,为自己的上位铺路奠基。试问:不搞政治体制改革,权力就没有制约,建设那麽多的廉租房,有公正无私的管理,分配的部门和官员吗?这些部门都是薄熙来一支笔说了算,如何满足穷人的急需呢?原来,薄熙来只想造势,猎取功名,暗渡陈仓,他任期届满以后的事,才不管呢!
   
   其次是建设“五个重庆”,这不过是大连建设“北方香港”的翻版而已,1993年,薄熙来刚当大连市长时,前任的魏富海靠实干已经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但以后的成绩全部归功于薄熙来,为什麽?他像上述的“瑜伽女”一样,会控制媒体,会打压记者,会造势“忽悠”,他提出了所谓的“北方香港”,也是一个花架子。其实,大连能和香港比肩吗?我在香港发表评论文章还被判了刑呢,大连有香港那样的言论自由吗?再拿服装城来讲吧,大连也是有名无实,不用说香港,连深圳都不如,深圳是天天搞服装节,大连是一年搞一次,香港有很多服装名牌,大连只有“大杨”,它还是新金县一个老太婆李桂莲搞的呢!总之,大连和香港不可同日而语!
   
   如同过去一样,薄熙来的响亮口号都是徒有虚名,什麽“宜居重庆”,“平安重庆”,“森林重庆”,“畅通重庆”,“健康重庆”,通通是渲染和鼓噪,骗局和谎言。去年10月24日的《重庆时报》说,昨日召开的“反袭警理论与实践研讨会议”通报,今年前9个月共发生暴力抗法袭击警察案件137起,多达168名警察受伤。试问:这是“平安”和“宜居”城市吗?另据某律师披露,由于2007年12月,薄熙来到达重庆履新之后,抓人太多,当地律师行情看涨,有很多犯罪嫌疑人的家人,赶到北京或外地聘请律师,而律师到了山城,首先要把电话卡取下来,才敢与他们交谈,否则重庆警方会通过卫星定位的办法,全天监控和跟踪律师,很容易把他们都变成李庄。而王立军呢,一再声称他经常假冒记者和出租车司机四处活动,寻找猎物,试问:这哪有一点点的“平安”和“宜居”可言?
   
   再说,他鼓吹的“健康重庆”吧!成千上万的人,云集公共场所,拿着政府的“误餐补贴,”高唱革命歌曲,高举红色旗帜,不仅用红色浪潮淹没了重庆,而且,一度还指向北京,占据了长城,又是重温入党宣誓,又是“唱支山歌给党听”,试问:这是重庆人的健康之举吗?不!这是倒退,是疯子,是狂妄,是愚昧,是在历史的车棚顶上,赤裸着肉体练瑜伽功啊!
   
   我想,或许只有实现“森林重庆”才大有希望吧!但是,以前,薄熙来在大连搞了“熙来草”,草坪至今还在困惑大连,因为大连是一个严重缺水的海滨城市,市民们叫苦连天,而重庆是山城,想必原本各种花草树木就不少,不过,据重庆的朋友透露,薄熙来把马路两侧原有的树木一律砍光,移栽了大片的银杏树,这可是造价不菲啊!为什麽?是为了“森林重庆”吗?不,他可以把这笔生意承包给亲朋好友,很赚一笔,如同大连市政府楼前的槐花灯一样。此外,更为重要的是,为了用绿色的舞台,烘托气氛,大造声势,把“薄泽东”鲜亮地托出,因为“红花还得绿叶扶”嘛!
   
   在我看来,上述裸露着上身的“瑜伽女”,可能心理上有些问题,她是一例个案,但是,也不能排除官员示范作用,和潜移默化诱导的作用,2007年12月以来,一个善于表演的政治骗子,在山城隆重地推出一个个精彩的节目,一会“唱红歌”,“发红信”,“读红书”,还没发完呢,张春江就进去了;一会儿“反腐”,一会儿“打黑”,龚钢模还没判呢,给他当辩护人的律师李庄却入狱了;法院副院长张韬还没坐上被告席,厅长乌小青就吊死了;文强案的争议还没完呢,办案的年仅39岁的检察官龚勇就积劳成疾,被“以身殉职”了。。。。。。这些荒唐可笑的小儿科的骗局,愚弄了老百姓,破坏了法律,挑战了中央,践踏了人权,使人们终于看懂了,阳光,幸福,尊严,公正,已离我们远去。试问:生活在重庆的“瑜伽女”精神上怎能不受刺激?
   
   据报道,上述“瑜伽女”傻傻地练了不一会儿,就被警察带走了,热心的市民,赶忙给她披上衣服,虽然她的体型很美,但闹市毕竟不是桑那浴,也不是王家姊妹的“亮点茶楼”啊,但是,民警批评她,她还不服呢,乳房长在我身上,凭什麽不能露?是啊,如果我是她,我会说,薄熙来都那麽无耻地表演,我凭什麽不能当他的徒弟?!
   
   2011年4月14日于多伦多
(2011/05/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