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姜维平文集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中国最大的被沉没的声音,当属平反“六四”的希望和呼吁,不论是国内的天安门母亲,还是流亡海外的学生领袖,积二十二年之热泪,并未融化专制政权的冰山,以致社会的积怨旧的没去,新的又凝,切莫一次次地简单重复昨日的呐喊,使它稀释在山谷的裂缝里,应当依据中国的土壤,找到点燃体制内的干柴烈火,既化解社会矛盾,又减少阻力,实现冬去春来的双赢,因此,我认为,平反“六四”,是习近平的历史重任,也是李克强的使命,我们不要失去信心。
   
   如果说,胡温刚上任时提出的和谐社会目标,原本就是一个骗局,那麽,我们就无法解释他们履新后的一些新的气象,比如,收容遣送制度的废除,农业税的减免,跳金水桥的上访者曾受到慰问,租赁房的大面积推广,等等,可能的情况是,出身于社会底层的胡温,真诚地想用社会和谐的观点,取代毛泽东的阶级斗争论,但他们启动的政改,遭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顽强抵抗,主要是现有的官僚体制,已经彻底地烂透了,没有了效率和活力,很快他们的美好愿望就化为泡影,不得不举起了毛泽东的画像,不得不把孔子雕像搬走,而留了一个尾巴:孙中山画像覆现,他的可取之处仅仅是“三民主义”,所以,“暴力革命”,“唱红打黑”和“高压维稳”的噪音,又扰乱了天安门的氛围。
   
   实际上,谁都看清了中南海领导层的左右为难:一方面想把权力永不动摇地掌控在共产党手中,维护既得集团的利益,另一方面又想缩小两极分化,化解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争取民心,或者再具体点说,一方面想使各级官员自己及其家人多捞点,享受富贵荣华,另一方面又想占领信誉的高地,让愚民们敬仰,总之,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他们都懂,但不想做,因此,在我看来,第五代领导核心如果是“习李配”,就先天够足:至少眼下看,他们没有贪腐的问题,成了体制内的异类和极品。假如他们再敢于和善于启动政改,打开“六四”死结的锁钥,就一解百解,柳暗花明。

   
   毫无疑问,以往中共官员由于制度的羁绊,留下的错误和罪行太多,从毛泽东到邓小平,都在冰山上积压了累累的尸骨,像胡耀邦那样拨乱反正的大手笔,对资历不足的习李,都过于沉重而望尘莫及,他们所基于的事实是:不论有多好的策划和构想,不论有多完美的法律条文,必得通过各级官员去落实,而他们没有制约和监督,可以阳奉阴违,自行其事,所以,上面的声音如果与其心跳一致会顺其自然,反之则变着法子抵制,因此,与其像胡温那样泛泛地谈政改而折戟沉沙,不如抓住“六四”锁钥,举一反三。
   
   历史提供了这样的机遇:习近平虽是太子党却与薄熙来不同,习的父亲是党内改革派,又是小说《刘志丹》文字狱的受害者,而文革运动恰恰是从文字狱开始的,有其父必有其子,习近平从担任耿飚的秘书时起,到身负福建省长的要职,几乎没有怨怨相报的传闻,尤其是他主动化解与旧僚卢展工的矛盾一事,则表明他向来主张“和为贵”,这就为其平反“六四”,留下了思想性格的基础;而李克强呢,他在河南和辽宁的经历已经说明了,他是“言者无罪”的倡导者,高耀洁的自传是最有力的佐证,而且,更为重要的问题是,他们本人与“六四”事件没有任何关系。总之,习近平1979年就成为现役军人,比胡锦涛多了军方背景,李克强1982年毕业于北大法律系,与温家宝比较,少了家人涉及经商的指责,故他们都胜胡温一筹。
   
   显然,我们无法想象习近平和李克强,会否定党的领导,一步到位地搞西方式的多党制和三权分立,他们会像胡温等前任那样,缺少排山倒海的勇气,但是,平反“六四”事件则不同,它指向一个具体的历史事件,可以巧妙地绕开制度性问题,从海内外人们最聚焦的热点开始瞭望和耕耘,并着手予以抚恤,首先,查清和公布事实真相,原则性地找到事件的前因后果,然后,再对死难者家属给以巨额赔偿和恢复名誉,让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进入人大和政协参政,至于最敏感的追究责任和惩治凶手之举,必得谨慎从事,因为中国二十二年未能平反“六四”,其阻力就在于对邓小平及其追随者的评价和处置问题,他的大批党羽会奋力抵抗,与其无休止地博弈下去,遗误时机,不如明确宣布赦免他们的罪行,但前提是其必须向人民认罪,实际上,既便追究其责任,已难度太大,读罢《李鹏日记》,我已看出端倪,活人可以把罪行推到死人身上,是中共官僚的惯伎。“六四”的屠夫一定是这样。
   
   在我看来,自上而下地由习近平主导平反“六四”事件,中共不会倒台,这一前提就凝聚了体制内外的力量,体制内的官员从历史血的教训中,找到“疏导”而不是“封堵”民意的执政经验,并不一定失去既得利益,但必得走向党内派别公开化,合法化,以便互相监督,减少腐败;而体制外的人们,可以就“六四”的得与失分析,看到保持社会稳定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在维护现有改革开放成果的同时,循序渐进地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找到下一步走向政党轮替的入口。习近平和李克强正好站在了历史的交叉点上,既总结了过去,也承接了未来。
   
   无疑地,由目前整个形势的向左转可以得出结论,期待胡温还“六四”死难者及其家属一个公道,已不切实际,离中共十八大还有不到两年时间,第四代中南海领导人只能守株待兔,能否守住旧业都成问题,但假如平稳过渡到“习李配”体制,我还是抱着谨慎乐观的态度,因为近期发生的江西抚州爆炸案,成都工交集团爆炸案,内蒙古时局动荡等,已秉告世人,中共不政改,只靠高压,已无济于事,这就催生了他们思想的裂变,而历史人物总会在突发事件的裂缝里涌现,或许不是习李,但是他们的可能性较大。俗话讲,牵一发而动全身,而动全身又想不倒,对中共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平反“六四”事件。
   
   我们可以乐观地想象这样一幅情景:人们的参政议政的热情,如同雪山春融一样倾泻而下,龟裂的土地彻底消失了躁动的饥渴,人民有了新闻自由,结社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谁还会把眼睛紧盯着金钱,而行尸走肉,社会良知的唤醒和官员的民选,则必将远离谎言,于是,既使是体制内的贪官也会惧怕来生的炼狱,而主动捐出钱财,各种有益于社会的基金会配合公平的税收政策,将会抹平贫富的鸿沟,使中国成为民主共和,稳定发展的世界强国。
   
   所以,习近平,李克强想做什麽,能做什麽,不仅在于他们的个人品质,而在于当时的形势,和时代的使命,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山雨欲来风满楼”,如果他们躲避,将被历史遗弃,而有新人辈出替代,如果他们顺应民意,仿照蒋经国那样,即公布“二二八起义”的真相,又解除党禁和报禁,那麽,不仅习仲勋九泉之下,深感宽慰,而且,在中国民主转型的关键时期,也作为推手,青史留名。
   
   2011年5月30日,为纪念“六四”二十二周年而作于多伦多。
   
   《纵览中国》5月30日首发
(2011/05/3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