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懒画眉》/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懒画眉》/更的的

   讨厌!
   
   讨厌讨厌讨厌!一场绮梦竟被鸡啼吵醒,紧闭着双眼想旧梦重圆,却到哪里去找呢?
   于是心里盘算,无论如何要把这几只短命鸡宰了煲汤,加一把通红的枸杞。还有那小花狗,大白天倒是没事打瞌睡,偏偏大清老早凑热闹,猩猩地吠个不歇。在床下捞了一只绣花鞋掷过去,竟然咬了鞋子跳到床上,又伏在枕边来吧嗒吧嗒舔脸,烦不烦哪?谁和你玩。
   

   然而窗外却闹忙起来了,院门咿咿呀呀开关,有人在扫院子里的落叶,小花狗又在跟着扫帚跳东跳西了吧。檐下两只黄嘴缁羽鹩哥也起得早,作好好学习状,乱七八糟、叽叽呱呱地早读,说外语啊?居然有一只学会了狗叫,不学好的东西,笑死人。
   
   没劲,恹恹地坐起,浑身不自在。欹床坐着,比较烦。太阳已经照到茜纱窗上了,枝影疏朗,金光透亮。
   
   洗漱罢,对镜梳妆。一面菱花铜镜,嵌着一大两小三颗浑圆猫眼。一宿未得睡好,困酣娇眼,欲开还闭,自己朝自己笑一笑,好不妩媚。檀香木梳,将一头头发全部梳到脑后,用合欢双带绾住,露出雪白粉嫩的额头、耳朵以及两只翡翠耳环。待会再梳发髻,今天梳一个什么款式呢?垂云髻、堕马髻、灵蛇髻还是飞天髻?再说吧。
   
   打开剔红梳妆奁,象牙制的粉盒,桃花汁、雪莲汁和珍珠粉拌成的淡红心粉底霜。用小拇指挑了一点在掌心搽开,然后柔柔地拍在脸上。把头侧来侧去,眼见得抹匀了,再拿孔雀翎做的化妆笔沾了猩猩晕粉彩,闭上了眼睛,轻轻掸在了两颊。当然要轻,吹弹得破啊。
   
   胭脂盒是掐丝珐琅的,一圈转过来呈桃花状,有一萼红、虞美人、石榴娇、贵妃酡、解语花和媚花奴六种。脸蛋上拍了贵妃酡,眼影是媚花奴,额头上浅浅地敷了一萼红。
   
   然后点唇,努起嘴来,再抿一抿。点唇用了新上市的三合一圣檀心,亮晶晶地掺了澡兰香和露珠儿,嘴唇湿漉漉地娇艳欲滴。
   
   画眉吧,石黛是波斯国进口的螺子黛,黑中带青,极是自然。眉毛本来就整齐浓密,只需稍加点缀,向鬓脚处拉长几分,欲笑还颦,风情万种。
   
   对着镜子仔细擦画,左边,好了。右边,似乎太长了一点,而且有些往下了。眉毛一高一低,那是大笑话。重来。
   
   忽然觉得手酸,搁下铜镜,心里暾起一句艳词: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乎。
   不由便阑珊了心意,料不到无意间打了一个呵欠。哎呀,难看死了。
   手一抖,打翻了粉盒。
   

此文于2011年05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