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八/ 再說“青春無悔”/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九/ 每個人都是歷史/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一/ 幾個結論/更的的
·更的的/《三十年前的中国百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秋天来了,天气凉了,一群大雁往南飞。一会儿排成个一字,一会儿排成个人字,忽然听见地上有凄楚声音召唤,背负青天朝下看,看见了狮头鹅。
   
   狮头鹅,羽毛灰黑,黑喙黑掌,它们从来没有听说什么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狮头鹅小时候也是和白鹅一样的,毛绒绒黄色。吃嫩草和苦麻菜,长着长着就不对了,后来就长成了一只八、九斤的灰黑色大鹅,超过十斤的也有。不知道祖籍是不是非洲的。
   

   狮头鹅是很聪明的,会看家。看见陌生人过来,默不作声把头一低,脖子压低,像蛇似的伸着,匍匐前进,上来就是一口,小腿上一块青紫了。
   
   到了深秋,屁股拖到地上,一只一只肥得走不动。看见有大雁高高飞过,把脖子指向苍穹朝天悲鸣,天生很伤感的样子。由此看出,它们可能原来是一家人,本是同根生,如今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真是人生如梦、世道无常啊。
   
   后来就杀了腌起来,腌了一阵拿出来挂在屋檐下晒。肉色深红,晒得油都滴下来。
   
   在屋檐下的背光处,挂着捆好的风鸡。风鸡是杀了以后掏一个洞,把内脏拿出,然后塞进盐、花椒,鸡毛不拔的,捆起来挂着风干,盐分也就渗进去了。
   
   过春节的时候,灶头饭锅上蒸出来的咸鹅和风鸡是多么好吃的东西啊。尤其咸鹅,通红的肉硬香,一块腿肉能喝下去二两酒,咸得舌头都要成咸腊制品了,简直无以言表。
   
   如今狮头鹅居然找不到了,有人说是肉质粗糙,不好吃,淘汰了。真是见鬼了。
   
   写到这里觉得有些可疑,上网一查,说的狮头鹅其实是雁鹅,搞错了。
(2011/05/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