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肉》/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文革ABC之六/造反派/更的的
·文革ABC之七/紅衛兵/更的的
·文革ABC之八/“鬼見愁”/更的的
·文革ABC之九/大革命中的遊戲/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一/大革命中的權力掌控/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二/說說遇羅克和張志新/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三/两大派的形成和武斗是怎样发生的/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四/群众对文革的误读以及背离的/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五/谁是胜利者/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六/四人帮/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七/再说谁是造反派和红卫兵/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八/再说红卫兵是什么东西/更的的
·文革ABC之十九/回到“破题”/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无限崇拜/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一/焦点还是谁是造反派和红卫兵/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二/谁来忏悔文化大革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三/再说忏悔文革/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四/文革革了谁的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五/再说文革革了谁的命/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六/再说无限崇拜/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七/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会不会重来/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八/永远浮在面上的几个观点/更的的
·文革ABC之二十九/红卫兵和所谓“愤青”/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十/再说红卫兵和“愤青”/更的的
·文革ABC之三十一/猜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深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一/總要有人說一些事實/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上山下鄉運動的起始/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三/有多少知識青年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四/什麼是上山下鄉運動的本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五/階級鬥爭學說下的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六/文革中的中學紅衛兵/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七/文革後中學生是怎樣上山下鄉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八/有沒有“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九/知青和農民、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上山下鄉運動的目的/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一/上山下鄉運動的制度保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二/當時的農村經濟/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三/為一個生產隊經濟算一筆賬/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四/從一個公社看知青的回城/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五/用什麼方法來儘量廓清文革和上山下鄉/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六/再說“知青和農民 咱們是一家人”/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七/再說“理想主義”的獻身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八/ 再說“青春無悔”/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十九/ 每個人都是歷史/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 感性代替知性是一種思維遺傳病/更的的
·上山下鄉運動ABC之二十一/ 幾個結論/更的的
·更的的/《三十年前的中国百姓》
·《土地,土地,土地!》/更的的
·《什么是文化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者》 更的的
·《网络的“最后一课”》/更的的
·《有个达尔文》/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一/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 之二/更的的
·《我是谁?谁是我?谁在问我是谁?》之三/更的的
·《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 / 更的的
·《给巴金先生的一封信》/更的的
·《石破天惊,有人向红卫兵道歉了!》/更的的
·《网民怒批帖子“谁来接受红卫兵的道歉”?》/更的的
·《谁把小悦悦案停留在道德层面,谁就是助纣为虐》 更的的
·《屠呦呦和诺奖》 更的的
·《普世价值观就是天理》 更的的
·《每一个制度决定论者都在自觉证明着文化决定论》 更的的
·《酱缸,为什么是酱缸?》 更的的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肉》/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从前,男人要吃肉,不吃肉没劲。现在呢,据说素食主义者多了,荤食主义者还是坚持吃肉,主要是猪肉。猪肉是一道家常菜,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本来没什么好说的。
   
   又要说到1949-1976的毛时代了,茅于轼先生著文说:“毛时代除了上海、北京等几个大城市有猪肉供应,其他小城市根本见不到肉”。这就有些故意瞎说八道了,如果用谎言来否定谎言,真的没有什么意思的,只能给后人留下话柄。毛泽东时代长达二十七、八年,除了大城市,小城市难道都是吃素的?真实的情况是,大跃进以前是敞开供应的。即使三年困难时期,城市里猪肉也是有的,不过数量极少,譬如凭票供应每人每月二两(100克)。春节则增加一些,增加到多少,不记得了。
   
   调整了几年,元气缓过来了,过年每户还有一只鸡或者一只鸭,甚至一只咸猪头!

   
   后来呢,当然一直是凭票计划供应。计划经济总要计划,不然算什么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呢?虽然弄到后来一定是毫无计划。中国人做什么事情都是马马虎虎的,哪会有什么计划?
   
   一段时候菜场的营业员是很热门的工作,尤其是肉墩头上卖肉的,比现在衙门的公务员吃香多了。只要听说是在菜场工作的,媒人找上门。媒人介绍成功了是要吃蹄髈的。
   
   其实只要有钱,国营饭店里是一直有供应的。困难时期的“高级菜”,蹄髈、排骨、肉丝、猪肠子、猪腰子、猪肝、猪肚、火腿、腌督鲜、三鲜肉圆,网油卷、虾肉馄饨、全肉春卷,不要说猪肉,鸡鸭鱼,什么没有?
   
   1968年以后的农村,肉是不要凭票的,街镇上天天有得卖,只是大家没钱。七毛三分钱一斤,农民同志们难得买一次肥肉补充体力,准备双抢或者生儿育女;带薪下放干部就几乎天天开荤。所以公社和大队干部逢到吃饭的时候,刚刚视察工作到下放干部家门口。
   
   有食堂的企事业单位,尤其什么国营厂、部属厂、机关食堂,也是天天有肉供应的,掌心大的一块红烧五花肉,一毛或者一毛二,后来是五毛。
   
   说来说去,还是要钱啊,没钱什么都吃不到。
   
   有人要不解了,既然如此,不好从乡下拿些到城里来吗?对不起,那是投机倒把走资本主义道路。要都是如此,那计划经济还计划个屁。
   
   当然,如果有钱,自己买一些腌了带回家过春节或者送人是有的。
   
   唉,算了,不想多说了,要国人实事求真是比什么都难。除非茅于轼先生是回族等穆斯林兄弟,否则要说毛时代二十多年没有吃过猪肉,自己也觉得说不过去的。为了证明毛时代的荒谬,不惜自己比他老人家更荒谬。他老人家最大的本事就是说谎,好样不学,偏偏学他这一手。反正他老人家躺着一言不发,要是他发言,其他人就要发疯了。
   
   或者也是茅于轼天生健忘,也有人吃过就赖,也有人是为了夯实对毛时代的否定,所以说出毛时代小城市没有猪肉这种假话来。时过三、四十年,开膛破肚也查无实据了。
   
   猪肉可以切块、切丝、剁成肉糜、还原成肉丸子,或者塞在油面筋里,面筋塞肉。也可以腌成咸肉、熏制火腿、裹成肴肉,灌制香肠,粉碎成肉松,甚至煮成分子再凝固成皮冻。
   
   猪肉最家常的是红烧肉,浓油赤酱。各地都有红烧肉,烧法大同小异,南方人喜欢加一点糖。譬如如今名闻遐迩的毛家红烧肉,也就是红烧肉而已,不见得挂上了毛家招牌有什么独特,不特别好吃。据说独特的是毛家腊肉,这个在网上老是有人提及。
   
   南方人有时喜欢白煨,白煨是为了喝汤。根据节令不同,按时令加入冬笋、毛笋、绿笋、茭白、白萝卜、茨菰、白菜梗。和猪肉粉条、毛血旺比起来,还是比较清淡。冬天,则是青菜蟹粉狮子头。夫狮子头者,肉圆也。因其个大,故以狮子头形容之。
   
   北京的卤煮火烧是很有劳动人民特色的,猪下水切碎煮成一大锅,里面什么都有。火烧夹着雪白的大葱,加些辣椒、芥末,稀里哗啦吃得满头冒汗。吃了一肚杂碎,甲流都能痊愈。
   上海人有一只小菜,烂糊肉丝,其它地方似乎没有,其它地方是肉片。那是将黄芽菜切成丝和肉丝一起炒,肉丝细如火柴梗,炒得菜和肉都烂糊了,极其下饭。
   
   上海还有生煎小笼,鲜肉馅的,其它地方没有吃到过,吃到过也没有上海的好吃。生煎小笼一两粮票买四只,有的小姑娘胃口小,只需要吃两只,于是上海就有了半两的粮票,不幸给人一直取笑到现在,三十年来耿耿于怀。
   
   估计还要取笑下去:哈,上海宁。
(2011/05/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