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咸菜》/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宽容》更的的
·《礼仪》更的的
·《勤劳》更的的
·《笑容》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咸菜》/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蔬菜难保存,所以就腌起来成了咸菜。南方气温高,蔬菜的品种也多,所以咸菜也多。
   
   一般人家都有一只腌菜缸、大小几只咸菜瓮头,如今大部分人家家里看不见了。司马光砸缸很可能砸的就是腌菜缸。
   

   鲁迅先生曾经感叹:中国人之所谓大补之物,无不与想象中的性有关,譬如肉苁蓉、鹿茸、虎鞭、牛鞭、燕窝、鲍鱼以及笋等等,唯有先生家乡的笋,却是腌起来吃的,一点没有挺然翘然的雄姿。
   
   江南的咸菜一般有两种,一种是浸在饱和盐水中,水腌菜;一种是晒干、风干以后层层加盐搓揉以后一起塞进瓮头里,谓之风菜或干菜。为了和外界空气隔绝,采用了水封。就是将瓮头口用稻草塞紧倒过来,口子浸在水下。劳动人民的智慧,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为什么要大量加盐,为了不会腐坏。只要是蔬菜,基本都能变成咸菜:主要有白菜(排菜)、芥菜、雪里蕻、大头芥、坨坨头菜、长豇豆、扁豆、白萝卜、红萝卜、红萝卜缨、菜瓜、莴苣,等等等等。
   
   浸在盐水里的呢,后来有的也拿出来晒干,成了干菜。有的就一直不拿出来,故意等它发酵、腐烂、发臭,譬如宁波人的臭苋菜、臭冬瓜,那味道就像榴莲一样生动、像王致和臭豆腐一样活泼。
   
   一年的吃菜是件生活大事,腌咸菜是很严肃的事情,严肃得有了些禁忌。腌水腌菜的时候不能乱说乱动,最好是未婚童男子在腌菜缸里用脚踩,这样的咸菜才不会发酸。如果是已婚男子呢,因为没了童贞,腌的咸菜也一定会漏气的。
   
   水腌菜踩好,要用大石头或者石墩子压住,为了让菜全部淹在盐水里,不让菜复活。譬如芥菜就很顽强,一不留神会从盐水里探出头来开花。
   
   大冷天,清早起来,伸手进腌菜缸摸出一棵水腌菜,剥去一两片帮子,切成两厘米长的一截一截,像白玉一样晶莹剔透,菜心泛出一丝绿茵茵。搭泡饭,咬得无比爽口。
   
   剩下的菜帮子还是扔进腌菜缸,慢慢积蓄起来。过几天斩碎、滗水挤干,和小鱼、小虾一起炒一炒,加一些青蒜、红辣椒,简直写得口水都要掉到键盘上。
   
   毛笋,笋壳上有一层细毛。毛笋大概也是可以腌的,煮熟腌好以后晒成笋干。晒干了的笋干布满白色的细盐颗粒,一捆一捆运到四面八方,竖在南货店角落里出售。凭购物券每家可以限购几斤。
   
   有的笋干运气比较好,早早的切碎了和梅干菜放在一起。梅干菜比较金贵,是一包一包卖的,买回去煨肉。梅干菜煨肉,数百年来的江浙名菜。
   
   笋干要等到过年的时候才吃,吃的时候比较麻烦,要在热水里泡,放在锅上煮,煮得一条街上都是笋干香。等到笋干发开来了,就有专门铡笋干的人扛着铡刀沿途吆喝来了。出钱招呼着,把笋干铡成七、八毫米宽的一截一截,其实是一圈一圈。竹子本来就是空心的,竹嘉虚心是我师。古人有情趣,云:不可居无竹。今人自己没有一寸土,只能吃吃毛笋了。
   
   笋干煨肉,是过年的一道大菜。笋总是和肉搭档的,下一次写毛笋煨肉。
(2011/05/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