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笑傲江湖》/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笑傲江湖》/更的的

   这个曲子有些妖孽,开始是不男不女呼喊一声:咿——呀——。
   
   然后是听不清楚的哼哼唧唧,像是许多许多人在喊着号子。然后呢,就有人唱:“传一曲天荒地老,共一生水远山高,,正义不倒,会盟天下英豪,无招胜有招 ——”这个唱歌的人,据上海周立波考证,从来没有见过他的脖子。世上有没有脖子的人吗?存疑。
   
   搞错了,这个怎么会是《笑傲江湖》呢?肯定不对。于是谷歌,谷歌出来更加不对,《笑傲江湖》竟然有不少版本,什么许冠杰版、黄沾版、吕颂贤版、央视版,有没有搞错?有没有桃谷六仙版?有没有更的的版?搞七廿三。

   
   《笑傲江湖》只有一个版,金庸版,这个版本谁也听不到,金庸也听不到,心中有曲纸上无曲。《笑傲江湖》是那两个武林高手谁谁谁谁,对了,魔教长老曲阳和刘正风,琴箫合奏。惺惺相惜,最后以死明志。
   
   琴和箫,这两件乐器有些古怪。首先是文化的象征,没文化的人不会吹箫弹琴,没文化的只会两把板斧一路抡将过去,砍西瓜一般。江湖上的人物只要会吹两下子,弹几个音,那一定属于武林知识分子,功夫大有来历,千万不得小觑。试想,如果不是武功上乘,又哪来闲情逸致弄这些玩意?举石锁、绑沙袋、看拳经、练套路还来不及呢。
   
   其次,会吹箫弹琴的,往往就有些飘零、落寞,功夫也不能臻与化境,这都是心有旁骛的缘故。性格决定命运,由于知识分子革命的不彻底性,最终便不能号令武林,一统江湖。
   
   但是,武林中的文化人常常自以为了得,于是就只能借音乐来抒发内心的痛苦,抑郁不得志,终究不得善终,譬如俞伯牙、曲阳、刘正风。
   
   真正能修得正果的倒是一干泼皮,譬如,刘项从来不读书,肯定也不会乐器,最多只会击缶。击缶,就是拿一个饭钵敲敲,嘀嘀督督嘀嘀督。
   
   笑傲江湖,不容易的。人生最忌一个傲字,必须夹着尾巴做人。有的人不尊祖训,不听教导,一身傲气,几根傲骨,这种人肯定活得艰难、寂寞,想在江湖上行走那一定是堂吉诃德,哪怕网上发个帖子也没人跟帖的。
   
   笑倒还容易一点,可以装出来的,国人谁不会装呢?讪笑、冷笑、谄笑、朗笑------,一百零八般套路,只要不搞错。尤其在官员、老板或者富豪面前,笑得任其自然,面部肌肉松弛,那就是真君子。或者就是装笑的心理素质得天独厚、锻炼有方、变化自如,这种人倘若身处仕途,那一定前途无量。
   
   最可怜现在的孩子,从小缺少欢乐。还没有踏入江湖,已经笑得像大人一样尴尬,这就是在为进入江湖做准备。时刻准备着!十余年后,摸打滚爬,人生的分界就出来了,有的做官员,有的是公务员,有的就只好去养猪。
   
   有人认为国人的表情和非国人不一样,怎么会一样呢?谁叫你生在中国?
   

此文于2011年05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