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还是服装》/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还是服装》/更的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在伟大的毛泽东时代,衣服主要是遮体的。不管如何破衣烂衫、状如百衲,能遮住身体御寒就好。如果遮不住呢?多打几个补丁,终归能遮住的。遮住了以后呢,就干革命。
   
   每年每个人一丈七尺布票,一丈七尺大约五米多一点点,成人的裤子或者外套大约需要六尺面料,大块头当然不止。也就是全年布票精打细算可以添置三件衣物:如两条裤子、一件外套;或者两件外套、一条裤子。其中一样可以换成一件衬衣和一件香港衫,换成两件背心、两条短裤和两双长筒袜子等等。袜子也要布票?当然,难道袜子不是棉织品?床单、被里、棉花胎、棉花、毛巾、假领子、棉毛衫裤,统统要布票。口罩不要,医院里的绷带也不要。搞错了,棉花有棉花票,每人半斤。
   
   好在那时候新中国离旧社会还比较近,一般人家家里还藏着一些被里、被面,还有些不算太旧的衣服,旧衣服拿出来重新裁剪缝纫,和新衣服差不多。翻新以后,甚至有些时装的意思。那时候的呢大衣基本是旧社会带过来的。

   
   没有旧衣服的人家呢,那就破一点吧,穿破衣服是光荣的事情,不穿破衣服就有资产阶级的嫌疑。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阶级斗争忽然激烈起来,有人即使做了新衣服也不愿穿在外面的。
   人民大众有无限的创造力,去废品收购站买服装厂裁剪下来的边角料,一小块一小块拼成了很有后现代艺术风格的床单、枕套;工厂里发的劳保手套拆了织线衫、线裤,也有和毛线混在一起织的,质量比较牢。
   
   还有一个超现实主义的办法,就是去专营棉毛衫修补店里接补,哪怕是半只袖管、一只袖口,能补出一件棉毛衫。然后回家再把袖管拆下来,又能去补一件,循环往复,不断地解构、建构,全家的棉毛衫裤都有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倒是不要布票的。
   
   忽然间有了尼龙袜,尼龙袜不要布票,于是全中国到处飘荡臭烘烘的尼龙袜和锦纶丝袜味道,臭是臭的来,几乎变成香的了,正宗王致和臭豆腐的味道。
   
   再后来有了维尼纶人造棉,三寸布票可以买一尺人造棉,于是中式棉袄和棉袄罩衫流行,深藏青中式棉衣里面是白色人造棉中式衬衣,穿的时候把袖口翻出来一圈,像是如今说评书演员的范儿,老有德艺双馨的派头。
   
   当时有乡村民谣云:“干部干部,一人一条尼龙裤;前面写的大日本,后面写的是尿素。”这就是大日本维尼龙袋包装的尿素开始进入中国广大的农村了。
   
   后来就有了的确良、的卡、快巴、腈纶、涤纶、尼龙,伟大的科技进步解决了国人的穿衣问题。的确良衬衣雪白而且有些透明,于是又促进了女孩子彩色胸衣的发展,原来都是白色的,自此开始赤橙黄绿青蓝紫、五颜六色全面复辟。很臭美的吧?
   
   蓝色的卡首先是做中山装,四个袋盖带扣子的,邪气挺括。穿了中山装,中国男人个个老成持重、正襟危坐、不苟言笑,心里想的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男人穿了中山装是不能跳上跳下、不能轻举妄动轻骨头的,不像样子的。
   
   一件的卡中山装、一条黑色快巴裤子,一双露着一圈白边的东京鞋,曾经是当时男人最时髦的行头。对了,脖子上还挂一只口罩,口罩塞在口袋里,单露一圈白带子。东京鞋里面当然是一双色彩斑斓的尼龙袜。大冷天外面一件旧大衣改制的人字呢或者呛毛呢大衣,还要一条羊毛围巾,两头前后一甩,不要忒体面潇洒啊。
   
   光阴荏苒,后来西装再现了,改革开放的干部们都换上了西装,系了领带,戴了眼镜或者不戴眼镜。到此开始不管了,什么流行服装都出现了,再后来唐装出现了。
   
   唐装,不像是唐朝的服装,李白、杜甫没有穿过吧?唐装从何演变而来,是不是海外唐人街老华侨对故乡的模糊记忆,还是蜀中唐门的家传,不是很清楚。唐装,基本是清朝大褂的缩小版,原来民间一般作为寿衣。
   
   如果不缩小,那要和长袍配合,长袍马褂,卍字团花。大裤衩子,左右交汇相叠,红腰带绕两圈杀紧,脚踝处用一根绳子系牢,脚蹬一双踢死牛的千层底布鞋。如果头顶再增加一根油光光辫子,那老佛爷、光绪爷开心得要命,辛亥革命又要重来了。
   
   唐装,博大精深的服装文化。很花俏的缎子制作,也是赤橙黄绿青蓝紫。首先是艺人响应,接下来春晚主持人跟上,京城的一些老板达人也赶了这个时髦,弄不好就会和饭店里的跑堂领班搞混。当然是指男服务员,女的穿旗袍,旗袍和唐装看起来是一一对应的。再后来是好几国的元首来开会穿着照相留念,小布希贼忒兮兮,很仰慕中华文化的样子。
   
   但是终究没有流行出来,穿着不方便,广大劳苦大众似乎不买账。
   
   前两年又开始有人提倡汉服,据说是爱国的表现。汉室的服装到底怎样,没人见过,是不是马王堆里挖掘出来的?峨冠博带,衣袂飘飘,像古装戏演员一样从公交车上下来招摇而过,脚上穿的是意大利沙驰牌皮鞋、美国耐克牌运动鞋,腕上是瑞士斯沃琪手表,手持韩国三星手机发短信,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爱国。短信内容不详,可能是号召去掌掴阎崇年。
   
   看起来爱国和时间是逆向行驶,越是有爱国心的人越是喜欢穿年代久远的款式。将来如何发展下去呢,肯定不会回到周口店的。
   
   如果回到周口店呢?那就是天体营,一天世界白白的屁股,好白相煞了。
(2011/05/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