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男人露在外面的,一般除了脸,就是手。手,一般是两只。如果是三只,不太好。
   
   有人说,夏天打赤膊,乳头、肋骨、肩胛骨、脊椎骨、肚腩、胸毛、腋毛、胎记和肚脐也露出来,那不算的,非常时期,非常对待。当然最好也不要随便赤膊光膀子,又不是北京人,那会妨碍国家文明城市建设。至于解手、裸聊、做爱或者洗澡的时候露得还要多,那不一定是行为艺术,不是动不动给人看的,是隐私。
   
   一个俄国诗人马雅可夫斯基说:再也/没有比/青铜般的/肌肉/更美丽的/衣裳了。谁是马雅可夫斯基?就是写梯形诗的。什么是梯形诗?就是把诗写得像楼梯似的。

   
   怎么什么也不懂?那就先不管他了。现在有的男人一般没有什么青铜般的肌肉,现在的男人一般只裸露到领子,蓝领、白领、黑领,领子以下防晒。
   手有什么可以修饰的呢?指甲。
   
   指甲应该是经常剪的吧,小时候幼儿园的时候就接受教育了,指甲里藏有很多细菌。老师说,小朋友们把手伸出来,检查卫生。于是一双双小手手伸出来给老师检查,指甲长的小朋友悄悄往后缩,指甲缝里黑黑的一道弧形,甲流病毒H1N1爬来爬去。
   
   等到小朋友慢慢长大,有的小朋友就忘记了老师的教导。如今有人喜欢留指甲,一个印度人从小不干正经事,指甲有六十多厘米,五根指甲总长度超过三米,黄褐相间、盘绕扭曲,看起来很恶心,把一只手都弄废了。把一只手弄废了创造一个吉尼斯纪录,很有意思吗?
   
   有人喜欢留指甲,小指上的指甲。这可以作为一件随身携带的工具,仿佛天生一把瑞士军刀。功能有抠鼻屎、剔牙齿、掏耳朵什么的,不能当起子。抠了鼻屎、掏完耳朵,把指甲一屈一弹,“吡啵”一声,周围的人都要满腹狐疑地寻找落点,有人就赶紧拧紧茶杯盖子。
   
   如果不是唱贵妃醉酒的李玉刚,指甲还是剪了吧。据说善于施蛊的人专门收集人的毛发和指甲,譬如美丽泼辣的苗人蓝妹妹,不要害怕,那是金庸的艺术想象,查无实据。
   
   男人的手最好温暖、干燥、清洁,而且指甲修理得很短、很干净。
   
   有一个卫生死角容易忽略,脚趾甲。如果一个人脚趾甲也很洁净,那就比较表里如一了。
   

此文于2011年05月1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