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非智专栏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澳洲)非智
   
    中国是一个大国,地域广阔,历史悠久,人口众多。经过三十多年的经济革命,在经济和城镇建设上都取得令人可喜的成就,这是世人有目共睹的。然而,由于只重经济,忽略了文化和道德层面上的教育,便使得全国人民只追逐经济的发展,而轻视了文化和道德的提升,其结果,则是全民皆商,人人谈钱。

   
    对金钱和资本的追逐,原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特点,但是,我在澳洲生活了二十几年,却发现生活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澳洲人,并没有也不以金钱为第一位。人们的文化道德教育,始终是政府和社会所第一关注的问题。一个国家的民众丧失了道德心,那么这个国家的人民即便再有钱,国家貌似再强大,也远没有前景。中国历史上的富有之朝代,如宋朝和明朝,在经济上远超当时其它世界大国,比之元朝和清朝经济上更为发达,但因沉溺于由于经济所带来的繁荣而放弃了在文化道德上的追求,使得这二个朝代在文明道德上,形成了最为腐败最为奢侈的朝代,便也因此为外族所灭。这历史的教训,我们还是要引以为戒的。
   
    在经济高速发展,富翁比例不断上升的现代的中国,人们对文明道德的漠视,惊人地表现在认钱不认人,也惊人的体现在对人生命价值的漠视。却不说那种同我们人类追求幸福快乐的生活观相违背的,所谓“宁在宝马车内哭,而不在自行车上笑”的年青一代的人生哲学观,单从见死不救的医院和路人,便可知这世道已冷落到何种程度。
   
    3月20日晚上,我正在厦门,在朋友的车上,亲眼见到一个人躺倒在大街上,显然是昏迷不醒,傍边一辆机动自行车,路过的汽车纷纷避开,就是没有一辆车停下来,或一个人走过来关心一下这位躺在路中的人。我的自然反应是,是否下去看看,朋友即刻回道,别多管闲事,我说,在澳洲,哪怕你稍微有什么事出现,即便你的车陷在泥道上,都会有人停下来问是否需要帮助,更不用说是一个人昏倒在路中间,那是极为危险的,如果后面有一辆车稍微不慎,碾上来,一条生命不就没了?朋友说,不是我没有爱心,是不敢管。他说,一旦你惹上这种事,其家属不但不会感谢你,还可能咬上一口,说是你撞了他,要你承担全部责任。我一听,自然心寒,早也闻知此类事情,帮人者,最后成了受害者。不停车关心,但给120打个求救电话也许是另一种选择,我说,朋友一听,急忙告知我,你可以打,但你得留在现场,而且你将作为目击者,到派出所去写报告签上你的名,可是,实际上你什么也不知道,你不过是路过看到这个人躺在地上,怎么摔下来,发生什么事,你一无所知,你既当不了证人,也不是证人,可是,在120的眼里,你就是证人,不然,你为何打电话求救?朋友,不是我们不想救人,是我们根本不敢救,除非,这事故是你造成的。
   
    朋友的这一番解说,说得我无话可说。不敢停车救人,我心里内疚,我不断回头看,希望会有人过去关心他,也希望能听到120救护车前来的声音,但一直到我们的车消失在这条街上,我都没有听到急救车的声音。我不知道那人最后的结果,也许他自己醒来,安然无事地离去,当然,这是我最好的希望。
   
    即便现在我在写这事,我的内心还为没能帮助那个躺在路中间无助的人而内疚。按理言之,厦门还是全国有名的文明道德城市,生活在这里的人民相对其他城市,素质和文化教育是高的,他们不是没有爱心,这一点我相信,他们不是真的见死不救,而是他们不敢救。即便我们将那人送到医院,我们也不一定救得了他,除非我们为那人出医药费。这是后来我的另一位朋友告诉我的。他讲了这么件真实的事。晋江市的一位富二代出了车祸,被送到医院,但因其当时身份不明,无人通告他的父母,因此无人为他出住院医疗费,医院便不予治疗,放置旁边,认其受苦,最后由于没及时治疗而死去。医院是不愿救,如果你没交钱的话,路人是不敢救,因为你救了人,可能你要成为另一个被救者。这是多么可怕的现象,也是多么可怕的观念。这种认钱不认人的行为做法,实际上是践踏了人的价值观,是一种人生观的历史倒退。
   
    古人尚宣扬一人有难大家相助及救死扶伤之文化道德观念,可是有着高物质生活的现代的大陆人,却集体地丧失了这种文化道德观,这不得不为当政者所忧,不得不为那些还存有一点文化道德观念的人们所忧。
    2011年3月22日于厦门
(2011/05/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