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甘棠文化召公魂]
东海一枭(余樟法)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佛教出了个萧平实
·此“江婴”非彼江婴(东海小语74----76)
·《克星》
·终于碰到高手了!
·《写给严正学》
·《火种----与友人共勉》
·可以被压碎,但决不可能被压服(东海小语77----80)
·老君眉:政治我吧,求求你——为文化扫街客画像(一枭附言)
·下士不笑不足以为枭(东海小语81---84)
·最高的仁义,最大的福报
·海内外五十五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点击率”具有相当大的发言权
·敦请刘晓波反省和检讨
·黑暗时代的火种!----敬请关注严正学
·小驳张鹤慈先生
·《今生我不属于你》
·筑梦中华(小型组诗)
·良知问题答客难
·自我纠错:为“忍”字翻案
·唯我儒家,大爱无疆
·利己应该,“主义”不得!
·东海一枭主义
·关于《新社》开除东海一枭的通知(奇文共赏)
·《这里不是私家花园》
·网友赠诗集萃(之15)
·《傻想》(外四首)
·谁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不是我要搞政治而是政治要搞我(东海小语89---94)
·雅俗自辩(枭声重放)
·不要考验我的宽容度(东海小语95---102)
·不识儒家真面目,只缘身堕解脱坑
·乡愿小议
·我能回答一切问题
·狮吼棒喝不碍圣佛庄严(东海小语103----104)
·东海难不倒(1---8)
·事有不可对人言
·为独立笔会诊病
·“诗王”真利口,老枭是“蠢驴”
·40、有巢氏问:什么叫儒家经权论?能深入浅出地介绍一下吗?
·东海难不倒(31----38)
·挽包老遵信
·小诗五首
·《迷魂》
·东海难不倒(45----51)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党啊党》
·东海难不倒(58----61)
·东海难不倒(62---64)
·东海难不倒(62---64)
·《提醒》
·东海难不倒(65---68)
·《地雷》
·东海难不倒(69---75)
·东海一枭:《东海笔记》(外五首)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质问笔会:保什么密、对谁保密、保密何为?(修正稿)
·《有戏没戏》
·当前中国与政治有关的势力分哪几派?
·老枭受到笔会警告的泄密文章
·《越狱》(外四首)
·霸道瞬间勃起坚而不久,王道后劲十足持之以恒
·《找人》
·东海一枭:《最后一晚》
·东海一枭:只身东海挟春雷
·关于有关刊物“拒刊枭文”之传言的郑重说明
·东海一枭:《呐喊》
·《下一个九》
·为台北孙中山纪念馆拟联
·游戏王一梁,扫荡刘晓波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对不起》
·请量东海水,看取一枭心
·布衣自有尊严在,岂向权门乱折腰!
·东海一枭:誓挽狂澜入东海
·欲倾东海洗乾坤---东海一枭答客问(116---120)
·请向东海钓巨鳌---东海答客问(121---126)
·我给你准备的是一丝不挂的纯粹(组诗)
·生平不作皱眉事,暗地频传切齿声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关于稿费、笔会有关问题答客问
·满腔热血弘真道,一片冰心在玉壶
·送自己一个佳偶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精卫:向东海一枭学习(东海一枭附言:请恕我要严肃指出)
·谋利当谋天下利,爱才偏爱济时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甘棠文化召公魂)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左传》亦将《甘棠》诗旨定义为“报”。《左传-襄十四年》傅士鞅曰:“武子之德在民,如周人之思召公焉,爱其《甘棠》,况其子乎?”《左传-昭二年》季武子“遂赋《甘棠》”,韩宣子曰:“起不堪也,无以及召公。”

   又,《左传•定公九年》:“郑驷歂杀邓析,而用其《竹刑》。君子谓子然於是不忠。苟有可以加於国家者,弃其邪可也。《静女》之三章,取彤管焉。《竿旄》何以告之,取其忠也。故用其道,不弃其人。《诗》云: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思其人,犹爱其树,况用其道,而不恤其人乎?子然无以劝能矣。”

   关于《甘棠》诗旨,另有下列文献资料,特录供参考。

   刘向《说苑•贵德》:“《诗》曰: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传》曰:自陕以东者,周公主之;自陕以西者,召公主之。召伯述职,当桑蚕之时,不欲变民事,故不入邑中,舍于甘棠之下而听断焉。陕间之人皆得其所,是故后世思而歌咏之。善之故言之,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歌咏之。夫诗,思然后积,积然后满,满然后发,发由其道而致其位焉。百姓叹其美而致其敬,甘棠之不伐,政教恶乎不行?孔子曰:‘吾于《甘棠》,见宗庙之敬也。’甚尊其人,必敬其位,顺安万物,古圣之道几哉。”

   《白虎通•巡狩》:“言召公述职,亲税舍于野树之下也。”应劭《风俗通义》:“当农桑之时,重为所烦劳,不舍乡亭,止于棠树之下,听讼决狱,百姓各得其所。寿百九十馀乃卒。后人思其美德,爱其树而不敢伐,《诗•甘棠》之所为作也。”这里说召公寿百九十余,不知是否属实,但召公相当长寿是可以肯定的。东海有《“仁者寿”说》一文,详细解说寿命与道德关系的密切。

   扬雄《法言-先知》:“昔在周公,征於东方,四国是王;召伯述职,蔽芾甘棠,其思矣夫!”

   王符《潜夫论-忠贵》:“周公东征,后世追思;召公甘棠,人不忍伐。见爱如是,岂欲私害之者哉!”《潜夫论?爱日》:“邵伯讼不忍烦民,听断棠下,能兴时雍,而致刑错。”

   王充《论衡-须颂》:“宣王惠周,《诗》颂其行;召伯述职,周歌棠树。”

   《淮南子-缪称训》:“召公以桑蚕耕种之时,驰狱出拘,使百姓皆得反业修职。”;《淮南子-汜论训》高诱注:“奭,召康公,用理民物,有《甘棠》之歌也。”

   《易林-师之蛊》:“甘棠听断,怡然蒙恩。”《易林-复之巽》:“甘棠之人,解我忧凶。”桓宽《盐铁论•授时》:“故召伯听断於甘棠之下,为不妨农业之务也。”

   《韩诗外传》卷一:“昔者周道之盛,邵伯在朝,有司请营邵以居。邵伯曰:‘嗟!以吾一身而劳百姓,此非吾先君文王之志也。’於是出而就蒸庶於阡陌陇亩之间而听断焉。邵伯暴处远野,庐於树下,百姓大说,耕桑者倍力以劝。於是岁大稔,民给家足。其后,在位者骄奢,不恤元元,税赋繁数,百姓困乏,耕桑失时。於是诗人见邵伯之所休息树下,美而歌之。《诗》曰:‘蔽芾甘棠,勿戋勿伐,召伯所茇。’此之谓也。”

   《汉书-韦玄成传》引刘歆《庙议》曰:“《诗》云:‘蔽芾甘棠,勿翦勿伐,邵伯所茇。’思其人犹爱其树,况宗其道而毁其庙乎?”

   四、棠苑记游在三门峡市,召公的游魂有了一个优美的栖息地:甘棠苑。这是在原召公祠的遗址上重建的人文景观。

   苑里主要建筑有召公殿、清风亭、净心桥、静心桥、清心桥、廉风洞、洗面池、清风亭,另有大量的诗壁碑廊、戒石铭石、幽径曲水、怪石修竹、浮雕名匾等等。召公大殿有座芙蓉红大理石召公塑像,高6米余,峨冠博带,面容慈祥,含笑微微;殿内有一黄杨木雕,甘棠树下,召公在处理政务。徘徊久之,神驰千古。

   苑里充盈着浓郁的文化氛围,尤其是召公殿内保留有了许多后人纪念歌颂召公的诗篇,并请了名家书写。三空君大量别出心裁的画作,更增添了苑里的画意诗情。三空惠赠两幅画作:一《钓云图》,清高而孤独;一《御风而行》,境界空灵,意在言外。回以一联曰:运水搬柴烧饭去,钓云奔月御风行。

   甘棠苑系吴启民君个人出资修建。在《甘棠苑记》中,吴启民先生说明了建苑的目的:

   “民族兴盛,匹夫有责。蹙眉问天之际,深恶污滥虐民之行;痛心疾首之余,潜补苴罅漏之念。不攒金钱著遗恨,有兴诗书共人生。然散尽千金能救几多贫困?说破铁唇能诫几许官商!终决计掷金,修钟鼓楼,建甘棠苑。矢在彰古贤以扬正气,遏人欲以复天理。”

   《甘棠苑记》感情沉郁,文字典雅,气韵生动,短短的千余字,深度传达了召公的品行及作者的情怀。里面不少好句子如:“芸芸众生,有为者几何?苍苍林木,名贵者几许?”、“但信民心所尊,必万古流芳,甘棠风范,定永世长存。”、“不叫金钱攒遗恨,有兴诗书共人生”等等,富有哲理,过目难忘。

   与启民君聊及《孟子》手援和道援的话题。少数人溺水,可以援之以手,面对数以百万、千万、亿万计的落水者,就要援之以道。儒家之道,是正理真理、良知良制,包括政治和教化。我说过,在这个时代,树起中华文化,推动政治改良,都是“道援天下”的大善。谁若致力于这两方面的工作并有所成就,那将为中华民族立下大功勋,十亿人民及子孙后代俱蒙其惠。

   吴启民君爱民忧世,热心慈善和文化事业,可谓手援和道援双管齐下。重建召公祠,创办甘棠书院,弘扬召公精神,举办各种文化活动,都可以视为一种“道援”。启民之名,大有深意。似乎“名”中注定他这辈子要从事启迪民智、启蒙民众的工作。特题赠一嵌名联曰:心向召公,魂系中华,激浊扬清启民智;苑建甘棠,楼鸣钟鼓,推心置腹会贤人。

   “推心置腹会贤人”,非虚语也,启民君既有文化意识又有商业头脑,雄心勃勃,一再表示求贤若渴之意,欢迎广大儒者及有志、有识、有德之士与之联系。

   召公的精神感召和甘棠苑的热情邀约,给了我一夜的美好。夜渐渐深了,似是站在召公像前,又似是侍立于召公身边,而召公正在甘棠树下处理政务。忽有一大一小两头猛犬从黑暗中跃出,与我对峙,吠叫不休。我斥之无效、踢之不去,幸召公口发大雷音,将它们赶跑了,天随之大亮……

   君子道其常不道其怪,但这个怪梦颇有象征意义,值得记录下来。犬为人所养,本为忠诚的象征,但某些时候,挣脱锁链的猛犬也有可能凶性大发,危害人类。梦中的猛犬,可以象征某种反儒家、反道德、反圣贤的不良势力。儒家文化和召公精神的弘扬不是一帆风顺的,但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做召公精神的“护法”和使者,则是东海的责任,也是广大儒者的责任。2011-5-24东海儒者余樟法参考资料:村塾著《也谈召公》;张强《孔子诗论》与《鲁诗》考论;周凤五《孔子诗论》释文及注解;无名氏:苏辙《周南》、《召南》考;2011年2—3号(总第49号)《明珠》甘棠苑专辑以及《史记》、《左传》、《孔子家语》等。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

(甘棠文化召公魂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1/05/26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