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甘棠文化召公魂]
东海一枭(余樟法)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今日微言(请教习近平,追责xxx)
·腐败的官场,腐烂的心灵,腐朽的政权---中国现状探因及结局预测
·庆王无大略,君子能见几
·微言(揪霍金的错,提警方的醒)
·辟毛言论小集(2012、2014旧作重发)
·今日微言(钱穆,雷洋,霍金,周笔畅)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东海儒者余樟法

   一、召公身世召公是周朝一位重要而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和思想家,姓姬名奭,因他的采邑在召(今陕西岐山县西南),故称召公,亦称邵公,是中华邵姓的始祖。

   召公经历了文王、武王、成王、康王四个时期,辅佐王室,功勋卓著,是兴周灭商和开创成康之治的最重要人物之一,在武王灭商和周公居摄之时起了与周公相当的作用。成王之后,康王继位,周公已逝,召公又为顾命大臣,主持了康王继位的册命。

   关于召公的身世,或说他是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或说他仅仅是一般周室同宗。

   认为召公仅是周王室宗亲的史料有:《史记•燕召公世家》:“召公奭与周同姓,姓姬氏。”;《谷梁传》庄公三十年:“燕,周之分子也。”范宁注:“燕,周大保召康公之后,成王所封。分子谓周之别子孙也。“杨士勋:“分者,别也。燕与周同姓,故知别子孙也。”;《史记•燕世家集解》引谯周曰:“周之支族”。

   直接指出召公为文王之子的材料有:《白虎通》卷三《王者不臣篇》:“诗云:‘文武受命,召公维翰’,召公,文王之子也。”;王充《论衡气寿篇》:“召公,周公之兄也。”皇甫谧《帝王世系》:“邵公为文王之庶子。”推测召公为文王之子的材料有:《逸周书作雒解》:“周公、召公内弥父兄,外抚诸侯。”;《逸周书祭公解》:“王曰:呜呼公!朕皇祖文王……暨列祖召公……。”

   据《左传•僖四年》记载:僖公四年,齐以诸侯之师侵蔡伐楚,楚子使舆师诘难说:“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风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何?”管仲回答说:“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太公曰,五侯九伯,女实征之,以夹辅周室”。

   这里提到的先君太公,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姜太公,他是灭商兴周的谋略大家,而召公居然能给他下命令、赋予他征伐和辅政的权力,可见召公的显赫地位远非一般周室宗亲可比。

   现有学者从各个角度提出召公是文王之庶子的观点。刘起釪先生《尚书校释译论》在解《君奭》时,支持历史上皇甫谧所持的“召公为文王之子”的观点,并引用近代于省吾先生的考证,提出召公是文王之庶长子的论点。

   刘起釪先生的论点应该比较符合史实。

   二、周召并重文王之时,周召二公已有采邑:周公旦采邑在太王所居之周地,人称周公;召公奭食邑于召,故称召公。召公是与周公地位相当的辅政大臣。

   《公羊传•隐公五年》:“自陕而东者,周公主之,自陕而西者,召公主之,一相处乎内。” 何休注:“陕者,盖今宏农陕县是也。”;《史记•燕世家》载,“召公奭与周同姓,姓姬氏。周武王之灭纣,封召公于北燕。其在成王时,召公为三公:自陕以西,召公主之。自陕以东,周公主之。”

   陕是当时重要的地标,在今河南三门峡。自陕以东虽是“周公主之”,但为了平叛,召公也曾率领军队征讨。周公八师东征,召公也起了重要作用。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丙申,山东黄县莱阴出土了《旅鼎》(亦称《太保鼎》),铭文作:“唯公太保来伐反夷年,在十又一月庚申,公在盩师,公赐旅贝十朋,旅用作父尊彝。”太保(召公)参与了对夷族反叛的征伐,其事确凿可征。

   经过三年战争,东方诸国的叛乱被平定了。周成王承武王遗志要营建东方的都城,于是命召公去选址勘测,最终确定城址为雒。雒邑营造完成后,召公委托周公上书,戒勉成王“我不可不监于有夏,亦不可不监于有殷。”“惟不敬厥德,而早坠厥命”只有敬德保民,“其疾敬德”,才能“受天永命”。(《尚书-召诰》)

   《召诰》篇总结夏、商、周更替的历史教训,说“天亦哀于四方民”,凡是“不敬厥德”的王朝,就“早坠厥命”,体现了西周王朝敬德保民、以德配天的建国思想----这也是周公制礼作乐的指导思想。

   西周盛世,“周道四达,礼乐交通”,孔子由衷赞叹:“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周召二公,皆儒家圣贤,二公的政治实践相辅相成,二公的思想精神一体相通。“五声之相得也,五味之相入也,其始不同而卒于和也。圣贤之相揆也,亦若是而已矣。”(王安石语)周召二公相互配合,合奏出一曲中华文明的华彩乐章。

   周公、召公承尧舜文王及先王之德风,教化自岐周而行于南国,乃正始之道,王化之基也。孔子祖述尧舜宪章文武,将《周南》、《召南》列在《国风》开篇,以之为“民风之正者,风化之正者”,并对伯鱼说:“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充分体现了孔子对周召之道的重视。

   关于《周南》和《召南》的区别,《诗序》(孔颖达《毛诗正义》)曾以“王者之风”和“诸侯之风”,郑玄以“得圣人之化者”和“得贤人之化者”来分别“二南”,认为这都和周公召公道德的“级别”有关。

   苏辙的看法则不同,认为《周南》和《召南》的分别是,在文王治理周朝时,以周公主内,召公主外。二者的区别只是周召二公的职事不同,与其孰圣孰贤无关。苏辙释《大雅•召旻》时说:“文王之世,周公治内。召公治外,故周人之诗谓之《周南》,诸侯之诗谓之《召南》。所谓‘日辟国百里’云者,言文王之化自北而南,至于江汉之间,服从之国日益耳。”(苏辙《诗集传》)

   《史记•燕世家》又载:“成王既幼,周公摄政,当国践祚,召公疑之,作《君奭》。《君奭》不说周公。周公乃称:汤时有伊尹,假于皇天;在太戊时,则有若伊陟、臣扈,假于上帝,巫咸治王家;在祖乙时,则有若巫贤;在武丁时,则有若甘般,率维兹有陈,保乂有殷”。于是召公乃说。”

   意思是说,成王年幼,周公辅政,召公对周公有疑而不悦,经过周公推心置腹的解释才消除了芥蒂。这种说法在战国时就流行。《列子•杨朱篇》云:“武王既终,成王幼弱,周公摄天子之政,召公不悦,四国流言。居东三年,诛兄放弟,仅免其身。”西汉成帝时出现的《书序》、东汉时马融郑玄及之后唐宋时期的解经之书和类书多承此说。

   程颐认为召公不悦,不是疑周公,而是自己担任了师保的职务,责任重大,所以不悦。朱熹及蔡沈等亦从文本出发, 提出《君奭》乃召公告老、周公慰留之文,文中实未见不悦之意。王安石指出:

   “成王,可与为善,可与为恶者也。周公既复辟,成王既即位,盖公惧王之不能终而废先王之业也,是以不悦焉。夫周之先王,非圣人则仁人也,积德累行、数世而后受命,以周公继之,累年而后太平,民之习治也久矣。成王以中才承其后,则其不得罪于天下之民而无负于先王之烈也,不亦难乎!如此则责任之臣,不得不以为忧也。”(《召公论》)

   我赞同王安石的观点。

   《君奭》篇周公引召公的话说:“在我后嗣子孙,大弗克恭上下,遏佚前人光在家,不知天命不易,天难谌,乃其坠命,弗克经历。”又按《墨子•非命中》说:“于召公之非执命亦然,惟予二人而无造言,不自天降,自我得之。”联系这两则引文来看,可推知召公并非不悦周公,而是不悦周王子孙不求进取的思想。

   西周初年,东方各国的叛乱平定以后,天命说又有所滋长,周王子孙也受了影响。召公反对“执命”之说,认为这种思想妨碍周王朝光大昌盛,周公赞同召公的意见。史官记录周公这篇重要诰词,名为《君奭》,可分四段:第一段周公强调事在人为,赞同召公非命之说;第二段周公广泛征引史事,说明辅臣的重要作用;第三段希望召公同心同德辅助成王;第四段勉励召公共同完成文王的功业。

   另外,“召公疑之”,还可以理解为召公忧自己重任在肩做的不好,疑自己不能为周公分劳。《初学记》卷十七引《乐动声仪》曰:“召公,贤者也。明不能与圣人分职,常战栗恐惧,故舍於树下而听断焉,劳身苦体,然后乃与圣人齐,是《周南》无美而《召南》有之。”

   三、《甘棠》诗旨至今脍炙人口的召公问政阡陌、甘棠遗爱的故事和劳己不劳民、为公不为私的精神,都是召公敬德保民思想的具体体现。召公被尊为后世清风之源、廉吏之祖、勤政之根、民族之魂。《史记》载:

   “召公之治西方,甚得兆民和。召公巡行乡邑,有棠树,决狱政事其下,自侯伯至庶人各得其所,无失职者。召公率,而民人思召公之政,怀棠树不敢伐,歌咏之,作《甘棠》之诗。”(《史记卷三十四-燕召公世家第四》)

   《诗经-召南》中的《甘棠》诗表现了周人思念召公,爱其甘棠的主题。甘棠这一树木与召公事迹联系在一起,极富象征意义。孔子通过此诗,倡导一个上下有序、官民互爱的德治社会。诗曰:

   “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蔽芾甘棠,勿剪勿败,召公所憩。蔽芾甘棠,勿剪勿拜,召伯所说”。

   毛传:“蔽芾,小貌;甘棠,杜也;翦,去;伐,击也。”郑笺:“茇,草舍也。召伯听男女之讼,不重烦劳百姓,止舍小棠之下而听断焉。国人被其德,说其化,思其人,敬其树。”

   战国楚竹书《孔子诗论》论及《甘棠》云:“《甘棠》之保,《绿衣》之思,《燕燕》之情,害(盖)曰:童(终)而皆贤于其初者也。”(第十简)

   “保”,报也,意为甘棠曾是召公休息过的树木,为报答召公的恩情,请大家不要砍伐。孔子用一个“报”字总括《甘棠》诗旨,即《孔子家语•庙制解》所谓“爱其人犹敬其所舍之树”,毛诗传笺“国人被其德,说其化,思其人,敬其树”是也。

   《孔子诗论》还有两次论及《甘棠》,第十五简云:“……及其人,敬爱其树,其保厚矣。《甘棠》之爱,以召公……”;第二十四简云:“吾以《甘棠》得宗庙之敬,民性固然。甚贵其人,必敬其立(位);悦其人,必好其所为,恶其人者亦然。”

   第十五简意为,老百姓因爱戴召公而爱护他休息过的树木,今后的报答必然丰厚;第二十四简意为,从《甘棠》中体会到祭祀宗庙时的敬仰之情,这是由民性所决定的。人们尊敬一个人,必会敬重他停留过的地方;爱戴一个人必会喜爱他的作为;反过来,讨厌一个人也必会讨厌他的行为。

   《孔子家语》亦论及《甘棠》。《孔子家语-好生》“孔子曰:吾于《甘棠》,宗庙之敬甚矣,思其人必爱其树,尊其人必敬其位,道也。” (注:《孔子家语•好生》与《孔子诗论》第二十四简语言相近,唯于《甘棠》“宗庙之敬”下多了一句“民性固然”。)

   《孔子家语-庙制解》:“子羔问曰:《祭典》云:昔有虞氏祖颛顼而宗尧,夏后氏亦祖颛顼而宗禹,殷人祖契而宗汤,周人祖文王而宗武王。此四祖四宗,或乃异代,或其考祖之有功德,其庙可也。若有虞宗尧,夏祖颛顼,皆异代之有功德者也,亦可以存其庙乎?孔子曰:善,如汝所问也。如殷周之祖宗,其庙可以不毁,其他祖宗者,功德不殊,虽在殊代,亦可以无疑矣。《诗》云: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憩。周人之于召公也,爱其人犹敬其所舍之树,况祖宗其功德而可以不尊奉其庙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