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一枭(余樟法)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胡平,请不要拿本能说事
·向dck先生求饶
·《中国特色的幸福》
·拘成小节方成熟
·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
·赠人六首(jiang898、张星水、李大白、楚天浪子、点晴等)
·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
·一笑居然有老黄
·东海思想概要
·杀人不道德与不道德杀人---浅答闲话
·致正在天心、精卫二君
·国内“反枭”文章,令我哭笑不得
·生命之根、制度之本------兼答胡平君
·把中国引到哪里去?
·享受生命,笑对一切----答网友
·开生命新境界,创社会新文明---答自由中国网友
·谁最害怕“道德批评”?
·秋菱:次韵东海一枭《幽居写怀》(好诗共赏)
·与徐水良等浅谈仁本主义
·别把矛头指向普通民众----答刘大先生
·留别闲话君
·当心读书读傻了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给徐水良君开一窍
·伪哲理举例
·自题《仁本主义大纲》
·转个好玩的:《三教顶峰》小说连载
·小人自龌龊,安知大士怀---关于君子小人之辨答刘大先生
·简复dck先生,兼示魏京生先生们
·傅小松:再谈“三比老枭”
·“彻上彻下彻里彻外”
·九狮山民:奉和枭兄七绝一组(一、二)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不见东海,莫言文化---三复徐水良君
·答萧老版
·上网九年
·瓮安事件有感
·当心读书读傻了(续)
·茅于轼犯了三个错误
·上海闸北血案抽思
·致严家伟先生
·勉励中共领导人及中华文化人兼自勉
·不要用谦卑来挡箭和遮羞
·为人类新一轮文明的到来开路
·中共、中华、你我他(组诗)
·仁本主义大纲
·对自由阵营的重要警示
·如丧考妣
·《彩虹战士》
·东海答客难(518--524)岂有一枭持霸道,谁知万物有良知
·尽心又随缘---与瑞瑞君及东海同道共勉
·不贵无过贵能改
·仁本主义有多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一王夫之的《读通鉴论》,大多数议论很正确精到,但也有不够中正之处,比如对阳明心学及佛道两家的批评就有些过火,对夷狄的态度更是过于偏激。其《卷四》:

   “楼兰王陽事汉而阴为匈奴间,傅介子奉诏以责而服罪。夷狄不知有耻,何惜于一服,未几而匈奴之使在其国矣。信其服而推诚以待之,必受其诈;疑其不服而兴大师以讨之,既劳师绝域以疲中国,且挟匈奴以相抗,兵挫于坚城之下,殆犹夫宋公之自衄于泓也。傅介子诱其主而斩之,以夺其魄,而寒匈奴之胆,讵不伟哉!故曰:夷狄者,歼之不为不仁,夺之不为不义,诱之不为不信。何也?信义者,人与人相于之道,非以施之非人者也。”

   简单介绍一下“傅介子诱斩楼兰王”事件。楼兰国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背靠匈奴,地处汉朝通往西域的交通要道。傅介子,西汉人,读张骞通西域事,叹曰:“大丈夫当立功绝域,何能坐事散儒?”

   元封二年(前109),赵破奴率军进攻车师、楼兰,副将王恢率精兵七百俘虏楼兰王。楼兰王归顺汉朝,又怕匈奴报复,遂分别送王子到汉匈为人质。征和元年,楼兰王病死,匈奴抢先送归楼兰王子继承王位。楼兰又倒向匈奴。元凤四年(前77),傅介子奉命向楼兰问责。楼兰王“谢服”。但傅介子认为,必须把楼兰王杀了才能震住西域,经霍光同意,带着金币去成功诱捕楼兰王,将他杀死。

   对此,王夫之持称赞态度,司马光则针锋相对。认为以欺诈的手段对付蛮夷,是只图一时之利而不见长远之弊。司马光所说:

   “王者之于戎狄,叛则讨之,服则舍之。今楼兰王既服其罪,又从而诛之,后有叛者,不可得而怀矣。必以为有罪而讨之,则宜陈师鞠旅,明致其罚。今乃遣使者诱以金币而杀之,后有奉使诸国者,复可信乎!且以大汉之强而为盗贼之谋于蛮夷,不亦可羞哉!论者或美介子以为奇功,过矣!”(《资治通鉴》。

   二我赞同司马光的意见。“王者临御四夷,当叛则威之,服则怀之,使信义之明皎如日月。”(司马光)傅介子代表国家施欺诈于远人,失大信于夷狄,不义,也不智。“信义者,人与人相与之道,非以施之非人者也。”这一观点是违反儒家义理的。

   信义属于儒家五常道,是基本原则和普适价值,对任何人都必须讲----夷狄无论怎么野蛮“非人”不讲仁义,本质上仍属人类。我们不能以儒家的伦理道德来要求他们,但对他们同样要讲信义,如欧阳修所说:“中国待夷狄,宜以信义为本”。

   清末郭嵩焘指出,古代帝王对待“夷狄”都是从不轻开战局,而首重信与义,以怀柔示之。他说:“古人控御夷狄之大略,必由信义。” (《陶凤楼藏名贤手礼》)“尝论中国之控御夷狄,太上以德,其次以略,其次以威,其次以恩,而信与义贯乎四者之中而不能外。”(《郭嵩焘诗文集》)

   子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孔子强调,任何时候都要忠信笃敬。到了蛮貊之邦、遇到夷狄之人同样要讲信义(只有夷狄才背信弃义),这是道德的必然要求和儒家的一贯主张,有大量经典为证。例如:

   《易经》:信及豚鱼。子曰: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子曰:仁者爱人!子曰: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中庸曰: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 礼记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 孟子: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

   德呀,仁呀,道呀,都涵盖信义、离不开信义。

   三王夫之由于亲身经过了明末天崩地裂的残酷现实,充满故国之痛,“夷狄者,歼之不为不仁,夺之不为不义,诱之不为不信。”这一有激而发的观点有失正常,我们应该予以理解,但不能“无条件”接受。

   王夫之之言必须有前提和条件,不能施于和平年代和非军事行动,也不能在夷狄已经服罪的情况下歼之夺之诱之,更不能胡乱引申,把一般异族异国的人民视为夷狄。华夷之辨,辨的不是血统和种族,而是文明与野蛮、仁义与邪恶、信义与反信义。

   注意:以诚相待不是任人欺诈而不防范,有信有义还须有智慧有武备,“询访智略,察验武勇,以选将帅。申明阶级,翦戮桀黠,以立军法。料简骁锐,罢去羸老,以练士卒。完整犀利,变更苦窳,以精器械。”(司马光)做到信威并用。“服则怀之以德,叛则震之以威”,夷狄有罪则明致其罚。至于在战争状态(义战)下和军事行动中歼敌诱敌,那是权道,不属于背弃信义。

   另外,有一句名言叫“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很为某些民族主义者津津乐道,其实此言也是很不儒家的。如果是武力来犯之敌,当然要奋起战斗格杀勿论,对于一般的冒犯,过度报复尚且不许,岂能动不动就大开杀戒?古今中外的邪恶政权也未必这么霸道疯狂吧。子曰:“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这才是中华之正道、王道啊。

   四司马光在《通鉴》中还对“唐太宗悔薛延陀之婚”一事发表了评论。

   唐太宗原本决定与薛延陀和亲,后来借故取消婚约。对此褚遂良等朝臣都表示反对,认为既然答应了薛延陀的求婚,又接受了他的聘礼,就不应该失信于人,以免招致不必要的边患。

   唐太宗解释说,这是知古而不知今。汉初匈奴强而中国弱,和亲是权宜之计,现在中国强戎狄弱,薛延陀卑辞求婚是要借中国之势以自立,中国绝其婚,就表示不再支持它,它将很快被同罗、回纥等部族瓜分。从功利层面看,唐太宗的分析得很有道理,司马光却大不以为然,认为唐太宗对待戎狄恃强弃信是大错。他评道:

   “孔子称去食、去兵,不可去信。唐太宗审知薛延陀不可妻,则初勿许其婚可也。既许之矣,乃复恃强弃信而绝之,虽灭薛延陀,犹可羞也。王者发言出令,可不慎哉。(《资治通鉴》)”

   这与前面对“傅介子诱斩楼兰王”的批判异曲同工,都是强调对待夷狄也要讲信义。2011-5-4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5/05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