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东海一枭(余樟法)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欢迎附庸孔孟,警惕假冒儒家---马克思主义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东海随笔: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礼记-大学》曰:与其有聚敛之臣,宁有盗臣。译成白话文即:宁可有盗窃国库的贪官,也不可有搜刮百姓的敛财高手。搜刮聚敛,译成官话就是:加强财政汲取能力也。儒家认为这种行为比贪官污吏更坏。

   反观今日,盗臣不是有没有的问题,而是有官皆贪、无吏不腐。要找一个真实的清官形象树起来,只怕比大海捞针还难。任何时代都难免有贪官污吏,历代王朝到了末期,腐败现象更会比较严重,但严重到现在这样的程度,却是有史以来绝无仅有的。

   现在中央和对方各级政府无不以搜刮为重心、为要务,财政汲取能力不断加强,据说还要往上加呢。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说了:中国宏观税负不仅有上升的需要也有提升的空间。

   经济超速发展,经济总量跃居全球第二,据专家称,中国民众税务负担也是全球第二,而中国民众社会保障则全球最差。典型的高税负低保障,典型的国富民穷官富民苦。

   特别令人忧虑和心寒的是,各级政府和领导皆不以聚敛为耻,民众和知识分子对“聚敛之臣”也习以为常。象朱镕基那种“放反腐之空炮、干聚敛之实事”的宰相,居然在民间获得了广泛的赞美和怀念,换了是儒家社会,只怕早已被唾沫淹死了。(与朱相略有不同,温相是:循聚敛之旧例,放政改之空炮---当然,放放空炮也是好的。)

   聚敛成要务,贪盗更寻常。儒家今何在,念之断肝肠!哀哉,痛哉!在马家政权的努力下,在唯物教义的洗脑下,政治道德早已扫地无遗,价值标准早已颠倒不堪!不由得想起《论语》所载:

   季氏富于周公,而求也为之聚敛而附益之。子曰:“非吾徒也,小子鸣鼓而攻之可也。”(《论语-先进篇》)

   季氏就是季康子。鲁国三家权臣,季氏的权力最大,也拥有最多的土地和财富。孔子的弟子冉求是季氏家宰,帮助季氏聚敛。事见《左传》哀公十一年和十二年文。《孟子•离娄上》也载:“求也为季氏宰,无能改于其德,而赋粟倍他日。”

   季氏要用田赋制度增加赋税,曾派冉求征求孔子的意见,孔子主张“施取其厚,事举其中,敛从其薄”,结果季氏仍旧在冉求帮助下实行田赋制度。季氏当然是“主谋”,但冉求作为季氏家宰,不能让季氏“改于其德”,反而“赋粟倍他日”,也要负相当的责任,因此遭到孔子的坚决反对和严厉批评。2011-5-4东海儒者余樟法

   

   新儒家三种人在如何对待马家方面,现代新儒家有三种表现:一是坚持儒家,排斥马家,以熊十力、马一浮为代表。据《熊十力傳》载:

   “三十八年(一九四九年)十月,…然卓然自立,拒不參加中國哲學會。時馬一浮來書,云己確乎其不可拔,十力欣然回書,亦雲己之不可拔。蓋當時士人,皆多少改造爲馬克思主義,天下確乎不可拔者,唯十力、一浮、漱溟等寥寥數人也。”(东海注:这里将梁漱溟与熊十力马一浮并提,高估了梁。)

   其次是儒家为主,马家为辅----局部接受马克思主义,以梁漱溟为代表。梁漱溟于《中国建国之路》中赞扬共产党倡导的“无产阶级那种精神或心理,却正是中国人所早成为好尚的东西——仁与义”云云,其批判林彪维护孔子时往往引用马家观点,还曾多次要求到苏联学习。

   三是弃儒“拍马”,以冯友兰为代表。实质上这一批人已叛出儒门成为“马棍”,没有资格再称为儒家了。2011-5-2东海儒者余樟法

   为善归正,永远不晚或问:从儒家角度看,如果有人一辈子不君子,现在明白了善恶的道理,再回头是不是太晚了?(大意)

   东海略答:为善归正,永远不晚。人老了,身体机能难免衰弱,但各种资源包括见识、智慧、能力、关系、影响、财势各方面反而会更有优势,还有些人或曾掌握一定权力,虽退下了,毕竟有残留,这一切都可以成为善的力量。

   另复须知,有些事功德之大,非凡心俗眼所能测。例如,在这个时代,树起中华文化,打倒马家恶店,推动政治改良,都是“道援天下”的大善。谁若致力于这两方面的工作并有所成就,那将为中华民族立下大功勋,十亿人民及子孙后代俱蒙其惠,其他一切罪过都可以一笔勾销。

   即使人之将死,大善难为大德难成,把自己的反省、悔恨给儿孙及亲友故旧们说说,教导或提醒他们道德的重要性,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选择道德的人生路,那也能种植善根消减罪过呀。

   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有能力作恶者,必有力量为善。如果一个人自私自利甚至害人祸世一辈子,到老了、快死了还不愿回头向善,还不肯说几句真话善言,那就太可悲、太可耻、太可恶了,那真是佛教所说的地狱种子一阐提,释尊重来,也唯有叹息而已。2011-5-2东海儒者余樟法首发儒学联合论坛学术厅:http://www.yuandao.com/index.asp?boardid=2东海儒者余樟法的新浪草堂:http://blog.sina.com.cn/donhai5

(2011/05/0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