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曾节明: 小提琴家教封家瑶 ]
陈泱潮文集
·当前必须就势引萨德入中,建立牢固的中美同盟
●中国宜借刀除恶,早日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
·金正恩利令智昏执意要进行第六次核试验
·金流氓将外媒记者当作人质掩体
·死活之战,绥靖不得,虎口拔牙不得不拔
·金三胖暴露在大阅兵检阅台上
●人子(弥勒)2017复活节致习近平暨全体国民
·习近平应积极配合特朗普,有效解决朝核问题
·国人要积极支持习近平切实成就丹麦模式中国梦
·习仲勋遗计三步曲,令习近平上位展宏图
·孝子毋忘贤父遗志,报恩家国,普天同庆
·习近平应遵父嘱,以民为主,不做官僚特权阶级一党之奴
●坚持正确的思想政策路线,推进上下结合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
·在思想理论上帮助中共转变观念的价值和意义
·正大光明帮助中共转变观念,积极促进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
·ZT中国正在迈进民主社会/中国巨变在即
●2017朝鲜建军节感想
·中美双重压力迫使金正恩朝核隐忍难发
·再谈必须引萨德入中,趁势缔结牢固的中美同盟
·习近平亲美弃朝扭转美俄联合制中可能性,值得肯定
·中共必步慈禧太后三部曲,但看和平转型利大于弊
●中国宪政民主革命内含政治道德革命
·难道因为现实的残酷,就要放弃对理想的追求?
·【枭雄黑道崇拜】对中国危害深远
·【枭雄黑道】三大特征 【枭雄黑道崇拜】害人害己
·欲有大建树者,须守诚信义节,与【枭雄黑道崇拜】决裂
·满遭损,谦受益。宁不慎乎?
●面对民运【良善路线与邪恶路线的斗争】,
●青年人切不可行枭雄黑道不择手段做伤天害理之事
·告曾节明:有不同观点是正常现象。但是,岂可编造诬蔑不实之词?
·答记者问已经说明了陈泱潮为什么要抓住中共进言献策的原因
·中国民主革命客观存在【良善路线与邪恶路线的斗争】!
·大是大非须明辨:【全国两非反革命集团首犯】一答曾节明
·人子(弥勒)所为,天命前定,顺乎天意,岂会无效?
·《特权论》作者所作所为是“乞讨式民运”“荒谬透顶”的吗?”
●对朝核问题的持续关注
·必须坚决加紧实施对朝经济制裁,彻底终止和销毁朝核
·习近平中国亲美弃朝必须尽快条约化
·视频:【内幕】中共的朝鲜战争 欺骗了历史
·朝核将在金正恩政权的全力主导下如脱缰野马迅速成熟
·中国面对朝核新动向必须有的认识和应对
●人子(弥勒)受命点化推友郭文贵
·人子(弥勒)受命点化郭君
·2、如何将社会聚焦势能转化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巨大功能
·3、短暂的人生与身外之物
·4、善恶因果报应是人生祸福基因
·5、真要保命,首先必须明白生命的奥秘
·6、大智慧者,保命要保真命灵魂
·7、商业成就仅只是你人生的开始
·8、中国10多亿农民非常需要政治上忠诚可靠的代表
·郭文贵爆料客观上产生的积极意义
·人子(弥勒)透视郭文贵事件(11则推文/1图)
·和民运朋友研讨:习近平有没有可变性?
·人子(弥勒)劝导郭文贵升华转型40条推文(1图)
·视频《人子(弥勒)劝导郭文贵升华转型之推文》
●中文原创圣经续篇恒约●永生书
·7000年未有之天象,啟示錄12章應驗(视频)!
·今天中国人非常有必要深入了解圣经文明(推文6则)
·旁观者清,读者终极印象:善恶两造,佛魔对立
·圣经旧新约梗概与中国人应有的深刻反思(推文11则)
▲正本清源,不可或缺的中国民运史资料
●2017再回击苦肉计战略特务
·陈泱潮徐水良之争,既是观点之争,也是人格之争
·无民主墙活动,徐水良压根不是民运人!
·徐水良与范似栋联手疯狂破坏和丑化中国民主革命!
●回复王希哲
·一复王希哲:【中华全国民刊协会】发端的事实真相
·对王希哲先生的10点答复和忠告
·▲三复王希哲:当代中国民运失败的主观因素是有道不尊,整体失德!
●【伪中国民运教父徐文立】
对《特权论》作者极其毒辣卑劣的政治谋杀
·陈泱潮与徐文立先生争论的本质和意义兼致所有网友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1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2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3
·对徐文立《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一文的批驳4
·徐文立必须回答恶毒造谣诽谤诬蔑陈尔晋的问题!
·未来佛弥勒之所以会遭到这么多的小人磨难
·徐文立造谣对《特权论》作者进行不见血的谋杀!
·徐文立造谣挑拨离间分裂中国民运队伍的罪孽
·吕洪来:徐文立不可告人的、卑鄙的目的
·陈忠和谈徐文立在中国民主党建党初期的错误
·到底谁才是国际共运暨中共国“首先提出了政治多元化”的人?
·曾节明:我感谢的人(一)陈泱潮老先生
·关于柏林大会,徐文立卑劣心术和手段的大暴露E
·徐文立故意篡改时间,造谣诋毁陈尔晋
·曾节明以这样的心态、品质、立场和手段反什么共?
·投机小政客王伦山大王徐文立的狡狯和奸邪(2图)!
●2017中印边境冲突
·致习近平主席:先收回藏南地区,再开19大之建议
·2017北戴河会议首当尽快议决的当下中国头等大事
·中印之战,事关万年大计,务期必胜!
·上兵伐谋,居高临下,中国如何不战而屈印兵
·中国朝野要高度谨防印度危害中国的野心
·外患当前,国人非常有必要对习近平作出正确判断
·面对崛起之战,中国外交格局急需调整
·印度撤出入侵地区,中国不战而胜说明什么?
·善于妥协,是政治和外交的艺术
·中国应作好两手准备:和平崛起与全胜崛起之战
●1979《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纪录片及其引发的思考
·珍贵史料:1979民主墙发表《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电影镜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曾节明: 小提琴家教封家瑶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5月12日 首发 )


曾节明更多文章请看曾节明专栏http://blog.boxun.com/hero/zengjm/



【陈泱潮按:曾节明先生这篇人物素描,以生动而具有哲思深度的文笔,描述了他长子的音乐与小提琴启蒙教师封家瑶,读来引人入胜。此文不仅将封家瑶先生栩栩如生地表现出来,而且,让读者强烈地感觉到曾先生长子的音乐天赋,是音乐界大有培养前途的可塑之才。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引起当代卓越的音乐家们对节明这个具有音乐天赋孩子的重视和兴趣,帮助将这个可塑性很强的孩子,培养成音乐巨星。中国太需要超越聂耳冼星海那样的作曲家了,太需要出现甚至超越西方贝多芬的音乐家了!】

   
   

    (博讯 boxun.com)
   
    三年前他说,现在很难碰得到好的音乐苗子,要想再碰上象我长子戴维那样有天赋的学童,恐怕是不可能了,因此,教了戴维之后,他很难再如此投入地教任何别的人。我知道他这话是真的,2009年元月的一个下午,我在曼谷打电话给他,告知他我流亡一事,他说,他很理解我的选择,并为戴维离去深深地惋惜,他亦很担忧长子的前程,告诫我说:象戴维这样的好苗子,千万不可中止小提琴学习,他知道国外学琴很贵,如果承担不起,就去网上找视屏模仿...他的话语有些凄凉,心境大概象湿冷难熬的桂林一月天;我那时的心境,也恰如曼谷一月天的下午那样,焦热难耐,继而早早地沦入昏黑。
   
    本来,他想借助戴维的天份,成就他名师的梦想,这也是真的。他几次告诉我:不必更换老师,他自己完全可以把戴维送进中央音乐学院附中;他时常请我的长子献艺于他的自我推销音乐会。他恋财而惜才,现实而又浪漫,浅浮却又聪慧,虚荣而又坦率,精于算计却又充满爱心...他就是封家瑶,一个小提琴家教,一个我所记念的人。
   
    他1953年生于南宁,身高不足一米七,长头宽额,可谓是天庭饱满,一双小眼睛看起来十分狡猾,就如好些有艺术细胞的人那样,他有着类犹太式的小卷发——看来卷发者多有艺术细胞的传言不虚,但他的鼻子却是南宁式的塌鼻梁。我出走之前,他两鬓已经斑白,但体形保持得很好,动作协调、反应灵敏,也如许多搞艺术的人那样。
   
    如果不是因为偶然原因,我可能一辈子不会认识这个人。2006年“五一”前,我正为儿子戴维在少年宫上大课无效果而犯愁,踌躇间,顺路到解放西路一家乐器商店为长子买松香,当时灵机一动,顺便向该店打听小提琴家教,小年轻店员从一个花名册上抄给我两个通讯名录,我看到之后,我自然选择了岳君教授,此人是广西师大艺术系的教授,且广西师大离我家很近。电话通了之后,岳君女士问:
    “你儿子吵不吵?”
    “很吵”。我如实回答。
    “那不行,你必须保证你儿子安静,否则我不能教”,岳君补充说: “如你有兴趣,我可以联系我的研究生教他”。
   
    我听罢大愤,遂打“封家瑶”的电话,封老师非常热情,但说的桂林话有些怪异,听不出是哪里的口音,后来我才想到:他南宁口音之所以异变,大概因为他移居桂林已久,又是小提琴手的缘故——音乐从业者学习语言能力一般较强。正在家中上课的封家瑶,当即邀请我到他家观摩,不管我届时选不选他。
   
    这显示出他的自我推销的精明,但我也注意到:他在邀请我观摩之前,并没有征得学生家长的同意。
   
    他的示范演奏琴音饱满圆润,切分音很清晰,连弓相当流畅,一时间令我耳目一新。当然他作示范的曲子不难,他平时亦很聪明地选择一些动听易奏的加以演练,他的直到听到他的《梁祝》快弓部分时,我才了解到他的真实水平;他有着一双典型工人阶级的大手,手指粗而长,若放到宽阔的吉他指板上,这是令人十分羡艳的生理条件。他的握弓和运弓都很样板,不像是胡同里练出来的。但后来却得知:他恰恰是从胡同里练出来的,不过那不是一般的胡同。
   
    遂决定让长子师从封老师。他给我课价是四十元四十分钟,但要我一个星期上两节课,出于对他那双小眼睛的怀疑,当时我颇有些微词,觉得他逮得很咸,后来才得知大错:象岳君这样的教授,一小时一百二十元;朱小英这样的名师,一节课也在八十元以上;而封家瑶育苗的水平却在这些人之上。
    那时我苦于儿子戴维不愿学琴。长子两岁多就能哼歌,幼儿园的儿歌过耳不忘,四岁就能够精确地分辨音的细微高低,虽富天赋,他却不愿学习,就像几乎所有的其他幼童那样,只喜欢玩耍和画画,怎么办?一味打骂显然是愚蠢的。
   
    封家瑶不失时机向我推销一把标准“普提”,三百元一把,他说:只要我拿起琴装模做样地拉,我的儿子一定会拿起琴来。苦于无计可施,唯有听他一把,隧向他买下一把乡镇作坊生产的劣质普提,在家中带头拉练铃木教材的启蒙小曲子,四岁的儿子果然也跟着拉起琴来,没想到幼童具有那样强烈的模仿欲。
   
    我的音乐感本来就不错,因此刚开始时,还可以拿着琴弓教子,但幼童较成人巨大的可塑性优势,令戴维很快就把我甩在后面,等到我不好意思拉琴的时候,戴维已经入门了。
   
    但对于封家瑶的这一招,我当时并不很以为然,总觉得被占了便宜,或许还有更好的激发兴趣术。现在想来,那确实是一个绝妙的办法,因为言传不如身教,且父母与子女的接触,远多于家教。封家瑶的双赢推销术看起来很狡烩,实际上乃大善。
   
    损己利人是善,利人利己则是大善;损人利己是恶,损及损人则是大恶。无怪乎道家有云:看起来善的东西不善,看起来不善的东西是大善。
    封家瑶排课也很令我意外。乐谱、乐理、音阶他开始时统统不教,握弓、运弓、姿势要求也不严格,上来就教一些易唱易练的铃木入门曲,这些儿歌般曲子为幼童喜闻乐听。我记得第一首是《小星星》,往后有《风之歌》、《告诉罗迪阿姨》、《很久很久以前》等等。
   
    我第一次惊服于他的敏锐。中国教师育人,普遍无视人的天性和年龄特点,采用按部就班的灌输、填鸭方式。我亲眼看到他们对还没入门的幼童,上来就强行灌输乐谱、乐理知识,灌得人昏头转向;教小提琴的什么音乐也不教,一个握弓单摆弄三个月,还有运弓、夹琴、站姿,统统单练,如同军训;音乐课中无音乐,上课如演话剧,不把蹦蹦跳跳的天份儿童,折腾得死气沉沉、六神无主,誓不罢休。此种方法,毁人不倦,与其说是在培养人才,不如说是在培养对音乐的仇恨。
   
    我自己就是此种教育的受害者。初中音乐课本来有笛子(中国牧童笛),我本来极有兴趣,还积攒三个月零花钱买了一根笛子,结果那位如老修女般一脸凝重的音乐教师,一连几节课灌输乐理知识、又讲笛子的原理,就是不吹一首曲子,头大之际,再也不愿听音乐课了。
   
    居美之后,眼见美国音乐教师的授课方法,更觉中国教师普遍既没有幽默感、也没有想象力,但是封家瑶却是个很大的例外。
   
    封家瑶琴艺虽不很高,却很能吸引孩童学琴,他手头总有糖果、花生、巧克力...因为他有嚼零食的癖好,他能够在恰当的时候向学童掏出零食,把最顽劣的“小皇帝”驯化成身边的宠物;他一双小眼睛极能察言观色,懂得在适当的时候抽出两三分钟,和他的学童小耍片刻,如一起玩车,送两张粘贴画...有一阵子长子如患多动症,他就在长子太过活跃的时候,让小家伙沿着房间走两圈再来上课......
   
    封家瑶的幼教风格,与美国教师的风格惊人地暗合,但这种风格却非仿制品,而是他的天性流露。就像“解放牌”一代的绝大多数中国公民那样,他箩筐大的英文字母认不了几个,西方的影响只限于《北京人在纽约》,和关于西方富裕的街谈巷议。他天性喜欢小孩,且具有洞察他人心理的天赋,所以很有些《音乐之声》女主角的背影。他是个生财有道的财迷,但并不贪婪,因为他很能尊重他人。他就像我碰到的一些广东和南宁商人那样,私产观念很强,却同时尊重他人的私产,这种习性倒不是西方影响的结果,而是家庭和地域文化的产物,例如:同样在一个封闭的毛泽东时代,温州人、广东人的私产观念就比北京人、东北人强得多。从这也可以看出,天赋人权理念是私有制的产物,而与冠冕堂皇的公有制格格不入。
   
    他对孩童有一种天生的爱,这种博爱,能奇特地超越他那厚重的财迷心。携长子到他家学琴的日子里,我异议分子的本性发作,不自觉地跟他讲起大道理来:为什么共产党比法西斯还坏?他听了很惶恐,说他是搞艺术的,从不管这些事情。有一天下课时,他站在那破旧的防撬铁门口,以亲历过文革的老资历低声警告我:共产党整起人来很恶毒,最好小心点。这般地懦弱,我不免鄙薄起他来。
   
    其后不久,长子在刚上课时,竟然失手将刚买的的新弓摔在地上,弓尖断成两截,我一时怒不可遏,拧住他的耳朵怒骂,小家伙哇地哭将起来。我这样的举动,在中国稀松平常,若临到别人在场, 要么袖手旁观,要么也会站在我的立场上哄长子几句,但没想到封家瑶却来了脾气,他指着我厉声斥曰:“什么是法西斯?你这样就是法西斯!”他还指责我干扰他教学。一时间,他的圆滑与懦弱奇特地消褪无踪,在那种义愤的力量的震慑下,我竟无言以对。
   
    虽然我现在依旧不认同他的教子观,(我以为他对幼童过于放纵了,溺爱过分,等同狎亵,这就是他的独生子未成大器的原因之一,教子应该恩威并施,宽严相济。)但却佩服他的某种超然——那种义愤,是博爱精神的流露,这是一种在中国人(包括民运异议人士)身上少见的素质,倒与普世价值暗合。我们这些人摇唇鼓舌地反专制,孰不知自身多处,与胡锦涛们裁自同一块料子,实在是悲哀。有些地方,我等尚不如封家瑶也。
   
    封老师的风格,与泰国皇家军乐队的刚老师迥然不同,刚老师授课,大部分时间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犹如军校教官,但他教琴很投入,每每忘了时间,他的一小时课程,往往超过一个小时。而封家瑶授课时经常太过随意,以至于我忍不住打住他的谈兴,有几次上课时他接电话太久,遭我指出后他当即道歉,并给我补时。他授课灵活亲切,但又十分功利和精细,时常抬头看挂在墙上的圆盘石英钟,按时下课。
   
    虽则功利,无可否认的是,他的方法确实极富成效。从2006年“五一”节开始,仅一年四个月时间,戴维就能够在四根弦上娴熟地流淌出李丁的《b小调协奏曲》、戈赛特的《加沃特舞曲》,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但封家瑶最为兴奋的却是:戴维在2007年九月份通过了中国小提琴全国考级第一级的测试,还拿了优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