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让神话更接近真实的《死海古卷》(图)]
陈泱潮文集
·美国总统布什办公室给陈泱潮先生的回信
·布什总统在德州烧烤宴上送给江泽民的最好礼物
· 呼吁美国政府关注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的遭遇
·陈泱潮呼吁美国帮助中国民主化
·陈泱潮2006年3月2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白宫前发表演说全文
·对美国帮助中共加强网络封锁的抗议和声明
●有关中国民主运动
·致中国民主运动全体同仁
·敦促江泽民先生春节前释放民运人士书(2002-2-4)
·今日之战,胜不在兵,而在真理——热烈祝贺中国民主团结联盟第10次代表大会的召开
·陈泱潮与王雍罡先生通讯:关于中国民主运动理论、信仰和领袖等问题
·致王力雄
·关于发起成立“反恐保民护法爱心律师团”的倡议书
·中国民主运动迫切需要实现革命的大联合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一)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二)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三)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四)
·中国民运致胜之道与中国的最佳归宿(之五)
·给刘荻—— 一个老战士的敬礼
·他演讲时挥起了仿佛是巨人之手,而且似乎能够借来金光(图)
·撒豆成兵 、各自为战
·“风波”与“大会”之后,民运必读
·薛伟《民運隊伍中的左派幼稚病》及天药网特别转载薛偉先生这篇文章的按语(外一首)
·关于支持王希哲先生《几点紧急意见》的声明和补充建议
·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维护民阵的团结和统一
·团结起来,认真思考,为中国美好的的明天竭尽努力!
●先礼后兵,排除干扰
·奸坛墓志铭
·痛斥“民主跳蚤”1.2.3.4.5
·痛斥“民主跳蚤”6
·痛斥“民主跳蚤”之7
·痛斥“民主跳蚤”8
·痛斥“民主跳蚤”9.10
·痛斥“民主跳蚤”11.12.13.14
·就《痛斥民主跳蚤》一文引起的风波致〔博讯〕主编
·痛斥“民主跳蚤”(全文)
●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支持郭国汀律师负责组建中国人权律师基金会
·着眼大局、维护正义,推荐郭国汀先生参选第三届「亞洲民主人權獎」
●接受采访
·陈泱潮原声宣读:《“以独攻独”宣言》
· 请听百姓的喉舌——陈泱潮的声音
·希望之声首发:陈泱潮:2005年是动摇中共的一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报道:欧洲华人悼念紫阳,呼吁平反六四
·希望之声5月28日讯:专访民运老兵陈泱潮
·中国媒体的假新闻现象
·中共加強外文報刊管理 鞏固思想控制
·讨论:中国政府高官任职大学新闻学院之影响
·希望之声采访陈泱潮
·就2005年中国十大新闻回顾陈泱潮接受希望之声采访
·希望之声特约记者李洛采访陈泱朝元宵节绝食——用绝食唤醒民众
·讨论:汕尾事件两会期间受媒体追问
·讨论:2010年建成惩治腐败体系能否实现
·希望之声录音:中共暴政已经坐在了人民革命的火山口上(图)
·讨论:中共党员总数有所增加
·讨论:中国军方将对千名高级官员进行审计
·自由亚洲采访:中国一些干部培训中心成为腐败温床
·家人希望黄金秋能够获减刑/陈泱潮、徐沛促请中国政府尽快释放黄金秋
·经历过迫害的人理解耿和的声明
·中共高层权力斗争 武警部队作用引关注
·希望之声报道陳泱潮:賈甲起義是中共倒行逆施的結果
·“团派“下的中国
·希望之声采访报道:江澤民應該繩之以法
·挥不去抹不掉 《整风反右运动》五十周年 (一)陈泱潮谈中共对知识分子的迫害和毒害
·陈泱潮认为,大独裁者排行榜排名对胡锦涛不公,胡锦涛应该名列前茅
·公开信要求为“右派”平反赔偿
·ZT采访:中国民运人士访港的背后
·陈泱潮:海外的中共特务曾对我发出车祸死亡威胁
·陈泱潮八一前夕呼吁中国全体军队官兵退党
·陈泱潮伍凡评中共连发五文件整顿军队防兵变
·希望之声:丹麦中国民主人士支持人权圣火接力
·社会太黑暗,希望在人民
·中共为丛驱雀为渊驱鱼
·安培报导分析人士谈中国是否有政治改革迹象
·自由亚洲电台:分析人士指养中国共产党费用太贵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报导:“罗彩霞事件”折射权力腐败无处不在
·中共新华社将在欧洲推出英文电视等
·事实证明:中共实行军阀独裁者权力终身制已经制度化
●请愿与签名
·《就纠正6.4大错、促进军队国家化、创建中华合众国 致江泽民公开信》征集签名公告
·强烈呼吁:国家军委主席职务绝对不能由胡锦涛集权接掌请愿书
·就抓住时机、集中力量、全力开展〔反对权力过分集中、反对胡锦涛担任国家军委主席全民签名请愿活动〕致中国海内外各界贤达
·在《要求释放政治犯呼吁书》上签名的留言
·诅咒黑暗
·《反对胡锦涛极权接掌国家军委主席请愿书》第2号通告:签名、留言等
·声援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征集签名书
·保障宗教自由 维护基本人权——就蔡卓华案签名留言
·强烈抗议中共刑拘杨天水!
·敦促胡温引咎辞职签名活动所有留言及陈泱潮按语
·在《就高智晟险遭暗害致胡温的公开信》上的签名留言
●汕尾血案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以[故意杀人罪]严惩下令开枪屠杀维权农民的地方官吏签名呼吁书
·置中共于两难,有效打开埋葬暴政的缺口
·敦促胡温引咎辞职书
· 在《关于广东汕尾市东洲乡血案的声明》上的签名留言
·如何投身今日中国之民主革命
·悲愤
·今晨中共对我人身安全发出赤裸裸的威胁
·中国人民维权抗暴的紧迫需要
·热烈祝贺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团成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让神话更接近真实的《死海古卷》(图)

原載: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403345


   
    2011-05-09 08:55  
   
   让神话更接近真实的《死海古卷》(图)


   

写于2,000年前的《死海古卷》是20世纪最受瞩目的一项考古发现。

   
   生在21世纪的现代人对于《圣经》(包含《旧约》与《新约》)中关于末日预言与神迹的描述,甚至是耶稣基督的降世与诸多圣徒的传奇,心里可能曾经有过这样的疑问──这究竟是神话还是真实?
   
   《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s)或许不能回答这个问题,但却让“神话”更接近于真实,也让现代人对神的认识补上一千年的空白。
   
   写于2,000年前的《死海古卷》是20世纪最受瞩目的一项考古发现。将近4万卷以羊皮卷或纸莎草纸记载的文书,从死海附近库姆兰地区的山洞中被陆续找出,这些古卷被统称为《死海古卷》。

迷途羔羊的发现

   
   《死海古卷》之所以被发现,是因为库姆兰一头迷途的羊。在1947年,有一头羊闯入了一个洞穴,牧羊人向洞中丢掷石块想要把羊驱赶出来,结果打中了洞穴里贮藏古经卷的瓦罐,也打破了封存了2,000年的时空胶囊,让世人得以亲见这些古经卷。
   
   这些被放置在瓦罐中保存的古卷,大部分以希伯来文写成,也有少数是希腊文、拉丁文或亚兰文。因为死海附近的气候干燥,虽然这些古卷大部分已经难以辨识,但仍有一部分被保留下来并且有800多卷已经被成功复原。
   
   根据考古研究,这批古卷是在西元前300年至西元后100年间成文。因为西元70年罗马帝国占领耶路撒冷并且放火烧毁犹太人的圣殿,对犹太人的文化进行灭绝式的破坏。有一批犹太隐士为了保存这些珍贵的经文与文书,用瓦罐将其封存并藏于洞穴内等待后人的发现。
   
   被复原的800余卷《死海古卷》包罗万象,依内容可以粗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将近200卷的《旧约》经文;第二类是占极重比例的预言书,包括世界末日的预言以及神如何毁灭邪恶势力、发生在九重天的天使战争、弥赛亚再来时的新天新地等等;第三类的题材则包括建筑、音乐、书评、律法书、甚至藏宝图古卷。
   
   在《死海古卷》之前,人们所知最古老的《旧约》手抄本,是用希伯来文在西元10世纪左右写成的马所拉译本(Masoretic)。因为欠缺原始版本,千百年来衍生出基督教各教派的分歧,都离不开对于《旧约》的真实性与可靠性的质疑。
   
   《死海古卷》的出现补足了耶稣降生后到西元10世纪这一千年的空白,印证了《旧约》的内容(除了《以斯帖记》尚未被找到)包含天主教承认但被基督教新教认定为“外典”甚至是“伪经”的经卷。

被掩盖半世纪的内容

   
   《死海古卷》里包含许多令人震惊但却被掩盖了2,000年之久的记载,例如“上帝早已弃绝耶路撒冷的祭司和圣殿职事”。如果2,000年上帝就不承认耶路撒冷与祭司所行的仪式,那么上帝是否承认现今以他为名的一切宗教,就成为重大问题。
   
   《死海古卷》的发现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婴儿潮。掌控这批文书的极少数人基于未曾公布的理由,决定将这批文物交给一个由8位学者组成的研究小组,只有他们可以阅读《死海古卷》并且决定哪一部分能被公诸于世。
   
   这个状态从1947年起持续了30年。《死海古卷》首先由东耶路撒冷(当时属于约旦)巴勒斯坦考古博物馆持有。惟有被指定的8位学者其中一人死亡,才能有另一位学者加入。即使在1967年“六日战争”之后,以色列夺得了东耶路撒冷也夺得了《死海古卷》的监管权,但是这种封闭式的研究方式并没有被改变。
   
   1977年,英国学者把对于《死海古卷》的封闭式研究,称为“20世纪学术界的最大丑闻”。关于“天主教会故意隐瞒真相”,“不愿古卷中的记载公诸于世”等传闻得到了滋养的土壤。
   
   直到1980年代,参与《死海古卷》研究的学者人数才增至20个人;到1990年之后才增编到50多位学者。
   
   真正的突破要到1991年《未发表的死海古卷初版》一书出版,以及美国加州“杭廷顿图书馆”宣布愿意向任何学者提供该馆馆藏的整套古卷图片之后,图文并呈的《死海古卷摹本》面世,全面的分析于焉开始。

回顾这段历史,《死海古卷》内容的公布过程本身就是一段传奇。先是被封存了2,000年,重见天日后又花了半个世纪的时间才真正公诸于世。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力量一直在阻拦这批古卷内容的面世。

   
   目前,被复原的主要古卷都存放在以色列博物馆;其余的则保存放在耶路撒冷的洛克斐勒博物馆。

《旧约》不是神话


《死海古卷》的发现,让《旧约》的准确性被肯定。与今日我们可见的《旧约》版本对照(皆以希伯来文本为准),职司经文保存责任的犹太隐士们以神圣严谨的态度抄写保留下来的《旧约》与今日的版本几无差异。


据统计,《死海古卷》中最完整的《以赛亚书》与现有的希伯来文《圣经》,有95%以上相同的准确性。有出入的部分主要是因为字母或拼写的演变造成的。

   
   在眼见为凭的证据前面,《死海古卷》还帮助世人解开许多《新约》经文上的争议。同时在非《圣经》经文的文书中,关于末日预言与天使战争(《死海古卷》之〈光之子与暗之子之战〉)把那些在《旧约》与《新约》中都被淡化处理的天使具体描绘。原来在天使战争之后从天上坠入人间的天使,数量如此惊人,而且个个都有名字与其执掌的圣职。
   
   《死海古卷》能够被保存2,000年之久,既可以被视为考古的奇迹、历史的偶然,也可以被视为是神的安排。60年前那头羔羊的迷途,让神迹物证从西元10世纪再往前推进一千年,也让人们以为的神话向真实再推进一大步。
   
   坠入人间的天使今何在?或许就在你我身边。
(2011/05/10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