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
槟郎文集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槟郎与旅游文学
·点赞槟郎老师
·青龙山黑洞岭
·方山的槟郎
·槟郎文学
·槟郎的风景
·飞上紫金山
·我的槟郎老师
·樱花般的诗人槟郎
·哀悼方久书
·永慕庐独坐
·槟郎是谁
·槟郎的济州岛
·多情的诗人槟郎
·看杨柳湖赛龙舟
·槟郎访问华侨小学
·看莫愁湖龙舟赛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又有谁人识槟郎
·南海,我的夜莺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课堂上的肖像描写
·多侧面的诗人槟郎
·赤瓜礁印象
·永暑礁的女郎
·楼顶望方山
·梦随李白游
·十二行诗三首
·我赞美蝴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这是我的学生写的短文,我给她转发到网络。我对这篇写我的文章不好说什么,但我衷心感谢它的作者。教学相长,为教书匠之乐。(槟郎)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胡晨
     
      即将大学毕业了,却难忘一位槟郎老师。他戴着眼镜,中等个子,四十岁左右,衣着简单随便,声音洪亮,表情丰富,动作富有表现力。我想走上社会工作后,我的脑中也常会浮现对母校和他的回忆。
      翻开我的专业基础课之一“中国现当代文学史”的教材,不禁想让自己的鼻尖再熟悉下那纸间的味道。这本已学习过的教科书,因为李老师的教授而每一张纸都画了红色或蓝色的横杠,并记了许多笔记文字,与学习前比较显得“面目全非”。这门课已薪火相传般地给我太多的知识“财富”。财富是无形的,特别是知识这种类似很空洞的东西,想要把握住它光靠自己的悟性是绝对不够的,一盏明亮的引路灯才会让我觉得前方的路在哪里。槟郎老师便是这个专业基础课的专家学者,整整教了我们班一学年。
      从小我就对文学充满着幻想,只是因为应试教育的折磨,语文这门课就是一个得分的工具,虽然我并不赞同这种观点。高考成功后,对于分数已经没有太多想法了。想重新拾起对文学的爱好,只是缺少那盏引路灯,直到在南京的大学里遇到李老师,槟郎先生。他还是一位积极勤奋、有思想、有风度的诗人。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诗人是个十分神秘的角色。他可以用语言激发一个民族的热情,可以用语言描写那些似乎无法用言语表达的自然人生的奥秘和真谛,他的魔力好像可以让任何一个人为之倾倒,诗人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社会的天才预言家。槟郎老师就是这种具有魔力色彩的诗人。不要认为诗人都是只会写诗和发疯,不干实事的人,其实李老师是南京某大学里的文学专业副教授,以教书育人为主业,副业才是写诗。
      第一次看见李老师是在我们的课堂里,长相算不上俊美的他刚站在讲台上的时候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直到老师开始讲课,属于老师的独特魅力才慢慢地体现出来。那些白纸黑字空洞无味的文字在老师的表述下变得津津有味,只要是老师介绍过的篇目我都有无限的阅读激情。每个星期3节的《中国现当代文学》课都会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下“迅速”结束。意犹未尽之余,我在课余时间还选了老师的专业任选课《鲁迅学史》。这们课的最后,李老师叫同学朗读性表演鲁迅的话剧《过客》,特地让我演读里面的小女孩。遗憾的是李老师的另一门专业任选课《新诗精讲》,因为选的人多和名额有限,我没能得到机会学习。
      对李老师由陌生到熟悉了以后,李老师的教学和他的网络诗文创作被我们热情地关注议论。同学们喜欢在背后称他为“槟郎哥”。毕业论文自选老师阶段,许多同学都选了他,遗憾由于名额限制,最终由院系决定学生的导师,只能有一部分同学如愿。我便是这如愿的学生之一,我的学士学位毕业论文写乡土作家废名,导师便是槟郎。我们在课堂上有接触;在辅导论文时更是并肩而坐,促膝聆讯。便是私下,他也发给我短信了解学生情况。我实习期间的有一次,他主动联系我谈了很长时间,谈教学谈我的论文外,还谈了他的诗歌,碰巧那一天是情人节。
      李老师是安徽巢湖人,出生在扬子江附近、巢湖岸边的贫困山区的农家。听说他父母生了六个子女,在贫困中夭折一半,只活下来一半。他在南京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在我就读的大学教书已经十多年了。他网名槟郎,对平面媒体似乎不屑,执着于网络上的文字耕耘。李老师在思想上取法鲁迅,打造“鲁迅左派”学派,强调在努力建立现代民主社会结构的基础上维护广大下层阶级的利益,把镰刀和铁锤当作自己的十字架,致力于鲁迅精神和中国现代左翼思潮的弘扬。
      当代中国虽为和谐盛世,但不和谐的声音时常在我们耳边响起,每当此时,李老师总是坐如针毡,用自己的笔头为那些可能永不能碰面的苦难者喊冤叫屈。老师对于鲁迅先生的崇拜之情,有时让我这个城里长大的80后不太理解,但作为中文系的学生,学习鲁迅先生救国救民的精神是非常必要的。每一个社会人肩上都有一份社会责任,在别人遭受苦难时,挺身而出,为民请命是每个社会人应尽的社会义务。只是因为在金钱等现实物质利益面前,凶猛的强权势力面前,太多的人选择了低下头来,忍气吞声。而李老师不是这样的,他是这样一个执着的公民,为了自己的信仰,为了劳苦大众的利益而韧性战斗,甚至冒着失去个人自由及生命的危险。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被我在大学时期巧遇巧遇。认识李老师是我今生最大的收获,李老师不仅让我对文学有了无尽的阅读热情,还教会了我很多新观点、新想法。现在,定期上网阅读老师的新诗文成为了我闲暇时间最大的乐事。我喜欢老师写的抒情诗,轻快自然、优雅有趣,希望老师以后有更多的好作品发表。
      李老师学生众多,一届一届不断更替。不知道我毕业离校后,他还能记得并愿意继续与我这个昔日的女学生交往吗?
      2011-5-10
(2011/05/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