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
槟郎文集
·游览明孝陵
·哀悼大水桑村民
·漫游梅花山
·槟郎诗歌例析
·槟郎五首诗赏析
·从巢湖走来的诗人
·重游中山植物园
·银屏牡丹的思念
·又到织女流泪时
·游玩总统府
·战斗在果敢的兄弟
·都市中的旅客槟郎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槟郎果敢诗篇三章
·相忆有槟郎
·旅游诗人槟郎
·徜徉槟郎的诗海
·那个课堂有槟郎
·从蔷薇花到樱花
·愿将情思留世间
·风里的先生槟郎
·槟郎:诗化心灵
·往事浅浅随风:槟郎诗歌《那年元宵节夜》赏析
·布衣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年集2015(最后的年集)
·会写诗的巨蟹座槟郎兄
·笔墨流光的诗人槟郎
·槟郎:一个无法量产的诗人
·明月照果敢
·未庄的吴妈
·五马渡的哀悼
·走近老师诗人槟郎
·斥杨厚兰大使
·洒脱的旅游诗人槟郎
·一笔一划勾勒我爱你
·我崇拜的旅游诗人槟郎
·坎坷中沉浮的槟郎
·一个特别的诗人槟郎
·诗魂所在,源于人心
·跟着槟郎看南京
·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
·我眼中的《献花岩之恋》
·巢湖赛龙舟
·小妹采莲
·儿童文学课老师槟郎
·江南荷韵
·面对荷花
·守圩的夜晚
·无聊的蚂蚁
·阅江楼上的闲人
·鹅掌楸之歌
·儿孙的国度
·游玩朝天宫
·爬满葎草的小屋
·敬悼大头兵宫龙杰
·留连紫霞湖
·想到儿时游戏
·七夕的祝福
·巢湖骗朱德
·忆游青龙尖
·咏巢湖岠嶂山
·方山西栎坪
·怀念徐福
·重游合肥城
·雾里明堂山
·雾之歌
·参观湖熟菊花园
·新加坡握手
·故乡的姥山岛
·我眼中的槟郎兄
·反思暴恐
·只因你是卡菲尔
·粽子般的燕子矶
·讲坛上的诗人槟郎
·留别老师诗人
·槟郎的元旦祝愿
·槟郎的方山迷路
·槟郎的元宵节夜
·此生导师有槟郎
·槟郎的打秧草
·你不知道的槟郎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的诗意栖居
·槟郎这么近那么远
·一个特别特别的诗人
·三尺讲台上的诗人
·不一样的诗人槟郎
·其怪其新的槟郎
·真正的当代诗人
·无头的佛像
·保卫东坡肉
·鬼针草的梦
·守望的诗人槟郎
·我眼中的孤傲诗人
·在这一回顾之间
·流浪诗人槟郎
·槟郎的旅游韵味
·我眼中的槟郎
·写真情的诗人槟郎
·那夜天使找我
·故乡的养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这是我的学生写的短文,我给她转发到网络。我对这篇写我的文章不好说什么,但我衷心感谢它的作者。教学相长,为教书匠之乐。(槟郎)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胡晨
     
      即将大学毕业了,却难忘一位槟郎老师。他戴着眼镜,中等个子,四十岁左右,衣着简单随便,声音洪亮,表情丰富,动作富有表现力。我想走上社会工作后,我的脑中也常会浮现对母校和他的回忆。
      翻开我的专业基础课之一“中国现当代文学史”的教材,不禁想让自己的鼻尖再熟悉下那纸间的味道。这本已学习过的教科书,因为李老师的教授而每一张纸都画了红色或蓝色的横杠,并记了许多笔记文字,与学习前比较显得“面目全非”。这门课已薪火相传般地给我太多的知识“财富”。财富是无形的,特别是知识这种类似很空洞的东西,想要把握住它光靠自己的悟性是绝对不够的,一盏明亮的引路灯才会让我觉得前方的路在哪里。槟郎老师便是这个专业基础课的专家学者,整整教了我们班一学年。
      从小我就对文学充满着幻想,只是因为应试教育的折磨,语文这门课就是一个得分的工具,虽然我并不赞同这种观点。高考成功后,对于分数已经没有太多想法了。想重新拾起对文学的爱好,只是缺少那盏引路灯,直到在南京的大学里遇到李老师,槟郎先生。他还是一位积极勤奋、有思想、有风度的诗人。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诗人是个十分神秘的角色。他可以用语言激发一个民族的热情,可以用语言描写那些似乎无法用言语表达的自然人生的奥秘和真谛,他的魔力好像可以让任何一个人为之倾倒,诗人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社会的天才预言家。槟郎老师就是这种具有魔力色彩的诗人。不要认为诗人都是只会写诗和发疯,不干实事的人,其实李老师是南京某大学里的文学专业副教授,以教书育人为主业,副业才是写诗。
      第一次看见李老师是在我们的课堂里,长相算不上俊美的他刚站在讲台上的时候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直到老师开始讲课,属于老师的独特魅力才慢慢地体现出来。那些白纸黑字空洞无味的文字在老师的表述下变得津津有味,只要是老师介绍过的篇目我都有无限的阅读激情。每个星期3节的《中国现当代文学》课都会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下“迅速”结束。意犹未尽之余,我在课余时间还选了老师的专业任选课《鲁迅学史》。这们课的最后,李老师叫同学朗读性表演鲁迅的话剧《过客》,特地让我演读里面的小女孩。遗憾的是李老师的另一门专业任选课《新诗精讲》,因为选的人多和名额有限,我没能得到机会学习。
      对李老师由陌生到熟悉了以后,李老师的教学和他的网络诗文创作被我们热情地关注议论。同学们喜欢在背后称他为“槟郎哥”。毕业论文自选老师阶段,许多同学都选了他,遗憾由于名额限制,最终由院系决定学生的导师,只能有一部分同学如愿。我便是这如愿的学生之一,我的学士学位毕业论文写乡土作家废名,导师便是槟郎。我们在课堂上有接触;在辅导论文时更是并肩而坐,促膝聆讯。便是私下,他也发给我短信了解学生情况。我实习期间的有一次,他主动联系我谈了很长时间,谈教学谈我的论文外,还谈了他的诗歌,碰巧那一天是情人节。
      李老师是安徽巢湖人,出生在扬子江附近、巢湖岸边的贫困山区的农家。听说他父母生了六个子女,在贫困中夭折一半,只活下来一半。他在南京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在我就读的大学教书已经十多年了。他网名槟郎,对平面媒体似乎不屑,执着于网络上的文字耕耘。李老师在思想上取法鲁迅,打造“鲁迅左派”学派,强调在努力建立现代民主社会结构的基础上维护广大下层阶级的利益,把镰刀和铁锤当作自己的十字架,致力于鲁迅精神和中国现代左翼思潮的弘扬。
      当代中国虽为和谐盛世,但不和谐的声音时常在我们耳边响起,每当此时,李老师总是坐如针毡,用自己的笔头为那些可能永不能碰面的苦难者喊冤叫屈。老师对于鲁迅先生的崇拜之情,有时让我这个城里长大的80后不太理解,但作为中文系的学生,学习鲁迅先生救国救民的精神是非常必要的。每一个社会人肩上都有一份社会责任,在别人遭受苦难时,挺身而出,为民请命是每个社会人应尽的社会义务。只是因为在金钱等现实物质利益面前,凶猛的强权势力面前,太多的人选择了低下头来,忍气吞声。而李老师不是这样的,他是这样一个执着的公民,为了自己的信仰,为了劳苦大众的利益而韧性战斗,甚至冒着失去个人自由及生命的危险。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被我在大学时期巧遇巧遇。认识李老师是我今生最大的收获,李老师不仅让我对文学有了无尽的阅读热情,还教会了我很多新观点、新想法。现在,定期上网阅读老师的新诗文成为了我闲暇时间最大的乐事。我喜欢老师写的抒情诗,轻快自然、优雅有趣,希望老师以后有更多的好作品发表。
      李老师学生众多,一届一届不断更替。不知道我毕业离校后,他还能记得并愿意继续与我这个昔日的女学生交往吗?
      2011-5-10
(2011/05/1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