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槟郎文集
·又到清明节
·又到清明节
·续断菊的春天
·故乡的墓园
·徒步云台山
·兔园的对话
·记定远同学小聚
·上巳节回忆
·三月三的爱情
·荠菜花开的时节
·蔷薇花篱的小院
·故山杜鹃花
·我的槐花梦
·黑夜的纸杯烛
·忆上山砍草
·故乡的林场
·跨越三十八度线
·春归的燕子
·美味的桑椹
·又到五一节
·总统府之恋
·小小的地球
·参加音乐台诗会
·试刀山奇遇
·清晨的大雾
·温泉西施的传说
·有火的石头
·故乡天子轶事
·天国的母亲
·科学信仰者
·老山环保行
·方山诗林记
·这样的雨夜
·路过月老祠
·助残义工记
·人而非神的怀念
·轮椅上的女教师
·弯弯的小巷
·户外的好处
·盛世斯文扫地
·烟火清凉处的槟郎
·槟郎老师何许人也
·做教师的随想
·生命的尽头
·纪念儿童节
·一口大黑锅
·许老师的悲哀
·不能跟着疯
·他的诗和远方
·赏析槟郎的旅游诗歌
·丰富的诗歌世界
·一个爱写诗的怪人
·回忆我的高考
·宇宙正在膨胀
·拾光裁缝十四行
·徒步登山者
·徒步九连尖
·一直在路上的槟郎
·可贵的槟郎诗心
·城市中的隐者
·诗人如斯槟郎
·槟郎的诗与远方
·浅谈槟郎的诗歌作品
·槟郎诗歌散文赏析
·浅谈槟郎诗歌
·人生亦是旅行
·狗尾草的心事
·背上诗情环游四方
·我的诗人老师槟郎
·游子诗人槟郎
·故乡包粽子
·神殿的粽子
·父亲的一生
·咀嚼老师槟郎
·龙舟赛礼赞
·考古的问题
·槐树精的独白
·奈何桥上的舞蹈
·平实的孤傲的灵魂
·登山者的感悟
·龙洞的传说
·太阳的寿命
·怀念银河系故乡
·吡噗星球的文明
·走进一扇门
·6500万年的爱
·水泡的世界
·距离如何超越
·望乡台上的他
·再来一碗孟婆汤
·鸣蝉的赞美诗
·东李村的起源
·怀念巢湖师专
·穴居的鼹鼠
·给青葱的交代
·车上遇小偷
·记班主任张老师
·翻越鹰嘴山
·半汤镇抗日传说
·游览天生桥
·假药的背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华洁

     
     他,是我们的现当代文学老师。他总是那么的不修边幅,朴素的穿着,一个背的已经破旧的包,一个茶杯。他,总是踏着上课铃风尘仆仆地走进教室,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小节铅笔,带着我们开始复习上一节课的内容再上新课,这就是槟郎老师给我们上中国现代文学基础课两个学期,每一堂课的开头场景。
     除了专业基础课,槟郎老师还给我们开设“新诗赏析”专业选修课。在这门课上,他不但讲解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的经典诗歌,还叫学生写诗作为平时作业,他在课堂上评点并打分,遇到特别满意的作业,便奖励“方山才子”、“方山才女”的光荣称号。他也讲一点自己的诗作为“抛砖引玉”。同学们都称他为诗人,我本人却觉得更似愤青。他曾给我们推荐他的博客地址,那上面收集了他网上发表的那些“叛逆”的文字。有的时候,我们看他博客上的诗文,是的,那些饱含着他心情,感想和发泄的文字。也许文人都是寂寞的,都是希望得到他人肯定的,希望与人分享的。所以在新诗赏析课上,学生的诗歌作业他自己读,而他的“抛砖引玉”由学生读。当他笔下那些辛勤耕耘出来的文字从学生的口中有感情地朗读出来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他脸上的那一丝骄傲和喜悦,或许他并不要求我们能够理解当中的情感,只是单纯地想与我们分享他创作的喜悦。每当学生念完他的诗后,他总是很乐意地和我们讲解其中的情感与意图,那时候的他仿佛才是真正的他,不是那个只会教授书本知识的老师,而是真正的一个诗人。他是那么的真实却又是那样的遥远,与我们格格不入的感觉,这就是之前我对他的全部印象。
     直到我选择了他作为我的论文指导老师,作为一个契机,让我对他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由于我的懒惰和不用功,在返校日的最后期限才回到了学校,等见到他已经傍晚了。在办公室门口再次见到他,他笑着对我说:“这么晚回来,你还好意思见我。”接过我的论文,就坐在桌前开始读,读完后神色变得凝重起来,用那种我之前都不曾听到过的语气说:“写得一塌糊涂,明年再毕业吧。”这时候的我才开始慌张,又见他拿出手机开始给家里打电话,说会留在学校给学生辅导毕业论文,不按时回家吃晚饭了。
     “不早了。走,我请你吃饭,吃完饭我们再想办法。”他站起来说。
     万般不情愿的我只能跟着槟郎老师来到食堂,他为我打了一份饭菜,自己也要了一份,老师和他的女学生两个人便对坐在餐桌上吃晚饭。吃饭的时候,他一边看我的论文,一边忍不住想要“教训”我,但是看着我哭丧着的脸,就转为安慰了:“你吃一点,晚上还得通宵改论文呢。”
     回到办公室,他沉默地翻着我的资料,时而皱眉,时而嘀咕。接着像以往那样从包里拿出了那节短短的铅笔,低头开始写着什么。
     “关键是你将开题报告时确立的论说框架弄乱了,我给你调整过来。回去按照这个提纲“填充”,明天早上再来找我。就看你今夜的努力能否起死回生了。”说完,送我出门,便走了。
     次日,他准时出现在办公室里,接过我的论文又坐在桌前开始细细地读,针对我写的每一段都指出了意见:“按着我说的建议,再回去改,明天下午来找我。”他又一次这么说,可第二天分明就是他的休息日。
     第二天下午我拿着已多次修改的稿子来到办公室。偌大的办公室就他一个人在等着我这个给老师添麻烦的学生,接过我的稿子,他让我坐在一旁休息,便马下低头研读起来。不时地抬头说着一些需要改正的地方,最后他表态说再如此修改一遍便可以定稿签字了。在那一刹那,我突然觉得一切好像结束得太快,快得有点不真实,好像已经习惯了每次他提出意见而我回去修改的这种模式,不断下去,没有尽头。
     “老师,再见。”
     “签字后就最好无须再见了。”他幽默地回答。
     槟郎必定是我大学生涯最难忘的老师,他表面冷漠处于自己的外在现实世界,但在内心却对人类社会、国家民族、劳苦大众、他的学生有着强烈的关怀和情感。他也敢于用自己的“武器”去抨击这个社会的阴暗面,叫喊出下层不幸者的苦难痛苦,发表自己真实的看法。他感情细腻,大多只是流露于他的作品中。他骨子里清高,未曾追名逐利。他就是这样一个真实的有血有肉的人。他是良师,亦是益友。
     槟郎称我为“小友”,我就开玩笑地称他为“大友”,他也很高兴。我们在谈论文时也谈一些其它的心里话,他说他这辈子只能和文字打交道了。他说如果有下辈子不想再碰文字,可是我相信,即使有下辈子,他还是会执起他的笔去完成他的梦想和爱好,他说他大概还能写20年。他曾在他的给人印象深刻、网上受到好评的诗作《诗人槟郎之墓》里,甜蜜浪漫而又心酸地预言,两千年后有人会出版他的诗歌。那么我更期待着有并不遥远的一天,在一个暖暖的午后走进书店,在那一排排陈列书籍的书柜上看到这样一本诗集,上面署名作者为槟郎。祝福他,在学生和网友的记忆中,相信总会有一个属于他的传说。
     2011-5-23
(2011/05/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