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李芳敏144000
[主页]->[宗教信仰]->[李芳敏144000]->[Dear the countries leaders in this earth .. this is your living life and start from now: 這一切,都說明有几個志同道合的人,想過一种自然的,盡量遠离現代科學文明的生活,他們宁愿找井水挑河水,也不愿意用自來水,宁愿點油燈,也不用電燈,是有一批這樣的“現代隱士”的。]
李芳敏144000
·16他們急忙去了,找到馬利亞、約瑟和那臥在馬槽裡的嬰孩。 17他們見過以後
·19馬利亞把這一切放在心裡,反覆思想。 20牧人因為聽見的和看見的,正像天
·21滿了八天,替孩子行割禮的時候,就給他起名叫耶穌,就是他成胎之前,天使
·22滿了潔淨的日子,他們就按著摩西的律法,帶孩子上耶路撒冷去,奉獻給主。
·25在耶路撒冷有一個人,名叫西面,這人公義虔誠,一向期待以色列的安慰者來
·26聖靈啟示他,在死前必得見主所應許的基督, 27他又受聖靈感動進了聖殿。
· 28西面就把他接到手上,稱頌 神說:29「主啊,現在照你的話,
·30因我的眼睛已經看見你的救恩, 31就是你在萬民面前所預備的, 32為要
·33他父母因論到他的這些話而希奇。
·34西面給他們祝福,對他母親馬利亞說:「看哪!這孩子被立,要叫以色列中許
·34西面給他們祝福,對他母親馬利亞說:「看哪!這孩子被立,要叫以色列中許
·38就在那時候,她前來稱謝神,並且向期待耶路撒冷蒙救贖的眾人,講論孩子的
·39他們按著主的律法辦完一切,就回加利利,到自己的城拿撒勒去了。 40孩子
·41每年逾越節,他父母都上耶路撒冷去。 42當他十二歲時,他們按著節期的慣
·43過完了節,他們回去的時候,孩童耶穌仍留在耶路撒冷,他父母卻不知道,44
·46過了三天,才發現他在聖殿裡,坐在教師中間,一面聽,一面問。 47所有聽
·49他說:「為甚麼找我呢?你們不知道我必須在我父的家裡嗎?(「在我父的家
·48他父母見了,非常驚奇,他母親說:「孩子,為甚麼這樣對待我們呢?你看,
· 50但他們不明白他所說的話。 51他就同他們下去,回到拿撒勒,並且順從他們
·52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以及 神和人對他的喜愛,都不斷增長。
·8應當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
·2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
·我對酷刑一點興趣也沒有,我認為那是人性丑惡面之 最,是人類
·3以賽亞先知所說:「在曠野有呼喊者的聲音:『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
· 6承認自己的罪,在約旦河裡受了他的洗
·11我用水給你們施洗,表示你們悔改;但在我以後要來的那一位,能力比我更大
· 10現在斧頭已經放在樹根上,所有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裡。M
· 8應當結出果子來,與悔改的心相稱。
·13那時,耶穌從加利利來到約旦河約翰那裡,要受他的洗。 14約翰想要阻止他
·15耶穌回答:「暫且這樣作吧。我們理當這樣履行全部的義。」於是約翰答
·16耶穌受了洗,立刻從水中上來;忽然,天為他開了,他看見 神的靈,
·8如果你的一隻手或一隻腳使你犯罪,就把它砍下來丟掉;你一隻手或一隻腳進
·1那時,門徒前來問耶穌:「天國裡誰是最大的呢?」
· 2耶穌叫了一個小孩子站在他們當中,說: 3「我實在告訴你們,如果你們不回
·4所以,凡謙卑像這小孩子的,他在天國裡是最大的。
·7「這世界有禍了,因為充滿使人犯罪的事。這些事是免不了的,但那
·8如果你的一隻手或一隻腳使你犯罪,就把它砍下來丟掉;你一隻手或一隻腳進
· 5凡因我的名接待一個這樣的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 6但無論誰使一個信我的
·9如果你的一隻眼睛使你犯罪,就把它挖出來丟掉;你一隻眼睛進永生,總比有
·10「你們要小心,不要輕視這些小弟兄中的一個。我告訴你們,他們的使者在天
· 12你們認為怎樣?有一個人,他有一百隻羊,如果失了一隻,他會不把九十九
·13我實在告訴你們,他若找到了,就為這一隻羊歡喜,勝過為那九十九隻沒有迷
·15「如果你的弟兄犯了罪(「犯了罪」有些抄本作「得罪你」),你趁著和他單
·17如果他再不聽,就告訴教會;如果連教會他也不聽,就把他看作教外人和稅吏
·19我又告訴你們,你們當中若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為甚麼事祈求,我在天上的
·21那時,彼得前來問耶穌:「主啊,如果我的弟兄得罪我,我要饒恕他多少次?
·23因此,天國好像一個王,要和他的僕人算帳, 24剛算的時候,有人帶了一個
·25他沒有錢償還,主人就下令叫人把他和他的妻子兒女,以及一切所有的都賣掉
·『請寬容我,我會把一切還給你的。』 27主人動了慈心,把那僕人放了,並且
·29那和他一同作僕人的就跪下求他,說:『請寬容我,我會還給你的。』30他卻
·31其他的僕人看見這事,非常難過,就去向主人報告這一切事情。
·32於是主人叫他來,對他說:『你這個惡僕,你求我,我就免了你欠我的一切。
·34於是主人大怒,把他送去服刑,等他把所欠的一切還清。 35如果你們各人不
·1「你們小心,不要在眾人面前行你們的義,讓他們看見;如果這樣,就得不到
·2因此你施捨的時候,不可到處張揚,好像偽君子在會堂和街上所作的一樣,以
· 3你施捨的時候,不要讓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 4好使你的施捨是在隱密中行的
·5「你們祈禱的時候,不可像偽君子;他們喜歡在會堂和路口站著祈禱,好讓人
·7你們祈禱的時候,不可重複無意義的話,像教外人一樣,他們以為話多了就蒙
·9所以你們要這樣祈禱:『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你的名被尊為聖,10願你的國降
·11我們每天所需的食物,求你今天賜給我們;Matthew 6:11Give us today our
·12赦免我們的罪債,好像我們饒恕了得罪我們的人;Matthew 6: 12And forgive
·13不要讓我們陷入試探,救我們脫離那惡者。』(有些後期抄本在此有「因為國
·14如果你們饒恕別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
·15如果你們不饒恕別人,你們的父也必不饒恕你們的過犯。
·16「你們禁食的時候,不可像偽君子那樣愁眉苦臉,他們裝成難看的樣子,叫人
· 17可是你禁食的時候,要梳頭洗臉, 18不要叫人看出你在禁食,只讓在隱密中
·19「不可為自己在地上積聚財寶,因為地上有蟲蛀,有鏽侵蝕,也有賊挖洞來偷
·21你的財寶在哪裡,你的心也在哪裡。
·22「眼睛就是身體的燈。如果你的眼睛健全,全身就都明亮;
·25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吃甚麼喝甚麼,也不要為身體憂慮穿甚麼。
·26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不撒種,不收割,也不收進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
·26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不撒種,不收割,也不收進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
·27你們中間誰能用憂慮使自己的壽命延長一刻呢?
·1 耶穌吩咐完了十二門徒,就離開那裡,在各城裡教導傳道。
· 3「你就是那位要來的,還是我們要等別人呢?」Ma
·2 約翰在監獄裡聽見基督所作的,就派門徒去問他: 3「你就是那位要來的,還
·5就是瞎的可以看見,瘸的可以走路,患痲風的得到潔淨,聾的可以聽見,死人
·6那不被我絆倒的,就有福了。
· 11:7他們走了之後,耶穌對群眾講起約翰來,說:「你們到曠野去,是要看甚
·8你們出去到底要看甚麼?身穿華麗衣裳的人嗎?那些穿著華麗衣裳的人,是在
·9那麼,你們出去要看甚麼?先知嗎?我告訴你們,是的。他比先知重要得多了
·10經上所記:『看哪,我差遣我的使者在你面前,他必在你前頭預備你的道路。
·11我實在告訴你們,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比施洗的約翰更大;然而天國裡最
·馬太福音 11: 12從施洗的約翰的時候直到現在,天國不斷遭受猛烈的攻擊,強
·13所有的先知和律法,直到約翰為止,都說了預言。
·14如果你們肯接受,約翰就是那要來的以利亞。
·15有耳的,就應當聽。
·16「我要把這世代比作甚麼呢?它好像一些小孩子坐在市中心,呼叫別的小孩子
·18約翰來了,不吃也不喝,人說他是鬼附的;
·19人子來了,又吃又喝,人卻說:『你看,這人貪食好酒,與稅吏和罪人為友。
·21「哥拉遜啊,你有禍了!伯賽大啊,你有禍了!在你們那裡行過的神蹟,如果
·23迦百農啊!你會被高舉到天上嗎?你必降到陰間。在你那裡行過的神蹟,如果
·22但我告訴你們,在審判的日子,推羅和西頓所受的,比你們還輕呢。
·24但我告訴你們,在審判的日子,所多瑪那地方所受的,比你還輕呢。
·25就在那時候,耶穌說:「父啊,天地的主,我讚美你,因為你把這些事向智慧
·26父啊,是的,這就是你的美意。
·27我父已經把一切交給我;除了父沒有人認識子,除了子和子所願意啟
·28你們所有勞苦擔重擔的人哪,到我這裡來吧!我必使你們得安息。
·29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應當負我的軛,向我學習,你們就必得著心靈的安息;
·23然而時候將到,現在就是了,那靠著聖靈按著真理敬拜父的,才是真正敬拜的
·27按著定命,人人都要死一次,死後還有審判。28照樣,基督為了擔當許多人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Dear the countries leaders in this earth .. this is your living life and start from now: 這一切,都說明有几個志同道合的人,想過一种自然的,盡量遠离現代科學文明的生活,他們宁愿找井水挑河水,也不愿意用自來水,宁愿點油燈,也不用電燈,是有一批這樣的“現代隱士”的。

http://www.millionbook.net/kh/n/nikuang/gw/011.htm
   
   十一、絕頂机密的泄露
   
     腦科專家說到這里,向我望來,我示意他說下去,他道:“這兩個可能,都只是假設,而且和我醫生的身份并沒有并系,只是看你的敘述多,而得出來的聯想。”

     腦科專家道:“第一個可能是,受害者早就接触過電腦控制的檢查儀,檢查儀中有著他們從正常到不正常的全部資料。”
     我呆了一呆:“第二個可能呢?”
     專家道:“第二個可能是第一個可能的逆局,也就是說,不是檢查儀接触過受害者,就是受害者,曾經接触過檢查儀。”
     我苦笑:“其實只是一個可能:兩者之間,曾有過接触?”
     腦科專家苦笑:“理論上是這樣,但實際上無此可能,因為沒有一個受害者曾接触過這套設備。”
     我不禁疑惑:“你肯定?他們全是集團的要員,而這套設備屬集團的醫院所有。”
     我的意思是,集團的要員,平時檢查身体什么的,也可能接触過這套檢查儀的。
     腦科專家和其余的醫生,都神情怪异:“确實沒有可能——整套設備是新設置的,啟用才十二天。并沒有他們曾使用過的記錄。”
     他說到這里,雙眼發定,望著我,等我作進一步的解釋。我不禁苦笑,不錯,我很能對一些怪异的事,作出假設,可是像這种專業之极的事,我听都不是很听得懂,怎么能作出假設來?
     而這時,陶啟泉又表現得十分不安,至少已悄悄拉了我的衣袖三次以上,這是在暗示我別再和腦科專家討論下去,他另有要事和我商量。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只好攤了攤手,表示無能為力。這時,几個醫生中一個年紀最輕的,長著一副娃娃臉的忽然道:“衛先生,我有一個設想。”
     我作了一個手勢,不理會陶啟泉在一旁發出了不滿意的悶哼聲,請這位年輕醫生說他的假設。那醫生說:“這几個人,他們雖然未曾接触過詳細的全身檢查,電腦資料上有著一切詳細的記錄——”
     他才說到這時里,我就“啊”地一聲:“你的意思是……新的電腦檢查儀,自動獲得了資料?”
     年輕醫生點了點頭,說了一句听來相當稚气,但是也絕頂可怖的話:“它們都是電腦,既然是同類,自然同聲同气,互相方便。”
     陶啟泉顯然接受不了這种語言,緊蹙著眉,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向腦科專家望去,專家的神情茫然,可是卻自然而然點著頭,顯然他也認可了年輕醫生的話。我的聲音之中,有著恐懼的成份:“別說同在一家醫院之中,事實上,全世界的大小電腦,都可以互相串通來交換資料的。”
     我這樣說法,不是假設,而是事實。電腦資料,确然可以互通,在美國,就有几個中學生,使美國國防部的机密電腦資料,出現在他們家中自用電腦的終端熒光屏上,在電腦世界之中,所能發生的怪异的事,超過人類的想像力不知多少倍,電腦在人類全無警惕,不知不覺的情形下,不知在做些什么事。
     我的話,引起了陶啟泉十分強烈的反應,他發出了一下呻吟聲,面色變白,一手抓住我的手臂:“衛斯理,你跟我來,我有點事告訴你。”
     他不由分說,拉著我出去,令得那几個醫生不知發生了什么事。
     作為支持這家醫院的研究基金的主席,陶啟泉在醫院的頂樓,有一間辦公室,他就一直挽著我的手臂,帶我進了這間辦公室,直到進了房間,他才松開了手,把門關上,背靠著門喘气。
     他的神態如此怪异,令我惊惶不已——我們上來的時候,也曾乘搭過電梯,是不是他在電梯之中,喪失了一部分神智呢?
     他掏出手帕,抹了抹汗,才示意我坐下來,舔了舔口唇,道:“剛才我向你提及,集團的電腦,出現了一种獨有的病毒,專家曾提議為‘陶氏病毒’。”
     我見他已恢复了常態,也就盡量使自己的神態輕松,來回走著,點了點頭。
     陶啟泉吸了一口气:“這种侵入的病毒,不但破坏一般性的資料,而且……也破坏我個人的絕對机密資料——”
     說到這里,他抹了抹汗,聲音也有點變:“有一次,竟然在資料之中,加進了兩句話……兩句話……”
     陶啟泉說到這里,已經聲音發顫,人也在發著抖,雙眼之中,已充滿了恐懼,望定了我。
     我快步走過去,按住了他的肩頭,他才算能把話繼續說下去。
     他說的是:“那兩句話是‘勒曼醫院的后備心髒并不能一直用下去,應該再去想辦法了!’這……電腦病毒……竟然能知道我……最大的秘密。”
     陶啟泉的話,只說到一半,我也為之惊呆。
     這种事在若干年之前發生,十分复雜,我曾詳細地記述在名為《后備》的這個故事之中。簡單地來說,陶啟泉曾有嚴重的心髒病,但是他曾做了心髒移植手術。手術絕對成功,因為移植上去的心髒,可以說是他自己的,絕不會有排斥的情形——取自勒曼醫院走在時代尖端的一群醫生,利用無性繁殖,培養出來的“后備人”。后來,事實又證明,勒曼醫院的醫生之中,有隱瞞了身份的外星人在。這一切,對陶啟泉來說,當然是秘密,他也不會把這個秘密告訴任何人。
     知道這個秘密的,應該只有勒曼醫院,他自己,以及另外少數几個人——我雖然記述了這個故事,但還是把他真正的身份,作過徹底的掩飾,不會有人知道他真正的身份。
     那么,在陶啟泉集團的電腦之中,怎么會出現這樣的句子呢?
     一時之間,我和陶啟泉都不出聲,陶啟泉喘了几口气,才又道:“電腦管理人員根本不知道這兩句話是什么意思,由于病毒的侵入造成了大損失,所以才有報告提交到我這里來,我自然一看就明白。”
     我喃喃道:“太……怪异了。”
     陶啟泉則道:“太可怕了。你想想,這樣的秘密,它怎么會知道的?”
     我想起了剛才說過的話:“全世界的電腦,都可以互相串通的。”
     這時,我又把這句話重复了一遍,陶啟泉失神地望著我:“勒曼醫院的電腦,和我這里的電腦,互相之間,有了聯系?”
     我無可奈何地道:“還有什么別的可能?”
     陶啟泉神情駭然之极,我用力一揮手:“這种病毒也太猖狂了,簡直……簡直……”
     我連說了几個“簡直”,可是卻想不到該用什么形容詞去形容。陶啟泉倒接了口:“簡直已經完全不受控制了,它在威脅我。”
     在他說了這句話之后,我們相對默然,過了好一會,我才苦笑著道:“很多年之前,我就曾和電腦有過接触,那時,電腦的使用,絕不普遍,只有軍事基地等大机构才使用,我接触的那一座電腦,就屬于一個軍事基地。”
     陶啟泉用心听著,神情緊張:“那次的接触,牽涉到了什么重大的事故?”
     我歎了一聲,神情有點啼笑皆非,因為整件事,确然是叫人啼笑皆非的——我有一個表妹,征求筆友,通讀之后,之后雙方要見面,對方卻無法露面,我陪著她找上門去,才發現所有的信件,全是一座電腦寫的,那座電腦已開始不接受控制。
     在發現電腦終于會不受控制這一點上,我可以說是先知先覺的了。
     我把經過的情形,扼要地告訴了陶啟泉,陶啟泉的反應是好一陣發怔,然后他才道:“那……怎么辦呢?”
     怎么辦?人類在很多問題上,都不斷在提出怎么辦?可是真正的辦法,也不是太多,許多問題,看來都是非解決不可的,可是拖在那里,一拖几十年几百年的也多的是,怎么辦,誰也不知道。
     我伸手在臉上撫摸了一下——人在十分疲倦的情形下,常會有這种動作。我真的感到十分疲倦,而且,很后悔在那次和電腦有了那么离奇精彩的接触之后,竟然沒有去深入研究,以至現在,對電腦相當陌生。
     我又想起了成金潤,覺得要去和他聯絡一下,多了解一些有關現代電腦的情況。
     陶啟泉在問了几聲“怎么辦”,而看到我一點反應也沒有的時候,有一個短暫的時間,顯得相當焦躁,可是隨即,他像我一樣,無可奈何之极。
     的确,除了無可奈何之外,也不可能有別的反應——他明知他集團的電腦系統,被可怕的病毒侵入,甚至公然出現恫現他——用只有他一個人才看得懂的句子,可是,他有什么辦法呢?
     沒有了電腦系統,他集團的龐大業務運作,立時就癱瘓了——不出三個月,就會被其他的集團所取代。
     電腦和現代企業的關系,比古代的父子關系還要密切,父子關系,還可以用“大義滅親”來解決,企業和電腦之間的關系,看起來是共存共亡,誰也擺脫不了誰,但實際上,電腦決定了一切。
     陶啟泉是集團的首領,可是這時,他明知電腦系統已經開始逐步不受控制,可是他有什么辦法?一點辦法也沒有。他這個集團首腦是空頭的,控制不了屬于他集團的電腦系統。
     在他明白了這一點之后,他除了無可奈何之外,還能做什么?
     而在這時候,他說了一句話,倒足以代表了許多人的心意,他道:“不會那么快……危机不會那么快就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吧。”
     我只好苦笑——誰都以為危机不會那么快就來。二十年前,人們這樣想,二十年之后,人們還是那樣想,可是事實上,二十年的時間,危机早就悄然掩到了。
     我拿起電話來,打到雙子大廈去找兩陳,在電話中,也分不出那是陳景德還是陳宜興的聲音,可是听來,聲音有點怪,支支吾吾,我只是問他,成金潤有沒有出現,他說沒有,我又請他把成金潤的住址告訴我,他要我等一會儿。
     估計在他向身邊的人在詢問的時候,我听到良辰美景的聲音在說:“聯絡到了那批人沒有?”
     兩陳的回答很模糊,沒有听清楚,接著,他就給了我成金潤的地址。我隨口問了一句:“你們正在聯絡什么人?”
     可是我的問題,卻沒有立時得到回答,而是在兩秒鐘之后,才听到了一句“沒有什么”。我悶哼一聲,知道他們有些事在進行,可是我也沒有仔細去想,就放下了電話。
     陶啟泉長歎一聲,站起身來,向我作了一個手勢:“別對他人說起。”
     我苦笑:“要說,也沒有什么好說的。”
     陶啟泉再歎一聲,一起走出房間,他登上了他的直升机,我在醫院的門口,截停了一輛街車,吩咐駛向成金潤的住址,直到這時,我才留意到,成金潤的住所,是相當偏僻的郊區。那計程車司机也道:“先生,你要去的地方很遠,我入行十二年了,還未曾載過那么遠的途程。”
     我答應了一聲,改變了主意,請他先到我的住所,取我自己的車子前往,計程車司机大喜,連聲謝,還道:“先生你一上車,我就知道你必然不是住在那种地方的。”
     我不禁失笑:“住在那地方,有什么不好,只不過遠一點。”
     司机卻另有見解:“哪有無緣無故,住得那么遠的?他難道不要工作?就算收入再差,也比住那么遠好,除非他有直升机,那又不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