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阿鲁
[主页]->[百家争鸣]->[阿鲁]->[其实,民运的最大致命伤是来自自身的人格缺陷]
阿鲁
·其实,民运的最大致命伤是来自自身的人格缺陷
·当务之急是;造册
·只有暴政 没有暴民
·只说几句话
· 可用之法
·只有公平才有和平
·随想
·略谈郭文贵
·上推特逾一月,有感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其实,民运的最大致命伤是来自自身的人格缺陷

   
    事在人为。
    不要以为有真理在握,就能稳操胜券。
    不要以为顺应了潮流,便能扬帆登岸。
    历史是一种曲折,它千回百转,又徘徊向前。人既在徘徊的历史中,选择和创造历史,历史也在其迂回徘徊中,不断的陶冶和筛选人 ——筛选人的品格,品德,智慧与气节。


    那些创造历史的人,有担当大任的品格吗?那些推动历史的人,有胸纳百川的气度吗?那些驾驭历史的人,有众望所归的道义感召力吗?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得道’包含两层意思; 一是得潮流之道。二是得人格之道。不是说你痛恨中共, 就必然是民运的主导领袖, 不是说你受到中共的残酷压迫, 就必然是民运的中坚骨干。对的事,要有对的人去做。仅仅是顺应了历史潮流还不够,还应有更完美的人格作为依托,两者相辅,缺一不可。
   昔者,楚汉相争,项刘都是得潮流之道的,然而在人格气度之道上,项羽显然是有逊于泗水亭长的。西楚霸王,连一个范增都容纳不了,纵使你‘力拔山兮气盖世’,又于其事何补?
   清朝末年的天王造反,一呼百诺,怎么说清廷都应在起义军的摧枯拉朽之下,分崩离析的。然而,由于起义军首领固有的人格缺失,最后终使一场大有可为的,轰轰烈烈的农民军起义,功败垂成,灰飞烟灭。
   在战争的拉锯胶着的对垒中,领袖个人的品质品格,甚至斑点瑕疵,都是起着至关重要的决定的 ——人家拥戴你,臣服你,不是因为你有多大的聪明,多绝的计策,而是因为你的品格足以服人,你的气度足以望归,由此而凝结出的无坚不摧的向心力,才是不可战胜的。
   在敌对的较量中,不是对方的势力有多强之, 乃是自身不能自胜之, 不是外邪多猖之, 乃是元气不能自御之。
   曾国藩与洪秀全相较,其如履薄冰的惶恐,戒律自慎的战兢,天王显然是有逊于曾国藩的, 至此一点,也即决定了他们各自以后的胜负结局及历史归宿。
   ——至于曾国藩个人的历史定位,又当别论。
   太平天国的起义,顺应了历史潮流,而因其领袖个人品质人格上的缺失缺陷,终使一场横扫了几个省的,甚至在南京已建都的农民军起义,最终趔趄而倒,作鸟兽散,留下了令人浩叹的历史之页。
   历史是无情的。繁复庞杂的历史之争,有时,直接就可以缩化为双方之间的人格之争,品格之争。
   性格决定命运。站在历史高岸的人们,他们的人格,品格,性格,不仅决定了他们个人一己命运的功败垂成,更承载着历史、社会的、重大转机的功败垂成。
   滚滚而来的历史巨浪,波涛汹涌,澎湃激荡, 看似排山倒海的波澜壮阔,却往往又是旧浪的回旋激荡。历史之戏,往往是重复上演的,只是登台者的面孔、情节、以及表象的演绎不同,而其内涵往往都是一样的。
   功成荣辱上,历史是挑剔的,甚至是极其锱铢必较的挑剔的,在它不断的苛刻的挑剔筛选中,层层陶汰,次次甄别,有时,彼与此只是相差于毫厘,但就是这毫厘之差,其结果,往往就失之于千里的。
   不应浩叹于历史的无情,既然你参与了历史,就必然要受到历史无情的筛选与颠簸,既然你托付给了历史,就必然要受到历史的道义的无情的鞭笞与淬火。
    苍穹渺渺, 银光朗月。 历史, 无论是天体的演化, 还是人文社会的发展, 它跌宕起伏的徘徊走向,决不是杂乱无章的恣意变幻,它一定是有源可寻的相应契合。
   今天,我们所翘首待望的制度民主,是高于历史上任何一次变革诉求的神圣事业,‘神圣’是不可亵渎的, 唯其如此, 它才额定了从事推动实践此一伟大事业的人们,必须抛弃一己的狭隘私利,不断的磨砺升华自己 ——‘淘’既是历史对你的筛选、锻炼、和颠簸,也是你在历史的冲浪中,不断的发愤、砥砺、与自我痛苦升华的洗礼、浴火。

此文于2014年03月2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