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7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8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9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九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09回
   
    第109回:翠柳池塘少女绝望,医院堕胎险处逢生

   
   
    词:临江仙
    湖山瑶色轻掷时,接春风未应迟。幽芳难解霜月姿。早知欲愁绝,勿折翠微枝。
    敢有童心惜香玉,珠宫光照豪词。悲琴时节柳飘痴。谁道宁馨儿,原是陌生人。
   
    (活灵:光)
    亚热带的云就如油画颜料撒落在天空,色彩斑斓。那倒影在湖水中的灿烂更是幽深迷人。我骑着摩托车穿行在边疆的山路上,虽是1989年初春,这里已经是热浪袭人。十分闷热。一天晌午,我来到一条十分幽静的湖泊旁边,周围除了花香鸟语,万寂无声。我热的十分难受,便想在这里游泳。我脱了衣服后,见周围空无一人,便在想是否可以考虑裸泳更凉爽些。为了确保周围没有人迹,我便屏住呼吸,以静听周围有无动静。可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不远处有女孩子的抽泣声。我吓了一跳,忙把衣服穿好,觅声而去,
   
    我来到女孩子啼哭的地方,大为震惊,见两个女孩子披头散发,衣扣不齐,抱成一团,痛哭流涕,他们的身躯离这个河提只有一两公尺。他们甚至把头上的花结扔掉,大热天还披着一条长长的纱巾。哭泣的声音十分凄惨,给人一种临近末日的感觉。我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兆,这两个姑娘难道要去跳河?我蹩手蹩脚地走到他们身边,问道;“姑娘们,你们好,为何啼哭呢 ?”
   
    两姑娘没想到会有人走道她们身边,吓了一跳。其中一个姑娘抬起泪眼望着我:“没有你的事,你走吧。” 我是可以走开,可他的眼珠里已经看不出生存的欲望。美丽的面容上用泪水写满了悲哀。我实在觉得蹊跷,又道:“姑娘们,我看你们是有什么很大的想不开,我呢,正好是做青年工作的,你们有什么苦水,就向我倾诉吧。”另外一个姑娘头也不抬的说:“我们已经活到头了。”我惊道:“难道你们要跳河自杀吗?”两姑娘点点头不说话,我便宽慰她们:“正值美好青春,为何会想到毁灭自己。”
   
    一个鹅蛋脸女孩子说:“你快走开吧,我们马上就要跳下去了,不要连累你。”我急道:“我可是会游泳的,你们若敢跳下去,我立刻会把你们救起来,你们想死未必能死成。”另一个圆脸姑娘说,“我们已经坠入罪恶的深渊,非死不可。”另外一个姑娘也说:“你要对我们好,就让我们去死。”我道“姑娘们,我请求你们把原因告诉我好吗?不能死得不明不白。”鹅蛋脸的姑娘抬起脸来,看了我一眼:“唉,太羞煞人啦。说不出口。”我说:“我是报社记者,年轻人有很多话,不愿意对老师说,不愿意对父母说,不愿意对同学说,但愿意对我们说。我还是个诗人,先为你们题诗一首,以呼唤起你们对生命的热爱。我吟道:
    一池秋水赛天珠,
    浮觞宝薰笼瑞雾。
    相逢竟然道绝别,
    辜负香泛飘摇处。”
   
    两姑娘听了,开始对我的话题有兴趣,其中圆脸姑娘说:“我已经犯了很深的罪恶,你能救我吗?”我笑笑:“十六七岁的女孩子,哪有什么罪恶呀,瞎说”。这时,她从口袋了拿出一本手抄本递给我道:“它害了我。”我一看是一本色情淫秽的手抄本,便道:“你们不应该看这些。”那圆脸说:“知道这些太晚了,我看了后精神恍惚,后来竟然时常手淫。而且非常严重,我的学习成绩大幅下降,从全班名列前茅,降到倒数第几名,老师,同学和家长每天用惊奇的目光看着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万分羞愧,有一天晚上,我做梦见一个女妖对我说,你犯了手淫罪,你已经坠入了万恶的深渊,你必须去死,才能在天堂里获得新生。我把这事告诉了她---我的女友,而她的情况比我还惨还严重,她已经发展到和一名男生多次发生了性关系直至怀孕,男生得知她怀孕后便逃之夭夭,人也找不见了。我朋友试图去医院打胎,卫生院的女医生说,一定要叫男方来医院签字,不然不给她做堕胎,眼看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觉得难以见世人,所以我们决定自杀,结束青春。”
   
    我听后如坠雾中,惊讶不已。我安慰道;“姑娘们,你们太幼稚无知了。第一,你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犯罪,第二你们所碰到的这些事情在青春期是难免的,你们应该从这个小悲剧里面走出来。”圆脸女孩子问;“怎么走出来?”这时我突然想到,我如果是一个女孩子该多好,可以很轻松的和她们把这个问题讨论透彻,可惜我是个男人,有些话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我问道:“没有人跟你们讲生理卫生知识吗?”圆脸女孩子说:“我们的学校里就两个老师,一个教语文,一个教数理化,从来没有人给我们讲生理卫生知识。”我说:“这方面的书也没有吗?”她们遥遥头:“没看过。周围几十里都没有新华书店。”
   
    我救人心切,情急中脸一热;“我给你们当一次大姐姐好了。”接着我给她们讲了一些青春期的生理常识。便说到:“手淫现象,青春期的男女,多数人都会有过。男孩子多一些,不足为奇。这也是一种生理现象,绝对和所谓的犯罪无关,要很理性的看待这事。以后你要多参加课外活动,入睡前可读些唐诗宋词,尽量不胡思乱想。”那圆脸女孩又说:“我的处女膜也被我抠破了,以后我还能嫁人吗?”我道;“当然能,处女膜不能作为检验女孩子贞操的一种唯一的鉴别方式。”我又回答了她提出的各种奇特的生理现象。那个圆脸女孩听我讲了一通道理以后,脸色开始好转:“你读过不少医书吧,我的所有谜团都被你解开了!”我发现青春的气息又从她身体的每个细胞里冒了出来。
   
    鹅蛋脸女孩却泪瀑着:“我可是死定了。”我说:“你这个是一个小小的悲剧,既然发生了,也要理性的对待。”女孩子凝眸道:“你如果真想救我,我不要你做我的大姐姐,我要把你借来暂时做一下我的男朋友,带我去卫生院打胎,医生叫你签字你就签字,医生如果骂你,你就千万不能吭声。”我见这是她唯一提出的要求,心想: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便道:“好吧,约法三章,你答应我坚决不再试图自杀。”姑娘含着眼泪点了点头,事不宜迟,因摩托车做不下两个女孩,在得到另外一个女孩保证不自杀的许诺后,我便带着怀孕的女孩去卫生院,帮助她去堕胎。
   
    到了卫生院,那女医生看见她带着一个男人来了,便脸上多云间晴;“这就对了,让他签字,让他负责。”我本来想和医生解释清楚,但考虑到已经和那女孩子约法三章,便不再吭气,医生把我们两人都叫进手术室:“今天借这个机会,我要好好告诫你”。接着他吩咐那个女孩子脱了裤子躺倒手术台上,我忙背过脸去准备离开,那女医生喝到:“别走,你就呆在这里,听着我教训你。”结果她一边做手术,一边骂:“哼,还背过脸去,不好意思,你抱着人家在床上做爱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不好意思,你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怎么没有想过不好意思,姑娘们这么好的风景区,都被你破坏了,怎么没有想过不好意思。”那医生越骂越来劲,见我始终背着脸,低着头,望着墙角一声不吭,她又怒道:“你们做了多少次爱后怀孕的?”
    我心想:“我一次也没做过呀。”
    女孩子却迅速回答:“我们只记得做爱,不记得次数。”
    女医生又道:“瞧你这样的,也是参加工作的人了,为什么连避孕常识都没有,我希望这是你第一次带他来堕胎,也是最后一次。”
   
    医生足足骂了一两个小时,做完手术以后,医生给她穿好了裤子。我问道;“她可以做摩托车吗?”医生说:“好过走路啦。”医生又说;“摩托车上面的扶手是铁太凉,要她紧紧抱住我的腰,我把她送到家门口,本想一走了之,见她太体虚了,只好又把她扶到家中,一推门,她母亲吓得脸都变色了,大为惊骇,原来她看到女孩子写的遗书,以为她已经跳河了,没想到女孩子竟然回来了,又是惊讶,又是悲伤。惊喜的事女儿竟然还活着,悲伤的是,一个在校学生居然怀孕了,她告诉女儿,我们在河边没找到你的踪迹,但看到你平时戴着的红头绳,你爸爸现在还去报案,请人到河里去捞尸。她母亲从女儿的口子得知我陪她去打胎,又把她送到家中,便不听女儿分辨一口认定我和她有恋爱关系。
   
    她母亲整着蓬乱的头发:“看你文质彬彬的样子,肯定是把我女儿迷住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一句话也不说不出来,我心想今天已经被骂了几个小时了,我左耳进,右耳出,反正不是我搞的,我只是代人受过而已。她母亲文化不高,说话非常直截了当,她把我叫到她房间里,打开一个抽屉让我看,我见里面放着避孕套,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她紧绷着脸:“我女儿已经被你搞成这个样子,我见你人也还不错,我也就认了,但你要记住,以后你发了工资第一件事就是买避孕套,不带避孕套就不能见我女儿!”说完,她便走近里屋,把告别的机会留给我们,这时我第一次见到那个一直忧伤的女孩子,突然开心的笑了起来,她被他母亲的话逗乐了,我见她一脸的阳光灿烂春色明媚,便真的放心要走了,那女孩子眼珠一转:“我实在不明白,你干嘛非要救我们,赔了时间,赔了精力,又被人骂了半天,什么好处也没得到,你这是何苦?”我说:“涉及年轻人生命的事,我就要管,这是做人的职责。”她说,“若不小心惹得天塌下来你也要管吗?”我道:“是的。”
    有诗为证:
    仙桂罗绮不曾久,
    世上花簇也难留。
    翠帷落处拾余馨,
    惜香怜玉几时休。
   
    ---未完待续---
(2011/05/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