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文集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0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1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2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165
·艾鸽长篇小说《死亡地带》入选为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
·艾鸽获第三届“中青社区十大网络写手”称号
·转载:网友热评艾鸽的诡谲派系列作品
·总有一天
·诗歌:心宫
·油画:飘悠
·人鸣
·再见吧,秋天
·梦中依然
·摘取一片雪花
·落魄的秋菊
·打不开的情结
·三角地之恋
·冻土
·何时何地
·致冬雪
·读你
·谁知谁心
·活页
·等待春天
·心衣
·钓鱼岛之恋
·我的心别离开我
·冰人
·苏幕遮------为义和团运动而题
·春天的手臂
·浪淘沙
·长亭怨慢------为中国青年报《冰点》名主编李大同而题
·天香--为中国青年报名记者卢跃刚而题。
·高阳台--为因暴力拆迁而无家可归者而题
·忆秦娥--为高耀洁而题
·惜分飞-----为中国记者而题
·长篇散文诗《活灵》331-361
·满江红-----为南宋军事家岳飞而题。
·拥抱春天
·油画 幻云
·沁园春《雪》
·短篇小说《名妓》
·短篇小说《转让协议》
·网友对艾鸽诡谲派作品的评论集(1)
·《山高皇帝远》(短篇小说)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二《后宫》及封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一百零七回

   艾鸽六四历史长篇小说《自由的诱惑》第107回
   
   
    第107回:活得无聊良知麻木 社会潮流暗中涌动
   

   
    词:雨霖铃(无绪)
    冻暮欲别,沉霭滞底,雨蝉寒切。
    聊斋酒伴残月,无语凝噎,文坛情歇。
    自古国难识人杰,又几多箭伤语窃。
    更哪堪、楚天花决绝。
   
    醒目依然如故,泪眼人,懒得岁月拽。
    冬末时分,随波逐流理念省略。
    谁知道,地穴深处,春讯怀激烈。
   
    (活灵:光)
   
    暮霭沉沉卷过1988年冬末初春,地平线的一侧没有太多的日照,好景虚设,千里烟波,万重流蕴。人们流行的话题是:懒得思考,延伸出懒得挣钱,懒得工作,懒得做爱,懒得生存。好像对现实很无奈,平民百姓挤破头也无法跻身先富起来的行列。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两轨制”,导致“官倒”已经成为社会普遍现象。钢材、煤炭、云烟、石油、木材及冰箱、彩电等,都可以从官员手中拿到一张条子,一转手就可以获利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尽管不满在不断增长,而官员们信誓旦旦:中国不存在发生动荡的社会条件。可腐败一词已经开始流传。我回到春城,我的第一部电影文学剧本《无国籍少女》在国防文学刊登。同时,得知已经被聘为云南省首届报告文学评委会评委。我对一大堆歌功颂德的作品不感冒,在我的力荐下昆明文学青年的报告文学《春城的厕所》,获得一等奖。这是一篇把春城的厕所之丑陋现状暴露的体无完肤的作品。有人道:“《春城的厕所》获一等奖?不可思议!”我道:“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多者呢!”我还建议举办全国首届落选作品大奖赛,有一些青年作家赞同。
   
    而社会的方方面面多令人绝望。
    年轻人时而犹如沉默的羔羊,时而更似发狂的斗士。一切又那么无头无绪,象湿木头在经历着火的熏烤。空气平静得要爆炸,又循环着死寂。可于无声处却春潮澎拜。远方戈氏的新思维撕破了夜空。
    中国青年报开始连载报告文学《布拉格之春》。
    传闻安徽大学学生在向一位来校做报告的中央委员提出民主诉求时,该中央委员道:“我们给你们的民主自由还不够吗?” 学生却回答:“不是你们要给我们的,是我们与生俱有的。”对方无语。
    夜春城,无声的雨露笼罩着花的世界。
    我和霓在郊区散步。
    我呆望着落星:“知道娉吗?她嫁给了一个香港人,那个香港人花了10万元钱把她家在青年路小巷里的旧房装修成新居。”
    霓:“那个女孩子我认识,改天我们去欣赏一下。”
    我摇摇头:“没机会了!她去了一趟香港,回来后她家的房子已经被推土机摧毁,现在是废墟。”
    霓:“她没去打官司?”
    我叹口气:“法官看见钱就象苍蝇看见血一样。打官司就是打钱。记者也不再是无冕之王。不但无法保护青年,也无法保护自己。在采访中我报社有的记者记者证被扣,相机被砸。”生活又显示出狰狞面孔。
    胡的不再,春风不再,阳光不再。
   
    玉漏遐想引导我们来到滇池边,望着墨绿色的海洋,霓:“没诗兴吗?”
    我凝眸着浪尖上的跌落,吟道:“《致黄昏》
   
    生活又绷紧了弦
    命运啊要把我抛向何方
    我是你暮色中那带寒痴的鸟儿
    是你那犹在凉蟾下的幽香
    可你是谁 是我耳际边的花坠声
    还是那波尖上的惊骇
    我为什么不敢拥抱你啊
    黄昏的龙吟幽噎
    让我静静地躺卧在你的香云耿耿中
    绝品的缥缈云间
    却是我无法拥传的天涯
    所有的波澜都有型而无声
    这人造的死海啊
    本世纪最大的政绩工程
    你却被恭维着 撑住了一切腐朽
    大海披上了冷笛颓影
    人的品味正在被寂寞替代
    活在春迟的非醒非梦里”
   
    (共120回,未完待续)
(2011/05/0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