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雞蛋不宜碰石頭]
张成觉文集
·勿把冯京作马凉——阅读时文有感
·正视历史 分寸得宜——评《华国锋同志生平》
·华国锋“无才、无能和无胆”吗?——与刘逸明先生商榷
·五星红旗的背后——读万之《谁认同五星红旗?》有感
·华国锋亲自下令杀人?
·请公允评价华国锋——与陈奎德先生商榷
·请还华国锋一个公道——与吴康民先生商榷
·貌合神离话“左联”——读朱正《鲁迅传》有感
·“伟、光、正”的“内债”——由华国锋说起
·假作真时真亦假——卓娅故事的真相
·我们身边的英雄
·上上下下话高强
·持平中肯 发人深省-读《神舟vs.毒奶:中國起飛的天上和人間》
·“神七”升天能使川震难童瞑目吗?
·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中毒夭折的婴儿怎么补偿?
·时事三题
·温家宝的“遗产”
·改革开放首功应属谁
·什么藤结什么瓜——太空人三题
·凶手没有隐形
·刘云山,给我闭嘴!
·胡适、鲁迅异同论
·中国会跟美国“一拍两散”吗?
·望七抒怀
·答非所问与只听不说
·两害相权取其轻---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图未穷而匕已见——评沪公安称“只有一国,没有两制”
·美国人心思变,中国呢?——奥巴马当选的思考
·不把人当人的狗官
·莫把华府作燕京---《城头变幻大王旗》的背后
·“大王”并非在彼岸——再谈《城头变幻大王旗》
·57右派没有“明白人”?——与张耀杰先生商榷
·将军一去大树飘零——漫议学术大师与中国
·国家对你做了什么?——有感于《追寻流失的全民财富》
·法学权威的高论与杨佳案的现实
·杨佳案了犹未了
·特区高官如此不堪?
·经济学大师的悲哀
·特区政府亟需认真“查找不足”
·旷世昏君与一代英才——读《才子邓拓》有感
·高官问责岂容官官相护?
·“神七三雄”与农民工两亿
·从李鸿章想到“一二·九”
·关于改革开放的几点思考
·从牛兰案看苏联间谍在华活动
·多行不义必自毙 看你横行到几时
·陪都重庆理应宣扬
·文革是这样的吗?与XXX先生商榷
·国师的锦囊妙计
·“劳改”-中共暴政的标志,读《劳改手册2007-2008》有感
·历史岂容随意篡改?
·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怎么回事?——与陈破空先生商榷
·李鸿章的“四个第一”和“三个代表”
·“医者父母心”何在?
·“不折腾”徒托空言
·“垂垂老已”话荧屏(岁末三题)
·竭泽而渔 难乎为继
·毋忘半纪椎心痛 共效古稀快乐人——致上海交大“57受难者”
·交大弃儿在新疆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优越性
·“建政”岂同“建国”?
·“人家反是有道理的”——中共老党员的“历史局限性”
·论史批毛宜言之有据
·“穷教育”与“苦孩子”
·1927年“大革命”失败之谜——中共早期党史一瞥
·华国锋像周厉王吗?——与朱家台先生商榷
·“为官四德”与“五讲四美”
· “好处说好”好得很!
·“开心活好每一天!” ---致四川地震受难儿童
·中国模式优于美国模式?
·“社会主义好,饿死人不少!”
·“信心之旅”的败笔
·是“不卑不亢”还是得意忘形?——评温家宝谈中法关系
·文革沉渣再泛起 老谱袭用非偶然——读高尔泰《三个文本共与析》
·天生丽质 在劫难逃——读《乔冠华与龚澎---我的父亲母亲》随感
·阅时文有感(三题)
·时事三题
·自有春蕾凌霜雪——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人权报告的审议
·歧路岂必通罗马?——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匪夷所思的“联美联共、扶助农工”
·变脸岂非“表错情”
·皇储习近平的旧曲与新声
·戈扬的理想和时代的悲剧--有感于《送戈扬》
·道德缺失始于何时--与嵇伟女士商榷
·鞭辟入里 发人深省--读《三十年后论长短》有感
·“笑脸最多的地方是中国”
·给地震灾民一个说法
·美国牌的期望值---希拉莉访华有感
·真假民主 一目了然
·“博导”华衮下的“小”——读萧默博客有感
·谈“六四”何必兜圈?
·五星紅旗“四小星”代表誰?
·“公妻共产” 从传言到现实
·震撼人心还是忽悠公众?——评温家宝几个“最精彩的回答”
·香江何幸有金、梁
·汶川何日现“黑墙”?
·“万马齐喑究可哀”
·从餐桌看中美两军软实力
·2020年非香港末日
·游美欧诗补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雞蛋不宜碰石頭

   “釋放艾未未”近日已成國際呼聲。而首先喊出這句話的趙連海卻改變初衷,於上週接受本港傳媒電話訪問時,聲言將不再介入包括艾未未在內的其他維權工作,以換取當局協助結石寶寶。對此,其之前的律辯護師認為趙“選擇與官方合作,只是面對現實的做法”。
   
   這“面對現實”一語,實在可圈可點,體現了“有理、有利、有節”的鬥爭策略。
   
   人所共知,當今神州大地維權運動如火如荼,對“一黨專政”的局面造成巨大衝擊。但不可否認,北京畢竟迥異於北非、中東,其鐵腕統治一時間難以摧毀。要在中國實現民主憲政,“路漫漫其修遠兮”,需長期持續的努力,其間講求策略極之必要。

   
   此前艾未未被“失踪”,趙連海迅即公開呼籲釋放艾,其後遭帶走“談話”數小時,隨即在推特上宣布“刪除最近的信息”。網上有人斥之為“中共的扯線公仔、轉軚、被統戰”,但趙不為所動。現更明確宣布自己的妥協做法,此不失為光明磊落之舉。
   
   也正好在同一天,“墨鏡男”現身網上,慷慨陳辭直指“偉光正”對艾採“流氓行徑”,該名勇敢青年儼然成了挺艾接棒者,趙後繼有人。
   
   由此不禁聯想到村上春樹的那篇著名演說:
   “‘以卵擊石,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方。’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你我也或多或少,都必須面對一堵名為‘體制’的高牆。體制照理應該保護我們,但有時它卻殘殺我們,或迫使我們冷酷、有效率、系統化地殘殺別人。……無論怎麼看,我們都毫無勝算。牆實在是太高、太堅硬,也太過冷酷了。戰勝它的唯一可能,只來自於我們全心相信每個靈魂都是獨一無二的,只來自於我們全心相信靈魂彼此融合,所能產生的溫暖。”
   按照傳統的理解,“以卵擊石”比喻不估計自己的力量,自取滅亡,明顯帶貶義。村上的說法似乎有點顛覆傳統的味道。不過,仔細分析,其意在道義上支持弱者,卻並非鼓勵不自量力的那種自殺式的對抗。他強調個體的獨立,呼籲“靈魂彼此融合”。
   
   因此,無論是對趙連海,或之前的高智晟,我們應當給予充分的理解。他們以往大義凜然的正面抗爭固然值得尊敬;其為此付出沉重的代價之後,改變行動方式,絕對不應受到指責。任何人無權要求別人當烈士,而應將心比心,求得彼此的“靈魂融合”!
   
   何況趙連海表示:“將與多名維權律師合力整理200多個未被處理的結石寶寶個案,透過由官方提供的渠道向地方政府或部門爭取賠償。”倘能如願,哪怕不是全都成功索賠,對受害的當事人而言無疑也是可喜的。
   
   這種做法,名曰“積小勝為大勝”。抗戰時期蔣委員長領導的國軍就是這樣做的。現時體制內外的力量對比,其強弱狀況遠較當年日中雙方更為懸殊。正面硬碰實在是可免則免。
   
   除此之外,趙希望“能為日後解決官民衝突帶來新方向”,“認為以仇恨、衝動的方式與當局交涉,只會令情況惡化”。這也不無啟迪。固然受害者的仇恨可以理解,具體交涉時卻應持不卑不亢態度,對所接觸的官方人員“怒目而視”或惡言相向均不可取,因為彼此本無私怨。衝動尤其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總之,趙連海看似後退了,但如其維權立場不變,則或能在結石寶寶案取得若干實質性成果。這比僵持下去毫無寸進要好。
   
   退一萬步說,即使未能達至以退為進,也就是當局根本背棄承諾,食言而肥的話,它在道義法庭上勢將處於受審的地位。與此同時,趙與結石寶寶家長會贏得更廣泛的社會同情,公眾亦從中受到教育,凡此種種,均利於憲政民主事業之推進。
   
   (4-19)21:49修訂
(2011/04/19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