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铮文集]->[三十年爱国梦断]
曾铮文集
·獨家:911紀念館設計者談設計思想
·世貿中心的瞬間感動——新唐人採訪手記(1)
·卡恩究竟干了没有?—— 新唐人采访手记(2)
·亲历纽约艾琳飓风——新唐人采访手记(3)
·视频:中國沒有喬布斯 是否有華爾街
·曾铮作客新唐人〈热点互动〉直播:誰是貪官?誰是奸商?
·王立军到底有无将活摘证据交予美国?
·强摘器官惊现美国非移民签证表说明什么?
·World Premiere of “Free China: The Courage to Believe”
·Experts Discuss Freedom at Free Speech Film Festival
·Speech at the Free Speech Awards Ceremony
·震撼人心的故事 撞击心灵的音乐——评记录片《自由中国:有勇气相信》的强
·Free China Wins American Insight’s Inaugural Free Speech Film Festiva
·在《自由中国》颁奖典礼上的发言
·美律師:應以仇恨罪起訴舊金山暴徒
·谨以此诗献给钟鼎邦——旧诗重发:李祥春,我向你脱帽致敬
·《自由中国》获丹佛国际电影节最杰出电影奖
·《自由中国》加首映 电影节总裁感动落泪
·致奥巴马罗姆尼公开信
·《自由中国》入围渥太华”自由思想“电影节-11月3日放映
·“Free China or Death by China” Forum & Screening
·The One Thing I Would Like Western Governments to Do
·《伟大的隐藏者》:被“隐藏”的伟大主题
·《来自星星的你》为何爆红?
·《自由中国》再获印度国际电影节大奖
·加州选举观察:提案被否 说明什么?
·《自由中国》将在台湾四城市电影院公映
·《自由中国》台北放映 观众谴责中共迫害
·台湾人的小动作与大陆人的防盗内裤
·《一步之遥》露骨的暗示:姜文到底想说什么?
·抢先公告:新唐人1月23日对大陆播出《自由中国》
·NTD’s Exclusive Broadcast into China of Award-winning Film: Free Chin
·《自由中国》2月3日起全球网络发行
·白宫正式回应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请愿
·《自由中国》全球线上上映(图)
·《自由中国》感动人心 开放网络点播
·《自由中国》感动人心 开放网络点播
·《自由中國》舊金山灣區首映會
·The Wallet of a Taiwanese vs. "Theft- Proof” Underwear of Mainland Ch
·永远的四二五
·重温《九评》 迎接没有中共的美好明天
·【三退征文】我的父亲(上)
·【三退征文】曾铮:我的父亲(中)
·【三退征文】我的父亲(下)
·【独家图片】彭丽媛在北大演唱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上)
·法轮大法好莱坞圣诞遊行隊伍
·【圖片遊記】臺灣(2)-臺中篇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中)
·【圖片遊記】臺灣(1)-臺北篇(下)
·【圖片遊記】臺灣(3)-臺南高雄篇
·华人携200万美元现金赴美险遭没收内情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瑞典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2)-瑞典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3)-瑞典-丹麦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4)-瑞典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5)-瑞士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6)-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7)-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8)-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9)-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0)-瑞士篇
·【图片游记】《自由中国》欧洲行(11)-美丽的瑞士小村庄
·【图片游记】伦敦塔(Tower of London)-《自由中国》欧洲行(13)
·【图片游记】伦敦塔(Tower of London)-《自由中国》欧洲行(13)
·【图片游记】伦敦塔及其珍宝
·【图片游记】伦敦塔
·从我做陪审员的经历谈对梁彼得案的看法
·【图片游记】伦敦大学放映会
·【图片游记】芬兰:北极圈中的国度及女儿对母亲的国际营救
·"Injustice Anywhere Is a Threat to Justice Everywhere"
·《自由中国》伦敦高校放映 观众赞其将改变世界
·【图片游记】伦敦唐人街与大英博物馆
·【图片游记】艾克斯主教座堂-兼谈艺术的起源、目的和出路
·迷人的马赛老港
·《自由中国》在欧洲议会放映-新华社记者全程捧场
·一群法国人对一个中国人的“仰慕”-兼谈中国人的文化自信
·我的臺灣鄉愁
·洛杉矶“电召车”司机和他的四类华人客户
·在「末日」來臨的紐約 講述神韻的希望故事
·感悟神韻(之一)
·「財大氣粗」的孔子學院與「全球最恐怖上學路」
·感悟神韻(之二):感悟神韻的藝術風格
·感悟神韻舞蹈-感悟神韻(之三):
·感悟神韻音樂-感悟神韻(之四)
·感悟神韻聲樂-感悟神韻(之五)
·評《我不是潘金蓮》
·《致命中国》作者掌白宫贸委会 中美会爆发贸易战吗?
·快评川普总统就职典礼
·觀川普白宮發言人首次新聞發布會有感
·也談「文化自信」
·總統與媒體「幹仗」 誰贏面更大?
·評川普推特被美國國家檔案局收入歷史
·李克強買肉 Chinese Premier Li Keqiang Buying Meat
·倒行逆施的「兩高」釋法與歷史大勢
·再談「文化自信」
·童言童語
·女儿语录(2)Quote of My Daughter(2)
·女儿语录(3)Quote of My Daughter(3)
·女儿语录(4)Quote of My Daughter(4)
·女儿语录(5)Quote of My Daughter(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十年爱国梦断

http://upload.peacehall.com/news/temp/201104061653241.jpg
   本文作者2006年在悉尼中领馆前绝食抗议
   
   
   

   
   “臭味相同”的“土包子”
   
   我先生和我分别是1980、1984年考入北京大学的。当时的出国热可说是方兴未艾。同学见面,不是问“你联系学校了吗?”就是说:“你考托福没?”先生所在的化学系更是“过分”,一个班三十多人,最后走得只剩下两个人了——包括我先生在内。
   我以优异成绩被免试推荐为研究生后不久,我的导师就到美国一所大学任教,并很快把我的几个师哥师姐都弄到美国去,就剩我一个“关门弟子”还在国内。导师觉得对不起我,多次催促我去考托福,说只要我有了个还算说得过去的托福成绩,她立刻就把我也办出去。
   我的英语成绩当时是全班最好的(高考成绩高达95分),在没有经过任何培训、复习或准备的情况下,自己随便拿一套托福模拟题来做做,也能得六百多分。
   但是……我始终没有去考托福。不知是因为天生的,还是因为从小中国古典书看多了的缘故,我对中国文化,有种说不出的眷恋,从心底里就没想过要出国。当时常跟人讲:我一想到出国后要天天吃面包、满眼里只见“洋鬼子”这两条就受不了。而在国内呢,哪怕是天天在公共汽车上听人吵架呢,也象是仙音妙韵一样动人,因为他们说的是乡音,而吵架时所表达的喜怒哀乐,我都能体察深刻——他们都是我的同胞,我懂得他们,因此也觉得跟他们有一种血脉连系。
   先生的情况也差不多,虽然考了托福,甚至已接到美国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最后还是留了下来。在对中国文化的热爱和眷恋上,我们刚好是“臭味相同”。不管有多少人走了,我们都“岿然不动”。记得那时有出国后回来探亲的同学,说话时动不动夹几句英语,我听了后说不出的反感,心想:不用英语不会讲话啊?当时觉得自己非常“正义”。
   
   快乐的中国人
   
   1997年,我得到一套法轮功的著作。一口气看了两遍后,我内心的震撼无以言表,又似乎我之前所有对中华文化的热爱、我到那时所看的所有书籍、所学的所有知识,都是为了让我在看到《转法轮》时,能够更好的理解这深深植根于中华传统文化中的博大精深的法。
   于是我开始了修炼,并一举抛掉折磨我多年的病魔,和因病魔带给我的深深绝望。一家人都分享着我的快乐和美妙的改变,其乐也融融。
   如果日子就这样进行下去,那我和先生到今天为止,一定都还是快乐而自豪的“中国人”。
   
   生平第一次的出国愿望
   
   然而,1999年,一场突如其来、铺天盖地的另类“文革”——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开始了。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突然从“天之骄子”变成了“阶下囚”。
   监狱和劳教所的日子是不堪回首的。在地狱般的魔窟里经历和目睹了太多超出人类想象能力的罪恶后,我痛下决心:一定要活着出去,揭露这空前绝后的大邪恶!
   也就是在那时,我生平第一次有了出国的愿望和冲动。
   再后来的事情,是比酷刑更加不堪回首的,在此就不再多言。有兴趣的朋友请参阅拙著《静水流深》(http://zhengzeng.blog.epochtimes.com/article/?categoryid=633)。
   走出北京女子劳教所不久,我有如神助般不可思议的拿到了护照,这过程也不能细说。
   虽然拿到护照,其实也很茫然,不知能通过什么方法、逃向哪里。
   仗着能讲英文,我开始有意接触“老外”,遇到靠谱的,就跟他们讲我的故事。一位到中国度假的美国教授、一对到中国教英语的澳洲夫妇都愿意帮助我。
   澳洲夫妇的邀请信先来了。我将签证申请递到澳洲大使馆后,不由得又踌躇起来:我不知自己是否在海关的黑名单上,能否平安出境。
   于是我决定先去趟邻近的泰国“试试水”。
   
   首尝“中国人”的悲哀和耻辱
   
   申请泰国签证,让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作为一名“中国人”的悲哀和耻辱。泰国大使馆墙上贴了一张免签国的单子,那么长,有几十个上百个国家吧,独独没有中国;没有中国也就罢了,对年龄在35岁以下的女性申请人,还得找个单位开证明,证明你到泰国不是去卖淫的,才能给你签证。
   我感到人格受到极大侮辱,但为出国计,也只能捏着鼻子找人开了证明。
   去泰国呆了五天再回去,确认可以正常出入关后,我立即再次催促澳洲使馆,终于在2001年8月31日,登上了飞往澳洲的飞机。
   到达墨尔本后,我以最快的速度递交了难民申请,同时站出来以亲身经历向主流媒体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为此,还曾劳动中共驻澳大使馆官员冯铁出面给《悉尼晨锋报》写信,说我这样做,无非是想取得澳洲身份。
   因为中共的施压,我的难民申请在近两年之后的2003年7月1日才被批准。
   
   难民旅行证
   
   一拿到难民签证,我立刻冲到美国领馆,申请到美国的签证,因为我想参加每年7月20日左右都会在华盛顿举行的抗议镇压法轮功的活动,同时也想亲耳聆听师父讲法——修炼这许多年,我还从未见过师父。
   谁曾想,我这种举动在美国签证官眼里颇为“可疑”,哪有头一天拿到难民签证,第二天就来申请美国签证的?于是二话不说就拒签了。
   第二年七月,我又去签。这次看上去不那么可疑了。签证官问:到美国去做什么?我告诉他参加法轮功的抗议活动。他又说:知道为什么你这种人我们不愿意批吗?你既没有澳洲护照,又没有中国护照,万一在美国出什么事,哪个政府管你呢?
   我立刻将自己仍然有效的中国护照递给他看,并说:请看,我仍然是合法中国公民,万一有事,中国政府理当管我。他笑问:你敢去找他们吗?我也笑答:只要它保护我,没什么不敢。
   就这么谈笑间,签证官批了我的申请。我到美国后,有朋友相当吃惊:象你这种拿难民旅行证的,美国政府一般不会给签证,你怎么这么好运?
   
   澳洲护照
   
   两年后,到我有资格申请入籍澳洲时,我没有犹豫,立刻就去办理了。经历了劳教所的九死一生,和出狱后的惊险逃亡,到此时已宛如隔世为人。骨子里,我依然“中国”到底;然而“中国”已被中共窃,为旅行方便计,我已无别选择。
   有了澳洲护照,也真是方便,无论是去美国、欧洲,还是香港,都是买张机票就走人。再也不会发生去哪里被拒签,甚至要求写个保证之类的耻辱之事——当然,在全世界还有唯一一个地方不能去,那就是被中共劫持的中国。
   
   特务经济迫害
   
   我得到难民申请后,也立刻办理先生和孩子过来团聚之事。孩子在2004年先过来了。先生本来也可一起过来,但当时他正在国内做一个大项目,不愿就此撒手。
   这个项目,是2002年底接手的。当时他因为我控告江泽民而受牵连,刚刚被监禁了一个多月。他入狱前本来在北大下属某公司任总经理,出狱后丢了这份工作。为了让他“散心”,朋友带他去了外省,并承接了当地一个大项目。2004年,正是项目吃紧之时,他不愿离开。他总想,项目马上就要见效益了,等有个结果再走比较好。
   他以为到了外地就“天高皇帝远”,谁曾知,中共仍然死盯着他。他虽然不炼法轮功,但因为是我的家人,所以也在监控范围。据后来了解到情况,当时国安成立了一个三人小组,专门盯着他。他一离开公司,他们就去查帐,所以对他公司的财务状况,恨不得比他自己还清楚。
   这样的大项目,前三年,基本都是一味的付出与投入,没什么收益。等到公司刚刚开始要有收益时,先生突然接到工商局的通知,让他把公司关了。他问为什么,工商局说:“不为什么。反正不是经济原因就对了。”
   
   先生惨变“无国籍人士”
   
   四年的心血和努力奋斗,又这么白白的付诸东流。先生这才怀着满腔的愤懑、无奈和疲惫,于2006年底到了澳洲。
   几个月后,洗衣服时,我们都忘了检查衣服口袋,他装在裤兜里的中国护照在洗衣机里被搅成了浆糊。
   看着搅得稀烂的护照,我们的心都沉了下去。上面还有他仍然有效的去美国和台湾的签证呢,这怎么办?
   无奈,只能去中领馆补办了。
   接下来的日子,除了恼人,还是恼人。先生一次次去中领馆,却永远没有结果,没有答复。问的急了,领馆工作人员告诉他:这是国内传来的指令,我们也没办法;你要在国内有关系呢,你去国内找关系。总之我们是无能为力。
   很显然,因为我的关系,先生也上了他们的黑名单。
   失去了中国护照,又没有澳洲护照,先生落入比我还惨的境地,因为他本人并不是难民,所以连个难民旅行证也没有,只能在澳洲饱尝坐另类“移民监”的痛苦。因为不能离境,之前许多在美国、台湾、欧洲等地的业务关系,也不得不中断,让他在失却了家园、失却了亲人(他母亲因他入狱的过度惊吓已去世),失却了事业的同时,更失去了许许多多再次创业的机会……
   
   三十年爱国梦断
   
   经过两年多痛苦的等待和煎熬,他终于挨到了可以入籍澳洲的那一天。入籍宣誓时,他全程没有笑过,脸色一直铁青,比哭还难看,心中更象打翻了五味瓶一般。那一本让许多人梦寐以求的澳洲护照,拿在他的手中,却代表着一份永远失却家园、失却生命和文化之根的悲愤、苦闷和无望、无助。谁会曾想,三十年的爱国梦,就这样失落他乡呢?
   在网上看到太多法轮功学员被中领馆拒发签证、拒发护照之事,所以出来这许多年间,我从来不曾想过要回去。回望家园和亲人,面对中共的流氓手段,我只能选择在此坚守。
   
   国安给我写保证?
   
   可笑的是,这许多年来,中共国安还在骚扰我在国内的父母,让父母“转化”我。据说,逢年过节,国安必提礼物到我父母家“问安”。去年中秋前,四川绵阳国安局局长更亲自出马,对我母亲说,诚恳的邀请我回去看看,这么多年了,我一定很想念亲人。回去看了之后,愿留下就留下,愿意回悉尼就回去,他们一定保证我的安全。他们甚至说,可以写一份保证书交到我母亲手中。他们逼我母亲跟我联系,传达以上信息。
   国安给我写保证?当初在劳教所,为了让法轮功学员写不炼功的保证,他们把我们往死里整。事过这许多年,他们却要给我写保证?我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我请母亲转告他们说:对不起,我不想回去。
   恼羞成怒的国安,这时终于露出真面目,放出狠话道:“这次不回来,一辈子也别想再回来!”
   真是一辈子都别想再回去吗?这,大概是由不得中共国安的。无论再怎么疯狂,中共的“好日子”,很快就到头了。这一点,恐怕它们自己也感受到了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