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繼續延長刑事拘留(《行為藝術下課!》五)]
严正学文集
·
·《严正学小档案》
·《与狼共舞》
·《路漫漫》
·阴 阳 陌 路
·《 龙柱下的笑靥 》
严正学《狱中画展》《序》
严正学的画,都是在中国北大荒的“双河监狱”里画的,在高
墙、电纲、铁窗、电警棍下,在污秽的牢狱中,趴在地上一个
局部一个局部地在宣纸上画出来的。这批丙稀水墨画(连同狱
中日记《阴阳陌路》)都是用一层层塑料袋包裹,埋入冰冻的
粪坑中几经周折从铁幕重重的大陆,最黑暗的监狱带回到北京
又展转到各地,才得以举办画展。
·严正学《狱中画展》(1)
·严正学《狱中画展》(2)
·严正学《狱中画展》(3)
·严正学《狱中画展》(4)
·严正学《狱中画展》(5)
·严正学《狱中画展》(6)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民告官是一种行为艺术 》──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下)
·【行為藝術】嚴正學起訴政府賣淫
·【行为艺术】《 官违法 民要告 》
·【行为艺术】 画家严正学一审输官司得民心
·【行为艺术】公理与法理之战---一起原告没有主体诉讼资格的民告官案
·【行为艺术】公益维权遭遇法律封杀
·【行为艺术】“事不关己”令举报人输了官司
·【行为艺术】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塑造“天安门母亲”在民族的灵魂之中
·『行为艺术』官商勾结狼狈为奸鱼肉百姓!严正学九告司法局终赢官司
回顾:
·『行为艺术』1999北京畫家申請反腐敗示威被拒
·1993年12月23日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在法院前的讲话
返回事件:
·【行为艺术】呼吁立即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行为艺术』·颠覆父母官·严正学揭穿公安伪证庭审目击记
·“十面埋伏” 被強暴“秋菊”再遭强暴!
·【行为艺术】枉法裁定"状告公安局"在暗箱中被驳回 严正学赴京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行为艺术】 决战公、检、法、黑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当庭揭穿被告公安部门作伪证
·【行为艺术】严正学凶多吉少?
·"中全會前夕中國異見者嚴正學被捕"
·【專欄】鄭貽春:強烈抗議中共秘密逮捕畫家嚴正學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再次立案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现场直播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公安部门抓捕、拘禁、施暴案件全国各地多有发生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暴打抓捕……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繼續延長刑事拘留(《行為藝術下課!》五)

   嚴正學:繼續延長刑事拘留

《行為藝術下課!》

(五)

   

   繼續延長刑事拘留(《行為藝術下課!》五)

   

   繼續延長刑事拘留(《行為藝術下課!》五)

   

   

     折騰了半天,才回監室,端起涼水牛飲。「傳103籠嚴正學!」的吆喝再次一聲接一聲從遠處傳進一區。我又被警察戴上手銬提審。

     兩名穿戴全套警服的警察向我宣佈:「嚴正學因犯顛覆國家政權罪,繼續延長刑事拘留。」然後,讓我簽字摁手印。

     其中一警察對我發問:「你認不認可這個罪名?」我想警察想將我妖魔化,將我放大成恐怖份子。我說:「受寵若驚。我,一介書生,窮畫畫的,倒成了匹敵七千萬黨眾十三億人口的黨國,這不是太抬舉我了嗎?」我接着說:「顛覆國家政權是反革命罪,揭露台州地方官場的腐敗……」我遲疑了一下,還是說出:「黑惡,竟成了國家的敵人!」我說下去,警察沒咆哮,接着我又說「這是當代版《天方夜譚》,是專橫官僚公權力走私!是報復!」兩警察沒有制止我的發洩,還是沒有說話。

     於是我問:「警官貴姓?」那個年輕的警察說:「看我的警號就成,」但立即又覺得言猶未盡:「我爸是中院院長,」「丁樺真行,還有這麼個警官兒子。」「我爸不是丁院長,跟丁樺一樣,也是法院院長,不服這個罪名法庭上可自辯。」警察的真誠回答尤使我感動。當官的老子生當官的兒子,我爸是歷史反革命就生我這麼個現行反革命兒子,這也出於中國傳統的世襲文化——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打地洞。

     北京遇羅克批判「血統論」,在顛撲不破的傳統意識下被綁赴刑場,執行槍決。

     在浙江美術學院附中讀書時,我和不少高幹子弟同學。當今浙江省委副書記梁平波,浙江省文聯黨組書記李大雲,曾是浙江美術學院院長後調任中央美術學院院長的潘公凱都是學兄,他們的老子都是如雷貫耳的顯赫人物。喊着「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的陳勝、吳廣揭竿起義,中國仍不過是打倒皇帝做皇帝,中國的傳統文化歷五千年濤聲依舊。

     兩個月前,我去中央美術學院院長室找潘公凱。秘書小姐通報我的大名,回來說:「潘院長接待外賓,請稍候。」一杯龍井未喝幾口,潘院長來了。四十年未見面的學友都認出了對方,握過手,少有寒暄就直入正題。「我兒子嚴一能從中央美術學院附中考上壁畫系,再考上研究生院,十年寒窗苦讀,竟拿不到研究生畢業證書。」潘院長有些詫異。我說:「研究生學位證書被美院行政科扣留已一年整,無法就業。究其原因,當然與我搞形而上藝術有關。」我說:「你知道,我搞了多年民告官『行為藝術』,因為你是我的同學,我放棄了將中央美術學院和北京市公安局告上法庭,成為我最新『行為藝術』的被告。」

     潘公凱身材本來就高,更被我說得丈二和尚摸不着頂。「問題出在美院行政科,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他們在北京市公安局前狐假虎威,扣壓我兒子的畢業證書。中國的戶籍制度將農民變成二等公民,農村小城鎮在升學、就業、醫保、務工等方面幾十年一貫存在戶口歧視。我早就準備就戶籍制度違法違憲提起行政訴訟,進行一場狀告公安部的『行為藝術』。」

     「幾年前的全國戶口普查,北京警官來我家查暫住證,我反問:『查過江澤民的暫住證沒有?』警官窘迫,我接着說:江澤民迎合戶口普查,接受採訪,第一個在電視上亮相說:『我的戶口在上海。』國家主席和我不過是社會分工的差別,警官不查江的暫住證,卻非要查我的;而且,我和江澤民都是堂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永久性居民,在自己的國家,住自己的房子,能說是『暫住』嗎?」

     我接着說:「前年,《北京日報》宣傳網上遷移戶口之神速,我拿該報導找公安機關,要求將我兒子在美院的戶口遷移到房產所在區。警官點幾下鍵盤真的就辦成了,發給我北京市戶口本,還開了收據,收走十三元工本費。」

     「過了幾天,公安警官找到我家說:『戶口辦錯了』,要我交還兒子的戶口簿。我說:『戶口簿是我化十三元向公安局買的,你要拿走,是侵犯我的財產權。你不怕我搞行為藝術,再次拿北京市公安局做被告。』公安說:『包括誤工費、車旅費他們可以還一百三十元或更多,但一定要收回戶口簿。』我說:『戶口和居住房產一致叫人戶相符,是對的。在北京有關係落戶,人情落戶,化錢落戶,還有批條子打招呼落戶,都屬於錯辦戶口。法不責眾,憑什麼拿我家的註銷。戶口是政府管理公民的工具,警官若隨意註銷,等待收到的將是我的行政起訴狀。」

     「公安機關是暴力機關,有的是手段。都快三年了,學院不應該插手,而且也無權以扣壓我兒子的畢業證書去擺平訟爭。」我又說:「我這個針對『戶籍歧視民告官行為藝術』的終點,是取消中國的二元戶籍制度。跟中央美術學院無任何瓜葛。如果,學院不發給我兒子『研究生畢業證書』我不怕訟累,狀告中央美術學院和北京市公安局。但我怕有人說我拿你這位名人父子炒作,畢竟你是浙江美術學院老院長潘天壽之子。」

     潘公凱院長立即用電話喚來學院行政科長,問明白扣證的原因如我所述,就當即拍板,讓行政科長將「中央美術學院研究生院畢業證書」發還給我兒子。這是我搞了近百場民告官行政訴訟,唯一以非訟方式解決爭端的「行為藝術」。

     吏畏上而威下,等級秩序殘酷森嚴,藝術家犯上的結果——英雄氣短!

     情緒從飆思回到現實。我正被陳幹事押回103籠,現在我成了「顛覆國家政權」的嫌犯。“哐嘡”一聲後,又被推進了監籠。囚徒們聽說我是這樣的罪名,驚愕得半晌合不攏嘴。「顛覆國家政權!畫家,你的能量不小!」死囚似乎發現了新大陸,首先拍我的肩膀打破了僵局。雪垠焦急地問:「畫家你有多少人馬,敢將共產黨的國家政權顛覆,你都幹了什麼事,才背上這麼個足以掉腦袋的罪名?」「這是反革命罪!是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死罪!」爛糊三是個市井潑皮,自稱流氓,但政治上還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說得在理,」我說:「我得罪了紅黑兩道。」雪垠喊叫起來:「畫家,道上是黑吃黑,你手無縛雞之力……諸位別煩了,聽畫家細說。」

     我被推搡到這份兒上,我甩出警方辦我罪的網文,不能不說:「我不過寫了這些文章,批評政府官員的黑惡腐瀆,一篇《行為藝術決戰公檢法黑!》披露了台州市檢察院檢察長辦公室朱勇傑檢察官糾集社會人員私闖民宅;最後那篇叫《來自浙東農村農民組織農會的考察報告》不僅得罪了台州的紅、黑兩道,還將中國農村農民問題全球曝光;對了,還有這一篇《行為藝術將610主任扭送公安局》,我將610辦公室主任葉開華扭送開發區公安局,讓其賠禮道歉。」「好呀,畫家,人不可貌相,英雄虎膽,敢將專治法輪功的610主任治了。」我想了一想繼續道:「恐怕最主要的是公開在簽名網上,引發海內外華人簽名聲援的《圍剿中共官場黑惡官員——致中共中央胡錦濤、溫家寶公開信》這篇文章,讓地方高官丁林超、李小國、葛佩玉、繆新權、譚陽成了眾矢之的。但公開信列舉的都是事實,我敢於給胡錦濤、溫家寶寫公開信,也確實出於公心。」我這樣反省自己。河南的黑子下結論:「民不與官鬥,窮不與富鬥,自古如此。」他停頓了一下,憋不住又稱我為「好漢」。

     現在,曾被我稱為死刑犯的戈文希,可以倒過頭來從胯下看我了,因為,再過三個月,他就刑滿釋放。

     戈文希擠過來,凹陷的眼神充滿了憐憫,但無話可說,別的囚犯也不吱聲。戈文希忍不住給我些勸慰,他說:「老哥什麼都別想,千萬別上當,當心『披羊皮的狼』讓『披狼皮的羊』簽字,得防着點。」「操他娘的湫。」黑子用河南話罵了一句,接上了茬:「畫家,打你,掛起來都得挺住,政治犯是思想犯,肚子裏的是非,你不招他就不中。」「對,死不認莫須有的罪,那是文革的罪名,我是老改造見得多了。」最後,突然冒上個小不點兒,他擠不進,是從別人胯下鑽出來的,他很焦急地對我說:「派出所,重案組,刑偵隊我都掛過。」我低下頭見他歪着一副苦水浸泡的臉。可別的囚徒仍奚落他:「小不點是二進宮,不,是三進二出。」他搶過話茬:「就是三進,我不但掛過,老虎凳也坐過。」他側過頭反問「你坐過老虎凳?警察說我不認罪,用芥末嗆我鼻孔;渴了要水,水是咸湯,越喝越喉嚨冒煙。你不按警察說的畫供,警察就不放你下地。」他舉着手踮着腳做了個被掛的姿態,「是三天三夜!」

     籠頭雪垠很有感觸:「畫家,你蓋的被子是張哲先的,這個鳥人是嘴硬還是身子硬,就看今夜是否挺得過去,他可是三天四夜了。」雖不是籠頭卻睡在第一鋪的三門人楊飄,沒眨過緊盯着我的小眼睛,難得開口的他說:「對付老牌這號人是連軸轉,警察日夜輪班審你,小太陽在頭頂眩得你暈頭轉向,到那時,讓你說什麼你就會講什麼。你們看,從18日抓進看守所,老牌已關了三天三夜,日夜不停傳審。」楊仍直愣愣盯着我,並囑咐:「你得防着這招。」還沒說完,「傳103嚴正學,提——審!」之聲又不絕於耳地響了起來。

     楊說:「說來就來,又要過堂了。」

《行為藝術下課!》2010年7月巳由香港四笔象出版社出版,田園書屋經銷.

(2011/04/22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