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上邊有「無期徒刑」四個字(《行為藝術下課!》六)]
严正学文集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来自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考察报告》
·【严正学行为艺术】《千夫所指谬信权!》
·【行为艺术】《帮小涛烤热狗!》
·严正学被限制人身自由
·赵昕被限制人身自由 遣返云南!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再次被限制人身自由
·严正学被警方遣返台州
·严正学抗议遭非法拘禁,邓焕武被警方传唤
·【台州告急!】6•4 屠民再现章安古镇!!!
·为民请命 严正学采访机被警方抢夺
·【行为艺术】 "华人与狗""天安门与猪栏"看黑社会有多黑!
·严正学异议成立 ! 现继续开庭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关于浙东农村组建农会的的采访报道
·范亚峰、李柏光来浙江台州考察浙东农村农民组建农会图片(图)
·《范亚峰、李柏光中国台州遭遇红色台风》(图)
·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严正学 牢头狱霸欺实马躲猫猫藏猫腻——来自大墙内的三份“报告”
·走过“窄门”踏进铁玫瑰园
·《嚴正學、朱春柳夫婦創作林昭、張志新銅雕記》
·严正学-记忆花园的辛勤园丁
·春之韵:张志新就义35周年纪念铜雕首审
·五十年再现《林昭:海鸥之歌》
·经典追魂 圣女林昭 张志新双雕揭幕纪实
·林昭塑像在哪里
·林昭張志新銅像魂繫鐵玫瑰 •江迅
·海内外五十九人联合隆重提名严正学参选中国自由文化奖人权奖
·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公告
·文强:严正学的肖像
·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
· 形销骨立,力虹命悬一线!
·严正学:“我没有朋友!”
·严正学:在“被敌人”中被周旋
·一、与妻书
·严正学:下课书——狱中“四书”之二
·严正学:认罪书——狱中“四书”之三
·异议艺术家拟办张志新林昭雕像展被殴伤
·嚴正學住院手術詮釋咒語!
· 蓦然回首,骨鲠在喉! 严正学/文
·刘晓竹请习近平先生三思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严正学:殊死者的愿望
·严正学:五名被无辜抓捕的艺术家(多图)
《行為藝術下課!》纪实文学連載
·《行為藝術下課!》全文
·嚴正學《行為藝術下課!》.序
·嚴正學:墨海濯日ㆍ胭脂中國(《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一)
·嚴正學: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二)
·昨夜死囚戴鐐的雙腳壓在我的胸口 (《行為藝術下課!》连载三)
·窮途末路,凶象一片 (《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四)
·繼續延長刑事拘留(《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五)
·上邊有「無期徒刑」四個字(《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六)
·"以身試法,打一百場民告官的行為藝術"(《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七)
·板着這副嘴臉是因為我生活在激烈鬥爭的年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八)
·一群大雁「人」字形地排列着向我飛來……行為藝術下課!》連載九)
·你賣給哥哥 哥哥又能賣給誰?!(《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
·藝術是殉道 是自斷退路的探險(《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一)
·人生不過是上蒼讓你去體驗的一場苦難(《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二)
·警察沒制止 我繼續說下去(《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三)
·使你無法看清光暈後黑影的嘴臉(《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四)
·在美國我經歷過真正的示威遊行和民告官(《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五)
·「春風一線露出桃花面」(《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六)
·「藝術家死去 他的旎昊钤谒囆g裏!」(《行為藝術下課!》連載十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邊有「無期徒刑」四個字(《行為藝術下課!》六)

   嚴正學:上邊有「無期徒刑」四個字

《行為藝術下課!》

(六)

     

     革命的擎天柱在腥風血雨中屹立。歲月在滴血,一家人為父親的命運擔憂。終於有一天,一張從山西省霍縣王莊煤礦來的明信片寄到家中,上邊有「無期徒刑」四個字。當時你只認得「無」和「刑」兩個字,於是高興得大喊:「父親沒有槍斃,父親沒有被挨打用刑,信上寫着是『無刑』。」  

   父親現在被關押在比十八層地獄還要深的礦井下挖煤,雖苦,但還活着,一家人一直懸着的心總算落地。你說過不再記恨父親打過你,現在,你立即提筆給父親寫信。幾個月後,父親回信來了,父親對你在信封上寫「嚴堯中同志收」作了糾正,父親在信中說:「兒子,我不能被稱為同志,爸現在是階級敵人——反革命。」

   

   http://upload.peacehall.com/blog/temp/201104230357351.pdf

   父親沒有槍斃,父親沒有被挨打用刑,信上寫着是『無刑』

   

     一家人全靠母親微薄的工資養活。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哥哥和你,瞞着母親跟人去「討海」。所謂「討海」就是跟年長的鄰居,如玉富、姓兒、光榮、小娃、老八、爛皮帶魚等,去葭芷道頭水域潛水,撈摸三十年代墜海的日本小飛機的殘骸。運氣好時摸到些零星的鋁片鐵碎,能賣點錢。那時窮紅了眼,身不由已地背一根七至八米長的竹篙,插入湍急的江水中,你和哥一個撐杆一人潛泳在泥水中淘金。飛機栽入海域時被整體打撈過,幾十年泥沙淤積,又被討海的人不斷地搜索,明知摸不到,還得潛下深水去碰運氣。光榮兄弟還撈上個小鐵箱、一隻銹蝕的罐,可都不值錢。

     你第一次潛入深水時,耳膜痛得不行,只得冒出水面找來棉絮堵住耳孔,再潛到底在淤泥中摸索。有一次摸上只手雷;另一次挖出斤把重的鋁片,算是發了小財。還有一次在水底泥沙中闖了禍,當時,你握住一根管子狀物,拼命搖撼,鬆動不了,只好不露聲色冒出水面,吸了一大口氣後,重新潛入。哥也下來了,兩人使勁拉,只聽得「哢嗒!」一聲甕響,捏在手中興高采烈地往上冒,浮出水面一看,竟是死人的股骨。天哪!斷了水鬼的腿,水鬼沒來逮住你,算你命大。

     未過幾多時,你在七號碼頭的躉船上過駁,沒拉住鐵索,從躉船的船頭跌落江中。你立即被湍急的江濤沖進平底的木兜躉船下,險象環生。躉船是供貨輪停靠裝卸和客輪上下旅客專用的,一條緊接一條長年固定在碼頭。一旦跌入躉船底部,如果你不熟悉水性和流向,不能清醒自救,就會窒息而亡。

     躉船底長滿水膩、海草和貝殼類,只要你往上冒或用手向上探索,首先碰到的是簇生的鋒利如劍的殼類,你的頭、背、肩膀和手指被劃開一道道血口。你憋着氣忍着痛還得摸準船底木板的紋理,橫向去逃生。因為憑一口氣,堅持向前游或順水向後漂,都只會耗盡體力噎水而亡。

     你終於在北側透出江面,停靠在躉船和貨船之間的鐵索上喘息。小夥伴們在呼救,在嚎啕,說你一定是斷了水鬼的腿,才讓水鬼攝去魂魄;水鬼去投生了,你就成了海門港的水鬼,等來了新鬼,你才能投生。你聽着笑了,高叫:「水鬼投生了!」小夥伴們循聲往北側探首,手舞足蹈着一個個倒栽蔥式向江水中跳,喊着「鬼才」打鬧成一團,然後順潮水從江心向油庫碼頭漂去。

     第二次橫闖鬼門關是下一個星期天。因為上游漂過來兩塊木板,你不假思索一個扎猛跳下江水,向江心游去。你哥怕你出事,跟着跳入江水去追。兩個男孩追着兩塊木板,順着江水越漂越遠。兄弟倆終於各抱一塊時,就快到油庫碼頭了,如果在伸向江心的油庫碼頭靠不了岸,往前就是台州灣的咽喉水域。

     台州灣椒江水道狹窄,外側呈漏斗狀向外擴張,銜接浩瀚無垠的東海,內側如一條響尾蛇的腹部,上下水流在這裏裹挾起洶湧的潮汐,因此,咽喉水道成了不得小覷的瓶頸。傳說牛頭頸相對老鼠嶼之間有許多暗礁,潮流急退,波濤洶湧時,就會形成很多漩渦。假若,人從南側的漩渦中被捲入,從江北冒出時就是一具僵冷的屍體。現在你們就在被稱作「鬼門關」的水域上漂流。哥說為了增加浮力不被捲入漩渦,就必須兩人兩板合成「井」字形的整體。這樣的集結,還真讓你們闖過了鬼門關,直至沖到外沙到達岩頭閘才游上岸。

     第三次冒險就是同一群小夥伴橫渡椒江。先從七號碼頭跳水,乘潮平時沖過鬼門關。然後順潮水直瀉,出了岩頭閘進入漏斗狀江面,越游越寬。前邊的夥伴發來危急信號,原來正前方設置了長長一排捕蝦的小網,必須竭盡全力逆水繞着回避。八個孩子直沖到沿海村都無法靠岸,等游到岸扒在泥塗上時,一個個喘得不能動彈。好客的村民送來水和麥餅,一打聽才知已到了川南。一行僅穿三角褲衩的八個泳者,從杜橋上汽車返回,在當年真成了一道奇異的風景線。

     說到真正的討海,是哥做了個扁網,按上五米長的竹柄,背一個竹簍,當潮水快落到底時,從七號碼頭往下游網蝦。長柄扁網從一個個躉船下刮過去,一個下潮的時間常能網回滿滿一篾簍的黃凌蝦。

     暑假很快過去了,你去學校上課,惹得全班哄笑的是你穿姐姐的衣服。母親雖已給衣服染成藍黑色,但花紋依然明顯,你套一雙母親年輕時穿過的高跟鞋,只不過高跟已讓母親鋸去。不是母親摳門兒,是母親把許多錢用在給你購買繪畫用品上。

     兒子體諒母親,「笑駡由人笑駡,我行我素!」,這可說是在你孩提時代就已遵照的行為準則。笑,讓大家笑個夠。在做廣播操時,你故意將高跟的鞋踢上了天,笑夠了,就沒人再恥笑你了。你不拘小節不在意衣着外表,正是童年的生活習性使然。母親為節衣縮食操心,三個孩子的饞與餓不是咽咽口水能打發的,而且還得應付青黃不接的到來。

     那一次,鄉下的舅媽來了。母親盡家中所有,用壇底的米粉炒圓一碗給舅媽吃。你饞,你餓,你在廚房裏鬧着要分享。母親低聲哄你求你別叫喚,並說:「舅媽吃剩下的全是你的。」你不吵不鬧瞪着小眼,默數着舅媽的狼吞虎嚥,當最後一個炒圓也被舅媽挾進嘴裏時,「哇!」的一聲,你嚎出的是人生的多少辛酸、悲愴和無奈!只有在饑荒中才會出現這種殘酷的期待。期待是一種焦灼,生命在期待中長大,難以忘懷這少年的期待是何等的苦澀!是貧窮的絕望,不是母親欺騙了你。

     你頭也不回地跑出去,詛咒再也不回這個家。其實,你母親為這個家操碎了心,成了反革命家屬的母親備受歧視,雖還有婦科醫生的職業,工作的級別卻一降再降。

     母親總說父親自己擔待着。如果金啟華如實交代,也不至於讓父親如此受苦,甚至幾乎喪命。人生如戲,戲臺上的「楚霸王」,戲臺下的識時務者。當年,母親一直為父親寫申訴,父親才從「無期徒刑」改判為「十年刑期」;十年刑滿,又留場勞動十多年。

     1975年9月,中央特赦國民黨縣團級以上人員,父親才得以特赦出獄。

     這次,你很快跑回家,因為滿大街的人聚集成堆,都在議論「所長死了!」,你像「包打聽」,得趕快跑回家告訴這個消息。舅媽說她早已知道,因為進城時,西門橋頭還有人放鞭炮。小小的海門城,當年死個人的儀仗規模就不小。

     麻繩穿竹杠,老佛娘睏和尚。

     大人們議論,講的不是一般的出殯,街頭巷議的都是風流韻事。

     四個棺材頭,用粗粗的麻繩打了結,穿入長竹杠,又插入短竹杠;殯葬的司儀完畢,喊過起身送殯,討飯的小麻皮揚鑼開道,一路扔着千張、紙錢;和尚、道士們跟着哀樂彈唱,專事哭喪的長長的隊伍逶迤而行;棺材頭們將棺材抬上肩,還得走走停停,走完四個城門,算是繞城一周;然後上山落土,靈魂才得以安息。

     大人們還說:所長活着破除迷信,敲廟砸菩薩,這一回,由不得他。熙熙攘攘,在和尚道士後,還多了幾個拉琴吹笛的,瞎子寶坤也撥彈三弦跟着。

     寶坤說:「所長死了,去陰間還是當所長。送他一陣,讓他管管他手下,別再隔三叉五的黃我的生意。」寶坤還說:「所長不信邪,信共產黨。共產黨裏也有壞人,把所長老婆占了,還要了所長的命。所長若讓我算算命就會逃過這一劫。」所長生前破除迷信,沒少掃蕩過寶坤的算命攤。今天,所長之死經寶坤一點撥,被七嘴八舌地議論開了。

     送葬的儀杖如朝仙,你看着眼熟,仔細一想,這抬抬停停的棺材,不就是那一夜親歷「鬼打牆」的場面。所長也要到「四邊牆,六面壁」,那個他該去的地方歇息去了。

     這時,人群騷動起來,一個個伸長脖子朝城門頭擁堵。因為所長老婆扶靈就要經過,大家說,所長老婆哭靈是乾嚎,沒一滴眼淚,街坊們起哄着想去看個究竟。還沒看清楚到底有沒有眼淚,就被另一幕場景驚呆了。

     幾個和所長一樣的穿公安制服的人,在吊橋頭未到的地方把所長老婆拿下了。

     這一下,原先長舌頭咬耳朵傳說的,所長老婆用山奈餵所長,被垂死掙扎的所長咬傷手掌,姦夫用枕頭悶死所長的傳聞都是真的。因為沒眼淚只好拿毛巾乾擦,毛巾揭下後,手掌還真纏着紗布。街頭巷議,眾說紛紜,你還是聽不懂所謂「所長明做騾子,縮頭烏龜一個,母馬與公馬通姦謀殺親夫,『真是豈有此理』!」的議論。輿論傾向於亡者,眾人大放鞭炮!所長對付百姓時常吹鬍子瞪眼,常喊着「真是豈有此理!」,這不,現在是一物降一物。

     你跟着喊所長是「騾子」,是因為所長常訓斥你父親是「反革命」。但你不明白,做騾子的所長也像他捏着的反革命,只不過所長沒拖到校場頭敲砂罐,而是讓家中的母馬招公馬謀殺他。當然,被抓的公馬和母馬的結局,也是去了鬼打牆的蒲草田監獄,儘管公馬當年已是路橋區委的高官。

   

《行為藝術下課!》2010年7月由香港四笔象出版社出版田園書屋經銷.

(2011/04/23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