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研韬观察
[主页]->[百家争鸣]->[研韬观察]->[我有责任展示“真实的世界”]
研韬观察
·RFA“晋美事件”重要文献目录
·流亡藏人的多重困境
·RFA晋美事件重要文献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新主任
·新疆采风行程表
·叩问新疆:恐怖何来
·西方人怎样解读西藏
·谁解雪域风情?
·《圣经》的本质与价值/毕研韬
·上帝也不能塞人耳目/毕研韬
·关于“西藏问题”的国际博弈
·八成港人反对台独藏独/毕研韬
·卫藏、康巴和安多/毕研韬
·神秘的海南黎族文化
·佛教是正教还是邪教?
·毕研韬:我为什么关注西藏
·毕研韬:新疆人抗议境外记者蓄意挑拨
·谁会相信高雄市政府?
·新疆7.5骚乱的三大教训/毕研韬
网络传播
·社交性网站——没有硝烟的战场
文化教育
·给2013级同学的九条建议
·文化的翅膀在哪里?
·如何推动全球华文大融合?/毕研韬
·抢救皮影艺术的民间艺人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记季羡林先生的两次题词
·被学生误解是常态/毕研韬
政治传播
·领导人卡通片是政治传播的可贵突破
·中国亟需政治传播学
·中国的政治传播新纪元
·权力与传媒关系散论
·传媒,权力博弈的舞台
·媒体,客观公正性何在?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的朋友们
·新加坡大众传播业的现状和挑战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新闻,绊脚石还是垫脚石?
·毕研韬:谁来推进公民的话语权?
·权力运行:阳光下的“阴谋”
·中国媒体是“第N权”?
·试析NGO会议传播
·中国需要传播学吗?
·中国的“王道”与“软实力”
·重新审视美式“宣传”
·谁是真正的“纸老虎”?
·政治传播学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政治传播学研究
·略论《中华新闻报》的倒闭/毕研韬
·从李肇星写诗看中国政客形象
·美国专家称赞中国信息公开
·传播学视角下的民意与管治
·《多维新闻网》易主的警示/毕研韬
·周恩来陈毅批左派报纸/毕研韬
·毕研韬:民调是新闻的宿敌?
·毕研韬:中国特色的政治传播
国际传播
·自由亚洲电台背景分析
·毕研韬:美国外宣媒体的变革与启示
·新媒体时代的舆论战
·亚太世纪中国媒体的使命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美关系的真正威胁?/毕研韬
·“微博外交”值得中国探讨
·美国“外宣”理念值得解剖
·中国“外宣”亟需脱胎换骨/毕研韬
·对外宣传与国家软实力
·中国能否收购《新闻周刊》?
·毕研韬:媒体阻碍世界和平?
·国际博弈讲究“期望管理”
·中国媒体进军海外的陷阱
·[书评]美国,以宣传统治世界?
·书评:洞察全球传播的本质
·《用信息颠覆世界》序
·传播的动机是颠覆
·书评:舆论外交时代的危机
·谁会关注中国形象?
·迷雾下的中国国际形象
·剧变中的美国公共外交/毕研韬
·美国公共外交女掌门
·提升中国形象的三大法门
·谁来挽救中国形象?
·毕研韬:影响中国形象的三大要素
·胡锦涛“困惑”了谁?/毕研韬
·欧洲学者为啥关注中国/毕研韬
·欧洲社会科学研究对我国的启示
·毕研韬:美国是中国的头号敌人?
·“教育外交”的格局不够大
环球掠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有责任展示“真实的世界”

   【王金岭】(《中国智库网》总编辑):毕教授,您好! 2007年9月份,您在香港出版了《用信息颠覆世界》一书。在这本书的扉页上,您提出“传播学是一门实战性极强的应用学科,是一门攻防兼备的谋略艺术”。您一直倡导直面现实、注重实战。请问:这与您的专业有关吗?
   
   【毕研韬【(国际战略传播学会理事长、海南大学传播学研究中心主任):王院长好!很高兴再次与您交流。是的,这和我的专业修养关系密切。我认为,能否有效指导人类的传播实践是衡量传播学价值的一个重要标尺。传播学不是难民收容所。
   
   【王金岭】:“难民收容所”可以说得详细些吗?

   
   【毕研韬】:这涉及到传播学的界定问题。我欣赏“大传播”理念,但反对无节制地扩展传播学疆界。当然,从新的视角拓展传播学研究另当别论。
   
   【王金岭】:您上次还提到,“在当今世界,随着信息量的增加,质疑、误会与冲突也随之增加,国际间的传播活动并没有有效促进理解与合作。”那么,导致“incommunication”(无法传播)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毕研韬】:因素很多,最关键的是,国家对信息领域的控制力度提升了。在当今世界,外交、信息、国防和经济被视为国家实力的四大要素。不幸的是,这会大大伤害社会信息系统的公信力和影响力,导致进一步的质疑、误解和对抗。
   
   【王金岭】:国际传播是您的主要研究兴趣之一。为此,您曾两次留学欧洲,对欧洲有自己独到而深入的观察。那么,您如何看待中国和世界的关系?
   
   【毕研韬】:坦率地讲,我不媚外,也不排外;不盲目自信,也不妄自菲薄。我知道,西方社会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东西,但西方社会并不像国内有些人想象得那么圆满。走出国门之后,我慢慢意识到,中国也不像有些人想象得那么糟糕。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优劣之处。通过亲身观察和比较之后,我对自己的这一判断深信不疑。
   
   中国正在发展,这是谁也阻挡不了的历史潮流。但是我们必须牢记,中国的发展将不可避免地影响世界,触及某些国家的既得利益。所以,中国的发展绝不会一帆风顺。我基本认同“超限战”理念。国际博弈必将超越传统界限。对此,我们必须有充分的准备。当然,沟通、说服仍是拓展国家利益的首选策略。所以,争夺“制脑权”的战争将日趋激烈。
   
   【王金岭】:长期以来,您一直在向国内介绍西方的战略思想。您是最早将“smart power”介绍到国内来的专家之一,也是较早地系统研究“战略传播”的中国学者之一。但我也注意到,建立起一个稳定的研究团队对您很重要。不知您在这方面有何计划?
   
   【毕研韬】:我当初把“smart power”翻译成“聪明实力”,但后来国内将其译成“巧实力”。这比我的翻译高明多了,所以现在我也使用“巧实力”这一通行术语。
   
   我目前专注于“战略传播”研究。为了搭建国际合作平台,我已倡议成立了“国际战略传播学会”(World Society for Strategic Communication),学会会刊也将于近期面世。“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我深知,要有所建树,就得有一流的团队。眼下我正在全力布建自己的团队和网络。
   
   【王金岭】:据介绍,您曾在2004年向中央建议成立一个专门机构应对南海问题。能具体介绍一下吗?
   
   【毕研韬】:是的。当时我向中央建议借鉴美国“East-West Center”模式,在海南大学设立一个集科研、教育、新闻、公关、咨询于一体的新型机构。按我的构想,这是一个跨部门、多功能的task force(特别工作机构)。我收到了有关部门的书面答复,但后来我的建议未被采纳。
   
   【王金岭】:从2008年起,您多次说过,中国是以国家之力对抗国际非政府组织(NGO)。在这方面,现在中国政府调整策略了吗?
   
   【毕研韬】:中国对信息时代国际博弈的认识正逐步深化。但必须指出,我们的认识和探索远远滞后于现实需要。必须牢记,在传播作业中,技术正确和政治正确同样重要。“公共外交”是对传统外交的有益补充,但“公共外交”也有很多局限。
   
   【王金岭】:您还多次深入藏区考察。您曾在2006年致函西藏自治区政府,表达对“西藏问题”的关切。您也曾对流亡藏人的一位领导者进行了专访,这篇专访现在已有了中文版、英文版和藏文版,在国际上产生了较大影响。请问:您关注“西藏问题”的动机何在?
   
   【毕研韬】:最初我只是从专业角度进行研究,但后来发现,“西藏问题”的国际化过程很复杂,很值得进一步探究。我接触形形色色的“涉藏人士”,多次深入藏区调查,都是为了理解“西藏问题”的实质,寻求解决之道。
   
   【王金岭】:关于国际议题、公民社会、西藏问题、国家形象,您都发表过不少振聋发聩的独立见解。个别观点曾受到质疑,有些话题已接近“红线”。我还注意到,您曾入选“2009年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您是否考虑过专业风险?
   
   【毕研韬】:主观上,我的研究不针对任何国家、政府、组织和个人。这一点,我曾在不同的场合反复强调,也写进了《国际战略传播学会章程》。但作为知识分子,我有责任向公众展示“真实的世界”、主动担负起监督环境的神圣使命。
   
   《中国智库网》2011年4月6日首发
(2011/04/08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