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 世界绽放“艾未未微笑”——“中国特色”不容“特立独行”]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台湾民主政治大智慧——“一制”对“两制”是一步高棋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中国网站悬赏“找关系”—“贪渎文化”的“潜规则”传承
·牟传珩:“腐败分子反腐败”——从县委书记炮轰纪委谈起
·牟传珩:意识形态前沿交锋评述——中共“十七大”站在风口浪尖上
·牟传珩:邓小平“一国两制”紧箍咒——写在香港回归10周年
·牟传珩:公共权力的中国化癌变——“绝对领导权”岂能“执政为民”?
·牟传珩:揭开中共“十七大”面纱——胡锦涛“6.25”讲话评述
·牟传珩:胡锦涛会否定江泽民吗?
·牟传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个好东西
·牟传珩:为什么“无直接利益冲突”会遍及中国
·牟传珩:温家宝“勒令”难敌制度铁律——中共“审计风暴”再次画饼充饥
·牟传珩:当代“民主控权制度”之道——内调外治“五法三禁两方面”
·牟传珩:深入公务员收入的“隐性黑箱”-- “它注定会威胁到社会的稳定”
·牟传珩:胡锦涛脚踏“中道”左右排斥
·牟传珩:政府政策摆不平社会公正
·牟传珩:中国物价飙升的忧患
·牟传珩:呼唤人道环境的创建
·牟传珩:中国传统主流媒体地位正在沦陷
·牟传珩:致巴黎友人——薛超青
·牟传珩:透视中国“表达意见大会”的性质 ——从历史的角度审视“人大”
·牟传珩:走进中国“政绩造假”的内幕——“如此国泰民安”
·牟传珩:中国人大地位演变新解读——从李鹏的“第二把交椅”谈起
·牟传珩:谁阉割了媒体的独立精神——从晚清报业看过来
·黑心国企4000元解雇职工
·牟传珩:见不到人权阳光的死角——“改革中的弱势群体”在“崛起”
·牟传珩:敢于挑战毛泽东权威的人——杨献珍与哲学“罪案”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牟传珩:在记忆中连接
·牟传珩:现代中国两种“自由观”的对立-- 毛泽东与殷海光言论对比
·牟传珩:今日世界政治新主题——谴责共产极权与清算秘密警察
·牟传珩:我们已经没有了冬天
·牟传珩:中国官府腐败与“举报困境”
·牟传珩:中共的政党功能变异与资源流失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牟传珩:人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石——纪念“12、10”国际人权日而作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牟传珩:全球最昂贵的政府——盘点中共执政成本
· 牟传珩: 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牟传珩:“全球公民社会”时代的到来
·牟传珩:“新中国”提前宣告成立幕后——斯大林的指示与中共建国
·牟传珩:全球“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
·牟传珩:两个全球化:资本经济与人权政治
·牟传珩:中国需要一场揭露性的舆论风暴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外二首)
·牟传珩: 中国变革的内在冲动-- 现代化整合濒临城下
·牟传珩:年关聚焦农民工“堵车讨薪事件”
·牟传珩: 中国的“顶戴文化”与“大盖帽”统治——“打出城管威风”联想
·牟传珩:写给铁窗前的胡佳
·牟传珩:2008年开局让“人民满意”的三件事
·牟传珩:网络时代的中国农民宣言——“我的土地我做主”
·牟传珩:奥运前北京发起人权反批评
·牟传珩:“街头政治”与公民参与——《解放日报》社论联想
·牟传珩: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
·牟传珩:中国别与世界现代化整合主流叫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绽放“艾未未微笑”——“中国特色”不容“特立独行”

世界绽放“艾未未微笑”——“中国特色”不容“特立独行”
   
    “艾未未微笑” 震撼世界
   
   2011年4月3日上午,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在北京首都机场被官方非法“失踪”,引发中外舆论高调反弹。在媒体、网民的纷纷追问下,官方对此采取了惯用的抹黑与陷害手法,称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进一步激发了世界性抗议浪潮此起彼伏。

   
   美国国务院代理副发言人马克.托纳对艾未未遭拘押一事说,拘押艺术家、活动人士艾未未不符合中国公民应该享有的基本自由和人权,以及中国对国际人权宣言所做的承诺。 英国外相黑格在一份声明中说,中国政府应尽快说明艾未未的情况,并希望他能得到立即的释放。德国外长威斯特威勒敦促中国立即放人,并就此事件做出解释。 法国外交部发言人瓦莱罗发表声明说,法国非常担忧艾未未的命运,希望中国当局尽快释放艾未未。欧洲议会在布鲁塞尔就中国当代艺术家艾未未被拘禁一事进行紧急会议,会议决议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艾未未,并且表示无理拘禁、被失踪是违反人权,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被欧盟接受。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阿什顿则在布鲁塞尔发表声明说,“为中国恶化的人权环境深感担忧”。国际特赦也做出同样的呼吁。艾未未“被失踪”在澳大利亚和荷兰等国也引发了高调反应,甚至台湾兰绿两营同发抗议之声,其陆委会也呼吁北京当局尽快释放艾未未。 而香港民主人士,4月10号更是举着艾未未的画像呼吁释放艾未未。此外,世界各地的民主人士也都展开相应的抗议活动,不少人发起“释放艾未未”行动,呼吁纽约、伦敦、巴黎、维也纳、莫斯科和香港10个城市的艺术家们,周日下午1时到当地中国大使馆或领事馆前,共放置1001把椅子以示抗议。而网上发起要求释放艾未未的签名人数昨日已逾八万人。
   
    4月9日下午,英国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内,艾未未的巨型艺术作品《一亿颗中国瓜子》展出达到高潮,多名旅居英国的作家、画家、记者和留学生及英国的艺术家、记者等人士冲进了展厅,踏着陶瓷瓜子很快在1000平方米地下铺满了 2000张艾未未头像,表达了对作者艾未未被拘押的担扰。十分钟后,艾未未微笑的脸如雪花般落满了约四个蓝球场大的瓜子之上,现场观众激动地鼓掌,有人喊着:“释放艾未未!”。展览策划人表示:“如果艾末未被逮捕了,那么这些瓜子将被激活走出展厅,他们会行走在飞机场和街道,散遍全球。”
   
   在中国大陆,艾未未也在微笑。一位网民发表了一段题为:“声援艾未未!谴责非法羁押艾未未!要求立即释放艾未未!”的精彩演讲。他因戴着墨镜,被网友们称为“墨镜哥”。而北京民间“守望教会”星期天上午,在北京举行崇拜,被指活动是声援艺术家艾未未。此据BBC报导,户外崇拜被警方驱散,有100人被带走。日前, 北京一些艺术家计划在北京798艺术区举行“ A行动之周末晒太阳”活动,号召艺术家、网民以集体晒太阳的方式关注“艾未未微笑”。消息被当局截获,其中两名艺术家王军与文皆昨被公安带走,至今下落不明。眼下网络舆论已经沸腾,网民们以各种方式表达了他们与这位艺术家站在一起面对这场厄运。有网文称声援艾未未“像蝗虫一样让网络管理员删不完的帖子,像克隆一样衍生的艾未未头像遍布微博。”由此可见,“艾未未微笑”正在震撼世界的每个角落!
   
   “艾未未微笑”令当局骨鲠在喉
   
   对于国际社会的这种强烈反应,中共官方《环球时报》4月6日发表题为《法律不会为特立独行者弯曲》社论,对国内外舆论进行了回击。文章称艾未未“经常有惊人之语和惊人之举,游走法律边缘,一再测试法律底线”。此文一语道破了“中国特色”决不容于民间有任何“独持己见”与“特立独行”的阴暗心态。
   
   世界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在2010年世界艺术影响力榜上位列第13位,系著名诗人艾青之子、画家艾轩的弟弟、作家艾丹的哥哥。作为鸟巢设计师,艾未未曾因拒出席京奥开幕式而名扬天下。艾未未在英国《卫报》评论网上撰文说,不论以什么型态或方式,中国都必须向过去说再见,结束极权,因为极权政府,总是践踏平等,漠视正义,夺取人民的欢乐。他强调,“宁可与世隔绝,被人遗忘”,也不愿意让人把他和中国或北京奥运相提并论。这也许就是北京当局对艾未未“特立独行”耿耿于怀的里程碑事件。
   
   近两年来,艾未未“特立独行”深刻地贯彻于替民维权的活动之中。艾未未擅于把艺术家的独特想象力运用到公民抗争领域。他在传播、联系、动员等方面,都能借助于各种政治机会,将其艺术创意化为行为要素,进行象征性的公民活动。诸如他的《童话》、《念》、《河蟹大会》等等作品,都有效地点击了官方的敏感神经。而他在自己博客中更是不断地对中国政府政策进行充满智慧的讥讽与调侃。
   
   艾未未建在上海一座自行设计的大型“草泥马”工作室,曾举办了轰动舆论的 “河蟹盛宴”,竟有50多家大陆境内外媒体及时报导,而且得到全国各地和海外网友的热情响应,报名人数一度饱满。当时来自大陆各地和上海的一千多名“草泥马”网友,无惧官方高压威胁,在工作室宽敞的大厅里欢聚一堂,饱享“河蟹大餐”。此举同时惊动了上海、北京两地警方,他们紧急行动,包围艾未未的住家,向他宣布:从11月5日中午12时起至11月7日午夜12时止,对他实施“强制性监视居住”。
   
   更令当局惊恐不安的是,艾未未“特立独行”竟然深入到极为敏感的四川豆腐渣工程及学生死亡人数禁区。这个禁区,执政当局绝不允许国内和国际任何独立调查机构触碰。四川大地震发生至今,已经有谢长发、郭泉、黄琦、谭作人4名因涉足灾区学校“豆腐渣”工程维权先后被重判。然而,具有轰动效应的艺术家艾未未,竟为此不遗余力地公开质疑,且致力于独立调查灾区学校豆腐渣工程问题,并跟异见人士谭作人、冉云飞等发起和组织志愿者,不断搜集川震遇难学生名单。他的如此“特立独行”动作,直接触痛了当局的心病,他也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脑部遇袭受伤,日常行踪遭遇严密监控等等麻烦。
   
   此后,艾未未一直对他面对的危险毫不在意,继续与助手们进行独立调查。如艾未未工作室曾介入帮助上海大火的家属组织会议,向政府提出了“先问责任再要赔偿”的要求,以及关于引发了海内外舆论广泛关注的浙江乐清上访村长钱云会事件等等。艾未未的如此“特立独行”,越来越令权力当局骨鲠在喉 。
   
   “艾未未微笑”对官方语话霸权的恶搞
   
   所谓“特立独行”本义是指“志行高洁,不同流俗 ”,源自《礼记、儒行》“其特立独行,有如此者”。“特立独行”无非是指不与社会同流合污的高洁品质。“特立独行”当是艺术家应有的气质。而艾未未作为“特立独行”者的桀骜不驯,就表现在他的艺术旋律里不断迸发出“去你妈的”“草泥马”“裆中央”“河蟹盛宴”等乐句,组合起来便汇成为了对官方意识形态语话霸权恶搞的乐章。
   
   艺术恶搞的一个最显著特点,就是先抽离恶搞对象的原先叙说,然后使之贬值。你越是正经、严肃,强制灌输,我越是搞笑、嘲弄、蔑视,甚至拆解、颠覆,使之化为乌有。这就是“艾未未微笑”所特有的艺术反讥与戏弄风格。在这个艺术性地表达异见的领域,艾未未已经成为这几年中国民间权利觉醒的标签与灵魂。
   
   如今,艾未未越来越成为一位公共知识分子,呈现了艺术家干预社会事务的有效途径。而他幽默、挑逗、玩世不恭,轻蔑不合作的特质,已经成为了舆论媒体的弄潮儿。他的大胡子微笑形象,正在世界媒体上“飞”。
   
   艾未未被“失踪”早成定局
   
    4月6日与7日,新华社与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先后出面声明:艾未未因 “涉嫌经济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的依法调查”,甚至还会让其“被交待问题”。 他们可以任意给艾未未栽上什么罪名,而且他认不认罪结果其实也都一样,就是让“艾未未微笑”从此失踪。
   
   今日中国社会,处处充满压迫和不公,人们的怨气无处宣泄。然而,官方一方面仍旧灌输人民早已厌烦了的“红色记忆”;一方面却在向人民示范“一切向钱看”和政策性诱导社会急功近利,让人们在一个贪污腐败,无贿禁行的现实世界中“八耻八荣”。在此“红色记忆”与商业浮躁背景交织下,一切思想、文化与艺术,都充斥着媚权和媚俗的媚态气息。社会精神离追求真实、自由与高雅的文化艺术品质愈来愈远。当我们用批判的视野审视当下中国的文化、艺术与时尚潮流时,就会发现如今中国走红的艺术创造者,大多不仅缺乏真正的人文关怀,更没有自由批判的精神力量。在如此粗俗的“红色记忆”与媚态文化背后,表现了我们社会整体精神品质的衰退,表现了一个民族思想与文化意识的整体性堕落。今天我们时代的文化艺术,已经沦落为伺候主子的太监和宣传商品的包装。人们越来越看得清楚,当政者们所谓的“中国特色”,特就特在他们必须强行代表人民,强制舆论保持一致,连文化艺术也决不容有任何“特立独行”。甚至连姜文导演的“非主流”名作《鬼子来了》也同样被封杀了,其最新影片《让子弹飞》因用“黑色幽默”调侃了“红色记忆”,也在央视播出时被临时撤下。因不甘屈从重庆“运动打黑”做法而“特立独行”被构陷的律师李庄,因刑期将满,便又面临二次入罪。 由此可见,艾未未“特立独行”,早就为这种强求民众只能发出拥护声音的制度不容。应改说,艾未未被“失踪”,早就不是悬念了。
   
   艾未未被“失踪”政治警示
   
   在2011年的这个春天里,虽然穆巴拉克倒了,巴博被捕了,但中国公权力侵犯人权却达到了历史性的高峰期。4月8日,美国国务院刚刚公布了《2010年度国别人权报告》,指出中国的人权状况2010年继续呈恶化趋势。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在发布会上说,今年2月以来,中国数十名律师、作家、知识份子和艺术家被“任意逮捕和失踪”的现象,让美国“深感忧虑”。中共外交部4月9日马上就回应称:“我们奉劝美方多反省自己的人权问题”。事实再一次证明,“中国特色”可以在世界舞台上蔑视普世价值的人权标准,拒绝批评,我行我素地“特立独行”,但对内却绝不容许民间社会有任何“异见”与“特行”。艾未未被“失踪”就再次鲜明地透视出了如此政治警示:在“中国特色”制度中,表达异见就是敌人;“特立独行”便是犯罪。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