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小平头夜话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中)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盛雪保护的中共特务李震出现在CCTV(7图一视频)
·共特李震在匈牙利总统府欢迎李克强的视频截图
·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一)楔子

   
   【平头按】:有关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的经过、是非曲直,此前金秀红、王亭芳、黄钟之流已连篇累牍地写了许多,那几天平头为会务忙得脚不沾地,会后还得带队驾车前往华盛顿中国使馆抗议秘密抓捕艾未未及政治良心犯,无暇上网。后回到丹麦,几天没上网,嚯,竟成了“共特”表演的天下!可以明确告诉读者,这回中共渗透社民党的阴谋败得很惨,几个重量级的“共特”暴露,现在国安正检讨评估此行的损失。以“王亭芳”名义发表的《惊心动魄的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届二中全会》,国安写手匆忙拼凑的急就章漏洞太多,还想为潜伏的“共特”打掩护,只能是枉费心机。
   
   这次王亭芳(其名片:星和商事株式会社。日本名:王城亭芳)在向社民党发难时,连“强奸”、“那些疯狂的恶魔们才会继续对被害人施加凌辱和暴虐。”“强奸犯们却在昏暗的灯光下赤膊狂饮”,“遭受强奸的善良人,通常都有一个共同的心理弱点,为了名节,不敢吭声。她们往往整理好衣襟,坚忍着肉体的痛楚和心灵的创伤,强打着笑脸,重新穿梭于生活中。正因为这样,那些疯狂的恶魔们才会继续对被害人施加凌辱和暴虐。”

   
   似乎王亭芳和金秀红就是那“遭受强奸的善良人”,“整理好衣襟,坚忍着肉体的痛楚和心灵的创伤,强打着笑脸,重新穿梭于生活中”。我为国安写手小组汗颜!写出如此萎亵的话语,恐怕不是自虐狂,就是受虐狂!”(王城亭芳不愧是“日”本人!自虐、受虐狂直追性变态的日本人)。
   
   作为平时表现出过激反日愤青的黄钟,这会却摒弃前嫌,作为二传手与日本人王城亭芳配合默契地在《独立评论》及公民力量转贴王文。
   
   平头压根就没把王亭芳、黄钟之流放在眼里(在纽约法拉盛王到我住的酒店房间递“上访”材料时,一见王尖嘴猴腮的模样,我就联想到《红灯记》里的叛徒王连举)作为对手王、黄级别还不够,只配在国安的外围跑跑龙套,平头紧盯的是大鱼。王亭芳自我吹嘘八九民运的“光荣史”,独缺自己早在2006年为了回国看望其父,自己坚辞社民党秘书长,中委等职务,向中共招安的这段经历。沉寂多年又高调复出,不惜在日本地震之时跨洲际飞行来纽约“上访”。社民党和中共都对“甫志高、王连举”似的人物不会太在意,王的结局逃不出利用过后弃之如敝履的下场,到头来落个“老鼠进风箱——两头受气”!
   
   平头向来是让对手三招,再后发制人,否则胜之不武。既然“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小平头拨冗撰文《短兵相接,“共特”现形——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反击。本文所述内容不涉及道德评判,平头只列举事实、经过,台前幕后,一切让事实说话。因为全过程平头都亲历,而不象王亭芳没开会却如亲临会场一般,这也从另一方面印证参加会议的有其同伙。但仍要感谢王亭芳,补充了会场外的一些细节,将此文与署名“王亭芳”的《惊心动魄的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届二中全会》对比来看,“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会收到意外之功效。通观王文,有一个诀窍,要反过来看,凡是国安写手正面肯定的人,或是骂得最凶并不惜安上根本没做过一些事的某个人,或是一笔带过,小心翼翼尽量不触碰的人,比如吕易,都是有问题的人!
   
   在此声明,平头此文观点无关宏旨,不代表社民党,不涉及任何组织,只是平头个人所为。一人做事一人当,平头为此承担由此引发的一切法律责任和后果。欢迎各方势力拍砖,诚邀各方向平头开炮。
   
   该文横空出世,有图有真相,比王诚亭芳及王的国安写手拼凑的急就章精彩得多,什么叫“惊心动魄”?不是靠你文章题目安个夸张的成语或带点荤色就能吸引读者眼球的。我想,王的国安主子也急于想看平头爆什么猛料,那就等着吧。
   
   空气在颤抖,仿佛天空在燃烧!那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二)飞赴纽约

   
   为参加2011年4月16、17日的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避开西方复活节昂贵的机票档期,平头4月11日即飞赴纽约。当天下午入住曾大军位于布鲁克林的家中。
   
   此前澳洲的吕易先我七、八天到曾家,在曾的引荐下已遍访纽约各民运山头。晚餐时,吕、曾二人向我吹风:会场吕、曾已看好,定在法拉盛张菁的办公室。但卞和祥(组织部长,负责会议保卫)却称该地不安全,极力主张换到一茶社。我问茶社吕、曾是否看过,答曰看过,就一法轮功的小茶社,一圈沙发,地方狭小,没有张菁会场气派,不利于摄像云云。并说金秀红、王亭芳肯定要来砸场子,是考验卞和祥的时候了,一定要将他们阻在会场外。
   
   吕、曾两人并暗示我,拉我组成“铁三角”,将卞和祥排挤出局。
   
   初来乍到,情况不明,我只能顺坡下驴,装傻充愣。并倒戈一击,表情严肃地大谈“怀疑”卞的种种现象。吕、曾闻言大喜过望,终于找到排卞的同盟军!
   
   曾大军甚至暗示我,吕易已向他表示,社民党三大可在澳洲召开,届时他可拉出一百多人的队伍为社民党以壮声势!哦,原来是这样的“水中桥”!
   
   在曾家还发现一个怪现象,凡是座机电话响,他都不接,一直等到录音键响待对方留言判明对方身份后再接。很难想象在自由世界,朗朗乾坤之下,搞得却象潜伏地下工作者似的。
   

(三)吕易其人

   
   饭后吕易带我到布鲁克林7大道旁边的公园散步,远观曼哈顿夜景。
   
   我与吕是初次见面,对于这位社民党二大后高调挤进社民党的吕牧师,平头一直疑窦丛生:2006年柏林大会他只露个面,就被费记民阵“放进篮子都是菜”地揽入民阵理事;社民党二大后吕易即从澳洲飞赴洛杉矶,遍拜山头,目标直奔社民党;三番五次飞抵曼谷,并且每次都与汪岷前后脚到。接触的人都有问题,诸如林大军、曾节明(申曦)等,再如到泰国移民局监狱看望李宇宙等等。再说牧师大都克已甘于清贫,象他如此频繁跨洲际飞行到亚太地区,除非是知名教会牧师传道,否则没有象他如此有资金、有时间搞政治的。
   
   再加上他热衷隔三差五、义正词严地为社民党发声明,表现抢眼,短期内窜升社民党副秘书长,而在党内留下“吕声明”的绰号。而当“共特”黄钟与陈晓林、曾节明、陈泱潮等大举向社民党发难时,吕却爱惜羽毛隔岸观火作壁上观。故吕易三番五次、弃而不舍地在网上hi5邀我为朋友,平头一概删除不搭理。
   
   这次得以近距观察吕牧师 ——中等身材,方脸秃头,“同门首长”汪岷形容得很到位:乍看象(民进党籍前行政院长)苏贞昌,细看八字眉又象林彪。经交谈得知,吕易,1958年生人,河北保定人氏,1979年考进中国政法大学。据他说,毕业后先在司法部的《民主与法制》任编辑,再做律师,后觉得国内太压抑,出国到澳洲后读神学院当牧师,看到中共伤天害理,于是写文章揭露共产党,投身海外民运。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图1:社民党七人中常委。(右二,为吕易)
   
   平头恰好有同学分别考上79级中国政法大学和西南政法学院。这是77年恢复高考后,司法系统院校第一次招生,经历文革砸烂公、检、法后中共司法系统人才断层,故79级政法学院毕业生大都是司法系统的“精英”,如因贪腐落马的最高法院副院长黄松有,就是79级西南政法学院毕业生。79级少数涉足律师行业的,也早已赚得锑满钵满成为少数“先富起来的人”。吕易急流勇退放弃优厚的律师待遇,出国读神学的确让平头刮目相看。
   
   彼此边走边聊,我决定再试探一下他。“曾节明那小子不是东西,跟民运界公认的桂林国安特务苏阳一样,一到美国就迫不及待为江泽民歌功颂德,在《独立评论》被我一通臭骂都不敢回帖!”吕易马上顺风扯帆接上一句,“对对,我在泰国看他就不是好鸟,跟陈泱潮一路货色……”这又在撒谎,公然侮辱平头的智商——据平头所知,曾节明在泰国加入社民党的入党介绍人正是吕易!而且今年春节曾节明在社民党中委群发组给正副秘书长刘因全、吕易拜年,唯独称刘、吕为“兄”!
   
   吕易还问起2006年“5.19”柏林“特务门”事件有关“共特”李震的轶事,他说“可惜那年我5月18日就离开柏林了,没看到第二天发生的你抓特务那精彩的一幕。”
   
   站在公园土坡上,远处隔海湾可见曼哈顿楼宇星星点点的灯火。平头心里暗想:嘿嘿,好一个吕牧师!你会看到那精彩的一幕的,哈利路亚!
   

(四)兵不厌诈

   
   4月12、13日,老卞急得嗷嗷叫,狂打电话给曾大军,嚷着要换会场。吕、曾二人采取拖字诀,故意拖而不决,企图让原定会场既成事实。平头也认为改会场必须拿捏分寸火候,早了无秘密可言,也失去打乱对方部署的突然性。不到最后一刻,不见兔子不撒鹰。故也避开与老卞相见,一直冷眼旁观事态发展。
   
   4月14日晚,我和吕易从曾大军家迁往会议预定的法拉盛三有酒店,原定我和吕住102房,卞和祥住305房,哪知汪岷已提前入住102房(吕易事先通知汪占好房),于是吕易顺理成章与汪同房,我则入住305房。各得其所,泾渭分明。是夜,上下两间房灯火通明,都在策划于密室,决策于蚊帐。对方有老奸巨猾的汪岷总指挥,我方有疾恶如仇的老卞急先锋;深藏不露的吕牧师PK装傻充愣的小平头。如此这般,按下不表。
   
   次日(4月15日)清晨,老卞买了早点打电话叫吕易上305房商量改会场一事,吕拖了40分钟不见露面,没辙老卞只好打电话给刘国凯,刘再打电话给吕易,吕才姗姗来迟。老卞说一块去看会场,吕推说还有事要办,让老卞和我自己去看。
   
   中午我们到原定会场,曾大军已拉好横幅,布置会场,一副木已成舟的架势。
   
   我一看会场地处二楼公共走道旁,且有两个门通会场,加上早已预定已无秘密可言。我方在明处,而敌方在暗处,与其防不胜防,不如临阵变招,打乱敌方部署,迫使对方乱中出错。正是“你有翻墙计,我有过墙梯”。一番短兵相接敢于亮剑,狭路相逢勇者胜!
   
   主意打定,老卞和我去另一备用会场茶社看看,果然是一处易守难攻的好会场!但见茶社在二楼,落地玻璃,采光又好,独门独户,右边有一狭小楼道,上下都有一道闸门,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事实证明,正因为临阵变招,在最后关头改变会场,打乱敌方部署,才迫使隐藏在社会民主党的“深喉”级特务暴露!
   
   下午2点,老卞去那边会场取横幅过来布置新会场。我则留守茶社。左等右等直到下午4点,才见吕、曾二人铁青着脸来,告知国凯主席叫我过去张菁会场协商,(原来他们将病中的国凯主席请出企图力压确保原会场不变)我一到就见泰国刚分来美国的宋雨轩已在坐,我向国凯主席强调茶社会场的安全性,并叫国凯不要急于决定,先到茶社会场看看,“有比较才能有鉴别”嘛。国凯觉得我言之有理。于是一行人赶到茶社一看,并非吕、曾先前误导地“就一法轮功的小茶社,一圈沙发,地方狭小”。国凯觉得可以,并向吕、曾二人征求意见,吕易板着脸不表态,曾大军则说大家觉得这边好就在这边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