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上访维权
[主页]->[现实中国]->[上访维权]->[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上访维权
·马强:民族与宗教问题
·钱玉民:西部开发应该是尊重而非掠夺
·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大家应该关心老百姓的生存权利、老百姓的住房权利
·危改区居民不得不说的几句心里话
·什么叫公平、公正、公开
·警惕不平等协议
·东花市南里危改居民的呼声
·在世界住房日我们关注老百姓的住房困难
·沙裕光:来自北京的第二个疾呼
·刘凤钢:就一个抗美援朝老兵的居住问题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朴玉贤: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马强:危改还是抢劫?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沙裕光谈北京房改
·为了子孙后代和蓝天请改变供暖方式——兼为何德普呼吁
·请求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关心华惠棋一家使悲剧不要发生
·为反对拆毁北京古都,为反对强行拆除住房,华再臣双淑英两位老人今天内两次到天安门广场
徐永海的维权文章
·我的百姓维权经历
·请大家都来关注上访维权运动
·杨子立:母亲
·请为冤民鼓与呼!
·唐柏桥:杨佳是千年一出起义英雄
·0.4%的人占有70%的财富 贫富分化急遽加大的危险
·老北京拆没了
·叶国柱致国际社会的公开信
·中国弱势群体
·空军大校飞行员的妻子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崔卫平:倪玉兰,倪玉兰
·贾建英:我为丈夫折抵刑期讨说法
·中国高法应给贾建英女士一纸法律说法
·上访维权良心犯叶国强徐永海孙小弟合影
2011徐永海维权
终极论
·终极论——前言: 我们必须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终极论——第一章 最小单位如何构成粒子与粒子种类
·终极论——第二章 粒子如何构成原子与宇宙演化过程
·终极论——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终极论——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
·终极论——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终极论——第六章 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
·终极论——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终极论——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耶稣终极榜样论
·耶稣手握宇宙论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开发空间能源彻底地解决能源问题
***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会十一届四次会议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國民黨立法委員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欧美日领导人与驻华大使
***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民运朋友与主内肢体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朋友主内肢体
·一良心犯致信刑期最长的良心犯秦永敏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我一个良心犯终于可以去治病动手术了
·感谢秦永敏兄一个坐牢最长的良心犯
·感谢基督徒何德普一个坐牢八年的良心犯
***
·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请您支持我们的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讨
·就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大师生校友
·就脑与信仰一良心犯致信北医师生校友
***
·终极论——前言: 
·终极论——前言: 效法耶稣才会具有基督信仰充满爱
·裸露胸膛的女纤夫
·秦永敏:民主墙老人付月华家被强拆
·付月华被西城法院扣押30多小时
·付月华民主墙老人再维权(1照片)
·付月华民主墙老人再维权(2照片)
·付月华民主墙老人再维权(3照片)
·付月华的维权之路何其难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大(医学部)
·2012两会被软禁者的公开信(二)致信北医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1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2
·基督徒良心犯致信北医3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为北京访民高玉清张慧君祈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北京)徐永海

     
              2011年4月22日
     
   刘京生兄:
     
   你好!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2006年我第二次坐牢出狱后,你们几位朋友来给我接风。虽然我们是在2006年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对您可以说已经是神交已久。在你们“自由民主党”组党朋友被抓坐牢后,1994年我们这个小小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高峰、华惠棋、刘凤钢和我等主内肢体曾一起去看望过你们的家人,看望过你的母亲、妻子、儿子。
     
     1995年1月至4月,王丹牵头并领导了《互助捐款》活动,来帮助狱中的朋友和他们的家人,《互助捐款》活动帮助的第一个人就是您的家人。您,作为78-79民主墙的老战士,作为一直坚守自己信念的民运前辈,一直被大家所敬重。在王丹的邀请下,我很荣幸地为此曾尽过自己的一点力。如在第一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的开头中写到:
     
     “一九九五年一月份互助捐款收支报告……(1)1994年12月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对胡石根等十五人以反革命集团罪宣布判决,其中曾参加过‘民主墙’运动的刘京生被判十五年重刑。其妻金艳明系北京公交系统的售票员,上有七十余岁的老母,小有上小学的儿子,生活较为困难,尤为头疼的是儿子的教育问题。因为金艳明的工作使她无暇照顾家庭。经与杨宽兴、徐永海等商议并经金艳明本人同意,从互助捐款中每月拨出一百元,为她请一个大学生半义务性地给刘京生之子辅导功课,直至考上初中。此一百元现已支出。”
     
     现在我读到“经与杨宽兴、徐永海等商议并经金艳明本人同意”这句话时,我(徐永海)还是感到一点骄傲,那时作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我们为《互助捐款》曾尽过自己的一点力,我们为狱中的朋友们曾尽过自己的一点力。后来金艳明大姐一直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聚会,她在1998年在我们这个小小的教会受洗向世人宣告归入耶稣,她在好多年中每个周日都与我们一起相聚学习《圣经》。
     
     1995年我自己也坐牢了,被劳动教养2年。2003年我自己又坐牢了,被判有期徒刑2年。4年的监狱生活,使我感受到了监狱的苦难。您也曾两次坐牢,一次在79年西单民主墙时期(因与魏京生一起创办民刊《探索》)坐牢时间不长,第二次就是一坐坐十多年,您所经历的苦难就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如您曾被“连”了三个月,也就是,不仅同时带着手铐、脚镣,而且手铐、脚镣还被用锁连在一起,此时如果脸痒痒,来挠一挠手都够不到脸,很是痛苦,(还好,您晚上睡觉时不再被“连”,不然您一定会残废)。
     
     狱中的苦难没有将我们打到,我们战胜了这些苦难,我们走出了监狱。我还很高兴地看到,近1、2个月来,您每周日都来我家,参加我们这个小小的基督教家庭教会的聚会,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是的,只有耶稣才能救我们和我们的中国;是的,只有当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我们才会具有健康的心理和健康的社会。
     
     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在此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当具有信仰,都应当具有基督信仰。为了从科学的角度论述这些,我经过多年的努力,我完成了我的大脑前额叶的部分科研工作,完成了论文《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并计划筹建“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并写了《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望刘京生兄给予支持、帮助。
     
     这是一封我写给民运人士刘京生的信,同时也是写给各位民运人士的信,望朋友对我的科研工作给予支持、帮助。为此附上:1、《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2、《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3、《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北京民间大脑前额叶研究所筹备文告
     
              (北京)徐永海
     
              2011年4月9日
     
     当今科学对大脑前额叶的功能知道的很少,对大脑前额叶功能的认识将会是本世纪的一个重大科学发现,将会极大地推动科学的进步与社会的进步。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将会使我们从科学的角度知道,为什么人们会具有不同的信仰,为什么人们会为了各自的信仰而心甘情愿地流血牺牲,如为什么真正的共产主义信仰者可以为了共产主义信仰心甘情愿地流血牺牲。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将会使我们从科学的角度知道“信仰”与“宗教”是不同的,我们应当具有基督信仰成为基督徒,而不是单单地具有宗教成为宗教徒。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不仅将会直接推动科学的进步,也将会直接地推动社会的进步,我们每一人都应当参与到大脑前额叶的研究工作中来或给予支持、帮助。
     
   1、当今科学对大脑前额叶的功能知道的很少,对大脑前额叶功能的认识将会是本世纪的一个重大科学发现,将会极大地推动科学的进步与社会的进步
     
     1989年美国布什总统签署了美国国会通过的“脑的十年”法案,并呼吁美国公众、各种科学组织和各级政府支持“脑的十年”(1990—2000)计划。在美国“脑的十年”计划影响下,欧共体在1991年推出了“EC脑十年计划”。日本先在1987年推出了“揭示人脑机制的十年计划”,后在1997年推出了“脑科学时代(为期20年)”。
     
     经过多年的研究,我发现大脑前额叶是爱情(恋情、夫妻亲情)、信仰(崇拜、公义的心)天性的脑生理基础。即到了青春期,随着大脑前额叶的成熟发育,人们就会具有恋情和崇拜。爱情包括恋情和夫妻亲情,夫妻之间通过恋情和共同生活就会具有夫妻亲情,而一生不分离。信仰就是崇拜英雄来具有公义的心,人们通过对英雄的崇拜、效法,就会具有“公义的心”——爱好人、恨坏人,而甘愿流血牺牲。
     
     经过多年的研究,我还发现当大脑前额叶出现异常时,就会出现爱情(爱恋人、爱配偶)、信仰(爱好人、恨坏人)天性的异常,就会出现:“不应当爱的人反去爱,同时自然认为别人也爱他,而出现钟情妄想、夸大妄想;不应当恨的人反去恨,同时自然认为别人也恨他,而出现被害妄想;而出现精神分裂症”。
     
   2、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将会使我们从科学的角度知道,为什么人们会具有不同的信仰,为什么人们会为了各自的信仰而心甘情愿地流血牺牲
     
     由于具有信仰天性,崇拜、效法人民英雄,就会具有人民信仰(如共产主义信仰),就会具有“公义的心”——即“就会对‘好人’(劳苦大众)具有强烈的爱,对‘坏人’(地主资本家)具有强烈的恨”。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就会甘愿流血牺牲,就会战胜自私的欲望。只是,由于存在强烈的恨,人民信仰可以带来中国文革这类“极左”的灾难。
     
     由于具有信仰天性,崇拜、效法民族英雄,就会具有民族信仰(如爱国主义信仰),就会具有“公义的心”——即“就会对‘好人’(本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爱,对‘坏人’(敌民族的人)具有强烈的恨”。出于强烈的爱与恨,就会甘愿流血牺牲,就会战胜自私的欲望。只是,由于存在强烈的恨,民族信仰可以带来法西斯这类“极右”的灾难。
     
     由于具有信仰天性,崇拜、效法耶稣,就会具有基督信仰,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既爱本民族的人也爱敌民族的人,既爱劳苦大众也爱地主资本家。出于“大爱的心”,出于强烈的爱,就会不怕被逼迫,就会甘愿流血牺牲,就会战胜自私的欲望。由于只有爱没有恨,基督信仰只会带来美好的社会,不会带来任何灾难。
     
   3、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将会使我们从科学的角度知道“信仰”与“宗教”是不同的,我们应当具有基督信仰成为基督徒,而不是单单地具有宗教成为宗教徒
     
     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将会使我们从科学的角度知道,我们人类具有信仰的天性。我们被耶稣感动,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基督信仰,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具有对仇敌的爱,穷人也爱富人,富人也爱穷人,富人甘愿与穷人分享政治、经济权利,就会具有公平、公义、公正,就会具有美好的社会。
     
     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将会使我们从科学的角度知道“信仰”与“宗教”是不同的。借助“智慧、知识”,可以使我们知道各种宗教(各种宗教仪式、各种神学教义),可以使我们认同某种宗教,如认同基督教;但是,如果没有被耶稣感动,没有崇拜、效法耶稣,就不会具有基督信仰,就不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
     
     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将会使我们从科学的角度知道“我们要具有基督信仰,而不要单单地具有宗教”。一些人没有基督信仰,而只具有单单的宗教,他们只是单单的宗教徒。这些单单的宗教徒认为:“通过一些宗教仪式就可以贿赂上帝,就可以获得各种好处,就可以使自己升官、发财;不必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大爱的心”。
     
   4、通过对大脑前额叶的研究,不仅将会直接推动科学的进步,也将会直接地推动社会的进步,我们每一人都应当参与到大脑前额叶的研究工作中来或给予支持、帮助
     
     1960年我出生于北京,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我度过了青少年时期,我感受到“共产主义信仰”具有极大的精神力量,如对阶级敌人具有强烈的恨,可以毫不留情地消灭阶级敌人。1989年2月后我接受了主耶稣,我感受到“基督信仰”更具有极大的精神力量,如对仇敌具有强烈的爱,为了使他们也来认罪、悔改、接受耶稣,可以甘愿流血牺牲。
     
     1984年我毕业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先从事了4年内科工作;因对精神医学具有极大的兴趣,后从事精神科工作。作为精神科医生,我经过20多年的研究,我发现了“大脑前额叶是爱情、信仰天性的脑生理基础和它的异常是精神分裂症的脑病理基础”,并完成了论文《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