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的生命价值几何?]
邱国权
·红朝起源:人类最大邪教教父马克思
·北京有多少公务员?
·铁流先生《不批毛泽东中国无民主社会可言》文章的两点荒谬之处
·比较——中国当代历史上两个卓越人物:失败的英才韩信、成功的伟人陈平
·知青苦难,岂容作秀?
·中秋感怀:中华民族何时团圆?
·列宁与戈尔巴乔夫:中国人民的一对死敌?
·巴山老狼二一O七年美国梦幻游——科学乱想小说?
·中共需要多少机构才能遏制腐败?
·大清国皇帝与日本天皇:面对世界民主大潮,不同的态度,不同的命运
·巴山老狼惊闻“伯乐相马”选官制度发生重大变革
·中国高校为什么会出现巨额亏空?
·肖志军为什么不在妻子的“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缺乏现代军事常识的朱成虎将军
·生物学杂交产生优势、政治制度是否也可进行“杂交”?
· 中国在世界上如何定位?
·电脑、软件、硬件及其它
·如何解读汪洋的“腾笼换鸟”?
·“因耕地保护导致房价上涨”?茅于轼又在胡说八道!
·中国“鸡的屁”里面装的什么东东?
·“无商不奸”乎?“无官不奸”!——“官府最奸”!
·青丝胡锦涛PK白发小布什
·为腐败政府说话、为贪官污吏办事的“爱国极品太监”茅于轼教授
·愤怒责问提出“对教育乱收费进行征税”的“税大官人”
·世界优秀民族光荣榜
·热烈祝贺中华民族荣登巴山老狼《世界优秀民族光荣榜》榜首
·千年老店不能加固,只能拆了重建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一:几滴奶水换乌纱帽的蒋晓娟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二:文人太监余秋雨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三:下跪的绵竹市委书记蒋国华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四:见到万岁爷脸笑烂了的绵阳市委书记谭力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五:中共红朝“首席大太监”王兆山
·汶川大地震奇人怪事录之六:一跑成名的范美忠
· 手中没有枪杆子的“储君”习近平五年后如何接班?
·满族——中国五千年历史上一个优秀的民族
·与时俱进:“农民工”维权方式发生重大“变革”?
· 为什么中国城市建设飞跃发展?
·中国GDP为什么是印度的四倍?
·呼和浩特市委副书记王志平被杀案细节引发的各种猜测
·胡锦涛要搞第三次“解放思想”?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一副对联谈起
·美国大选后的随想
·驳杨振宁教授有关:“《易经》拖了中国科学发展的后腿”的观点
·如何构建和谐社会?
·联合国改革?安理会常任理事扩军?大国的角方式的出现新的变革?
·“清流”祸国 想靠一场战争对抗崛起是痴人说梦
·缩小两岸差距是两岸走向和平统一的第一步
·步入歧途的中国大学教育
·无意之中透露出的教育系统惊天黑幕
·杂谈:“厕所文化”的最新翻版:“廉政文化”
·从中、韩、美、俄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的不同态度,看中国外交的特点
·中国为什么反对伊朗拥有核武器?
·张维迎教授天大实话:改革使得相对利益受损的是领导干部
·面对狱中的郭飞雄先生,余杰、王怡,你们应该忏悔!
·中国已经出现巨大的“教育产业”泡沫!
·中国买航母,为了打内战?
·茅于轼提出“赞成提高高校学费”背后的官府阴谋
·中国的通货膨胀原因及其对社会各阶层的影响
·穷鬼们:认命吧!
·大学生就业:老爸们实力的竞争!
·病态的人、病态的社会、病态的国家——由杨丽娟事件而折射出来的问题
·“以谎言打天下、以谎言立国、以谎言治国”,说谎是中共的最大“优良传统”
·列宁与戈尔巴乔夫:中国人民的一对死敌?
·大清国奇闻:最最最热爱大清国的爱新觉罗•努尔哈赤十世转世灵童问世
·现代流行“八股”文章?大胆预测今后之神州国(搞笑)
·王照山副主席为结石婴儿填新词?
·腐败——中国专制经济增长最强大的推动力
·巴山老狼被“双规”始末记:在轰轰烈烈的“改革运动”中落马
·中共元帅、大将简评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一)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二)
·中国近代、现代、当代历史上四次伟大的思想启蒙运动(三)
·有大恩于毛泽东的中共叛徒总书记向忠发
·毛泽东PK张国焘——中共专制场上两个最强者的决斗
·大将罗瑞卿被打倒之迷初探
·毛泽东与叶剑英的特殊关系:一次合伙阴谋,终身受用无穷
·“六四”记忆: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的成都
·巴山老狼就上海大楼倒塌郑重地致上海市政府的建议书
·历史回顾:一百一十五年前的中、日甲午战争
·从马英九邀请达赖喇嘛访问台湾,看未来中国统一之前景
·“恐怖分子”乎?“反美武装”乎?
·面对暴政的两种抉择——是做杨佳还是做唐福珍?
·关于儒家“三立”的一点思考
·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的生命价值几何?
·看神州国新闻,感悟“指出”真谛
·连战不必仰大陆鼻息,中华民族已经在台湾崛起
·与你前世今生的最后约定
·八零后的中国男人们太苦逼了!
·给大清国政府建立一份道德档案(搞笑)
·中国景区门票疯狂涨价为哪般?
·简论“爱国”
·中国乌纱帽工业集团总公司广而告之
·中共应抛弃“党二世、党三世……党万世”的秦始皇主义,立即进行政治体制改
·金二胖子的“圆子蛋”会砸在谁的头上?
·“神州共贪裆”创造的“世界之最”!
·专制中国:“养老金产业化”大潮扑面而来!
·杂谈:国耻、钓鱼岛、琉球及其它
·什么是腐败?如何反腐败?
·胡锦涛从西柏坡到遵义的十年轮回
·红朝一党独裁专制的“破鞋”,“合”了谁的“脚”?
·习近平连发三问,奥巴马环顾左右而言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的生命价值几何?

   作者:巴山老狼

   有东胜神州国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于红朝二十七年太祖高皇帝“茅厕洞”驾崩后名义上担任保皇党魁与红朝皇帝近五年,实际统治红朝两年多。在红朝二十九年底的死一届三中圈会上被前红朝太傅太保“灯晓瓶”以和平的方式架空,两年多以后被正式赶下龙椅。

   失势后的太宗皇帝“花得风”为人低调,红朝的媒体也视其如瘟疫,躲他远远的,极少对他进行任何的宣传和报道。偶然在报上看见他的名字也是在红朝太祖“茅厕洞”一年一度生日时进太祖“暴尸房”祭奠一下太祖高皇帝而已。不过老狼以为太宗皇帝“花得风”在太祖高皇帝刚死就抓其老婆侄儿,还修建了一个“暴尸房”不让太祖高皇帝入土为安。彻底地背叛了太祖高皇帝,他是没资格进“暴尸房”看那具僵尸的。如果那具僵尸从水晶棺里爬出来,第一个要搞死的人肯定是“花得风”这小子!

   太宗皇帝“花得风”失势后郁闷了二十多年。直到红朝五十九年驾崩。驾崩后红朝为其举行了规格较大的“驾崩会”。红朝的当朝皇帝和太上皇等出席了“驾崩会”。从此以后,太宗皇帝“花得风”在红朝几乎销声匿迹。没有任何红朝媒体在公开地提到这位太宗皇帝。

   近日这位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突然成了神州国乃至世界的一大名人。原因是红朝投入巨资为其修建了一高规格的陵墓。陵墓的规格与豪华程度完全可与神州国古代皇帝的陵墓“妣美”。这也是红朝开国以来第一次为故去的皇帝修建高规格皇陵!

   看到红朝为太宗皇帝“花得风”修建如此豪华皇陵,倒让老狼纳闷了好多天。大家想一想:神州国红朝太祖高皇帝“茅厕洞”死了四十五年,还是死无葬身之地。神州国人讲的是入土为安,可这太祖高皇帝“茅厕洞”已经死了几十年,红朝后来的当家皇帝还让其暴尸“添安闷”广场,不准其入土为安,让亿万神州国人看其凄惨下场。可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却享受与神州国历朝历代皇帝老儿一样的待遇,修建了高规格的皇陵,让他在地下阴间安享红朝的太平盛世。这红朝后来的皇帝们何以薄太祖而厚太宗乎?如果继续往下想,这问题就越想越多了。唉,算了,懒得想了。想多了弄不好又有人要请老狼喝茶什么的。喝茶还没什么,如果突然让老狼玩儿个“被失踪”了,那事情就严重了。

   不要扯远了,今天老狼说的是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的生命价值。太宗皇帝“花得风”的生命价值生前无人估算,不好估算,也没人敢估算。现在“花得风”死后,红朝终于将其一生的价值用银子的方式进行了精确的结算。也算是我红朝对这位太宗皇帝的一生有了一个最后的交待吧。

   据有关方面报道: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陵”墓占地十公倾,修建费用一亿两银子。

   太宗皇帝“花得风”陵墓价值的具体计算方式如下:十公顷土地等于一万平方米。今天红朝各地一平方米墓地的价格从一万两到五万两银子不等。“花得风”墓地价格不能“就低不就高”,而只能“就高不就低”,这样才能显示出红朝皇帝的伟大、光荣、正确。所以“花得风”墓地当以五万两银子一平方米的基准价计算。这十公顷墓地价值就是一万平方米乘以五万两银子等于五亿两银子。再加上修建费用一亿两银子,总计是六亿两银子。一个人死后陵墓的价值就是一个人一生的价值。红朝太宗皇帝“花得风”的人生价值是六亿两银子。

   六亿两银子!真是一个吉利的数字!“六六大顺”!红朝大顺!保皇党大顺!红朝将大顺六亿年!保皇党将大顺六亿年!

   有红朝太宗皇帝皇陵规模为样板。以后红朝高宗皇帝、红朝世宗皇帝……的皇陵也得照太宗皇帝的规模兴建了。以现在红朝物价打滚上翻的速度以及红朝“鸡的屁”打滚上翻的速度来计算,十多年后红朝高宗皇帝皇陵花费将达六十六亿两银子,二十几年后红朝世宗皇帝皇陵花费将达六百六十六亿两银子……,还是“六六大顺”的大吉大利数字!

   哈哈哈哈!

   

   注:老狼的这一计算结果精确到了个位数。且向地球村专利局申请了专利。如有那位科学家在论文中要引用老狼的这一科研成果,那么每引用一次得向老狼交纳一千万两银子的知识产权费用提成。如有抗拒不交者,老狼将采用黑白两道手法,让他喝巴山老狼特制的、用三聚氰胺加瘦肉精勾兑的浓茶一壶!

(2011/04/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