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青林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青林文集]->[土地属于谁?]
青林文集
·袁红兵与刘路
·评陈永苗《他们的心中没有人民》
·信访村忧思录10之5
·胡石根的朋友
·信访村忧思录十之六
·社会系统进化需要新的理念
·六四人的精神
·草原的哭泣
·脱光了多好!
·序言
·正气永存
·与余杰探讨说真话
·高智晟入狱的伟大意义
·明心药理
·小人物
·高智晟的悲剧诞生后
·对中国教育的几点反思
·评《关于陈光诚案的低调反思》
· 案中案
·信访话题漫谈
·高智晟与陈良宇
·政府善治与和谐社会
·从有限走向无限
·从圈地到圈水
·中国民间的真相运动
·记者的真假与矿主的黑白
·污染环境行为犯的是反人类罪
·飘过法律那片云(一)
·《物权法》之外
·告诉江苏领导一个好办法
·向六四人问好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二)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之九
·信访村忧思录10之10
·飘过法律那片云(3)
·“李和平事件”的一般性和特殊性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四
·纪念十九年和十九天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五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6
·中国社会的危机与重生
·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建议
·《08宪章》与饥渴
·民运的榜样——胡石根、李海、刘贤斌
·杨宽兴:陈明心先生的民主追求与愿望
·《08宪章》的希望
·折腾我的人民和我的人民币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7
·期盼神的公义
·林青:好人不易生存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8
·维权代表被刑拘,下岗职工被服务
·中国经济危机里民营企业家的最后希望
·飘过法律那片云之9
·山东好汉们,您们得了联合国毒打奖第一名
·二十年的脚步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
·有朋友在远方(1)----记我的同案王天成
·有朋友在远方(1)
·维权与维稳
·如何降房价
· 权力的野性
· 权力的野性
·与何清涟讨论民间学温现象
·中国模式与城市化
·十万个忧愁之一
·贪官的辩护状
·滕彪的叫真
·力虹的灵魂
· 对下荒村林地纠纷案的独立调查与分析
·温家宝的无奈
·悼念司徒华先生
·心灵之谜(一)
·心灵之谜(二)
·胡鞍钢教授文章读后感
·十万个忧愁之二
·刘老石
·五、天问 (选自草原的哭泣)
·中医的衰落(1)
·土地属于谁?
·北大教授张千帆探访吉林老访民
·《圣经》与《内经》
·草原的哭泣
·寄给天堂的一封信
·梦滕彪
·从民工荒到民企荒
·推荐许小年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 请对比《维稳与维权》同名文章的不同含义
·我的宝成兄弟
·刘杰大姐
·为公义而默默前行
·胡石根老师
·胡石根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一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三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二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二
·八九一代今何在之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土地属于谁?

   在中国,土地既不是国有,更不是私有,属于官有。

   对人类现状而言,土地所有权是一个很虚玄的命题,当政者及其御用学者用土地所有权公有和私有的纠葛虚悬掩盖了国人对土地用益权实体化的急迫诉求。

   亲爱的读者,我把这个实质观点告诉您,若怕浪费时间,后边的文字可以不看。

   公元2000年后,土地纠纷成了热门,因为房地产业成了国家赖以发展之鸡的屁的首要支柱,一下激发了国人对土地的崇拜之情,甚至不惜生命捍卫自己脚下的土地权属。在征地拆迁大潮中,成都、宜黄、株洲等地血淋淋的自焚事件不断,令人痛心疾首。

   虽然眼花缭乱的法律法规里有很多说法和规定,但是人们还是搞不清房子低下的土地到底属于谁?

   宗教给出了一个答案,土地是上帝(上天)赋予人类栖息的临时家园,土地的主权并不掌控在人的手中。

   政治给出了一个答案,土地是人们赖以生存的资源和主权象征,人们的很多战争起因就是抢夺土地资源和土地主权。

   法律给出了一个答案,土地可以作为人们最大的物权。

   经济给出了一个答案,土地可以作为人们生产和商业活动中最基本的要素,因为在一定条件里,土地有稀缺性。

   历史也给出了一个答案,土地是一个忠实不改的奴仆,他的主人却总是随着星转斗移朝代更替而变换。

   2000年以来,从秦始皇到毛泽东的系列大人物,以统一和主义之名,搞了一番又一番的土地战争或者土地革命,我的祖先成吉思汗表现最为突出,领着马队全世界杀人,就是想看看蒙古草原大地的边界设在哪里为好?

   看不起成吉思汗的毛泽东,发起一场空前绝后的土地革命,死了无数人后,中国人终于安心于土地国有和集体所有(变相国有)的现状。

   2000年以后,当土地成为政府、银行、开发商发大财谋暴利的道具后,人们突然发现脚下的土地寸土寸金,土地比性命还值钱时代来了。

   离开理论家法学家经济学家们针对土地的经济逻辑、物权或法权概念等文字游戏,简而言之,中国土地所有权和永久使用权被国家和集体的名义掌控在政府手里,只是租给农民使用合同期为30年,租给城里市民合同期为70年,租给林农合同期为60年,租给工厂企业家合同期为50年。

   解放后,城里人占尽便宜,所以政府对现在城市土地租用价格定的较高,再加上对土地的炒作,城里人在土地上活着也很累了。比如在北京,买一套中型房地产使用70年,需要200万,还得五环外,核算下来,年租金3万,如果加上停车费、物业费甚至物业税,恐怕这一辈子的收入就是供养这套房地产了。

   中国农民苦了60年,温家宝良心发现,把农民的地租(税)免了,因为只有“刘文彩”那样的大地主才收地租,共产党怎么能收贫下中农的地租呢?农民的孙子们终于享受到当初答应给爷爷那辈免租的待遇,爷爷那一辈没有白跟老毛打老蒋啊,老蒋也是没脑子,跑到台湾才知道把土地私分给老百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当然,今天大陆还是五不搞,主要标志就是土地所有权不能私有,土地是最真实的不动产,老百姓人人有了自己的不动产,就意味着摆脱了对国家的人身依附,摆脱了当代奴隶的心态,那还了得,有产权就有人权基础,有了人权就有政权基础,人人要政治权利,我还怎么玩?

   所以企业可以私有、权力可以私有、教育可以私有、医院可以私有、…,一切都可以私有,就是土地绝不搞私有。

   目前现实是“国民”跟“国有”没有任何联系,比如99%的国民不知道国有企业老总的工资是多少,99%的国民不知道政府花多少钱干多少事。99%的国民不知道国大代表是怎么选出来的。

   因为“国民”跟“国有”之间等价方程式还没有发明出来,“国有”就只好以“官有”代替。

   因此土地这样的生产要素就顺理成章地掌控在官员手里。

   老百姓看不透土地所有权的本质,以为宪法、物权法、土地法里的话是真的,其土地被国家征占时,满口要价赖着不走。

   不孝的儿孙们呀,你们哪里知道,爷爷那辈追随毛泽东的土地革命伊始,就已经把自己的人格权利,政治权利,财产权利统统都交给共产党了,人权都没了,政治权利也没了,还讲什么地权?共产可不是说着玩的,即使是女人也不例外,杜世成和陈同海不是共用李薇么?

   可怜的自焚者唐福珍们用法律和政府较真,法律是什么?法律不是你们的挡箭牌。政府是什么?政府是官员混饭吃的地方。

   国人活了一辈子还没看透,法律是政府的长矛,不是百姓的盾牌,刘少奇彭德怀功劳比你们大不大?陈良宇陈希同比你们硬不硬?法律不但不保护他们,还要帮权贵们整垮他们。

   中国人多,还总是有那么多较真的人。

   一个哥们的父母亲,解放前从三河流浪到天安门前的长巷胡同,摆煎饼摊谋生,通过辛勤劳作在胡同里置下7间房屋,解放后被廉价充公,他百思不解为什么?

   黑龙江农垦公司的农工诉苦,农民种地都不交税租了,我们却要交很高的地租,为什么?

   海南农垦的职工辛苦投资开垦的四荒地,农垦公司却来收地租,他们不理解。

   烟台一个老太太为2分地上访了20年,她说村里分地为什么不公平。

   重庆农民没几个懂得什么是“地票交易”。

   天津一些百姓对“宅基地换房”似乎意见还挺大。

   黑龙江新农村建设如火如荼,农民说楼房质量太差不能住。

   浙江“两分两换”,农民说土地换社保不牢靠。

   国土部每年有大量的土地整理资金拨下去,地方政府把钱花完后,在原本就是耕地的地头树一个巨大的牌子,写上漂亮的《国家土地整理项目地》完事。

   国家林业局有一个速丰林基金管理办公室,而小兴安岭的速丰林基地熟化了十年了,还在长着大豆。

   ……。

   土地在国有的大帽子下,在官员们以各种名义经营和管理中,环保佳人廖晓义抹着眼泪的发出肺腑之言:“我亲爱的大地母亲啊,已经不堪他们折腾了”,并引用艾未未父亲的诗词:“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是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如果我们是人,我们只能承认土地的所有权是属于后代的。

   我们这一代只能是一个诉求,把土地使用的合理一些,把土地收益分配的公正一些,把余下土地保护的好一些,否则我们死都死不起了,一块墓地都几十万。

   死了以后还要交土地费,前所未闻呀。

    林青

    2011-4-24

(2011/04/24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