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深圳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是在倒行逆施]
刘逸明文集
·添加“伟哥”的白酒能喝出什么味道?
·两名领导何以遭PS艳照成功敲诈?
·警察扫黄为何更看重嫖客的“记者”身份?
·中国的巨贪为何总是与死神无缘?
·一桩情杀案为何引来国际非议?
·4亿元“裸贪”何以有判缓刑的自信?
·贪官炸掉五星级酒店为何仍然落马?
·为什么说中国的炒房客世界上最无耻?
·山西首富何以成为“高官杀手”?
·中纪委网文为何剑指党委书记?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当卖国贼披上了“爱国者”的袈裟
·王岐山“蛰伏”为何又让人浮想联翩?
·秦玉海落马前危险的“软着陆”
·金正恩缺席最高人民会议意味着什么?
·金正恩会不会成为朝鲜政权终结者?
·中纪委的两则通报为何出现罕见表述?
·金正恩再度公开“露面”有何玄机?
·王晶与“黄杜何”绝交真实原因何在?
·是谁逼死了年轻的纪委干部?
·万庆良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干什么?
·东莞色情产业浴火重生?
·官员在学区宾馆的死亡之谜何解?
·与辽宁落马高官通奸的是男人?
·登录慈善榜的朱镕基让谁无地自容?
·中国为何突许昂山素季访华?
·李克强访缅为何不见昂山素季?
·真凶落网为何换不来替死鬼清白?
·“巨贪”李真会不会因马超群泉下鸣冤?
·习近平赴G20峰会让外逃贪官末日逼近?
·俄国人该不该为普京靠边站发火?
·朱镕基之子现身乌镇坐实跨界传言?
·谷俊山在候审时为何痛哭流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践踏公民自由权利的广州新规非常不得人心
·中国人为何不愿意捐献器官?
·台湾地方选举对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启示
·河北官员自杀背后有哪些疑问?
·唯有实行宪政民主制度才能堵住官员失踪与外逃路径
·冤死呼格的冯志明该不该以死谢天下?
·令计划为何倒在丁书苗案庭审之后?
·河南美女官员自杀背后的隐情
·巨贪被判死缓为何还要鸣冤叫屈?
·令计划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
·朝鲜士兵枪杀中国夫妇该当何罪?
·什么东西让广州“巨蝇”不敢升官?
·“反贪局长”搂着女人如何反贪?
·章子怡不愿再拍动作戏有何隐情?
·看A片、强奸如何成为优秀教师?
·王岐山怒批书协预示谁该小心了?
·季建业法庭陈述的最大漏洞
·61岁官员逼25岁美女结婚底气何来?
·中纪委女处长为痛批干部隐瞒婚情?
·河北高官梁滨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好?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深圳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是在倒行逆施

   世界大学生运动会进入最后的倒计时,深圳的治安管理也步入冲刺阶段。4月10日,深圳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称,在刚刚结束的“治安高危人员排查清理百日行动”中,累计有8万余名“治安高危人员”受到震慑离开深圳。深圳此举引来了媒体的强烈关注和社会各界人士的热议,从舆论反应看,几乎是一边倒的谴责。
   
   按照深圳警方的定义,“治安高危人员”包括:无正当理由长期滞留深圳、行踪可疑、对社会治安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构成现实威胁的人员,具体流入深圳、有刑事犯罪前科,长期滞留且无正当职业及合法经济来源的人员;没有正当职业,生活规律异常或经济来源可疑的人员,特别是经常昼伏夜出,有群众举报,具有现实威胁的人员。如涉嫌吸毒者、涉嫌卖淫失足妇女、肇事、肇祸的精神病人员等。
   
   只要稍微具有法律常识的人都不难发现,深圳警方这种通过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来营造安全环境的做法,明显违反了法治精神和道德原则。深圳警方所开列的这些所谓“治安高危人员”其实在每个城市都存在,深圳作为文明程度较高、经济水平较发达的城市,这类人的数量应该说还是比较小的。

   
   自由迁徙是《宪法》赋予中国公民的神圣权利,即使在警方的眼中,某些市民的确是“治安高危人员”,只要他们没有触犯法律,就不应该以任何理由将他们驱逐出深圳。别人即便有前科,那也只能代表过去,只要别人现在没有违法犯罪,就不应该对别人采取任何强制措施。当然,就算是别人现在真的犯罪了,也不应该驱赶,因为惩治犯罪正是警方的责任,不能因为别人犯罪了,就把别人赶走,如果这样,那在深圳作案的罪犯岂不是都要逍遥法外?
   
   深圳警方所开列的驱赶对象中,包括“无正当理由长期滞留深圳”的人员。请问深圳警方,“无正当理由长期滞留深圳”和“无正当理由长期滞留中国”有何区别?将“治安高危人员”赶出深圳之后,这些人应该到哪里去?假如中国每一个城市都仿效深圳,以同样的名义赶人,很多人恐怕会无处藏身,再加上外国又不接受他们的移民申请,他们就只能是死路一条。由此可见,深圳警方的这一举措有多么的荒唐可笑,有评论人士建议,深圳警方应该将这些“治安高危人员”送到火星上去,因为现在把他们赶走,没准他们等大运会结束后又会回来。
   
   深圳警方在新闻发布会上,并没有将此次行动说成是驱赶,而是美其名曰“清出”,这种“清出”实质上就是驱赶。这其实是一种典型的“鸵鸟政策”,它不是在解决问题,而是在回避问题。深圳警方为了保一地的平安,完全不顾其它地方的安危。警方的任何措施都应该遵循依法行政的原则,随意越权定义所谓的“治安高危人员”,并且对其采取严厉措施,深圳警方显然是在执法犯法。
   
   深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在很多方面都比内地要先进得多,那里的民众思想更为活跃,权利意识也更为强烈。但是,从这些年的情况看,深圳官员的思想甚至比内地官方还要保守。从让“小姐”示众到出台严打“非正常上访行为”的通知,再到现在的清理“治安高危人员”,深圳当局的出格举动不断,让人大跌眼镜。深圳和广州同为中国南方的重要城市,但是,在很多方面却无法同日而语。
   
   中国经济虽然在这些年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是,在人权领域却令人嗤之以鼻,不少民众都希望有朝一日能移民海外,免得受专制之苦以及人权之灾。别说是是普通民众,很多官员都想方设法地让自己的家属移民到海外,不计其数的明星、富豪更是早就获得了外国国籍。倘若不是因为很多人不具备“用脚投票”的条件,那么,今天的中国很可能会像以前的东德那样变得人去国空。
   
   深圳警方驱赶市民的非法行为其实由来已久,早在2005年,上海女作家李剑虹在深圳打工期间,就曾被警方变相驱赶,不管她在哪个单位工作,单位领导都会受到警方的压力,最后,她不得不离开这个城市。笔者在深圳居住了5年多时间后,也因为几任房东受到警方的威胁,最后不得不回到湖北老家。在那之后,甘肃作家刘水也被深圳以类似的方式驱赶回原籍。
   
   深圳原本是一个边陲小镇,在中国的历史上地位卑微,但是,自从邓小平当年将深圳圈定为特区,深圳的发展便日新月异。今天的深圳,在综合实力上已经可以在中国城市中名列前茅了。遗憾的是,异议人士在深圳的生存空间却异常狭窄,而在深圳的媒体也完全沦为深圳官方的喉舌,虽然深圳的一把手在这些年频繁更换,但深圳的政治环境、新闻环境依然不尽人意,如今,深圳又在几个月之内驱赶了这么多的所谓“治安高危人员”,让人不禁对这个城市产生了更坏的印象。
   
   深圳可以说是中国最大的移民城市,土生土长的深圳人在当地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深圳能有今天的辉煌,可以说和外来人口的艰苦奋斗是密不可分的。深圳这个城市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没有本地人对外地人的歧视,五湖四海的打工者都能在这里和谐相处。深圳警方驱赶8万多外来人口,可以说完全违背深圳应有的包容精神,是一种彻头彻尾的倒行逆施举动。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虽然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是深圳的官方行为,但是,此消息一出,便激起了广大网民的愤怒,这其中既有草根网民,又有精英网民。为深圳警方此举叫好的除却深圳当地的媒体外,其它媒体上几乎都是在对其口诛笔伐。深圳能举办世界大运会,原本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但这么多人为此而付出离开深圳的代价,实在是得不偿失。但愿深圳官方能在强烈的舆论反弹后迷途知返,找回深圳过去那海纳百川的胸怀。
   
   2011年3月15日
   
   转自《民主中国》
(2011/04/17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