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紫荆花开了]
拈花时评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紫荆花开了

   上周日因为要带儿子,所以没能完成我的每周一游之约,甚是遗憾,所以昨天早早地一点多就出门了。先去吃了一个美味无比的牛腩珍珠肠粉,就往天河购书中心走去。其实购书中心离我家很近,大约只有一站路。
   
   走到半路,居然看到一个有点震撼的场景,广州大道旁有越四、五棵紫荆花盛开的大树,叶子几乎掉光了,只剩下满树的紫荆花。有红的、白的,还有紫色的。大约有四、五米高,繁茂如锦的花朵几乎完全裹住了树冠,成了一个花的小山。
   
   紫荆树在广州是十分常见的,我可以说从小到大看了几十年,早就没什么感觉了。但是今天的场景着实让我小震撼了一下,没想到紫荆花也可以这样美的。想想看何必种那些几万块一棵的昂贵树种,更何必种那些值几十万的老树,只要种满一条路的紫荆树,这个时候该多美呀。

   
   当然,紫荆花树值不了多少钱,办事的公务员们岂不是要少捞很多?所以他们当然不愿意了。不过假如这一路都是紫荆花开放,可能景况不比武汉大学的樱花吧?听说前些时候涌进武大赏花的人每天有几十万。
   
   无意中欣赏到如此美丽的紫荆花山,不由得兴致高了起来。快走到购书中心的时候,又看到了很多印着police车辆,有大有小,于是有会心的微笑。走进购书中,依旧人潮拥挤,依旧熙熙攘攘。每次来都是如此,不禁想起明镜的老板何频说的话,他说出版业是夕阳产业,他坚守出版这个行业是为了见证历史。
   
   但是只要看看这书城的人流,马上会怀疑他所说的话是否准确。热中于买书看书的人竟然如过江之鲫,又何来夕阳产业之说?国民的文化素质前所未有地高,于是买书读书的人也越来越多,需求量只有高度膨胀的可能。那出版业应当也是兴旺发达才对呀?即便纸质书籍逐渐被淘汰,换以电子书籍,即便电子书籍也还是需要出版业的吧?
   
   我也看电子书,看得还不少,但是总觉得电子书没有读书的感觉,倒象是看电影。最大的缺点莫过于不可以带进洗手间。我的很多书籍都是在洗手间如厕的时候读完的,如纪晓岚的《阅薇草堂笔记》、《容斋随笔节选》等等书记,竟然是从头到尾在洗手间内读完的。再想想那些写书致富的易中天、二月河、韩寒们,大概他们肯定是不同意何老板的意见的。
   
   于是又是从一楼逛起,走到我的扁平足开始作痛的时候,就走出门口小广场歇坐一会。吸上一支烟,竟然也有悠然自得的感觉。遗憾的是,昨天没有淘到愿意购买的书,能徜徉在书海两个小时,也乐在其中。在广场上的独坐,歇息,吸烟,简直很有点行为艺术的感觉。
   
   于是由逛书城想到行为艺术,又行为艺术又想到了艾神艾未未。从最近当局的犬牙们对艾未未实行的密集言论攻击来看,其实他们在抓艾神之前居然还没想好用哪一条法律来治他,只是撒网捞鱼式的作法。于是对艾神的攻击从艺霸抄袭、特立独行讲到调查死难学生名单,再讲到重婚罪,又讲到裸照伤风化,最后终于找到了经济犯罪。抓捕的罪名居然是实行抓捕后近一周才想到的,这样的法制国家,这样的法治社会,实在令人齿冷。
   
   至于密集地言论攻击,就更无聊了。凡是翻墙出去的网民们,无论从胆识还是文化素质都肯定是中国人里面最好的一群。假如他们都不会独立思考的话,中国还真没什么希望了。拥有独立人格的人有可能被一群早已丧失公信力的人群所欺骗吗?
   
   回家的路上,我又一次看到了烂漫满树的紫荆花,隐约中嗅到了芬芳。春天已经来到了,花一定会开的。
(2011/04/11 发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